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好法,理智清醒的走好最後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1月14日】在過去的這一年中正法修煉實踐中,又有多少摔摔打打,又走過了多少風風雨雨,有多少該去的人心暴露出來去掉了,多少欠缺的東西補上來了。做得好時給我們留下了很多寶貴的經驗,做得不好時也留下了很多深刻的教訓。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就是這樣在正法修煉的道路上前行著,我們正反都經歷這麼多應該越來越成熟,越來越理智。

在這些年的修煉實踐中,無論是我自己經歷的還是從同修那兒看到的,都使我對善的理解有了一定的認識。學習師父所講的法,發現師父關於善的講法很多,在這裏就談一談自己對善的粗淺認識,不足之處敬請慈悲指正。

師父告訴我們,「善是宇宙的特性在不同層次、不同空間的表現,又是大覺者們的基本本性。所以,一個修煉者一定要修善,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淺說善》)

善是我們在修煉中不斷同化大法後宇宙特性直接在我們身體上反映出來的,大法修煉者就會在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中自然而然的表現出來善,用一句話說:透著善。這種真正的善是大法弟子不斷顯露的本性的真實反映,不會因為時間、環境、條件的變化而變化,是無為的,是慈悲,別的生命會感受得到,體現在世間,別人就會被他感動和感染。我認識到在這種真正的善面前,邪惡因素會被立即解體。

記得我在被非法勞教的時候,在勞教所裏有一位同修小周,凡是和小周接觸過的人就會發現小周非常的純潔善良,這一點連「包夾」小週的惡人都佩服,他們說:對小週的「頑固」不理解,但有一點,他的心太好了。

大法弟子同化法後表現出來的純善,人人都會感受到,包括那些惡警。有一件事給我留下了非常深的印象:在一次集合站隊列時,一個惡警站在前面,我看到他從左到右挨著個掃視隊列裏的大法弟子,目露兇光,臉部肌肉都扭曲了,那真是「仇視」啊。看著看著,看到小周那兒時,突然,他兇惡的表情一下全部消失了,而且還裂開嘴笑了,很輕鬆愉快的樣子,緊接著對小周開了一句玩笑話,我們當時明顯感到在背後操控這惡警的邪惡因素消失了。這一幕永遠印在了我的腦海裏,一個人瞬間反差巨大的表情,幾乎難以讓人置信。這件事讓我真實的體會到師父所講「善的力量最大」的一層內涵,同時也明白了大法弟子的善後面有佛法的威嚴。

在很多邪惡的環境中,我看到這樣一些同修,他們始終是慈悲祥和的狀態,沒有過激的言行,即使在最嚴酷和困難的時刻都面帶微笑,平和而從容,但是他們對師父和大法的堅信、在關鍵時刻能夠用各種方式證實和維護大法、隨時能理智智慧的給世人講清真象,讓包括惡警和惡人在內所有的人都佩服。惡人在這樣的大法弟子面前惡不起來,眾生會在這樣的大法弟子面前見證到大法的美好,從而生出對大法的敬仰。在真正的大法弟子同化法後的純善和慈悲面前,一切邪惡均被解體,一切淵怨皆得善解。就如師父告訴我們的,「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也三言兩語》)

很多時候,我們每時每刻都做到完全符合大法不容易,因為修好的部份會被很快隔開,需要修的部份又是在世間這個大染缸中修,如果不能更多的同化法,我們就可能不知不覺陷入常人中去,執著於名、利、情而不自知,那一刻自己都像個常人,把自己等同於常人,被三界內的情困擾得顛三倒四,被矛盾本身的細節所迷惑,看不清干擾本身的實質和背後的真正原因,陷在其中跳不出來,思想在情中是不可能生出救度眾生的慈悲的,就更不可能體現出大法弟子的善。這樣的教訓也是很多的。當我們忘了自己是修煉的人,出於保護自己名、利、情的私心,爭鬥心和常人去爭去鬥的時候,我們不符合法的表現就會障礙眾生對大法有正確認識。

記得有一次,因為我在那一段時間學法不夠、不入心,修煉狀態很差,陷入了工作中的具體矛盾不能自拔。在一次晨會上,我因為公司主管對我長期的一些誤解而產生不滿,在對話時把自己等同於常人,為了自己的名、利、情的執著,說了一些不該說的話,還帶著常人的情緒。這下主管也情緒激動起來,後來竟說了一些對大法不理解和不敬的話,這一下才把我驚醒,這時我才意識到:我是甚麼人,我在幹甚麼呢?心中的悔恨無以言表。我真切的感到:我做得不好,會毀了她啊!

一念出善惡,當我真正從生命的根本上想到了別人,記起了自己的責任的時候,情形一下發生了變化,也就在那一瞬間。就在前一秒後一秒的時間裏,她的態度發生了180度大轉變,一下平和了。在我驚訝於她巨大的反差的同時,抓住機會和她平心靜氣的進行了交流,解開了誤解,我坦誠的承認了自己的不足,真誠的希望她諒解,最後使她對大法又有了正確認識。後來我認識到,當時是因為我有了正念,師父幫助了我,使事情瞬間發生了變化。執著於名、利、情會毀掉眾生,而出自於本性救度眾生的善念能救了眾生。

