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加強了敬師這一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5日】在黨文化的毒害下,我對敬老愛幼很麻木,很看不慣那些形式。修大法後,也一直對敬師的形式很淡漠。看到同修給師父上香、獻供品,心中總有些想法。冷靜後仔細想想,自己的想法也有問題,最起碼同修有一顆敬師的心,而自己呢?師父把我從地獄中撈起來,又給了我們最偉大的一切與無上的榮耀,不應該有敬師的形式嗎?一直想改變自己,可突破不了。

今年剛結婚後,每次買回來水果,妻子(同修)首先挑出最大最好的,洗好,獻到師父像前。這對我很有觸動:為甚麼自己就首先想不到師父呢?第一念為甚麼是自己或家人?多麼自私的一念!

一天,從老家帶回來一些西紅柿,一到家就放到冰箱裏,只想著和雞蛋炒著吃。下午六點發好正念後,突然悟到自己好自私啊,為甚麼沒有想到師父呢?心中可慚愧內疚。趕快起身,挑出最大最好的,獻到師父面前,誠心的說:「弟子給師父送來一顆遲到的敬師心,太對不住偉大的師父了,弟子一定做好!」

晚上和妻子切磋。她說:「我接觸過兩個老年同修,他們每次吃飯時,總要說句『師父先吃』。」聽了後,我很慚愧。別人都能做到,為甚麼自己就做不到呢?」

通過這件事,我悟到:敬師不單單是形式,是信師信法的體現。常人中還講「一日為師,終身為父」,表達出對師的敬重;偉大的師尊要把滿身業力的我們洗淨,度上去,給予我們最偉大的一切,我們不應該敬重嗎?

當然我們敬重師父,不是用人心對待,要用修煉人的心態對待。遇到事能想到師父,想到法,以法為大,做好三件事,就是最好的敬師。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