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追查活摘器官案 制止迫害(中)

——徹底制止邪惡利用勞教所、監獄等邪惡場所迫害大法弟子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6月23日】近七年來,海內外法輪功學員和正義人士一直在系統收集中共及其江羅集團迫害法輪功的罪證。中共在其集中營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暴行曝光後,法輪大法學會和明慧網提出彙集國際社會正義力量,組建聯合調查團(CIPFG),赴中國大陸進行全面、獨立和不受干預的調查,終結迫害。明慧網公布了《第一批追查取證對像名單》,調查團誓言對迫害元凶江澤民、羅幹及竭力迫害法輪功的各級各類凶犯追查到底。

CIPFG對迫害責任者的震懾是巨大的。面對將臨的末日,為逃避清算,中共江羅集團依舊對外欺騙、抵賴;對內則一面將長期被非法關押在集中營、監獄和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大規模秘密轉移、實施緊急殺人滅口,同時綁架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阻止活摘器官黑幕的真相在大陸傳播,一面緊急部署銷毀所有中央及省委發至各級的機密文件,以掩蓋罪行。然而,也有越來越多的人在認真思考出路,想抓住這最後的贖罪自新的機會……

(接上文)

二、 追查主要迫害責任者

*  建立迫害責任者數據庫和全球起訴

近七年來,海內外法輪功學員和正義人士一直在系統收集這場邪惡迫害中的殘暴惡人的犯罪資料,建立了有數萬條記錄的惡人榜和專用大型數據庫。惡人榜設立的目的是為警醒世人、懲惡揚善,對有戴罪立功表現者,經獨立調查核實後可從榜上除名;數據庫則被定期更新並產生系列報告,送交各國政府、司法機構、組織團體、媒體、國際刑警組織及國際法庭,全力配合在世界各地進行的對惡人的司法起訴,為全面用法律手段審判惡人進行準備。這些寶貴的第一手資料也為CIPFG徹底調查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監獄、勞教所、集中營及相關設施提供了廣泛的線索並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為了捍衛人權和普世價值,歐、美、亞、澳各洲八十餘團體聯合成立「全球公審江澤民大聯盟」,全球各地人權律師更形成聯合網,在當地法院正式對被告江氏及追隨犯罪的官員進行起訴,以儘早制止迫害。迄今為止,全球有30個國家35位律師組成了全球公審江羅集團的律師團,已在16個國家提出了針對江氏及黨羽至少55項訴訟(針對江氏17項,見訴訟一覽表)。目前至少3項已獲勝訴判決。這些訴訟案例也為CIPFG今後將調查結果在國際法庭大面積運用法律手段懲處惡人、聲張正義提供了法律範例。

2006年4月4日,法輪大法學會和明慧網於發起成立了「赴中國大陸全面調查法輪功受迫害真相委員會」,彙集國際社會正義力量,組建了聯合調查團(CIPFG),以赴大陸進行全面、獨立、直接、不受干預的調查和取證,徹底調查中共勞教所、秘密集中營、醫院及相關設施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真相,以終結迫害。根據積累的大量第一手資料,4月7日,委員會發布了《關於「調查真相委員會」調查取證範圍的通知》和《赴中國大陸全面調查法輪功受迫害真相委員會關於第一批追查取證對像名單》,誓言將這場迫害的元凶江澤民、羅幹以及竭力追隨江羅集團迫害法輪功的各級各類凶犯繩之以法,否則不足以慰冤靈、不足以正人心、不足以平息眾神的憤怒!

*  徹底追查用手術刀殺人的白衣劊子手

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法西斯行徑滅絕人性,天理不容,那些策劃和以手術刀殺人的「移植專家」也絕逃不過正義的追查。以下是已在CIPFG追查之中的部份案例:

管德林:現任清華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副院長兼泌尿醫學中心主任、北京市器官移植中心副主任。據《北京現代商報》2005年9月7日刊登的廣告介紹:管德林已有「2700多例腎移植、40餘例親屬腎移植、近20例胰腎聯合移植」的經歷。從1999年1月26日至2005年9月7日,6年7個月的時間裏做了1700多例腎移植手術,平均258例/年。

三年前管德林高薪受聘於雲南腎臟病醫院擔任名譽院長,與其學生現任院長兼移植科主任李國斌創建了腎移植科室。2006年5月26日,在接受CIPFG調查員諮詢時,他說25日晚上就有8台腎移植手術,都是由他指導並主刀。

調查員:「哪邊腎源比較多呀?」
管德林:「這邊多,這邊多,昨天做了八個呢!……下禮拜還有。」

記者:「這來源都是健康年輕的嗎?」
管德林:「對,都健康的,我們現場都化驗好幾個……」

管德林表示,他定期從北京到雲南腎臟病醫院主刀,另外昆明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及昆明醫學院第二附屬醫院他都曾去主刀,哪有腎源就去哪裏。種種跡象顯示,昆明附近存在著活體器官供應中心。

