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網絡技術工作的學員關於學法的體悟

——給同修的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5月16日】我好像有近兩年沒有做這項工作了吧。我的突然消失不是因為外部環境發生了甚麼變化,而是我的心性根子上的問題積累到一定程度的爆發,無論是與你合作的工作、還是與我直接接觸身邊的同修的關係、以及合作講真相的事情、以及我的家庭環境、工作環境都在這不到兩年的時間裏出現我無法應對的局面,給我以沉重的打擊。各種矛盾突然接連不斷的、令我應接不暇的出現,不要說做好網站、講真相了,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連安排好我自己的基本生活都成了問題。從某個角度來說,對於我,出現這樣的事情是遲早必然的事,矛盾大了,都激化表現在常人中了。

在我從這裏消失前,有好長一段時間我不學法,理由是沒時間,有時間再補吧;有時學了,也根本沒入心,把將大法書拿在手裏、放在眼前的時間與次數當成學了法,把「××網站」的「及時」更新和版面做漂亮些當成了自己做了證實法之事,自以為那時跟上了正法進程。五套功法可能一個月也做不了一次……與當地同修交流時經常帶著掩藏很深的顯示心,自以為不錯的心,與當地同修交流中僅僅以誰「講真相的事情做得多少」為判斷標準……對親情、金錢、物質、名利、色慾的執著與干擾大的自己根本意識不到,顯示心、做事心、名利心等各種眾多的執著心都被怕圓滿不了、怕跟不上正法進程的只想利用大法、根本沒想從根本上改變自己的根本執著掩蓋著,抱著強烈的常人之心在做大法之事。

直到我遇見一位在法上十分精進的同修,他毫不留情的指出了我的問題,而之前我與這位同修僅僅見過一次面。這位年近6旬的老年女同修99年之前從未學過電腦,但她使用打印機、做資料竟比專門做技術的我要強過幾倍;直到現在她還有許多的電腦技術問題經常需要我教,令人驚異的是,做資料我卻怎麼也比不過她。我是專門做電腦技術工作的、這位女同修年近6旬且從未學過電腦,而在使用電腦做資料上這樣奇異的反差,讓我一下子看到了自己的差距,她使用電腦和打印機的好多方式根本不遵循常規,從技術上我都覺的不可思議,這只能說是大法給這位同修的智慧。我開始認真審視和反思我對技術、以及名、利、情各方面的執著,我知道這是慈悲的師尊的點化。

那之後,當我手裏再一次捧著師尊的講法、面前放著師尊的法像真正放下心來看時,我的心受到了從未有過的強烈震撼,我感受到師尊無量的慈悲,我淚流滿面,我用了幾乎十年的時間才知道我為何而來,我用了幾乎十年的時間才知道甚麼是大法修煉,而現在的我一點的明白與清醒,卻是我們慈悲偉大的師尊也用了幾乎十年的時間來等待與啟發我:讓我明白我為何而來,讓我明白師尊要給我們的是甚麼,讓我明白我應該怎樣去實現自己的史前大願。[註﹕我1997年得法。]

其實左一跤右一跤蹣跚的我能明白過來,能重新走過來,也不是我突然之間有了甚麼智慧、靈感,也不是突然能吃苦、能忍受了。僅僅是在師尊的慈悲安排下,我知道了我應該聽師尊的話,放棄了自己抱著死死不放的執著。當我開始能「以法為師」,「放下」自己的一切心,一字一句的重新開始認真讀師尊一本一本的講法時,師尊把不同層次內涵的法理與智慧不斷的打到我的腦海,我明白了我最大最根本的問題就是心不在法上,我僅僅是表面上在做著大法的事而已,特別是我愛在技術上鑽牛角尖,把技術上的提高當成了修煉提高的參照物,經常在技術問題中花大量的時間、心思鑽研技術,忘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忘記了大法才是根本,大法弟子一切方面的變化提高,包括技術上的成就與智慧,都是修煉中心性提高後大法賦予的。

這些年來,我把師尊幾乎每次講法都要說的「向內找」「要看自己」都當成是在說別人,不論是在常人中還是在同修中,我總是遇事向外推責任,從不看自己,即使矛盾中表面不說甚麼了,也只是愛面子的虛榮心在起作用,其實心裏在想我不跟你一般見識,用表面的平靜、禮貌來掩蓋內心真正的執著,錯過了師尊一次又一次給自己安排提高的機會。我身上的「漏」給舊勢力鑽空子的機會,因為不向內找,遇事也從來不看自己,不知道會有多少眾生因我而不能得到救度。現在我逐漸的明白了,也知道作為大法弟子應該如何做好了,我也可以放下心來學法了,但我也心痛的感受到:我走過的彎路不知師尊要為我付出多少、承受多少而彌補啊!現在我能感受的到自己的心、身體每天都在變化著,而這個變化不是依我每天做了多少「事」,學了多長「時間」法,讀了多少「頁」書所決定的。學法不是人的表面形式,內心實質的改變也不是表面形式,不是做給別人看的,也不是做給師尊或做給另外空間的神看的,不是為了向法要智慧、要矛盾的解決方法,而是你生命的深處明白了法的珍貴與珍惜,那樣真誠自然的把自己溶於法中而所感受到的心平氣靜與心靈的恬靜。我覺的我就是一個剛剛得法的新學員,我吃這一點點苦與師尊為我的巨大承受相比其實甚麼也不是。儘管,現在學法時仍不時有思想業或外來的干擾使我有時都不知道自己看的是甚麼了,但僅僅因為我能分清它們並不是我自己,我仍能在學法時感受到學法的美妙並很快清醒過來。

現在我的家庭、單位以及同修之間的環境都好了起來,當我的心在法上時,我周圍的環境都發生了奇妙的變化,當我按師尊要求放下心來學法時、當我按師尊所說放棄我常人中刻骨銘心都不願放棄的東西時,我體會到了師尊所說的話「佛光普照,禮義圓明」,愛人的冷嘲熱諷沒有了,她也開始學煉大法了,小孩也越來越懂事,家裏變的出奇的和美。5.13這天妻子還要我代她向師尊祝賀生日快樂。而這一切都是師尊所賜,我卻甚麼都沒有失去,僅僅是放下了我骯髒的思想而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