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機緣切莫錯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1月25日】我是1996年年底得法的,由於學法不深、悟性差、人心重,99年7月20日後,很長一段時間一直處於消極狀態。當時由於怕心太重,不敢和同修接觸,聽見警車叫就心跳,同修被迫害也感到無可奈何,只想著等到有一天環境寬鬆了再修煉。

慈悲的師尊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又給了我一次機會。2003年年底,在我去某地時,和一個同修相遇,他給了我幾張真相光盤和師父的所有講法。

回家看了「天安門自焚真相」的錄像分析,解答了我心裏一直存有疑問;又看到海外同修的講真相場面,使我心頭的陰雲頓消,進一步堅定了對大法的信心。接下來,我如飢似渴的學了一遍師父7.20以後的所有講法,我初步明白了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榮耀和責任,以及為甚麼要做「三件事」。

經過一段時間學法,我開始有了要講真相的想法,但由於怕心重和學法不深,也不知道怎麼去做,看到別的同修都在做一些手工製品來講真相(一般是老年大法女弟子),我心裏很著急,也很矛盾。怕自己沒做好講真相工作而修不上去,怕自己修不高,怕自己當不上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怕自己被淘汰等等,顧慮重重。一時想不到別的好辦法,就自己製作卡片(用彩筆在硬紙片上寫上「法輪大法好」)向外散發。感覺自己總算為正法做了點事,心裏多少有了些自我安慰,有一種彌補過失的思想。

2004年5月份,一個同修給了我一張光盤,她說家裏的VCD機不能播放那張光盤,讓我在電腦中試一試。我當時意識到這可能不是一張普通的VCD光盤,在電腦中一試,光盤中的內容果然非常豐富,不但有真相影音資料、文字資料,而且最令我興奮的是裏面還有突破網絡封鎖的軟件。接下來,我就把那張光盤中的文字資料打印下來向外散發,內容一般為「天安門自焚真相」、古代預言等內容;刻錄「天安門自焚真相」光盤向外散發。當我第一次用突破網絡封鎖軟件瀏覽到明慧網的那一瞬間,我的眼淚忍不住流了下來,看著師父那慈悲、安詳、威嚴的神態,我的心裏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是激動,是興奮,是悔恨,還是委屈?真是無法用語言去描述,同時還是有一種無形的恐懼感──怕被邪惡發現在上網。漸漸的,隨著我上明慧網次數的增加,恐懼感越來越小,師父的新經文也能及時下載打印並傳遞給其他同修,減輕了大資料點的工作量,同時也滿足了附近幾個同修的需要。

能上網了,了解了更多的大法內容,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必須得做。剛開始我買了4張空白光盤,刻錄好了兩張,等到晚上沒人的時候騎上自行車到街上尋找機會。第一次往外發資料,真是太緊張了,路燈昏暗,在街上轉悠了好半天才把準備好的兩張光盤慌慌張張的丟在了一輛小卡車的車箱裏,然後騎上自行車以最快的速度向家趕,到家後好半天腿還在發軟、心還卡在嗓子眼兒裏。就這樣,隨著幾張幾張的光盤向外散發,怕心也在越來越小,每次向外散發的光盤也由原來的幾張到後來的十幾張甚至幾十張不等。

由於家裏環境不好,都反對我修大法,做真相資料的事更是不能讓他們知道。環境比較困難,每次買空白盤也只能買幾十張,但是我也有他們想不到的辦法去做這些事情。師父和大法給了我們智慧,只要我們想做,師父一定會給我們機會,就怕我們不想做、不敢做。從去年到今年一年多的時間裏,我刻錄散發的光盤不下1000張(有一位同修也幫發了一部份),製作散發的真相傳單500餘份(和一位同修一起發)。我不覺得自己做了多少而怎麼樣,但是這些是我當初連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是一個真修大法弟子必須做的事。我希望那些還不願、不敢講真相的同修去試一試,每前進一步就是一處「柳暗花明又一村」。我們不是去反對誰,不是去為了甚麼人的目地,我們是在挽救世人,這是大法弟子慈悲的表現。相反,一個大法弟子如果不能走出來證實法,不僅自己很多心修不掉、從而毀了自己以至所連帶的龐大天體眾生,這萬古機緣將轉瞬即逝、永不再有。

通過不斷學法和講真相過程中,我的心性也發生了許多變化,現就一點和大家交流一下。

在做真相資料初期,我有一個想法,就是如果我被邪惡發現了,我就說「光盤是某某給我的,我只是看了一下,沒幹別的」,好為自己開脫,思想中經常想著怎麼跟邪惡周旋。現在看來,當時的想法是多麼的可怕、可恥、可笑,可怕的是在這種思想的指導下,很可能配合邪惡從而邪悟;可恥的是有出賣同修的心,有可能造下破壞法的天大罪業;可笑的是自己那時的怕心怎麼那麼重。不應該有出賣同修的心,那麼被邪惡抓去怎麼辦呢?想來想去,乾脆自己一人承擔「責任」,打死我也說是我一個人單獨行動,和別人沒有關係,反正我不能出賣同修、破壞大法。想來還是怕邪惡來迫害,心中有「被迫害」的執著,有著很多後天人的觀念。

隨著學法,我認識到,我是大法弟子、最偉大的法造就的生命,舊宇宙的垃圾、淘汰的邪惡生命還能幹甚麼?!按照師父的要求走正我們的路。不管你邪惡怎麼瘋狂,我就要走師父給安排的路。常人講:「腦袋掉了,碗大的疤。」我們應該跳出常人式的對生死的認識觀念,即使真的脫去了肉身,等待大法修煉者的那是甚麼?師父不是已經講的很明瞭嗎?當然大法弟子有更大的歷史使命,這一點大家都很清楚。

同修們!走出來吧,時間不多了。慈悲偉大的師尊一次次給我們機會,苦口婆心的為我們講法,為了甚麼?這萬古機緣瞬間即逝啊!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