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師敬法是修煉人的本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4月30日】我認為很精進的一位同修被綁架了,剛聽到消息的時候我還比較沉穩,幾天後怕心便出來了,恐懼籠罩著我們夫妻二人(都是修煉人),好像惡警隨時都會闖入家中。怎麼辦呢?把書藏起來吧,我倆想到了一塊兒,可是放哪兒呢?看哪兒都不安全。好不容易找到一個認為安全的地方,真相資料放哪兒呢?因為去年我上班忙的不顧學法,資料也攢了一大摞,終於又找了個認為可以放的地方。可是這一大堆明慧資料怎麼辦,擱哪兒都不安全,要讓惡警搜去他們不珍惜還會抓住把柄,要讓惡人得到還不如燒了。於是我們把認為沒地方放的明慧資料燒了,當時也知道很可惜。

隨著時間的推移,恐懼感漸漸消失,我又從新拿出大法書看,拿出真相資料去發。一天,同修送來明慧編輯部要求參與推薦明慧文章的倡議書。我心情沉重,沒敢在同修面前提起燒明慧資料一事,但是我知道我犯了一個大錯誤。我大腦一片空白,書也看不進去,功就更不煉了,我想這回我犯了這麼大的錯師父肯定不會原諒我了。我真的承受不了了,索性也不看書不煉功了,躺在床上消耗時間。後來想來想去自己覺的又不對頭了,燒明慧資料已經不對了,又這樣不看書不煉功的是不是錯上加錯呢?

這樣一想,心裏亮堂了一些,打起精神看書,正好看到師父的《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我不計眾生在歷史上一切的罪!(鼓掌)只看這次正法中眾生對正法的態度!」我終於在師父的洪大慈悲下振作起來,接下來每天努力的看書學法。

一天在整理一些短篇經文時,發現2005年以前的短篇經文不見了。一天晚上丈夫要看《2004年復活節在紐約法會講法》,找了半天也沒找著,怎麼回事呢?怎麼就不見了呢?好像還有別的講法也不見了。想來想去只有兩種可能:1、燒明慧資料時沒看清給燒了;2、隨著真相資料發出去了。哎,怎麼成了這樣,我坐立不安了,可是出這麼大的事情肯定不是一天兩天的問題了,我開始整理自己的思緒。

不知從甚麼時候起,我開始把大法書籍、真相資料、明慧資料合放在一個紙箱裏,看大法書的時候過去拿,看完明慧資料往裏放,真相資料、不乾膠、橫幅放一塊。自己也覺的這樣做對師父不敬,但想整理的時候就有一個強烈的思想出來了:過幾天再說吧,現在正忙呢。忙甚麼呢,看書、煉功、做家務。現在想來,好像就是在我不重視大法書籍存放的時候,我開始不精進,拿起書就睏,一煉功就感覺累,發正念也迷糊,出去發真相材料也是精神處於高度緊張狀態。

啊!原來我的一切不正確狀態都是因為怕心,因為對大法書的不珍惜,對大法的不敬,對師父的不敬啊!我想起了師父的法:「有一個問題,就是如果你們要是對師父不尊敬的話,按照宇宙的理講那是錯的,那麼舊勢力就會因此而鑽空子毀掉你們,它們抓到了最大的毀掉你們的把柄,因為它們看到了我度你們的整個過程。」「所以對我們有些學員哪,一時糊塗,心態不正,你們想一想,你們一旦對我不敬的時候,舊勢力就會下狠手,它們認為這人太壞了。當然它們絕不是馬上就消滅了你,它們會引導著你們,叫你們看到越來越多的假象,使你的心越來越不正,叫你的心對師父魔變,把你們引上邪路,從而叫你們犯了那麼大的罪。」「你們真的犯了這一點的時候,舊勢力把你們銷毀的時候我都無話可說。」(《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我震驚了,由於我對師父的不敬,所以一直處於不精進狀態,由於我對師父不敬,不知從甚麼時候起我只願看《轉法輪》,不願看其他講法。由於我對師父不敬,對大法弟子被迫害就是想不通,認為這些人在酷刑下都不屈服,多堅定啊!怎麼反被迫害死呢?從而對師父的其他講法產生懷疑。想到這,我真的是嚇了一大跳,好險哪,這是多大的漏洞啊!要不是師父的無量慈悲,我都難猜測我的結果會是甚麼樣。

於是我來了個徹底改變,每天把家裏收拾的乾乾淨淨,把大法書籍、明慧資料、真相資料整齊的放在各自的地方。即使晚上看書睏的不行想睡覺的時候也要把書放好,而不是像以前那樣隨便往窗台、床上放。

很長時間想寫此體會,但總覺的沒臉寫。看了師父的《洛杉磯市講法》「關過的好與不好也都是正常的,也不會因為某個學員因為一時糊塗做錯了,也不能因為某些學員在一段時間中不精進或者是在一段時間走不過來了、甚至於做了錯事,就說他不是修煉了,或者說他不行了。」我終於鼓起了勇氣。希望有跟我存在類似問題的同修,請以我的教訓為戒,以實際行動敬師敬法,這本來是修煉人一開始就應該做到的,因為這是修煉人的本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