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成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3月17日】99年7.20以前,我是當地的一名義務輔導員。在當地,知道我的學員很多,在當時,我學法煉功並不是那種精進的,但是因為我本人社會上的工作輕鬆自在,收入高,又可以自主的支配自己的一切時間,我全身心的投入大法的工作也不會給我個人及家庭的生活帶來任何影響,所以當輔導站的負責人要我當輔導員時,我輕鬆的答應了,而且家人也很支持。突然的我能和這麼多學員在一起,我感到很快樂。在我面前顯現的是學員們一張張和善的臉,得法後無比喜悅的臉,大法使學員們身心受益後激動的臉,還有學員之間毫無保留的那樸實的臉,互相信任那真誠的臉,完全沒有了社會上人與人之間那勾心鬥角虛偽的臉、狡詐的臉、怨恨的臉……

我的心就這樣被大法溫暖著,熔化著。有時在大型的法會上,集體學法煉功中,我都會無名的流淚,因為這是人間的淨土。同時,學員們都信任我,鼓勵我,作為時間充裕的我,既年輕又願意為大家付出,所以輔導站交給我很多的大法工作去做。於是無論嚴寒酷暑,在炊煙裊裊的村莊,在綠樹成蔭的城市公園,在一道道的山梁中,在寬大的樓群前……經常有我洪法的身影。我似乎忘記了我從甚麼時間不知發火了,我似乎忘記了我從何時不再為個人利益斤斤計較了……

但是,我天天的學法煉功洪法,我並不明白甚麼是修煉,更認識不到修煉的嚴肅性,我只知道我們是一幫世界上最好的人,所以無論社會上的人說我們甚麼,我都原諒他們的無知。我雖然經常組織學員學法煉功、洪法,但卻感受不到一個輔導員身負的責任有多麼重大。對師父講的法,我很少對照自己,即使偶爾對照一下,卻總是覺得師父說的我已經改了。即使真有對照出的執著心,也覺得時間有的是,我還年輕,再過兩年去掉也不晚,對師父的法也不會悟,看了師父的經文《退休再煉》,卻片面的理解成師父在說退休人員,我又不是。我們各地的法會經常開,我知道很多同修的感人事蹟,我只是在同修的影響下也開始精進,而不是從法中認識到法理而精進,但在外表下誰都看不出來,我自己也意識不到。我的修煉是有榜樣的,看修的好的負責人怎麼做我就怎麼做。從法中我明白不了多少法理,但我不擔心,因為不知怎麼做我可以問站長,站長不明白呢可以問總站的站長,總站的站長可以去問研究會的負責人。

99年的4月25日萬人大上訪,隨著形勢的緊張,我卻天真的認為不會出現大氣候反過來的情況,我想大法這麼好,人怎麼會反對呢?再說了,師父也曾說過人從來都沒有說了算過,我卻絲毫想不到正因為人說了不算才會被另外空間的邪惡操控。但不管怎樣,不明白的問題我就問輔導站的負責人。我利用我充裕的時間向公安、信訪等部門講我們是好人,人家也認可,但在這段時間內我幾乎很少學法與煉功,這種狀態一直持續到99年的7.20,邪惡毫無理智的迫害開始了。

我與其他的學員一起到北京上訪。當我站在北京府右街時,警察開始抓人打人了,當警察開始將一批批學員帶走時,一位學員一個勁的叫著我的名字,問我怎麼辦,我當時也一片茫然,此時我已與其他的負責人失去聯繫。好不容易用手機聯繫到一負責人,得到的回答是:「自己把握吧。」此時的我第一次感到了壓力,而現在我知道這一切必須由自己決定了。修煉真的不能依靠別人啊!一切的選擇全靠自己!在這關鍵的時刻,選擇的對與不對,全靠自己平時紮紮實實的學法啊!修煉至此,我才切切實實的感受到了學好法是如何的重要,一切的智慧都從法中來,一切正確的選擇也是從法中來!大幫哄不是修煉,問負責人的也不是修煉。我努力的想師父的法,突然師父的講法在我腦中顯現「維護不維護這個法,宣傳不宣傳這個法,弘揚不弘揚這個法,將來同化不同化這個法,都是你們大家自己的事。」(《法輪大法義解》)於是,我用手機告訴我能聯繫上的學員,我在北京,我要為大法說句公道話。

