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能做好的那一切 全來自於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6月22日】在我的記憶中最深刻的、也是最明顯的一次師父的點化,那是一次夢境。

那是2000年,師父99年的幾次講法剛剛在網上發表。在一個休息日,一個懂電腦的同修和我一起用電話線下載了文件(那時根本不懂上網,現在想想真是不可思議,只是用電話線直接登錄明慧網,下載文件)。打印了文件後,又跑到外面的複印店,找了好幾家,才找到一家給印的。印完已經是半夜近12點鐘了,當時並不知道甚麼是怕,但過了幾天開始怕了。

有一天晚上做夢,夢中我坐在一個像滑水板一樣的東西上向前疾駛,我坐在後面,前面有一個人揮著一個甚麼東西,擋著兩岸射來的箭雨保護著我。醒來我知道那是慈悲的師父點化我:有師父保護往前走。

後來開始跟同修學習關於電腦、上網的知識。一開始我非常討厭電腦,這造成了我沒有認真的學習同修所教的,學了一點就不想學了。但好在後來認識到了這是我的障礙,這樣的思想會擋住前行的路。歸正了思想,認識到這是我的使命,既然讓我接觸到了,那可能就是我修煉、要走的路。這樣歸正後的認識,讓我明白我不是在學甚麼,是我在其中修煉。

心性提高了,學起來非常容易,說是學,我想用「法開啟了我的智慧」這句話更合適。因為當我明白了這些時,就很少有機緣再跟同修學甚麼了。在那段過程中,是同修幫助我打下基礎,幫我奠定了我應該走自己路的基石。在一開始要做一些具體事時,那真是不懂,沒看到過,沒用過,全是無。但還要做,這是現在形容當時的情形。一個人坐在電腦前,旁邊放著打印機,它們好像非常的合作,好像知道我甚麼也不懂,但它們非常配合,就是做好自己要做的。我也很自然的坐在那,只有一個簡單的想法,做資料,手就去點這,點那,打出來了。現在想想,那一切是奇蹟。因為今生今世我真的沒用過這樣的機器。這一切是法所展現的超常,展現的奇蹟。

後來,這樣的事很多很多。沒用過的機器,拿過來也能用。想要做甚麼,馬上就會有機會接觸到那樣的軟件,自然而然,似乎是順理成章的就做成了要做的事。當時,有人問我這個會不會,那個會不會,行不行。我說不知道。因為說不會,當我坐在那時,也做出來了,說會,可我真的沒做過,沒概念。

每當我坐在電腦前,腦子甚麼都沒有,該做甚麼就做出來了。我想這是法在引導我做的。也有不好的時候,一般情況是走彎路。比如當我要把一段音樂加長的時候,第一次做,沒做過,用了一個軟件,打開就用了,複製粘貼就成功了,甚麼想法沒有。第二次有了第一次的經驗,腦中形成了觀念,打開,想要讓它結合好一些,聽不出來,就細心的反覆聽啊,掐時間啊,用了幾個小時做出來了,拿去一聽全錯了。重做吧。這回不較真了,複製好,聽好那一段,粘貼過去,再這樣重複做完。聽一遍,好了。這樣走彎路也有過好多次。

我悟到,路是已經定好的了,當我的心態沒有有求、有為,而符合那一層法的要求時,無求而自得,就做出來了,是法做到的。當我想要人為的怎麼樣做,想要達到一個甚麼目地時,結果就達不到真正的目地了。因為我加進了人的東西了,法怎麼會把那麼神聖的事讓我用人心做出來呢。由於這樣的經歷,我理解到,正法進程中,師父所講的、所要求我們做的,不能夠用自己的人心、觀念去加以衡量。有時用自己的觀念去認識法,認識正法進程所表現的一切時,就如同舊勢力妄圖往正法中加進自己的東西一樣。說小了是證實自己,說嚴肅一點,就像舊勢力一樣想左右正法,給正法造成干擾。當然干擾正法進程是做不到的,只能是干擾了自己,走一段彎路,認識到了提高上來了,也歸正同化法了。這是個過程,這就是叫修煉吧。

