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踐神聖的誓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2月7日】我於97年初得法,在2000年被非法勞教,回來後沒有完全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一段時間內意志消沉。最近一年多的時間,是我從新走入正法修煉中來的一段經歷,回想起來感慨很多。我的每一次前進,都溶著師父的慈悲。我時時感受到那種溶於法中的自在和超脫,發現自己的修煉中出現了一種質的飛躍。

回想自己一年多走過的路,我看到怕心是橫在證實大法的路上的最大人心。當我能夠從容的與人交談,講清真象;當我能夠平穩的去發放真象資料時,那個怯懦自私的我已經永遠消失了。

師父在評註《學好法 去人心並不難》中告訴我們「可是有沒有怕心,卻是修煉者人神之分的見證,是修煉者與常人的區別,是修煉者一定要面對的,也是修煉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

現在我就將自己如何去掉怕心,堂堂正正走出來,證實法、講真象的過程寫出來。

一、怕心不去,正法修煉的路寸步難行

師父幾乎在後期的每次講法中及多篇經文中,都談到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和使命。然而以前,每當我用師父的講法對照自己時,卻總是以各種藉口掩蓋那隱蔽很深的怕心;當我一次次要衝破一切障礙我的因素,去做證實法的事情時,卻總是潰敗而歸,我感到自己是那麼的無力,好像有層層厚厚的殼緊緊包著我,讓我怯懦。

我時常想起勞教所裏那不絕於耳的謾罵聲,長期的洗腦,超長時間超強度的勞動,種種滅絕人性的酷刑迫害,揮之不去的陰影;我時常想起幾位同修遭到惡警的長時間電擊身體的多處敏感部位,皮膚表面起了大大的水泡,夜晚睡覺時無法側身,只能平躺;一位同修的手臂皮肉被電爛,直到半年後還在潰爛,不斷的流出膿和血,夜深人靜時會聽到痛苦低微的呻吟聲;我時常想起,同修絕食而被野蠻灌食時,遠遠的從樓道裏傳來的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在我的腦海中有時還會幻化出這樣一幕,當我把真象資料發出時,突然遇到蹲坑的惡人,抓住我的手臂,大喊著:喂,幹甚麼的?凡此種種。在一個多月的時間裏,每天自己都是在這種明明知道甚麼是對的,甚麼是師父正法的要求,卻又被怕心緊緊包裹的矛盾煎熬中度過。終於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使我徹底清醒了。

夢中有人約我一同去登山,並說登上山後大家還要參加一項活動。我高興的答應了。當我們登上半山腰,看到那裏早已聚集了很多人。同時,我看到從半山腰搭起了一個雲梯。梯子幾乎懸著,直通天頂,上面被雲霧遮擋,看不到頭。每個人都背著包,開始一個個爬上雲梯。我詫異於他們的從容不迫和義無反顧。我問其中一人:你們為甚麼要爬上去?而且又沒繫保險帶,難道你們不害怕掉下來摔死嗎?他卻說:我不怕!只有我們一個接一個的都爬上去,才能救得了我們的親人。又問了一個人,還是相同的回答。

夢醒了。兩個年輕人那種堅定、無懼生死的神情還清晰的展現在眼前,似乎耳邊還有鏗鏘的話語。我被深深的感動了、震撼了。我知道,這是師父不放棄我的慈悲點化。是啊!師父是在領我們走正法修煉之路,走人成神之路,好比攀登雲梯。我們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正法修煉的路雖然艱險,只要我們堅信師父,放下生死,整體都提高上來,眾生就有得救的希望。

「為救我們的親人」這句話像一把鐵錘,重重的敲在我的心頭,內心的強烈震撼使我不得不真正面對自己。我開始審視自己,開始面對那些從不敢承認的根本執著,那種剜心透骨的痛。

看到師父在經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講:「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個人解脫不是修煉的目地,救度眾生才是你們來時的大願與正法中歷史賦予你們的責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眾生也就成了你們救度的對像。大法弟子不要辜負了正法中賦予你們的偉大責任,更不要使這部份眾生失望,你們已經是他們能否走入未來的唯一希望,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學員,都要行動起來,全面開始講清真象。」

在《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講法》中,師父講「作為一個大法弟子,一個最偉大的慈悲者,在人類社會任何環境當中都是最了不起、最慈悲的,對生命都是有好處的。講清真象中不應該是這樣嗎?」

