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張豔華和她周圍的同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8月7日】

張豔華同修和張家口同修:

你們好!我看了張同修遭到家庭暴力的文章後,很想和你們切磋一下,限於所在層次和所知有限,不當處敬請同修體諒。謝謝!

我從網上文章看出,張同修表面上好像是在一味的忍受,我覺得是有些消極因素在內的。張同修丈夫的表現很顯然與共產邪靈相同,可見背後一定有很多邪惡在操控,同修每當困境是否想到用正念去對待,每天或每當事情出現就對他發正念?當然現在可以請周圍同修共同幫其發正念。

表面空間的一切都是由另外空間帶動的,我們應該認識到那不是他本人,而是邪惡。同時提醒她周圍的同修對待這件事情千萬理智,不要用情,要知道同情也是情,但是慈悲和理智就不一樣,多在法理上幫助張同修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我們是大法弟子,一切應該看到其本質,然後用大法弟子應該具備的方式和姿態來對待。

從文章上看感到張同修好像對她丈夫情很重,愛、恨都是情。而忍不是消極承受,更不是無奈而忍,大法弟子的忍是對生命的慈悲,是明明白白的不動心的自然達到的真忍,而不是無可奈何、束手無策的被動承受。也請同修好好找找自己,他為甚麼以這種方式對待自己,一切都不是偶然,是不是自己也存在著哪些還沒有認識到的或沒去掉的執著,另外是否做到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關鍵時刻是否想到請師父幫忙等等。正念對待的時候,沒有情的時候,理智起來的時候相信環境一定會改變。

講一個我和同修們發生的真實故事,或許對張同修和周圍的同修有所借鑑。有個女同修比張同修年齡大不幾歲,結婚十一年多,她也同樣受到很嚴重的家庭暴力和性虐待(結婚以來一直就不斷);也是99年前修煉,7.20後不修好幾年,大概2004年才從新走出來,同樣遭到丈夫的反對。之後不幾個月就在一次很嚴重的挨打後一怒之下攜帶近一半家庭存款出走。為此她丈夫像瘋了一樣到當地同修家和同修要人,實際當地同修當時根本不知道怎麼回事,弄得大家四處找這位同修。而這個同修卻跑到周邊城鎮一個男同修的家,後租房隱藏起來,不見任何同修,大家問到這個男同修,男同修也一直隱瞞,弄得大家明知道也沒有辦法,只有繼續滿城市鄉村騎自行車找她,希望與她當面切磋。

後來有同修對此事發正念時看到一首寫這個女同修的詩,一共四句,我只記得其中一句是「你又何必去將他」,很明顯是說這個女同修做法不對,當這個女同修和那個男同修聽到這首詩時還不醒悟,還帶著很強的個人觀念說這是干擾,並錯誤肯定這個女同修出來是對的。再後來我去了他們那裏,因為開始對這些事情不了解,即使聽到一點也是他們兩個帶著個人觀念說給我的,而且水分很大,失實的地方很多(這是一年後才知道的)。而我當時和那個男同修一樣都因同情這個女同修的遭遇,沒有用正念對待,全都是用了人心、人情、氣氛和不平,致使這個女同修很久很久沒有與大家接觸,她本人也不願意與任何同修切磋,男同修甚至不讓我提一句。而我也用了情,可憐同修就一味任她自己沉浸在自己的執著裏,並從心裏怪同修的丈夫太流氓等等。

可是在與這個女同修經歷了許多事情之後,我才發現,同修之所以遭遇這些可以說很多都是她本人造成的。這個女同修經常失去自我,被邪惡因素操控,一上來那個勁頭就和被附體沒甚麼兩樣,而且自己不去自控。並且實際上這個女同修對色慾很執著,她思想意識中在執著自己丈夫的同時還在與這個男同修互相執著。所以我想她的丈夫對她性虐待也和同修本人自身空間場和思想業等有直接關係,如果同修空間場很純正,應該可以避免這些事情。她不理智的表現是很經常的,而且很多事情是莫明的發脾氣,勸也不聽,可能她丈夫早就感到難以忍受了。何況除了同修自身的表現外,歷史上可能還存在一些因緣關係。

當然我當時一直也執著這個女同修,總覺得她和男同修在一起不方便,希望她能與同樣是女性的我近一些,而不要總是在這個妻子被非法勞教的目前單身的男同修在一起,甚至給這個男同修洗內衣內褲(當地同修多次提出他們之間應該注意,但是沒有效果)。在我提出來時兩個人還都覺得很自然而讓我找自己,我還聽男同修多次說如果不是修煉一定要去廢了女同修的丈夫這樣出於人情的話語。

於是我們出事了,雖然慈悲的師父多次點化,我們還是出事了。我和女同修被非法勞教,在裏面她一直執著丈夫和男同修而多次嚴重的表現得失去理智,現在女同修還被非法關押,男同修當時正念逃脫,卻至今仍然執著女同修,我也在被非法關押期間逐漸認識到自己用情而使自己身陷困境。而他們之間的互相執著也使他們數次錯解我的好意而被舊勢力加大了我們的間隔,從中人為的製造矛盾(他們當時對我的意見很大我卻不知道,而且許多事情都是他們兩個背後亂猜測亂想的)。並且最終女同修離家出走時帶出的8萬左右人民幣,也在他們在一起的半年左右時間被他們亂花得只剩1萬多,其中比較少的一部份雖然被用來建資料點,但是基本沒得到太大收效就被邪惡破壞了。前前後後在他們之間所發生的事情別說常人不理解,就是修煉人也是不能接受的,他們當眾總是否認他們之間的問題而一次次的不知道找自己。影響非常不好,女同修的丈夫也一再提出離婚……

這裏我寫出來,也沒有其它意思,我只是想把我們遇到這類事情的慘痛教訓寫出來,請同修們在具體對待事情方面引以為戒,許多事情需要站出來以旁觀者的身份看一看才能看清楚,不要陷在其中,那樣會越來越糊塗。張同修吃的苦可能與那個從結婚以來十多年就一直遭到這樣虐待的女同修相比還少許多,但是程度那麼深,還是很容易引起大家的同情和對張同修丈夫的憤慨的,所以在這裏提醒大家千萬別用人心對待,別用情來對待,一切都不是偶然,如果同修們和張同修本人都能站在法上認識和解決問題,相信事情很快會變好。正念正行可以避免很多損失,也可以在出現問題後把壞事變成好事,可是如果我們基點錯了,方式錯了,那只能使事情惡化。

當然,我因為只是通過網絡才了解張同修的事情,具體情況知道不多,我提到的女同修的情況相信在全國也是很個別的,而張同修可能是另外一些情況,但是不論怎麼表現,可以肯定的是出現這些一定和自己修煉有關,否則不會出現,所以請張同修振作起來,理智的證實大法,用慈悲對待所發生的一切,或許很快你的丈夫就會認識到共產惡黨的「連坐」制度是最邪惡的,他上了共產惡黨的當了,他被邪惡利用了,他其實很可憐哪,需要你去救度,你一定幫他滅盡那些操控他的邪惡啊!師父說「念一正 惡就垮」(《怕啥》),相信你很快會開創出一個很好的學法煉功的家庭環境,同修們可以正念加持你。

都是個人看法,不對的地方敬請同修原諒。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