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時做好三件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1月15日】今天早晨5點50的鈴聲響了,在執著睡眠不足與惰性中我關上了鬧鈴,又睡過去了。這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我知道這一切絕對不應該被承認的,這不是大法弟子應有的狀態。這使我記起了很早看過的一篇武俠小說,故事中講了有一位俠客練就一身絕世武功,無人能敵,可是卻有一個致命的弱點:拖拉。每次需要他緊急救援時,他總遲到,總是錯過救援的時機,總是眼看著死去的人悲慟不已,因此人們都稱他為「遲到大王」。

我們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走的是師尊安排的精進之路,而決非拖沓、懶惰與消沉。儘管舊勢力留在最表層的邪惡因素與共產邪靈一再干擾,可是我們有大法,在不斷的同化大法中就有足夠的能力突破這一切障礙與干擾,按照正法要求的標準走正走好每一步。不能按照法的要求同時做好三件事,就不是真正的正法修煉,不嚴肅的在同時做好三件事中走好正法路,就不是一個精進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在《2005年舊金山講法》中曾有位同修問道:「有些學員全身心的為大法做事,有些遇到了生命危險,這可能是他們忽略了個人修煉,有些關沒過好。但正因為他們還是修煉的人,不可能關關都過好,為甚麼大法不能保護他們?」

當我讀到這個問題的時候真的非常感慨,每個人的修煉境界真的是不一樣,每個人對自己的修煉要求也不相同,可是我們正法修煉的原則不是在問題面前向內找、看自己嗎?正法修煉是無條件的,師父任何時候也沒有強迫我們逼著我們修,你想來你就來,你不想修你就走,修不修,修得怎麼樣,那都是自己的事,法理一切都講明了,能不能對自己負責那都是個人的事。而該同修提出的問題恰恰反映了魔難面前沒有看自己,在問題面前不是深刻的反省自我,真正的找一找自己的不足,卻反問師父,把問題向外推,推到師父那兒去。這不是在為自己的被救度在提條件嗎?不管我們自己做得怎麼樣都應該舒舒服服的圓滿回家嗎?同修啊!我們得想一想啊!如果沒有主佛的慈悲一念,整個舊宇宙早就銷毀掉了,又何談今天的正法修煉,又何談今天的我們。哪一次宇宙敗壞了,不銷毀再造?哪一層生命敗壞了,不淘汰再生?舊宇宙成住壞滅的機制就是這樣的,也從來沒有人認為這樣做不慈悲。師父是在慈悲一念中替宇宙眾生承擔著不屬於自己的苦。當我和妻子提到此事時,她聽了說:「我覺得是因為我們大法學員中有許多人沒做好,不精進造成的。」我聽後,沉默良久。

是啊!同修出現了魔難,甚至失去了生命。可是我們有沒有真正的看一看,我們為甚麼會出現魔難?我們為甚麼會被迫害?同修為甚麼失去了生命?我們對這個問題是怎麼認識的?我們平時嚴格要求自己了嗎?三件事做的怎麼樣?我們對同修起到相互圓容的作用了嗎?在同修經受魔難時真正的為他著想了嗎?我們的心用到了甚麼成度?我們徹底否定舊勢力邪惡迫害了嗎?我們在這些問題上有沒有漏?同修有沒有漏?我們形成一個圓容不破的整體了嗎?我們有沒有真正的這樣看一看自己呢?我們的正法修煉總是懷著自私的想得到甚麼的心理嗎?正法之事是圍繞我們自己而存在的嗎?難道我們還想要正法因為我們自己不願放棄的觀念與執著而改變標準嗎?當然同修的這個問題在師父講法時提出來,就不是偶然的了,我們廣大同修都應該看一看自己,找一找啊!我們需要的就是相互圓容,相互補充啊!

在舊宇宙成住壞滅的機制下,生命在一層層的下沉中,一層層的後天物質的覆蓋中,真的迷的很深很深了,救度起來真的是很難很難。有的生命就像一個人他自己都不想活了,就是硬要往井裏跳,你說怎麼辦?所以佛就要想盡辦法啟迪他的正念,破除他的迷幻,給他指出一條能夠使生命回歸的光明大道。但是他仍是漫不經心的對佛的話似聽非聽,漫不經心的走他的路,就可能在漫不經心中不小心跌倒在路溝裏去了。佛伸出手來想提他起來,他卻不願起,因為他趴在那兒還在埋怨佛:你看!我聽了你的話卻跌倒在路溝裏。佛想度他想救他,而他又不爭氣,這就給佛造成了一個難題。可是佛不願意輕易放棄一個生命,還在一再點悟他,一再鼓勵他,加持他,給他正念。佛救度的不止是他一個人啊!佛胸懷著一切眾生。佛為甚麼會苦?佛為甚麼會有難?佛是為眾生而苦,佛是為眾生所累,難是眾生的難,而不是佛的難。人怎麼能夠理解佛的慈悲呢!人怎麼能夠知道佛為眾生承受的一切呢!

一個生命的可貴之處還在於,無論他處於甚麼位置,無論多麼低下的生命境界,他能夠清醒的認清自己,明白自己的位置,看到自己的不足,想要改過,想要提高,那麼這個生命就還有希望,這就是生命最寶貴的一面,這就是神所珍惜的和看重的。相反,一個生命無論他的境界有多高,如果不能清醒的認清自己,擺不正自己的位置,妄自尊大,甚至不知道天高地厚,就很危險。舊勢力不就是這樣嗎?在狂妄的執著自我中迷失自己,擺不正它們與師父與正法之事的關係,以至在正法過程中被淘汰至盡。主佛是慈悲的,救度眾生是來時的洪願,當然也包括舊勢力本身與罪大惡極的共產邪靈,只是它們自己選擇了與大法對立,它們的被淘汰就成了宇宙正法中的必然,這也是它們生命的劫數。

對修煉人來講,修煉路上的每一步都是對佛法能否堅定的考驗。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已經走過了個人圓滿的修煉歷程,在正法這條路上,對正法之事的認識如何,對師父與真善忍宇宙大法能否堅信到最後,特別是在正法的最後時刻,大法弟子能否走好每一步,自始至終都是一個極其嚴肅的考驗。隨著正法進程的不斷推進,正法已經觸及到人世間的最表面,留給大法弟子與眾生的時間已經很少很少,正法之事已經到了最後的最後在做了,相應的帶來了環境的寬鬆與邪惡因素的減少。「這樣一來啊,對大法弟子來說等於是又在一個新的環境下、新的條件下進行考驗了。因此環境一寬鬆啊,往往就容易產生一種懈怠的情緒,壓力小了就使心理上放鬆了,就不那麼太抓緊了,這樣不行啊。實際上作為一個修煉的人,大家不管遇到甚麼樣的環境都不能不精進。越寬鬆,實際上對你們的考驗也就越嚴肅。不管情況怎麼變,修煉的條件、修煉境界的要求,這永遠都不會變的,所以大家不能夠放鬆。」(《2005年舊金山講法》)。

同修們,讓我們記住師尊的話吧?讓我們在今後的路上走的更好,越最後越精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