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的人間斷了學法是可怕的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23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了,從得法到現在,從沒懷疑、從沒動搖過對師尊、對大法的堅信,一直在師尊給自己安排的修煉路上做著大法弟子該做的事,兌現著自己的誓約、默默無聞的踏踏實實的證實法,救度眾生。七年的風風雨雨中一步步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一直很順利的走到了今天。「九評」問世後,我與同修們就走入了師父的新的正法進程,開始勸世人「三退」,初期很畏難,世人也不理解。後來通過與同修的交流,並看《明慧週刊》上同修的文章,我總結了經驗,從此後再做起來也就不難了。遇到人就講。親朋好友,過去的家鄉,很多人明白了真相並退出了共產邪靈組織。

後來由於家裏家外的事情,搞的我沒時間學法,即使學法心也不靜,發正念也不到位、受到了干擾。隨著環境的寬鬆。使我越來越放鬆了自己,變得麻木、不精進。師父讓我做的三件事,越來越懈怠,做不到位。人心越來越重,把自己的一生受到的痛苦全翻出來了,苦不堪言,整天的活在痛苦的回憶之中。

這下邪惡的黑手、亂鬼有了可乘之機。逐漸的加大了我求安逸的心,讓我越來越覺得苦和累,一直到「五一」後的一天中午,在我昏昏欲睡時一個聲音說:「死了吧,死了舒服。」我說:「死就死了吧。反正我也大事完備啦。」當時,我是感覺到了身體的舒服,可剛說完我就像惡夢驚醒一樣,然後,反問自己:「死了幹啥?我的使命還沒完成呢!還有很多眾生等著我去救哪,師父給我安排的修煉的路還沒走完哪,怎麼能死呢?」(這是修好的一面起的作用)。

師父說:「好壞出自人的一念」,一念之差有兩種不同的後果。雖然我的肉身沒被邪惡的舊勢力給拖走,但是,黑手亂鬼把我的身體迫害的十多天不能動。子宮、直腸脫垂,腸子、胃都下移了,小腹脹的蹲不下、站不直、很難煉功。不能說話;坐不能坐,躺不能躺,非常痛苦,家人可慌了神、讓我到醫院去。我沒動那個念,也不可能動那個念。因為自從修煉以來,始終堅信師父、堅信法。深知法的神奇與玄妙,所以誰說也沒用。雖然在難中很難把握,但是,我知道該怎麼做。

不斷的在歸正自己,不斷的提醒自己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誰也不配對我進行任何檢驗,不管我修的好與不好,沒修好的地方,在今後的修煉中會慢慢的修好的,不管我在歷史上與舊勢力有沒有甚麼約定,我都不承認,它們安排的一切甚麼都不要。就選擇師父給自己安排的這條修煉的路一走到底,決不動搖。

我強大的正念使舊勢力再也不敢迫害我了。真是「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在同修的幫助下,再加上學法煉功,身體很快恢復了健康,繼續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

其實,這次我能夠從魔難中走過來,都是師父不想落下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今天,把這次黑手邪靈迫害寫出來,是提醒同修千萬不能間斷學法!再忙也要學法。修煉的人不學法,魔就會鑽空子,它抓住你執著的心逐漸加大、加大、最後想達到毀滅你的目地。同修啊,修煉中每一顆心都是可怕的,多學法去掉它。吸取我這次摔跟頭的教訓吧!修煉就是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別無選擇。

回顧十年的修煉歷程,我深深的體會到:只要多學法、學好法,無論遇到甚麼樣的關和難都能過得去!沒有法來指導修煉是修煉不了的,更談不上過關了!因為「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排除干擾》)

總結這次教訓就是間斷了學法、正念發不到位。沒有按著師父講的法去做,不符合法在不同層次對我的要求,師父告訴我們「越最後越精進」。可我不但沒精進反而變得懈怠、放鬆、麻木。仔細想想,這就是求安逸,求安逸就是私心,自覺不自覺的就符合了舊宇宙為私為我的圈子裏了,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了。忘記了師父讓我們修成「先他後我、無私無我」的境界。所以才釀成今天的苦果!走了彎路。

雖然我找到了可怕的人心,但畢竟摔了一跤,還好,這一跤把我摔明白了。看到了自己的不足與同修的差距。

寫出這篇文章希望同修借鑑,別再重蹈覆轍。

以上為個人淺見,如有不妥之處還望同修們給予批評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