我流著淚讀著一篇篇師父的後期講法,感到那個厚厚的殼在消溶,在解體。

我好自私呀!修煉人的慈悲心哪去了?難道我修煉僅僅為了個人的解脫嗎?難道我還在為尋求世間的安逸而在怕心中苟且偷生嗎?難道我眼睜睜的看著當法正人間來到的那一瞬間,被邪惡謊言欺騙的眾生被淘汰嗎?在這開天闢地都沒有的佛恩浩蕩下,我辜負了師父和宇宙眾生的重託!我違背了曾經許下的諾言!我明白得太晚了。

第二天,我決定出去散發真象資料。當時我想:即使再次被抓,我也豁出去了,因為我是為眾生而來的。現在看來,當時這種只要走出來就會被抓被打的想法是完全錯誤的,是有漏的。其實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邪惡是不敢迫害的。當我幾乎顫抖著,將僅有的幾份真象資料發出後,我興奮極了。我清晰的知道,那堵長期以來障礙我走出來的牆已經徹底崩倒了。抬頭望去,天空是那麼的明亮。我感到了內心已經很久以來都沒有了的輕鬆和解脫。原來一切都是如此簡單!回頭看去,那困難、磨難原來甚麼都不是。是我自己的觀念障礙了自己。我變得如此的高大而堅不可摧!未來的路變得清晰而明朗起來!

二、「三件事」都做好,才能穩健的走好正法修煉的每一步

師父在談到大法弟子在正法時期的責任時,曾經有過下列相關的講法:

師父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講「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個人解脫不是修煉的目地,救度眾生才是你們來時的大願與正法中歷史賦予你們的責任和使命……」

在《2004年芝加哥法會講法》中,師父又講「當然了舊勢力所有安排的這一切我們都不承認,我這個師父不承認,大法弟子當然也都不承認。但是它們畢竟做了它們要做的,大法弟子更應該做得更好,在救度眾生中修好自己。在修煉中碰到魔難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這不是承認了舊勢力安排的魔難、在它們安排的魔難中如何做好,不是這樣。我們是連舊勢力的本身的出現、它們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們的存在都不承認。我們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們中你們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們造成的魔難中去修煉,是在不承認它們中走好自己的路,連消除它們本身的魔難表現也不承認。那麼從這個角度上看,我們面對的事情就是對舊勢力全盤否定。它們垂死掙扎的表現,我與大法弟子都不承認。」

在《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中,師父講「這段時間不會長,卻能錘煉出不同層次的偉大覺者、佛、道、神以至不同層次的主的威德,也能使一個放鬆自己的修煉者從已經非常高的層次毀於一旦。弟子們,精進吧!最偉大、最美好的一切都在你們證實大法的進程中產生。你們的誓約將成為你們將來的見證。」

從這些講法中,我真正明白了在歷史的今天,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肩負著救度眾生,證實大法的偉大使命,這是師父正法和未來宇宙的要求,同時也是在兌現我們的史前誓約。那麼從這一點上來講,我們修煉、做事的基點已經遠遠超出了個人修煉的範疇。因此任何事情都應圍繞師父正法中具體的要求、需要而動,去圓容。作為為私為我的舊勢力,為達到其為私的目地,要左右正法,干擾破壞。因此,帶著任何一顆人心,任何執著的因素,都可能被舊勢力所強化、利用,從而借所謂考驗之機,進行迫害。

現在回想起來,我在過去幾年間,無論是被非法勞教,還是因怕心走不出來都是在走舊勢力所安排的路。在師父的評註《清醒》一文中講「作為學員,你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一定不是個簡單的事情。舊勢力對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們的東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舊勢力的安排在做。舊勢力實質上就是針對正法中大法弟子能否走出來、又時時伴隨你們的巨關巨難」。師父要求我們所要做的是對舊勢力的全盤否定,是在破除舊勢力的安排中走師父要求的路。要做到這一點,需要有堅定無漏的正念。這種正念一定來源於大法,來源於在救度眾生的實踐中的實實在在的提高與本質的昇華。由此可見,「學法,發正念,講清真象」三件事都做好,才能穩健的走好正法修煉的每一步。

1、學好法

師父《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中講「大家如果學不好這部大法,你自身的圓滿得不到保證。而且你所有做的大法的正事都像常人做事一樣,用常人的那種想法、站在常人的基點上做,那就是常人,最多是常人為大法做好事而已。因為你們是大法弟子,所以你們不能夠脫離開法去做事情。你們還在不斷的改變著最表面沒有改變的這一部份,所以你們不能離開學法。一定要學好法。在學法的過程中,你們就能夠不斷的清除自己不好的因素,改變自己還沒有改變的最後這點東西。過去為甚麼我老是強調叫大家學法、學法、學好法?它是至關重要的。」

