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信師信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1月21日】近來,在我思想中經常出現對師父不敬的念頭,這些念頭非常壞,對師父非常不敬,儘管我不承認它是我的思想,也經常發正念清除它、排斥它,但還是經常出現這些很不好的念頭。在閱讀《明慧週刊》的過程中,很多同修都談到了信師信法的問題,我覺的談的很好,對我的啟發也是很大的,從中我也有所領悟、有所收穫,想寫出來與同修們切磋,以求共同提高。

我認為:信師信法、敬師敬法是修煉的關鍵。這一念越強,在證實大法、救度眾生中就會做的越好、越安全,救度眾生的效果也會越好。如果這一念不強或根本就沒有,那根本就不是大法弟子,更談不上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了。我們在修煉中,在反迫害中,就是要不斷的加強這一根本正念,直至達到堅如磐石、金剛不動的成度。

記的在邪惡的洗腦迫害中,自己明知道是錯的,但還是主動向邪惡妥協了,教訓是極其深刻的。究其原因,就是在信師信法這一根本問題上沒有正念。當時,腦子中最強的念頭就是怕被送進勞教所長期關押迫害,怕被邪惡殘酷折磨,怕受不了酷刑,怕平凡而舒適的生活從此結束,反正腦子中不斷的翻騰著人的思想雜念,根本就想不起師父和大法了,即便有時能想起來,也是持懷疑態度的,根本沒有正念。這不正好給了邪惡一個迫害自己的最大藉口嗎?

師父在《2005年舊金山講法》中說:「大陸有些學員在迫害很嚴重的時候,你甚至於不能把自己當作大法弟子對待,你滿腦子常人思想,被迫害中執著著常人的安逸生活,你說怎麼能把你當作一個神對待?歷史上那些賬都怎麼算?就這樣就過關了?所以種種原因哪,方方面面這些因素啊,都不是用人心能夠衡量的:修這麼長時間不是白修了嗎?就那麼被迫害死了?師父不是保護大法弟子嗎?怎麼保護的?是,我保護大法弟子,可是你在臨死的時候你都沒有想你自己是大法弟子,也沒有想到還有我這個師父,想的是:我要死了,這不白活了嗎?我孩子誰管哪?我老婆要改嫁了?被迫害的很嚴重的時候,他不是喊「師父」,他喊「媽呀媽呀」甚至喊天喊地;我阻擋迫害時,那舊勢力與宇宙的眾神都說,你正法得有原則呀,你正甚麼法?你把不正的東西拿去當正法嗎?那是你弟子嗎?你看看,他認你是師父嗎?越迫害他反而人心越多。不是在被迫害中越迫害越堅強,正念越來越足,抵制迫害。那你說這怎麼辦?」

在平常的修煉中,自我感覺對法的認識、自己的心性和狀態都還不錯,為甚麼被邪惡迫害的時候就不行了呢?其實很簡單,就是沒有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沒有去做證實法的事情,也沒有重視發正念,這不符合正法弟子的要求,可以說根本就沒有修煉。既然信師信法、敬師敬法是最大的正念,那就只有在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中反覆錘煉才能樹立起來,否則,自我感覺再好都是很脆弱的,都是不可靠的。

記的剛開始發放真相資料時,心裏確實很害怕,腿都有些發軟,發著正念也是膽膽突突的,但是,心中不斷加強一念:我就是要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我就是要證實大法、救度眾生,決不允許任何干擾和破壞。就這樣,第一份真相資料安全的發出去了。不斷的做,在做的過程中不斷的修自己,不知不覺中自己的怕心越來越弱了,從中我也經常感受到師父的慈悲呵護和加持。我深深的體悟到:我們的正念、我們的一切都從證實大法中來,同時,只要真的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就沒有過不去的火燄山,證實大法、救度眾生中就沒有解決不了的問題。往往都是人心執著把我們自己障礙住了。

邪惡的迫害是以毀掉我們的修煉意志為目地的,當我們心中只有師父、只有大法時,邪惡還會存在嗎?無論是思想業的干擾,還是共產邪靈和一切邪惡因素的迫害,都會在我們信師信法、敬師敬法的根本正念中煙消雲散。師父在《法輪佛法(在美國講法)》中說:「可有的人在臨死的時候不害怕,嘴裏還念著阿彌陀佛,你說他不去極樂世界?甚麼都放下了,生死對他根本就沒有這個概念」。當我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尊敬師父、尊敬大法這一念堅如磐石、金剛不動時,我們還會有生死的概念嗎?任何一個人心和執著都不會存在了。

個人感受,不妥之處敬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