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黑太陽731」的紅色恐怖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3日】令中國人一提起就切齒的「731部隊」,是73年前,侵華日軍以「關東軍防疫給水部」為名專門研究細菌武器的秘密部隊。其首惡石井四郎最為得意的一項「成果」便是,將憲兵警察逮捕的中國人士當作實驗的「木頭」,即活人實驗品。而石井四郎最終因為他的反人類行徑成了人人唾棄的「魔王」,「黑太陽731」成了罪惡的代名詞。

這是一場日寇針對中國百姓的生命無端踐踏,是為所有中國人以至全世界人所不齒的罪惡行徑。

而如今,萬萬想不到的是,在中華大地上,仍在上演著一場針對善良、無辜的中國公民最慘無人道的虐殺,最殘忍的活體摘取器官後再為他人實施器官移植的暴行。

萬萬想不到的是,被國人恨之入骨的「活體細菌實驗」竟被共產邪靈操控下的「屠夫醫生」演變成令全球駭人聽聞的「活體器官移植」。相比之下,日寇的「黑太陽」比照中國流氓政府針對中國無辜百姓所製造的「紅色恐怖」就顯得遜色不及了。

兩者雖然產生在迥然不同的年代,也有著太多的相同和不同。但透過這些鮮明的對比後,留給國人的思考是沉重的。

相同的是:兩者所犯下的滔天罪行都是針對著善良的中國百姓;都同樣是在活人身上進行著最野蠻、最血腥的虐殺,滿足它們的邪惡慾望後再將遺骸進行焚化以銷毀罪證;都同樣是打著一種掩人耳目的旗號幹著最見不得人的勾當;都是在隱蔽的地方進行著秘密的屠殺。

不同的是:

前者是日本侵略軍針對生活在殖民統治下的中國百姓。後者是號稱在「人權最佳時期」、「以人為本」的中共惡黨操控下的監獄、醫院針對著手無寸鐵、只想做好人的中國公民;

前者是日寇為了在侵略戰爭中得到更充份的對異國侵略的需要,而後者是為了扼殺善良的中國百姓對「真善忍」的信仰;

前者沒有針對第三方的暴利獲取,而後者是以救人為藉口實則在殘害被摘取器官者的生命中牟取暴利;

前者在戰敗後唯恐暴露其殺人的秘密,731部隊將在押人員全部殺害的同時自行炸毀設施。而後者是在「和平時期」的「和平領地」實施的屠殺受到共產惡黨的庇護所使用設施無須銷毀;

前者731部隊具有「單一性」,而後者的秘密屠殺地點具有「多發性」,只要是在中共所操控下的監獄、勞教所、醫院就不可避免的發生比「731」有過之而無不及的血腥屠殺;

前者在做惡當中並沒有向全世界人張揚其「活體實驗技術的高明」,而後者卻在全球範圍內一邊誇耀其「豐富的器官供源」和「高超的移植技術」,一邊為牟取暴利而大做廣告,拉攏客戶。而這種虐殺卻還往往被中共流氓政府的媒體堂而皇之的稱為「最高境界的拯救生命」。

比較到這裏,任何一個有良知的中國人都會為生活在這樣的國度裡感到恥辱,每一個有思維能力的中國人也會真切的感受到了甚麼是真正的邪惡與瘋狂無度,甚麼是作惡多端與不知廉恥。除了這些,我們還應該看到甚麼呢?那就是日後將要發生的結果是否相同。

任何事情都遵循著不變的真理,那就是善惡自有因果。

既然,「黑太陽731」早已經成為世人心目中罪惡的代名詞,那是因為其對人類所構成的犯罪是有目共睹的。那麼當今發生在中國的對法輪功學員的「活體器官摘取」的紅色恐怖也必將成為世人心目中最殘忍無度的血腥代名詞。因為「活體移植」已把共產邪靈的猙獰、凶殘、嗜血的本性暴露無遺。自被曝光以來中共所受到的全球性的聲討和停止虐殺的呼聲更是人心向背的最好的證明。

既然石井四郎被世人冠以「魔王」的罵名,那麼那些披著救人的外衣殘害無辜的醫生被冠以「惡魔劊子手」也是受之無愧。

既然「731」部隊的主要戰爭罪犯在柏林軍事法庭上以及瀋陽審判中,不得不低頭認罪,供認了731部隊的醜惡罪行。那麼所有參與針對法輪功學員「活體器官摘取」的劊子手們的下場也就不言自明瞭。歷史和真理也不會讓他們逃過歷史性的正義審判。儘管最後審判的那一時刻尚未到來,但正義終將戰勝邪惡歷來是顛撲不破的真理。

歷史就是這樣的相似卻又有著令人震驚的相異。正是這些相似、相同或相異的演繹給世人以思考,從中辨別善惡真偽;給人以啟迪應該怎麼做;給世人以教訓不該做甚麼。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