沈中陽:天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主任。至2004年底,該中心累計完成肝移植1500例,腎移植近800例,同時還有角膜移植,僅2004年該中心完成了近900例肝臟和腎臟移植手術。2005年12月30日,沈中陽接受記者專訪時稱,今年所做的肝移植手術已達650例,其中從12月16日到30日的兩星期內就做了53例。患者家屬披露,該移植中心一天之內最多做過24例肝臟和腎臟移植。

蘇家屯事件曝光後,該中心經短暫停頓後在三月末又開始大批接待外國人做肝、腎移植,手術都在夜間進行。醫院病房設在四-七樓,因床位不足,借用了天津經濟開發區的國際心血管醫院的8層,作為韓國患者的住院區;來做移植的患者在以下幾個賓館等待:華夏賓館的3-6樓,天財賓館的24-25樓。但即便如此,床位仍然緊張。該院能容納500張病床的新移植中心大樓於2006年5月投入使用後,醫院的「病床年周轉率」可達近萬次……。

在中共大批殺人滅口的嚴峻情勢之下,「東方器官移植中心」突然進行的大量器官移植的時機、數量、速度都極為可疑。CIPFG正密切監視其每一例器官移植手術,將所有批准、直接參與手術和採購、提供移植器官的人員列入重點調查對像名單,凡是不能提供完整、真實供體個人資料的器官移植手術,參與者都將被作為謀殺嫌疑犯或從犯追究刑事責任。

東方器官移植中心主要責任人名單:

中心主任:沈中陽;
肝移植組:朱志軍、鄭虹、鄧永林、潘澄、張建軍、張雅敏、蔣文濤、高偉、李延鈞、張全勝、張聞輝、張瑋曄、王自法、臧運金、趙來源;
腎移植組:宋文利、王智平、莫春柏、劉航;
移植重症監護室:劉懿禾、孫麗瑩、於立新、王峪;
角膜移植組:張蕊;超聲中心:唐纓

石炳毅:解放軍總醫院第二附屬醫院(309醫院)器官移植中心常務副主任,中華醫學會器官移植學會分會副主任委員、解放軍器官移植中心主任。主刀腎臟移植1200餘例、肝臟移植111例、心臟移植2例、胰-腎聯合移2例、肝-腎聯合移2例、造血幹細胞移植誘導免疫耐受5例、手輔助腹腔鏡活體供腎腎移植術9例。

陳規劃:廣州中山大學附屬三院肝臟移植中心主任,中華器官移植學會副組長,廣東器官移植學會主任委員。廣東省器官移植中心網站上有對陳規劃的介紹:「從1993年開始第一例肝移植手術至今,陳規劃已主持完成了近1000例肝移植,佔全國肝移植手術量的1/10,僅2005年一年就完成246例。」廣州日報記者在相關報導中寫道:「2006年2月10日晚五時,接到醫院的電話:今晚要進行四例肝移植手術,我匆匆前往……。」該中心醫生還有:楊楊(副主任)、蔡常潔、許赤、李華、汪根樹、易述紅、張劍、趙輝、李敏如、張俊峰、姜楠、王淳、華學鋒。

夏強:上海第二醫科大學附屬仁濟醫院肝移植中心主任。解放日報2005.01.26相關報導中,夏強說:「對肝移植我是著了魔的。我現在簡直像上癮一樣,一天不到病房看病人,心裏就會不踏實;每週至少做2─5台肝移植,失敗了也不怕,認真總結分析,第二天就會繼續做。」

……

同樣,還有大批年輕的器官移植「準專家」,在網站上都赤裸裸地聲稱「具有嫻熟的供體器官摘取技術和豐富的處理經驗」。的確,要成為一個中共的合格工具,必須要先淪喪了道德,通過黑社會殺人見血式的「考驗」,才有機會成為一名器官移植「專家」。像管德林、沈中陽、石炳毅、陳規劃、夏強之流,為了名利而濫殺無辜、違背人性的移植「專家」,是地道的「白衣」劊子手。

三、CIPFG成立後參與迫害者害怕成為調查對像

CIPFG對迫害責任者的震懾是巨大的。面對將臨的末日,為逃避清算,中共江羅集團依舊對外欺騙、抵賴;對內則一面將長期被非法關押在集中營、監獄和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秘密轉移、乃至緊急滅口,同時綁架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阻止活摘器官黑幕的真相在大陸傳播,緊急部署銷毀所有中央及省委發至各級的機密文件,以掩蓋罪行。

