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發正念出現的神奇所悟到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8月18日】有一天傍晚我忽然頭暈的厲害(我曾有過高血壓等病業),像在雲裏霧裏一樣,向內找時心態不穩定的想了幾個問題,但是都沒想清楚。睡前,我飄飄乎乎的發了正念,躺在床上還暈,清晨起床也不見好轉。此時心中尚平靜,悟到這是干擾,要嚴肅、認真面對,要用正念改變我空間場人的物質和邪惡的物質,在六點發正念後煉了靜功,接著又用半小時發正念。因當時情況有些特殊,除了統一的口訣外,我還想:我是由大法構成的,是最正的,邪不壓正,任何低級的骯髒的東西都不允許接近我。我要把最強大的能量引進我的空間場,把我這個宇宙中每一個空間,每一個層次,每一個間隔,旮旮旯旯的惡神全部除滅。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堅定的走好師尊安排的修煉之路。

當時我正念強,精力高度集中。在強大的能量中,我看到從我左側伸出一個長長的東西,像刀似劍。正猶豫辨認時,忽然從把柄處出現一條髒兮兮的布條往這個法器上纏繞,直到頂端時我清楚的看到這布條像紗布一樣稀鬆,心裏正疑惑如果是法器為甚麼要包上爛布條呢?為甚麼不讓它的鋒刃露出來呢?剛想到這裏,布條從上往下像抹布一樣擼到柄部,這時我清楚的看到是片刀在上利劍在下(因劍比刀長,頂端尖部露出一截),還沒等我反應過來該怎麼辦,這個法器突然飛起來在我的空間場轉了一圈,當時我還閃出一念,可別碰到我,剎時一把利劍唰的落下立到我的面前,我立即操起把柄揮動在我的空間場裏……

發正念結束後,出乎我意料的舒服輕快。事後我為又一次證實了法的威力而感動,同時提示自己要冷靜下來向內找,理順問題到底出在哪裏、根子是甚麼。這個神奇是正念的威力,說明能按師尊的要求在法上認識法。然而自己修煉中的問題不找準、不解決,人的本質不改變,今後還會出現更多的「頭暈」,師尊不會把法器演化給不知進取的弟子。

在我和家人(同修)講述天目看到的神奇後,師尊又借家人的嘴叫我好好悟悟其中更深的內涵。我邊讀法邊思考這個神奇的過程:開始我對法器的辨認不敏銳,說明修煉中我正念的基礎打的尚不牢固,所以時常出現困惑,未做到堅信大法,修煉步履蹣跚。師尊演化出「布纏劍」是點化我:邪惡就像破爛紗布條子一樣。由於我頭腦不清醒,辨認猶豫時被無孔不入的邪惡把法器纏蓋住了,現在悟到正邪之間猶如精鋼刀劍與破爛紗布的較量,邪惡豈不是蚍蜉撼樹,自不量力嗎?吹口氣邪惡就解體了,同時還暴露了自己在正法中的私心,當利劍飛起來清理邪惡時先想到的是自己的安全,當師尊把法器立到我面前時才緩過神兒來,可見自己目前修煉的差距和狀態──私心多、悟性差、跟正法形勢節拍慢。

平時發正念中經常有一念是:堅定不移的走好師尊給弟子安排的修煉之路。這條路到底怎麼走的更穩,說起來還比較概念化,最近學了《美國首都法會講法》,心中更加具體、清晰了。我的理解是:我們這次大法修煉是在末世不脫離世俗即主元神修成神,修成神的數量不是少數的人,而是非常大的一個生命群,且修成的果位又非常高,是前所未有的,修煉起來要求自然也非常高。因為世俗是險惡骯髒的,師尊充份考慮到這一點給我們定下了最好、最方便的修煉方式,當然要求也是最高的修煉方式。「修好那部份就不斷的隔開,不斷的有修好的部份就不斷的隔開,而沒修好的這部份一直不斷的在修,一直修到最後甚麼都不剩,全都修成,這就是你們要走的修煉的路。」(《美國首都法會講法》)我理解「修好的部份」就是已改變了的人的物質,人的心有了本質的變化,境界提高上來了,大小關闖過去了等等,「沒修好的部份」,就是人的表現,圓滿前總是人在修。

由於對這個修煉形式和法理認識不深,對自己曾表現出的不好的思想,常處於一種心緒不寧、不知所措的狀態中,特別是反覆出現時那種無奈和痛苦使自己陷入新的執著裏。這種狀態正是邪惡所期盼的,這不正順著邪惡安排往邪裏走嗎?修煉不就是修的這些嗎?「修好就是了」。

我曾在高壓紅色恐怖時期撕過師尊的生活照(沒撕成),這種罪過當我醒悟過來時常常羞愧難當,為了不背包袱我設法忘記它,由於沒有在法上昇華,沒有挖到根子上,都是人心和怕心(怕遭報應),所以在回歸後常在尊師敬法方面反映出不好的思想,而這些不好的念頭又經常被我經常出現的小小進步所掩蓋;常被師父的慈悲呵護和大法的震撼力感動的流淚滿面而忽視這些不好的思想。在「一直不斷的在修」中,當明白了我這個生命所承負的使命和責任時,許多問題會意想不到的生智慧出正念。修煉人的使命從縱向講是不要忘記自己是代表一個巨大的天體的眾生來到這裏,自己修不好毀掉的不只是自己,從橫向講是不要忘記自己現在修煉的環境,周圍的眾生每個對應一個天體在等待你回去,回不去這個天體的眾生就沒有了。總而言之,我們救度眾生是「天」大的責任,唯此為大的使命,這個法理牢固的樹立在心中後會發自內心的生出的正念。

偉大的師尊對我們這些曾思想不夠清醒的弟子如此這般的慈悲,讓我們放下包袱,增強自信。作為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怎麼能受這些干擾?本來就是邪惡拉你走向邪路,不讓你修成,你如果仍時不時的被這些邪惡搞得心慌意亂、六神無主不是正中它們下懷?這是一個十分嚴肅的問題,別以為心中「不安」是嚴格要求自己,比不在乎好。「不安」是邪惡攪和出來的,一個神怎麼能讓邪惡攪動了心呢?師尊告訴我們面對邪惡干擾和破壞「別趴下」,為圓滿改正錯誤是神聖的,為了生命的永恆,為了偉大殊勝的未來不斷的改正錯誤與不足,我會這樣精進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