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走正信師敬師之路所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3月1日】

一、不敬神是變異的體現

從師父講法中我體悟到很多世人不再信神敬神,也不知為何信神,也不懂怎樣才是敬神信神,這都是舊勢力的安排,正是需要我們去歸正的。而這些變異和舊的安排也伴著我們修煉,體現在我們的「隨意」和「不敬」上。

比如:大法經文到處隨意放,師父法像隨處與其它物品同放一桌上,甚至有一同修在師父法像旁放著藥盒,她說兒媳逼孫子吃藥放的。孫子跟著她拜師父,但兒媳不認這些。她很煩……這偶然嗎?有同修愛吃飯、走路時聽法。學法應正襟而坐,吃飯、走路時,發正念、背法是否更好?還有同修見別人叫出師父名諱無所謂,甚至我們的修煉心得中,資料中也寫。我知道古人避君主名諱,父母名諱,師父說更大的佛在人間喊出他的名字就是罵他,就包括我小時候想罵人家就使勁叫其父母名。我聽到有人叫出師父名諱,我就認真的告訴他不要再叫出師父的名字了,對你不好,他就住口或改喊師父。

做出資料有錯別字、多字、少字現象。一個字很小,但微觀下多少層空間呢?還有一同修的丈夫在看大法資料中看到錯別字並諷刺著。這不是沒救到人嗎?還有的同修有條件卻不供師父,或用不新鮮、不潔淨之物隨意供。還有不修口,不分甚麼地方都提大法和師父,十二歲的女兒就嚴肅指出我不應當在她去衛生間時還說修煉之事。

是呀,今天的人包括我們可悲到不懂得怎樣才是「敬」和「信」了,但我想:用敬父母超過幾萬倍的心不就懂了嗎?

二、正人正己,給未來留下正路

作為正法弟子,應該更加言正、品正、行正,世人看著我們,怎能去學變異了的宗教行為呢?當初多少世人謗師謗法,已面臨滅頂之災,我們只能引導世人去敬師敬法,讓他們快點償還不敬之罪,怎能再誤導世人去糟蹋大法與神佛呢?

從師父的所有講法中我體悟到一個人退黨只是他覺醒的第一步,還要讓他去用自己親身行動反迫害,誠心敬師敬法,才能留下未來,這也包括我們。

信大法的真正目地不是為祛病健身,我們不應誤導世人只知向大法索取。一個常人再念大法好,但若過去寫過文章詆毀過大法,如果造下的罪業如天大,如果不去彌補,眾神會讓他留下嗎?師父說過幾次大的淘汰呢,只有真正相信大法、敬大法、真心悔過對大法所犯的罪過的世人才能進入新宇宙。真正為眾生好,就要引導世人來真正反迫害。

我的一個同事很同情大法,可她在過去也被逼著簽過名。我告訴她,師父說了,人在世上幹了甚麼事都得自己還,你被逼著做的也是罪呀,我不想讓你受報應,你趕快用紅筆多寫幾個大法好,我貼出去就還了這個罪,相信我吧。她很認真的照著做了,我幫她貼出去,她也很高興。這樣一個世人才能真正得救。

世人都有明白的一面,邪黨逼著世人對大法犯罪,我們用「真、善、忍」引導世人出正念,用各種行動敬師敬法,這才是我們的真正使命。

師父說「舊勢不敬法 揮毫滅狂濤」(《洪吟(二)﹒震懾》)我們認真寫修煉文章,寫當地需要的公開信與真相資料,寫出就是否定舊勢力,用心去開創我們的助師正法之路。當讀到師父說「偉大的法、偉大的時代在造就著最偉大的覺者」(《精進要旨(二)﹒弟子的偉大》)時我落淚了。慈悲的師父,給了我們一切,為眾生承受,我們獻出自己的一切都報答不了,可師父只要我們一顆真修向善的心,難道我們不應該用最純淨、最恭敬的心來維護師父與大法嗎?我覺的資料上不宜印經文,用「大法師父」代替恩師名諱是否更好?當世人看見我們資料上沒有了師父名諱,我們也不允許常人提師父名諱時,常人還會提嗎?還敢直呼師父名諱嗎?

個人體悟,不當處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