然而,也有越來越多的人在認真思考出路,想抓住這最後的贖罪自新的機會。

*  曝光「春雷行動」

2006年4月中旬,在胡錦濤訪美前夕,一份「河北省唐山市豐潤區委防範和處理邪教問題領導小組辦公室」(即610辦公室)4月4日的機密文件被曝光。文件命令在4月底前,在全省範圍內對法輪功學員統一進行「集中摸底排查」,「逐人造冊登記」。文件宣稱:按照中共中央「610辦公室」的統一部署,各地將對法輪功學員實施新一輪的打壓:代號「春雷行動」。

與此文件相印證的是,僅明慧網收集的消息,4月5日到4月7日短短三天內,各地就有百餘人被證實遭綁架、抓捕,而且很多地區是集體式的綁架,被綁架的有70多歲的老人,還有法輪功學員的家屬。

4月7日,華夏時報刊登了現任北京市副市長吉林發布的消息,中共將法輪功學員及其他各類國保重點人員(異議人士)列為將被重點控制的五類人群,而其他四類皆為嚴重刑事暴力犯罪人員。

4月8日大紀元時報報導:近日河北石家莊公安、610召開會議,指使各派出所、居委會、消防、各單位等,預謀進一步迫害法輪功,準備用3個月的時間,重點搜查租房戶、流動人口和重點法輪功學員,並令各個居委會登記學員家庭電話,想來個全面清查,進一步迫害。

以上消息可看出中共正在全國部署對法輪功的進一步迫害,並且指令來自中共中央高層。

* 醫院動向

5月1日,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發布《關於中國大陸各地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調查報告》,嚴正指出:「經調查確認,中國大陸多個省市以及大部份的軍隊/武警醫院和器官移植中心涉嫌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以供移植。在蘇家屯集中營事件於3月9日被曝光後,東北至少有部份接受調查的醫院表示接到通知暫時停止器官移植手術。然而,在衛生部於3月27日發布了《人體器官移植技術臨床應用管理暫行規定》並確定為7月1日實施後,全國各地的醫院和各大移植中心不僅恢復了器官移植手術,而且數量大量增加。」


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電話調查(閃畫下載

以下是部份CIPFG調查員與大陸醫生對話的片段,及來自各地的舉報:

調查員:有沒有煉那個法輪功的沒有一點病的那種腎?…
山東千佛山肝臟移植中心醫生:嗯…反正四月份肯定會有比較多的這樣的供體…

調查員:四月份為甚麼會多起來?
醫生:這個我沒法跟你說,因為這牽扯到…這些沒必要跟您解釋,這個問題沒法解釋…

5月25日雲南腎臟病醫院醫生向調查員表示,腎源充足、健康年輕,甚至可找到十八、九歲的供體:

調查員:「今天晚上做了幾個?」
醫生:「七、八個吧。」

調查員:「這來源都是健康年輕的嗎?」
醫生:「當然越年輕越好,如果五六十歲的捐贈者我們也就不要了,捐贈者在手術前都要抽血、化驗。」

調查員:「他(供體)是一批一批的,還是說……」
醫生:「對,下禮拜還有……」

調查員:「是不是都加班在移植呀?」
上海長征醫院醫生:「對,有30個在排隊等著。24小時呀,有好幾撥人,我們有四組人可以做。」

記者︰「聽說有20-30歲很健康的供體?」
醫生:「是是!」

記者︰「來源說是從人身上摘下來的是吧?」
醫生:「對對對!」

記者︰「有一些勞教所裏面關了一些法輪功的,然後……就是活體摘取器的?」
醫生:「……是啊!」「我們是國家統一有來源的!」

一位大陸讀者4月13日投書明慧網說,「2006年4月12日,吉林市各大醫院召開了緊急會議,近日來各大醫院的病人檔案全部封存,不准任何人查看。現在市區各大醫院都有警察把守(類似戒嚴),救護車在晚間頻繁出入醫院。這些都與加速處置被秘密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直接相關。」吉林省心臟病醫院近期更減免大部份心臟移植手術費用以「促銷」,前5例心臟移植者只需花費5萬元!

2006年4月間,湖南省人民醫院通過湖南瀟湘晨報、長沙晚報,湖南經濟電視台等媒體發布了「免費進行20例器官移植」的消息,患者通過熱線報名,醫院免費為20人換了肝、腎。據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調查,湖南省是迫害法輪功嚴重的省份,該省內多家勞教所涉嫌盜取法輪功學員器官。

近來據《山西青年報》報導,2006 年5月27日、28日,中國初級衛生保健基金會「醫療救助中心」以「腎病患者醫療救助工程」的名義,包括北京腎病專家在內的人員,分別在太原和臨汾兩地進行活動,預定尋找25名腎病患者,進行腎移植手術,目前患者名單「正在論證中,結果將在10天後出來」。

