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州解放軍205醫院「換腎」到底在發生著甚麼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6月16日】最近在錦州解放軍205醫院發生了很多前後自相矛盾、在醫院裏不該發生卻發生了的一系列事情。

中共秘密集中營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惡行被曝光後,「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2006年3月10日發布追查公告,4月4日「赴中國大陸全面調查法輪功受迫害真相委員會」成立,營救被關押在中共秘密集中營的大法學員,調查真相,一時間制止虐殺的呼聲遍及整個國際社會。對此,中共的第一反應是轉移分散關押在勞教所、監獄等地的法輪功學員。

2006年5月20日前,有人對205軍醫院泌尿外科電話諮詢換腎事宜,接電話人透露今年2、3月份做過好幾例腎移植手術,並說很快就能找到腎源。但幾天後再打電話問有關腎移植方面的問題,接電話人便否認目前擁有腎源,還問及與治病不相關的問題(問病人的家庭住址等)。

與此同時,醫院與當地公安勾結,在醫院內外布滿便衣特務,盤問進出人員。

院方還很快撤掉了鑲嵌在牆壁上的泌尿外科所有醫務人員的照片和姓名,換上了另外的無法核對的人員名單。就連泌尿外科的醫務人員名單都是全新的了。

5月24日該院與公安合謀綁架了一名法輪功學員(後於當日走脫)。醫院入門大廳的電子顯示屏幕上顯示的內容,原本是關於求醫問藥的指南,現在變成了公開誹謗大法的胡言亂語,還設立了舉報電話(0416-2963119)。

在醫院設防前,泌尿外科所有醫務人員的姓名是:
泌尿外科主任、主任醫師: 陳榮山
副主任醫師:縱斌
護士長:陳兵
其他醫務人員:苗環宇、孔濤、張陽、金向陽、龐曉波、馬曉風、佟海英、於麗娜、孫圓圓、張利利。

而現在醫院從新登出泌尿外科所有醫務人員的名單是:
泌尿科主治醫師:塗水平、劉冰、孟洋
醫師:艾春雨、李景峰、陳豔
主管護士:陳翔、張露、王影
護師:王錦平、呂健
護士:張淑秀、薛廣寒

而現在再打電話找泌尿外科就很難了,不但原來的電話已經改變,向醫院的2963114諮詢泌尿外科的電話都是不可能了,電話成了醫院不可以洩露的秘密。要想把電話打到泌尿外科,首先受到醫院的114話務員提問是哪裏的人,如果說是外地的,話務員方給聯線。

以上就是發生在「205醫院參與法輪功學員器官移植」被曝光前後一系列前後自相矛盾、令人費解的事。透過這些,大家不難感覺到205醫院做賊後所表現出的極度心虛,而做了惡又害怕暴露所體現出的異常恐慌,為了掩蓋又自然流露出的猙獰面孔。

205醫院的非常舉動,很自然的讓人想起「做賊心虛」;「不做虧心事不怕半夜敲門聲」這兩句話。只要是會思維的人都能明白,表現在現實生活中,往往是那些偷了人家東西的賊,因為心虛的很,恐怕被追趕、被跟蹤就東躲西藏;而那些殺了人的人卻終日裏寢食難安,恐怕被追查出來上了斷頭台,更害怕半夜裏的敲門聲,也惟恐被其殺害的人在夢中糾纏。於是自認為最好的辦法是與外界隔絕,即使是怕也不能讓外界感到自己在怕。再就是步步設防,即使是自己身邊的人也得提防著點兒;更不必說那些平日裏不怎麼來往的,更是萬分小心,恐怕哪句話說漏了嘴把自己做的惡事抖露出去。

殺了人的人最經受不了的是外面的「風吹草動」,對於他來講那就是「草木皆兵」,好像所有的人都要對他有所不利似的,於是為了「保全」就千方百計的把自己裹藏起來。這是做了虧心事的人最通常普遍的做法。而更為陰險的做惡(殺人)者,往往既有上面的通常表現,還會有更險惡又隱蔽的做法,往往這種「有後台」的殺人犯做起惡來就更加肆無忌憚,利用「權威」打著「救人」的幌子幹殺人不眨眼的勾當。我們百姓還真得睜大眼睛看清楚這樣的殺人犯的本來面目,特別是更不能忽視了披著「救人」的外衣而行惡的人,以免受了欺騙還得對殺人犯感恩戴德。

下面要向大家披露的也就是惡黨記者筆下的「神醫」陳榮山,其惡行賴以維繫的溫床便是205醫院。而使其行惡毫無愧色之意的背後的「靠山」就是共產惡黨這個邪惡的靈體。如果大家還有甚麼疑義的話,那麼就請仔細看好《遼西商報》的報導。

