兩個增長數據背後隱藏的罪惡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11日】加拿大獨立調查組發布的報告中,有兩個迫害期間驟然增長的數據,一個是器官移植手術數量的驟然增加,另一個,是大量增加的器官移植中心、或醫院器官移植科(部)的數量。

這兩個數據在告訴我們甚麼?從報告的分析看,增長的移植手術中,被摘取的器官來自法輪功學員。那麼,另一個增長的數據,即全國範圍內移植中心(醫院)增長的數據在告訴我們甚麼?這種活體器官摘取是得到某種政策的支持和默許的,而且是在國家機關和政府工作人員大量參與下進行的。

41,500個被摘取的器官來自法輪功學員

我們先來看一看報告中,前一個數據的得出:

「根據公開的報告,1999年之前在中國總共進行了大約30,000個器官移植,在1994年到1999年的6年中,大約進行了18,500個器官移植。」

「其它可確定的器官移植的來源是極其少的,這些是家庭成員的捐贈和腦死亡者。2005年,(親屬間的)活體的腎臟移植佔全國總移植的0.5%。到2006年3月止,所有這些年來整個中國的腦死捐獻者只有9個。近年來沒有跡象顯示此類人數有所增加。推測起來,在1994年到1999年的6年中進行的有確定器官的來源的18,500個器官移植,在2000年至2005年的6年中會產生同等量的器官移植數量。這意味著2000年至2005年這6年間進行的41,500個器官移植,無法解釋這些供體源自何處。」

「這41,500個移植手術的器官來自何處?從法輪功學員身上摘取器官的指控回答了這個疑問。」

報告中還說,「中國器官移植數量的增長與對法輪功的迫害的加劇是同步的。這些同步的增長不能證明指控,但他們與指控是一致的。」

麥塔斯在新聞發布會上分析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原因,一個是「活摘器官很能賺錢」,另一個是只有法輪功團體在中國「遭到極端貶低、非人化處理,並被商業化。」也就是說,迫害期間,對中共來說,最為方便和安全的活體器官來源只能是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

增長的器官移植的醫院(中心)傳遞的信息

報告中提到第二個數據的地方是「1999年之前,顯然在全中國只有22個肝臟移植中心,而到2006年4月中,中國已經有至少500家移植中心,……」這意味著,該數據在開始迫害法輪功的7年中呈(平方)指數增長。

在東方器官移植中心的網頁上,可以讀到,「2002年,天津市政府投資興建的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大樓已破土動工,將要建成的移植中心大樓建築面積30000多平方米,設移植病床500張,新建的血液透析中心建築面積約1500平方米,安置新型血液透析機30台,大樓建成後預計每年完成肝臟移植手術500例,腎臟移植手術300例,同時開展心臟、肺、小腸、胰腺、角膜等組織和器官移植,我們相信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將成為亞洲規模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

移植中心(醫院)在擴、建之前,一定要有統籌的可行性計劃,擴建之初,第一個遇到的問題一定是器官來源的問題。如果事先沒有大量的器官來源作收益保障,就不會有這些移植中心(或醫院)的大量增長。

拿東方器官移植中心為例,報告中說,「從1998年的起步開始(那時僅做了9例肝臟移植)到2005年,該中心已經完成了2248例肝臟移植手術。」這充份說明了,在移植醫院的擴、建是有充份的活體器官來源做保障的。

中國的醫院絕大多數都是公立醫院,醫院的改擴建大多來自政府的投入,單單用個別官員的腐敗來解釋這種增長是遠遠不夠的。人體器官不是普通商品,主要器官的移植意味著殺人,如果沒有某種全國性政策的支持和默許,相信任何一家醫院都不敢隨意摘取活人的器官,更何況這樣大面積的發生?

報告中引用位於瀋陽的中國國際器官移植援助中心網站(http://en.zoukiishoku.com/)的一網頁,該網頁是這樣陳述的:「腎臟移植手術全國每年至少有5000例。能做這麼多的移植手術,這要歸功於中國政府的支持。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官、警方、司法部門、衛生部與民政局共同制定了一項法律,確保器官捐贈得到政府的支持。這在全世界都是獨一無二的。」

這段話在告訴我們:活摘器官是由中共的鼓勵和支持下,國家機關和那些利慾熏心的政府官員大量參與其中,在巨額利益的驅動下,將手術刀變成了屠刀。

這一切都說明,中共在迫害法輪功期間是蓄意的、大量而廣泛的進行著這種國家級的反人類犯罪。

中共永遠都不會主動解釋這兩個數據增長的背後原因,因為兩個增長的數字背後隱藏著「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