但是從北京回來後,我們當地幾乎所有的輔導員都迫於壓力寫了不修煉保證。我記得明慧網一同修的文章是這樣寫的:「99年7.20迫害開始後,中國大陸所有的站長、「名人」馬上面臨巨大的壓力,其中一批人很快掉下去了,有的徹底走向了反面,有的長期處於魔難之中。這個現象當時給一部份學員帶來很大的困惑和干擾,對我的震動很大,就想:多半是因為他們工作太多,沒注意抓緊時間學好法,心性修煉底子沒打好……」

確實是這樣的。法沒學好,在做每件事的過程中,就不能用法來指導,而往往被人的觀念所左右。甚至寫了不修煉保證都意識不到此事的嚴重性。我作為一名在學員中有一定影響的輔導員,這決不是一件小事。師父說:「但我們作為一個輔導員,我們有個責任問題,就是你要做不好,可能這一批人都被你帶壞了。如果這一批人都被你帶壞了,那自己如何不說,你可能毀了一批人哪!」(《法輪大法義解》)

此時,假經文也開始流傳。我記得有一篇假經文流傳到我的手中,作為輔導員的我,本來已經意識到此為假經文(假經文說讓學員某月某日走出來),但由於長時間不學法,責任心淡化,沒有及時制止學員,結果導致許多學員被抓。

更讓我感到痛心的是我們當地資料點的被破壞。我們幾個協調人都能認識到講真相救度眾生的重要性。我們彙集了學員大量省吃儉用的資金成立了資料點,但是我們資料點的協調人幾乎忙得抽不出時間學法,更做不到靜心學法,只片面追求印製真相材料的數量,顯示心歡喜心膨脹,甚至發生了將已印刷好的真相材料因不符合自己的個人觀念毀棄的事情。作為我們幾個協調人本來事先知道,但未能阻止住,矛盾重重,有的協調人還認為印刷的真相材料夠多了,威德也夠了,不怕抓。雖然我覺得不對勁,但因為我法理不明,也說不出甚麼,結果後來資料點人員幾乎全部被抓。我從此以後被迫流離失所。

在流離失所的日子裏,我感到很迷茫,長時間居無定所的生活,使我靜心學法很困難。我感到自己很空虛,我越來越守不住心性了,不知何時我突然會對同修發火了,因為經濟的拮据我開始對物質斤斤計較了。以至於發生一外地同修懷疑我是特務,同修不聽我的解釋,說出一篇經文讓我背,得虧這是一篇我會背的經文,才打消了同修的疑點。我很難受,我很難再看到99年7.20以前學員之間的那真誠信任的臉……

有時到親友家去講真相,感到困難很大,親友完全把我當成落魄之人,是尋求他們避難來了。我知道這是我99年7.20以前個人修煉基礎沒打好所致。學法前因為我是親友中的矚目人物,有一定影響力,而且我愛幫助他們,包括幫助他們處理家庭矛盾。學法後,我幾乎斷絕了與他們的一切聯繫,只與學員們交流。現在我流離失所了,有的親友說我已不是以前威風的時候了,身無分文,是來求他們來了,甚至有的親友還想舉報我。

我開始靜下心來,不管多麼的難,我開始認真審視自己的心,有時我會問自己:我是在修煉嗎?我甚麼時候才會學會向內找?我有了一個固定住處後,我把師父所有的講法都找了出來,我開始像剛學法那樣,虔誠的學習師父的每部講法,就這樣,我靜靜的讀,我突然發現,我以前多次讀過的師父的法好像第一次才看到一樣,我越來越體會到師父的洪大慈悲和法的博大內涵。

是的,我知道,從法中明白了,魔難就會小、少。我很早就明白被抓被打乃至被迫害致死決不是走師父安排的路,而且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是需要自己正念正行的。雖然我是鎖著修的,但在師父讓我們發正念以前我經常靜靜的發一念,不允許邪惡干擾我,結果我發現此念很管用。