師父說,「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得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轉法輪》)為別人想甚麼呢?我理解是為一個生命真正美好的未來著想,為了他能對大法有正確認識,為了他知道真象,不被邪惡造謠宣傳毒害和矇蔽,為了他能在大法和正法面前擺正自己的位置,能擁有長遠的真正的福祉,不辜負他和我們結下的緣,還有他真正生命對我們的期盼。當然,如果我們曾經沒按大法的要求做好,給他們造成了一定的無形的傷害,那麼我們就抓緊時間彌補上來。知錯能改、善莫大焉。

大法弟子的善體現在同修之間,一個是相互的寬容,二是相互的圓容。在證實法的工作中,我們修好的一面都是同化大法的,是圓容無礙的,但因為我們還是修煉中的人,各自沒同化法的部份,都是還沒達到標準的,都要在修煉的實踐中歸正的,表現出來就是各種的執著、人心、觀念。大家在一起這些東西就可能往外冒,彼此就會衝突,就會形成一個個的矛盾。有矛盾並不可怕,只要我們時時以法為師,能修自己,並能以法為大,矛盾就容易化解,就不會影響證實法的工作和相互的配合。其實矛盾中會暴露出我們修煉中很多的執著和人心,對一名修煉人來說這正是一個去掉執著和根本上的私的好機會,是好事。

對那些走了彎路的同修也是這樣。也許在邪惡的高壓下,在他們理智不清醒的情況下,在人心為邪惡的偽善所欺騙下一時糊塗,幹了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絕對不能幹的錯事。但只要他們還沒完全迷失真我本性,他們就會知道他們自己是錯的。只不過還執著於不好意思,不敢也不願承認自己的錯誤行為,在過份自責和愧疚的泥潭中不能自拔,表面上還用那些邪悟的理論自我安慰。他們此時是脆弱的,更多需要的是鼓勵,讓他們有能面對自己錯誤的勇氣。拉一把能走回來還可從建威德,推一把也許就永遠就失去了生的希望。

作為同修我們沒有資格去指責他們,因為師父都沒有放棄他們,都還在給他們機會。我們都是師父的弟子,我們只能去把同修扶起來,按師父的意志去幫助他們走過生命中最困難的時刻。從法理上幫助他清晰,使他明白自己的使命和責任,讓他能感到師父的慈悲苦度以及大法弟子這個整體的力量和溫暖。邪惡用偽善想毀掉我們的同修,那麼我們就用從大法中修出的純善去化解邪惡使同修重回光明。

這也就是大法弟子相互的圓容,也體現出了大法弟子的善。

關於學法

在正法修煉的實踐中,我發現,當我們個人和整體遇到各種麻煩、困難,被邪惡鑽空子製造了魔難的時候基本上,都是沒學好法的時候。由於沒學好法,自身的許多執著遲遲不能去,空間場不純淨,漏洞就多;發正念時就會感到力不從心,被抑制;講真象時就會感到人心凡重,干擾大,效果差;同修之間矛盾重重,相互干擾。由於師父要求我們同時做好三件事,我認識到學不好法就會影響到另兩件事,而另兩件事做不好又會反過來影響學好法。

師父在每次講法都告訴我們要多學法,並把學法後面的偉大內涵也講給了我們。同修互相之間也時常在提醒:要重視學法,多學法。但我們一忙起來的時候,被七情六慾干擾的時候,在被惰性控制的時候,往往就會忽視學法,甚至忘了學法。確實也有一些人長期就不重視學法,糾纏在常人瑣碎的事務中不願自拔,甚至寧願在電視機面前或無聊談論中浪費生命和時間,也不願把書拿起來看一看。不精進的時候,法後面不同層次的內涵是不會展現給我們的。

我認識到學法那應該是一個生命來自內心深處對同化法的渴望。不是為了減少麻煩和魔難才來學法的,但學好了法就會在使我們在修煉的路上走好,走得穩健。在我們表面的修煉過程中,師父歷次講給我們的法是指導我們修煉實踐的。而法的實質內涵是我們人這面用肉眼看不見,用語言難以表述的,在修煉實踐中昇華上來從而明白了法的不同內涵的時候,那時的感覺是妙不可言,和無比殊勝的。

一個大法弟子不斷學法、同化法是應該沒有任何條件的。其實這是宇宙生命最幸運、最幸福的榮耀啊,我在被非法關押的時候,感到最痛苦就是不能正常學法,那種對在正常環境中沒有珍惜學法機會的痛悔是我永遠也不能忘卻的,那時經常在夢中都在找到處《轉法輪》。相信有這種經歷的同修都會有同感的。後來出來後,我有這樣的感受:能擁有《轉法輪》和師父經文,能正常學法真是太幸福、太幸福了……如果我們還不能認識到學法的重要性,還不能重視學法,那麼拖到法正人間的那一天,終會知道是自己騙了自己,但那時不管怎樣的痛悔都不會再有機會了。

真正明白了生命的意義、目地和在艱苦的正法修煉實踐走過來的大法弟子,在不同層次明白了法的不同內涵,體會到了法的威力,知道了自己的使命和責任,就會萬分的珍惜他,就會重視學法。我們看到在各種迫害環境中能最後堂堂正正走過來的大法弟子其實都是能隨時靜心學法的。頭腦中不斷裝進大法,那麼任何邪惡因素在這裏都無立足之地,那些人心執著就不容易干擾得了我們,那些阻撓我們救度眾生的觀念和障礙就會被不斷去掉。

學好了法我們才能時時保持正念。
學好了法我們才能真正證實了得大法、救度了眾生。
學好了法我們才能夠理智清醒的走好最後的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