可以說,從剛剛修煉開始,我們就都知道學法的重要性。因此在得法的初期,我就已經能夠熟背《轉法輪》。在保證每天至少學一講的前提下,我通常採用的學法方式是邊看邊背,因此這樣就是眼、口、腦、耳、心同時都在學法。背法時,我總是要求自己要排除一切雜念,儘量靜下來。所以學法效果是非常好的。背法時,我感到層層空間的我都在背,時常從裏到外的震撼。

我在這一年多的證實大法過程中,看《轉法輪》時又有了深刻的體悟。

在這一年多的過程中,我看到當我在法理上真正悟到了,並放棄此時在這一層中暴露出的執著和不好的觀念,才能在實際行動上按師父的要求去做;反過來講,我又在這種切身的實踐中,進一步昇華對法理的認識。這種更高一層的理,又指導我在實踐中如何去修,做得更好。也就是說是用法理去破除層層的殼,破開不同層次的迷,並在實踐中昇華,從而同化「真、善、忍」宇宙大法在不同層次的體現。我真切的感受到師父講的每一句話都是千真萬確的。我在實踐著法的要求,證實著大法的真實存在,證悟著大法的博大內涵。

2、發正念

師父在《正念》一文中講,「大法弟子在這特殊的歷史時期,為了減少邪惡生命對大法、大法弟子與世人的迫害,發正念起到了非常關鍵的作用。」

「大法弟子已經成為眾生得救的僅有的唯一希望,所以為了更有效的起到正法的作用,大家在講清真象的同時,一定要重視發正念,及時清理邪惡和自身存在的問題,以免被邪惡鑽空子。」

開始時,我對發正念的認識不足,總在懷疑是否會起到作用。為了避免做真象時被舊勢力鑽空子,從而帶來不必要的損失,我要求自己除了在四個整點發正念以外,並在每晚的三個整點發正念,最近又增加了整點發正念。

我發現自己以前的想法還是用人心來看待了這麼神聖的事情。因為每次在發真象資料之前,我都要先發正念,所以發正念的效果好壞就直接在做的過程中表現出來了。每當我按師父的要求,靜得非常好時,我可以明顯的感到能量場非常強(我一向是鎖著修的,幾乎從來都是沒有任何感覺)。這樣在做的過程中心態平穩,一切也非常順利。反之,如若受到雜念的干擾,那麼做時也會信心不足,並會遇到各種意想不到的麻煩。

3、發真象資料

因為工作時間比較緊,所以我通常都是在空閒時間到宿舍樓區散發真象資料。開始時,我就像完成任務一樣,單純發出去就完了。慢慢的,我意識到這是對大法,對眾生都不負責任。也許因為我們的疏忽,造成世人的誤解從而造成不能被救度。可以想見,無論每一份真象資料內容長短,從最初的撰寫、編輯、明慧同修的審稿、同修的排版、打印到最後的裝訂,每一個環節中都滲透著同修的艱苦的付出和心血。一份真象資料也許就是打開眾生迷鎖,開啟生命未來之路的鑰匙。因此,我認真而嚴肅的對待每一份真象資料,珍惜每一次外出的機緣。

我在發資料的前、中、後保持一直發正念。出發前,我就在意念中對所要去的區域進行清理;在做的過程中,不驚不怕,始終抱定「我是在做宇宙中最神聖的事情」的一念;在發放完畢後,注意不生歡喜心、單純追求數量的心,並繼續保持正念,讓每一份真象資料都發揮最大作用。每做完一次都要總結一下經驗和教訓,下次做的更好。做的過程越來越得心應手。

我曾經聽同修講,當看到不接受真象的常人丟棄的資料時感到很失望,似乎我們的心血,付出都白費了。可是畢竟有許多世人因看了大法的真象資料而得救,而且我們的資料本身就是正的場的存在,就能起到震懾、抑制及徹底清除邪惡的作用。

師父講「你們所做的這些事情不會白做,都是偉大的、了不起的」(《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解法》)

對這一點,我深有體會。記得當一片區域資料已經發得較多時,再去時便感到那裏大法的正的場特別強。師父在2005年《美西國際法會講法》中講,「實際上這在大法的正法洪勢沒到來之前,已經使世間的形勢變化了,而且大法弟子正念正行所表現出來的一切,也在人的這個現實空間中布下了大法的場,這個場已經在起著巨大的正面作用了。」這一切難道不能夠更加堅定我們、不足以使我們充滿信心嗎?