在被非法關押的那段時間,第一次登記說為甚麼修煉,說是為了祛病健身,做好人。第二次又登記為甚麼修煉時,當問到前面的同修,他怕又是邪惡在搞甚麼陰謀,就繞來繞去的不說甚麼。問到我時,《轉法輪》中一句話出現在我腦裏「作為一個人,能夠順應宇宙真、善、忍這個特性,那才是個好人;背離這個特性而行的人,那是真正的壞人。在單位裏,在社會上,有的人可能說你壞,你可不一定真壞;有的人說你好,你並不一定真好。作為一個修煉者,同化於這個特性,你就是一個得道者,就這麼簡單的理。」於是我平靜的說我是為了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當時我覺得是在「答卷」,我為甚麼修煉?說出那句話時我真的覺得自己是一個修煉得道者。

有很多時候明白是法造就了一切,引領我,讓我知道有法輪功,領我到煉功點;引領我走到今天;引領我,造就我的一切及在世間的超常表現。也有很多時候忘記了「法」,在做事中用顯示心表現自己;與同修配合時用嫉妒心對待同修,不是用正念圓容而是說三道四;做資料時,有時沒有用正念去加持它們;講真相時膽膽突突想的是保護自己……,更多的時候是用人心表現,「被戲中枝節的矛盾衝突表演所迷住了,忘記了戲的主題、人生的目地是甚麼了。」(《北美巡迴講法》)很容易被情所帶,被假相所帶動,忘記了自己是要同化法、救人來的目地。

這一段時間很苦惱,自己怎麼變成了這樣。也問師父該怎麼辦?是抱著求心,想要走個捷徑過了這一關,又想要讓師父原諒自己不精進。偶然一天,一個同修要和我切磋一下,開始我還抱著她想表現自己的心去聽她說,聽著聽著我聽到了這不就是給我的答案嗎?──靜心學法,無論甚麼情況都要穩住自己。我差點掉淚,謝謝師父!謝謝好同修!我真的是很久學法心不靜了。那種完全投入溶於法中的感覺早已久違了。學法已經成了走過場,煉功成了完成任務了,安逸的混著人中的時間。現在想到有太執著於自我的因素,對自己表現的好不好那麼在意,結果,不但沒正念清除由於執著心不去表現出的不精進,又被表面不精進的假相帶動,又要在表面上解決問題而造成的複雜表現。

「其實大家想一想,過去的修煉人要耗盡一生才能走完的路中都不敢怠慢一刻,而要成就大法所度生命之果位的大法弟子修煉中又有最方便的修煉法門,在這種證實法修煉最偉大的榮耀瞬間即逝的暫短修煉時間內怎麼能不更精進呢?你們已經知道大法弟子修煉的方式是在世間常人中修煉,修煉中又直指人心。人的執著,干擾證實法、救度眾生的觀念,都是必須去除的。對於走在神路上的修煉者,除去這些人心的執著與觀念的改變就那麼難嗎?如果一個修煉的人連這些都不想去除,那麼修煉人的體現是甚麼呢?當然,多數處於這種情況的弟子其實是因為開始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輕微執著或者觀念的干擾,被邪惡鑽了空子、加大了這些因素造成的。我知道你們明白後會很快跟上來,但是你們要能在這條最偉大的神的路上少走彎路、不給自己將來留下遺憾、別拉開層次的距離,才是我與你們以至期盼你們的眾生的願望。」(《越最後越精進》)

經文《越最後越精進》是去年10月份發表的,已經過去8個月了,那時我以為是說別人,現在看來正是對我的狀態說的呀。

有位同修描述做資料同修的重要,讓我明白了自己的身份──大法弟子,又是在做著這樣重要的工作的大法弟子是何等的榮耀。更應該精進做好啊。加持我們的網站,讓它更穩定的走好。

就寫到這裏吧。謝謝大家,如果看到我哪些問題不正請慈悲指正。謝謝。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