「我親戚前不久到大連第三人民醫院眼科看病,因不能確診,經醫生介紹去了山東省眼科研究所。在那裏確診角膜有問題,入院後的第三天就做了眼角膜移植手術,一星期就出院了。該院二十幾歲的年輕醫生非常多,來自全國各地的患者也很多,床位很緊張,醫生很忙,每天要做十幾台移植手術,每隻眼加手術費及藥費合計一萬多」。

由於案例涉及全國多數省市自治區,顯示中共當局正在大批屠殺作為器官供體的法輪功學員,且據證人舉證,這一群體滅絕行動的命令來自中央。

* 中共通知銷毀機密文件,掩蓋罪行

蘇家屯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暴行被曝光之後,中共極度恐慌,企圖銷毀證據掩蓋其罪行。2006年3月25日,中共黑龍江省委辦公廳發出通知(廳字[2006]12號)布署清退、銷毀所有標有密級的中央發至省軍級、市地級、縣團級的文件以及標有密級的省委辦公廳制發的文件。

《通知》要求:「絕密級中央、省委文件和發至省軍級中央文件各單位不得留存。中央絕密文件由省委辦公廳收回上繳中央辦公廳秘書局銷毀;省委絕密文件由省委辦公廳秘書處負責清理和銷毀。省委辦公廳秘書處、市(地)委和縣(市)委辦公室負責銷毀有密級的中央、省委文件。」「銷毀紙介質涉密公文,應當確保秘密信息無法還原。採用焚燒、化漿等方法處理,粉碎銷毀須使用符合保密要求的碎紙機;化漿銷毀送保密部門指定的單位銷毀,並由送件單位2人以上押運和監銷,監銷人員在文件銷毀之前不得離開銷毀現場。」

中共為何要徹底銷毀這些機密文件?因為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見不得人,有關命令或用口頭傳達,或用機密文件下發。此次中共銷毀文件,是為了銷毀罪證。

* 參與迫害者惶恐

CIPFG對參與過迫害的人的震懾是巨大的。

近來,各地有關醫院紛紛封存、銷毀有關病人檔案,不准任何人查看;很多醫院及器官移植學術、研究機構網站的有關內容被刪除、篡改,移植專家們的「業績」也大大縮水,例如,「名醫堂」網站上,對肝移植專家陳規劃的介紹,5月初說他主持完成了1000餘例臨床肝臟移植手術,但5月23日陳規劃所做的移植手術案例已被改成100例……。

然而,也有越來越多的人在認真思考出路,想抓住這最後的贖罪自新的機會。

有的警察、公安聽說CIFPG之後,感覺這次法輪功學員不達目地不罷休,目標很具體,雖說是「中共讓抓的,讓關的,讓打的,沒辦法,得吃飯」,到時候調查團進入中國大陸,清查到自己頭上怎麼辦?還得給自己留退路,抓緊時機收集「主使人」的證據以爭取立功贖罪,壞事能不沾邊就儘量躲,好事能幫忙就儘量幫;有的認為這樣把好人「關下去不行了」,去找法輪功學員試探和套近乎,希望將他們從惡人榜上除名;有的讓法輪功學員在調查時不要把自己說出來;有的監獄已將反法輪功的標語等明顯罪證悄悄除去……。

4月下旬,長春黑嘴子勞教所派出大量警察到各地,夥同當地610、政保科、派出所,偽善地對曾經在黑嘴子勞教所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所謂的「慰問」:詢問身體如何,生活有沒有困難,需不需要幫助;還代表勞教所的領導向法輪功學員「問好」,等等。

有明白真相後的中共國安的特務,為了自我救贖,不光退了黨,還寫出了自己的教訓以警醒他人,還用偵聽手段「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反過來收集身邊人的罪證,提供給CIPFG……。

分析人士指出,為苟延殘喘和逃避清算,在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滅口的同時或稍後,中共將開始大規模清洗知情人──那些參與活體摘賣法輪功學員的專家、醫護、軍警、上了惡人榜的惡警、獄卒、特務等。卸磨殺驢、捨車保帥,這是共產邪黨的邏輯定律,這在中共歷次運動中無一例外,為維護自身利益,它可犧牲一切其他生命。所有參與過迫害的人員,如不懸崖勒馬,棄惡從善,中共覆滅後等待的也必是天理正義的審判。

參與迫害的人,該清醒了,上天在看著每個人的一舉一動、一思一念,須知掩蓋罪證只是罪上加罪,真相總有大白的一天,一切罪惡也終逃不過天譴。有的人因被迫行惡而在惡夢中煎熬,有的人在深陷的沼澤中掙扎欲求解脫,有的人想贖罪尋覓自新之路,那麼就珍惜這上天留給良心未泯者的僅有機會,看清時局,當機立斷停止行惡,以智慧的方式退出中共,配合CIFPG調查,收集保存罪證,揭露中共罪惡以贖罪業。善惡一念即分天堂地獄,自救就從復甦良知開始。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