當然在正法洪勢沒到來之前,舊勢力因素還會起破壞干擾作用。我們不能掉以輕心。無論是在發放資料及與世人面對面講真象時,還會有各種意想不到的干擾和困難,這就要靠我們的正念正行。

師父在2005年《美西國際法會講法》中講「所以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來講,能夠堅定自己,能夠有一個甚麼都不能夠動搖的堅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像金剛一樣,堅如磐石,誰也動不了,邪惡看著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難面前念頭很正,在邪惡迫害面前、在干擾面前,你講出的一句正念堅定的話就能把邪惡立即解體,(鼓掌)就能使被邪惡利用的人掉頭逃走,就使邪惡對你的迫害煙消雲散,就使邪惡對你的干擾消失遁形。就這麼正信的一念,誰能守住這正念,誰就能走到最後,誰就能成為大法所造就的偉大的神。」

發放真象資料的過程中我碰到的事情比較多。現僅舉一件小事。一日,我到一樓區粘貼不乾膠。從大門徑直走進去,大院內靜悄悄的。我邊發正念,便開始粘貼。過程比較順利,貼到最後一個門洞時,心裏多少有些歡喜心。當我撕開膠貼時,忽然聽到了由遠及近的腳步聲,此時要走幾乎已不可能了,因為手裏還有撕開的膠貼。我便靜靜的站在那裏,開始發正念。1秒、2秒,時間似乎非常漫長……

當四目相視的一瞬間,我看到那是一位面目慈祥的老大爺,可想一定是門口值班的了。他上下打量著我,目光停在我手裏拿的膠貼上。時間一秒秒過去,似乎周圍的空氣都凝固了。然而我的心裏靜極了,沒有一丁點兒的怕,甚至連這種怕的概念都沒有。我的心中,身體周圍被巨大的慈悲、祥和、純正的能量場所籠罩著。此時的大腦中只有堅定的一念:我是來救你們的。

意想不到的事情出現了。大爺低頭按自己原來前行的方向走了幾步,似乎在做一種決定,突然對我說:「煩你出門時把門帶一下。」說完便走開與旁人搭腔了。我從新把手中的膠貼貼好,推車出去。關門時,忽而聽見身後那熟悉而溫和的聲音,「好好,這樣就行了。」原來大爺是送我出來的。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流淚了。我感到了佛法修煉的莊嚴與神聖,大法弟子正念的堅不可摧,師父的慈悲呵護。我更為一個生命的慈愛所感動,也為其在關鍵時刻為自己做出的正確選擇而欣慰。我在心裏默默的祝福:大爺,您一路走好。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散發資料的經驗也越來越多。當然這都是大法開啟了我的智慧。如為了減少惡人在接到不明真象的人舉報後,將其餘所有資料全部收走,我通常是一次只做一幢樓中的一個門洞,同時這樣做也比較安全,不易引起人的懷疑。做完後,大體記錄一下,避免下次重複發放。為引起世人對大法真象資料的重視和珍惜,我對所有的真象資料都進行了外包裝:單張或兩張傳單外包裝上塑封帶;小冊子、光盤外部用花花綠綠的包裝紙包好;由於許多用戶門外的奶箱、報箱因常年不用已經廢棄,所以我通常是將資料插放到家門上。這樣對於老式防盜門,比較方便。現在大多數用戶家已經更換上新式防盜門。這樣我便在包裝紙外貼一條雙面膠,對於用戶門上粘貼有「福」、「囍」字,或年畫的,可直接插上。對於無處插放的,便揭開粘貼即可。我通常將傳單、小冊子、光盤等多種資料搭配發放,這樣住戶間可以相互傳看,信息量大。

結語:以上是我一年多來走入正法修煉後的一些經歷和體悟。想交流的東西還很多。正法修煉的莊嚴與神聖似乎只能體悟,用語言實在難以確切表達。我做的還很不夠,我的付出與我所得到的簡直無法相比。用盡所有人類的語言,也無法表達我們的師尊是多麼的偉大!在這開天闢地都沒有的佛恩浩蕩下,在這萬古以來的修煉機緣中,正法修煉是何等的莊嚴和神聖,我能成為大法弟子,在世間證實大法、救度眾生,這是多麼的幸運而榮耀!在履行證實法、救眾生的神聖誓約時,我們還猶豫甚麼?我們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世間的迷幻,邪惡迫害中的困苦怎麼會動搖一個未來的神的堅定正念和精進的意志。

讓我們謹遵師尊教誨,修好自己,走好每一步,更好的配合,更深入、廣泛的救度眾生,更好的完成我們的史前大願。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