2006年5月23日《遼西商報》B4版刊登一篇報導,題目為《一名軍醫的高尚境界與追求》。報導中稱該院泌尿外科主任、主任醫師陳榮山幾年來「……共完成腎移植手術高達568例,成功率達到100%,一年腎成活率高達98%左右,……其專業技術在遼西獨佔鰲頭。慕名而來的患者絡繹不絕,吸引著我國台灣地區和來自新加坡、韓國、馬來西亞等地的患者。」 文中還列舉了兩個腎移植手術的病例,一個是2002年4月,一名腎病患者生命垂危之時,陳當即拿出為該患者進行腎移植手術方案。報導中說他「對患者進行了10天的特別護理並成功地做了腎移植手術,使一個瀕死患者重獲新生,令同行嘖嘖稱讚。」又一例是在2002年底,陳榮山為一位山東來的患者做了腎移植手術,報導中稱「結果,他做的手術極為成功」。

這「568例」對陳榮山而言是其謀取更大商機的招牌,但這568例背後的事實卻很血腥。在中國,百姓對器官的捐獻一直是持很保守的態度的,器官捐獻意識是很淡薄的,供體來源應該是緊缺的。在器官捐獻意識發達的美國,器官移植等待的時間平均是2-7年。而如今在這個小小的205軍醫醫院想要得到腎源,卻是如此的容易,不能不令人思考。從醫學角度看這是絕對違背醫學常規的事件,其中勢必隱藏著不可告人的東西。

據調查,錦州市解放軍205醫院泌尿科幾年來一直在實施腎移植手術。據內部可靠消息證實(《遼西商報》報導陳榮山之時),該泌尿科大約1週左右時間就能為患者找到活體供源。這種違背醫學常識、對病人極不負責任的說法是令人質疑的。

在這種情況下,大法弟子進行了調查取證,據一位證人指證,2001年該醫院一批就換了5個腎,此證人是其中之一,其餘4人不久後全部死亡,只有她一人因修煉法輪大法而活了下來。2004年秋,一位20多歲的錦州姑娘在205醫院換了腎,據醫院介紹,腎源是盤錦一個勞改犯人的,醫生說此犯人20多歲,非常健康。當時她問醫生:得多長時間能將活腎取回來,答曰:半天。她還回憶說:她換腎的兩三天內,該醫院換了4、5例腎。還有人證實該醫院2006年2月僅一個月內就做了4例換腎手術,其中有一位是錦州市太和醫院的負責人,名叫李偉,花了6萬元錢做了腎移植手術,結果一個多月就死了。事後李偉的親朋好友對他換腎的速度之快(一週內換完)感到驚訝,對他突然去世的噩耗更是震驚。

這樣的事,也就是陳榮山的「568」例中,我們所能了解到的幾例。這些事實是我們通過各種途徑、利用各種方法所獲得的第一手資料。

為了大家弄清楚為甚麼那些當初被成功腎移植而後來在短時間內又死亡了呢?醫學常識告訴我們:腎移植最基本的要求是供體(提供臟器者)和受體(接受臟器者)的血型相同,組織配型(HLA分型)相近。HLA分型除了孿生者,完全一樣是不可能的。一般來說,要在幾百至幾萬人中才可以找到兩個沒有血源關係的人組織配型相近的配對。而在205醫院卻能在短時間內輕鬆獲得並且給病人做了所謂的「成功移植」,這說明205醫院的腎移植是違背醫學常規的。而之所以205醫院能有寬厚的腎源,這背後一定有龐大的腎體供源做支持。其實這也就聯繫著犯罪。對非法提供臟器者和接受臟器者都在犯罪。他所做的移植手術的數額越大,他的罪惡也越大。

往往犯了罪的人是不會主動承認自己是罪人的。所以在真相大白之前其所表現的就是心虛的同時再設法掩蓋。但無論如何掩蓋,事實就是事實,只能是欲蓋彌彰。對那些做惡又有後台支持其作惡多端者,在黑惡勢力、權威並集而橫行無度的今日中國,雖然還無法獲得來自205醫院更直接的殺人證據,那麼最有說服力的一句話就是:不做賊,心虛甚麼?沒做惡,何必害怕半夜的敲門聲?


附錄:

惡黨軍醫陳榮山辦公室電話:0416──2963495
陳榮山宅電:0416──2963559
陳榮山手機:13841666988
錦州市205醫院院長:王嘉 副院長:高忠民
相關單位電話:區號:0416
總機: 2963880
泌尿外科: 2963479 2963459(已經變號)
門診: 2963454
主任: 2963451
藥廠: 2963457
調劑室: 2963452
查號台: 2963114

由於地方電話與部隊有區別,打電話請注意:外線往裏打時,撥打總機時,聽到響兩聲後,再直接撥打分機號碼;若5秒鐘內不撥號,則自動轉到值班室,自動撥打。

備注說明:《遼西商報》寫該報導的記者是宋春伶。該報其他編輯、記者:劉洪超、谷智紅、林娜、張一寧、王明昌、王玉紅、張延兵、叢立、黃曉棠、張虹蜆、謝彤

更多的事實我們還在調查之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