從法中,我糾正了自己很多錯誤的想法。例如,當我被邪惡非法關押時,當我流離失所邪惡到處找我時,我曾認為是因為我是個輔導員所以才遭迫害的,甚至在我最痛苦的時候,腦中經常反映這樣的念頭:如果我不是個輔導員,就不會被邪惡掛號,這樣多好,也沒人知道我學,悄悄的做師父要求的三件事,一樣也可以圓滿。甚至羨慕國外的同修:他們多幸運啊,有執著邪惡也不會去抓他們。可就是因為我做了輔導員,成了邪惡重點迫害的對像,而且有些同修也有這樣的想法。師父說:「你長此下去,別看你煉功,不按照我們法輪大法的要求,你不提高心性,在常人中你還是我行我素,說不定你還會遇到其它麻煩事,弄不好你還會說煉我們法輪大法把你煉偏了,這都是可能的。」(《轉法輪》)通過靜心學法,才猛醒過來,這樣的想法多危險啊,根本就不是這麼回事,自己不紮紮實實的修,出了問題不找自己的原因,發展下去會不會說煉大法把自己煉偏了呢?一個真正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邪惡敢動嗎?這與當不當輔導員有何關係呢?

同時,我也學會了如何去看待明慧網上同修寫的每篇文章。我不再以同修為榜樣了,無論同修做得如何好,我只是看同修在過關中,在一言一行中,是如何用師父法指導自己修煉的。同修還存在甚麼不足,我個人在這個問題上是不是也存在問題。就這樣,通過靜心學法,我發現我周圍的一切在慢慢的發生著變化,同時我的親友也相繼明白了真相,不再認為我是求他們來的,有的還說出了以前對我的不滿現在已經沒有了……

從法中,我明白的越來越多,我感到自己越來越充實,我們很多同修組成了一個學法小組,我體會到了整體的力量。我們這個學法小組在邪惡最猖獗的時候,曾經每半個小時發一次正念,一次又一次的解體了邪惡迫害我們的陰謀計劃。我們當地被非法抓到邪惡黑窩的同修,在外面時都表現很堅定,可一旦進了那個邪惡的場,由於長期不學法,幾乎很少有正念正行闖出來。怎麼辦,我們連起來集體發正念,只要知道同修有將被邪惡迫害的跡象,我們便加大力度幫同修發正念,哪個同修外出講真相,我們也集體發正念。同修有執著,你邪惡想迫害,但我們不允許,所以我們這個學法小組的學員這麼多年來很少出現被邪惡干擾的現象。

當然,在我個人講真相方面,遇到過不少挫折,怕心是我的一大障礙,我知道,我發的每篇真相材料上帶有我個人的一切信息,這就與我修煉的狀態有很大的關係。剛開始時,有的常人拿到我發的真相材料有扔掉的,有不聽我講真相的,更嚴重的一次是我貼真相材料時,被惡警發現,惡警在後面追,我在前面跑,你想想這是個甚麼形像。而現在我平穩多了,平穩的神態,純正的正念制約著周圍不正的一切,每次看《明慧週刊》,我認真的讀著師父教誨我們的法:「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理性》)。

是啊,無論甚麼時候,一定要聽師父的話,千萬不要拿修煉當兒戲,千萬不要拿自己與眾生的命開玩笑,千萬不能抱著僥倖的心理去做證實法的事,千萬不要一邊清掃著自己前進路上的障礙而自己一邊又設著障礙。和平時期的修煉,摔倒了如果還能爬起來的話,而今天邪惡的目地就想毀了我們,一旦我們摔倒了,嫉妒使它們拼著命也要與我們同歸於盡啊!

現在,我在正法修煉中已走到了今天,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對我的救度,沒有師父的保護就沒有我,更沒有今天我還能坐在這裏寫心得體會文章。我還感謝那些默默幫助我的所有同修,他們拉著我的手,一起做著師父讓我們做的三件事,今天,我不敢說我在大法中成熟了,但我敢說我正在大法中成長!

個人體會,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