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沒有走出來的同修說兩句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25日】自從明慧網發表了《全球發正念時間調整的通知》以及師父的新經文《開啟世間門》之後,我的感覺是正法的時限越來越緊了。同時更加擔心個別還沒有走出來的弟子,怕他們會失去這萬古機緣。在這裏想和他們說兩句:

1、有的人說:不是說只看《轉法輪》就可以了嗎?因而不願意去做證實法的事。我的理解是:這一切其實是大法弟子非做不可的,師父說過:「我告訴大家,你們做的那一切,其實都是給你們自己做的,沒有一樣是給我做的。」「你們做的那一切,真正的目地是為你們的成功。」(《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另外,我們看《轉法輪》的目地是甚麼?不是要照著做、照著修嗎?7.20之後雖然環境變了,但一切也逃不出師父的掌握,我們也正利用這環境把自己的怕心、私心去掉。我還悟到正法時我們所做的一切事只不過是師父想讓我們向更高層次、更更高層次突破。

2、另外說說我的做法,只希望給未走出來的弟子參考。說實話,我剛走出來正法時也是硬著頭皮去做的,因為當時我認為不做證實大法的事肯定圓滿不了,到時候大家都走了我該怎麼辦?所以開始時主要是為了證實自己而做,怕心也是較多的,但做一點,認識就提高一點,怕心又少一點。做得習慣了以後,認識也在逐漸提高,很多原來想不通的問題也迎刃而解。所以我勸這些同修,先硬著頭皮走出來,慢慢做多,把怕心修掉,因為時間越來越緊了。既然自願成為大法弟子、師父的弟子,就要無愧於這一個稱號。不論我們做得好與差,要盡我們的能力向世人伸出我們的救援之手。你說是嗎?

3、發放《九評》時,可以先是在熟人之間發,這樣比較容易點。然後不認識的、有一面之緣的就發。無論認不認識的人,大多數的人都會小心的收下書,許多人還非常感興趣,世人並不是完全糊塗的。但是也會有個別人不理解,認為我們在搞政治。也有人會為我們擔心,他們會拒絕我們,把書還給我們。這樣一來,或許會讓我們難堪。每當這時就需要我們擺正心態。世人經過了惡黨從小到大無所不在的黨文化灌輸,怎麼能一下子就理解我們,不要對他們要求太高。把傳《九評》、講真相當成師父給我們安排的雲遊,而「雲遊是相當苦的,在社會中走,要飯吃,遇到各種人,譏笑他,辱罵他,欺侮他,甚麼樣的事情都能遇到。他把自己當作煉功人,擺正與人的關係,守住心性,不斷提高心性」(《轉法輪》)。

4、生活中,工作中在思想裏時時刻刻都想著三件事。但講真相、發《九評》都要不能太強求、太唐突。如果因為我們的過份行為讓世人對我們產生不好的印象,那麼我們就起到了反作用,我們就沒有維護好大法的形像。補鞋、剃頭等時候都是發書的好機會,生活在社會底層的人,我發現更易接受真相。跟他們聊上幾句,再把書給他們,都很高興的收下了。同時要有地放矢,《九評》是一本書,如果象傳單一樣發放,一是我們沒有很多的數量,二是許多被矇蔽的世人會置之不理,就會造成太大的浪費。所以我一般採取面對面的做法,高質量的發放。

一次,我乘坐公共汽車,旁邊坐一位老先生,我想機會來了。我拿出書放在腿上看,有意地讓他看到是甚麼。果真,他瞧了一眼,於是我對他笑了笑問:「想看嗎?」他說:「我眼睛不行了。」我說:「那就拿回去看吧。」於是他也就收下了。我想不論結果如何,通過接觸《九評》,他總會有所覺醒的。

5、關於《九評》,我用的版本裏含有大紀元聲明,三退方法等內容。這樣,我就相當於把三退這件事也跟他們說了,因為許多人你是很少會再有機會碰到他了。即便有機會,人們也總是很難理解三退的意義。一是認為搞政治,二是覺得沒有必要,三是不想有甚麼危險的隱私讓他人掌握。可能還會有其它原因,只要他們收下了書,他們慢慢的會明白、理解,他們會逐步和現實對照。那麼,當現實逐步發展到需要他們抉擇的時候,相信他們會做出正確的選擇的。

以上這些只是我的一點感受與做法,看了網上弟子發表的相關文章,和他們相比我做的還太少太少,離大法的要求還是太遠太遠。一個外地來的同修說:在我們那裏,警察見了我們都低著頭。和外地同修相比,我們唯有精進!精進!

只盼望和同修交流,萬望同修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