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5月6日】最近聽一位老年的同修談,我們本地區內出去發真相資料的大法弟子不多,我感到很震驚。想當年,99年7.20以前我地也有多處煉功點,合起來大法的學員也不少,為甚麼今天成了這個樣子呢?原因是甚麼呢?

和平時期都知道大法好,到煉功點煉功洪法,都想讓更多的世人知道大法好,那是一個熔煉人的環境,能促使人共同切磋、精進、提高的環境。為甚麼今天這樣的環境遭受破壞、同修在被迫害、世人被欺騙坑害的情況下,卻有人不能按照師父的法去做呢?

99年7.20前能出來集體學法的那些昔日同修,他(她)們真的不行了嗎?我想任何一個清醒的生命只要他們學了大法,走入了修煉的門,他們就很難真正的放下。使他(她)不願走出來的原因一定是怕心、求安逸的心障礙著,不敢走出來。

我想把自己闖出這一障礙的過程和體會寫出來,看看是否能對那些昔日同修有所幫助。

首先,我勸那些躲在家裏看書學法不敢出來的同修啊,放下自我,放下私念。有師在,有法在,我們怕啥呢?只要我們按照師父的要求去修,只要我們有救度眾生的願望,師父就會給我們力量,只要我們邁出為私的家門,師父就會保護和看護我們。

我曾經也有一段時間很不精進,那段時期長達三、四年之久。去北京證實法,被邪惡綁架後,不久就妥協了,但是我心裏明白這不是修煉人應該做的。2004年春我在法上找回了自己,從新修煉,但是一直精進不起來。有時接到師父的新經文後,看一遍就放下了,明慧網有時間就看,沒時間就不看了,看也是挑著看。還經常想「多學法」,那就是《轉法輪》,其它的講法都是輔助的,少看或不看都行;講真相有機會就講,救度世人我也做,可心不完全在法上,是麻木的。學法看書,眼睛就像「老牛拉車」,發正念經常出現象坐車到站剎車的感覺。講真相時雖然很賣力講了很多,可人家就像沒聽一樣。由於不知道修煉要向內找,還認為那是人的緣份問題吧。總之,沒做好,但是我沒有灰心,心中信師信法沒有動搖,因為我曾經真實的修煉過。

我確定講真相是我一定要做的事。有一天晚上陰雨,電閃雷鳴,下下停停,我想這是鏟除邪惡的最好機會,於是我頂著雷雨走出了家。雷不停的打,聽到有陣大雨過來了,可在我身邊就是沒有下大雨,而空中的閃電不停的打,卻給我照亮了路。我從家裏走出來時就抱定一個念頭,不管任何生命都別想阻擋我救度世人,我往日太拖拉了,今晚不管你下多大的雨,我都要完成我的使命。我出去兩個多小時很快就將真相資料發完了,往回走時心裏才想我沒穿雨衣,又沒帶雨具,可衣服都沒大濕,這是師父在保護我、看護我呢,這不是信師信法的神奇嗎?今後我還怕甚麼呢?

回到家時已是凌晨三點多鐘了。往常,妻子遇到這種情況總是發一頓火,這次卻心平氣和的說,你出去也不披點甚麼。她看著我的衣服沒有濕,使她對法也有了新的認識。這次對我的感觸很大,我更感到師尊的慈悲。

從證實法中我悟到法的莊嚴、神聖和威嚴。只要提高了心性,法就展現給我們,讓我們感悟到法的真實,感悟到法的力量。

我很重視發正念,有一次明慧網上建議同修整體配合幫助某地鏟除邪惡的干擾和迫害。由於我不重視明慧網,挑著讀,就錯過了那篇文章,失去了一次整體配合的機會,我很傷心沒做好。打那以後我儘量的把明慧文章都認真的閱讀一遍,發現通過看明慧文章使我提高很快,這時我才發現我原來跟不上正法進程的原因之一了。

真正修煉誰也不想落下。以前總想自己是信師、信法的,可是卻不重視新經文,不重視新經文還能是師父的弟子嗎?新經文是法,不學新經文怎麼能叫信師信法呢?其實這不是堅信自己後天形成的觀念嗎?

現在我經常學師父的新經文和新講法,讀明慧網上的文章,使我的心性提高了很多。現在我講真相主動了,家裏的環境也變化了。妻子以前總是惡狠狠的阻擋出去,還經常罵我,現在好多了,心裏也坦然了。我感悟到法才是提高的根本,離開了法甚麼都做不成。

雖然我修的層次有限,又是剛剛歸隊,但是我看見在我們同修中還存在這樣的問題,不敢走出來,或是不想走出來,我很著急,我想師父一定更著急。可是修煉的是自己,自己的心不提高上來,怎麼能行呢?

我想只要我們還想跟師父回家,只要我們還想成為一名大法弟子,只要我們心裏還有眾生,那我們就應該按照師父所講的法去做,就應該否定所有的舊勢力的一切安排,破除所有的觀念和障礙、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為自己負責,為眾生負責,走好以後的路吧!好好學法、發正念、講真相、助師正法救度眾生。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