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純淨的心做大法工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4月9日】我今年二十六歲,已婚並有一個兩歲半的女兒。我們住在奧地利的一個小鎮。

我參加歐洲合唱團的體會

其實從去年一月份有幸參加倫敦的演出時,我就開始了歐洲合唱團活動。那時我還相當興奮,並不知道等待著我的將是甚麼。雖然我在半年前也曾參加過一個小型合唱團在維也納的演出,但這次參與的卻是新唐人舉辦的中國傳統新年晚會。在這段時間裏,行程、排練等一切都安排的非常緊湊,必須全力以赴,這恰恰體現了這件事情的嚴肅性,而這也正是我當時完全沒有意識到的。我有時行動散漫,甚至經常憑興趣行事。我以一種很鬆弛的狀態參與進來了,這也不一定是壞事,我在表演時很放鬆,一點也不緊張。後來我才明白,我們合唱團作為一個整體,在這個正法時期承擔著怎樣的救度眾生的責任。

半年後我再次有機會盡我最大可能為這個項目做貢獻。我們坐飛機去斯德哥爾摩參加一個類似的演出。這一次活動更艱苦,集體學法時,我有時差一點就睡過去了。直到我認識到集體學法的作用,(我才不再在讀法時睡覺)。記得就在我們演出前的學法中,我讀著讀著頭就抬不起來了,只覺的單調和沒完沒了,最後真睡著了。但只一下我就醒過來了,立刻清楚的意識到此事的重要性,人便清醒起來,甚至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能專注,法中的每一個字都能印在心裏,並馬上領會。

接下來的整個晚上情形令人稱奇,我突然感覺滿身充滿能量,第一次認識到自己在這個整體中應該做甚麼,發揮甚麼樣的作用。可能看起來我歌唱的可以,一些同修突然走過來請求我,讓我和他們一起把歌曲再試唱一遍。總彩排後我又和一些對自己的能力沒有足夠信心的同修交談,並盡力幫助他們克服怕心和放下其它的執著。其間我也同時在和自己的執著心較量,竭力去克服它。我必須非常注意,不讓自己沾沾自喜或讓人感覺我自以為了不起。當我們站在舞台上的時候,我感到我們達到了最佳狀態,整個合唱團形成了一個圓容無漏的整體。以至我們從舞台下來後,有些同修都抑制不住內心的喜悅,因為我們表演的實在太好了。但我們的領隊很快走過來提醒我們應該集中精神在晚會上,直至整個演出的結束。

第二天當地還開了一個法會,也給了我很大的激勵。一個七歲的女孩在五百多人面前談了她的修煉心得,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一刻我對這女孩懷著極大的尊敬,她的心得交流帶給我的認識上一個很大的提高。我在整個法會期間感受到很強大的能量,使我能夠一動不動端坐一整天。我真實的感到自己非常輕盈,整個大廳難以形容的安靜,一種無法描述的光輝充滿了整個大廳。當我回家時,我覺得(精神上)比以前更加強有力了。

之後我還參加過兩個合唱團的培訓,主要在德國舉辦。一般常人無法理解這樣一個項目真的能夠成為現實,因為我們來自這麼多不同的國家,而且幾個月才能見一次面一起排練。在一起時我們主要是一起學法和發正念,歌唱技巧上的訓練實際上越來越少。因為我們都認識到,能否達到好的效果,首先取決於我們的心態。當然我們還要熟悉歌詞、歌曲,經常練聲,但這些大多可以自己在家練習。我們大多數家裏都可以上網,唱歌方面所需要的資料和信息也可以在網頁上下載。更幸運的是,在奧地利我們還有一個小合唱團,我們每隔兩個禮拜就在星期天聚一次,一起學法、排練。這都是我們很珍惜的美好時光,我們也從中大大的獲益,同時它也為我們一年幾次的國外演出做好了準備。開始我不敢想像能積極參與合唱團的工作,因為我有一個孩子。帶著到處走也不方便,因為排練時間總是安排的很緊湊。我需要有人幫我照料孩子,因為大多數的時候我和丈夫都同時不在家。幸虧我的家人都非常理解,在我們需要的時候來照管孩子。我想,師父幫我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另外還有一個經濟條件方面的問題。每次我為能否有足夠的資金參加大法活動而忐忑不安時,在關鍵時刻總能得到參加演出的機會。就像師父說的:「難行能行」。

我們的上一次演出是不久前在紐約。整個行程都令人印象非常深刻,也是我修煉再精進的一個機會。每次奔波在合唱團的演出途中,我都對我們救度眾生這一充滿榮耀的使命有了更深的理解。(通過合唱團的演出)我們可以一下子就接觸到這麼多的眾生。每當我意識到這一點,心中便越來越多的充滿了對尊敬的師父的感激之情。我們合唱團的一位組織者曾說過,我只能複述她的大概意思,說在瑞典或是在法國一個城市舉辦了一個活動,合唱團的一些同修也參加了。他們和一群乘旅遊巴士來的中國遊客不期而遇,同修們嘗試向他們講真相,但似乎很難,多數人都不願接受。於是合唱團的同修們開始唱歌。突然這些人的神情就改變了,並能清楚的了解學員想傳遞的信息。其中的一些人被歌曲深深的打動了。我相信,很多人聽到這段曲子都會有這樣的反應,所以我們用整個心去唱,是最重要的。

在紐約我們連續演出了三次,這就要求我們更得有毅力和更加專注。而這種特殊的情況也更能體現出我們的修煉狀態。我們可以考驗一下自己,能否在每時每刻都能保持正念和清醒,去兌現我們許下的誓約。我覺得我們在紐約的演出是成功的,我們在其中穩步提高,而合唱團的歌唱水平也越來越高。師父也肯定了這一點。

我們其中一些同修無比的幸運,在這次行程中見到師父了。對此我也沒法講太多,因為有些東西是無法用語言來描述的。無論如何,我們當時有這樣的幸運能為尊敬的師父獻上一首發自我們內心的歌。雖然不算完美,可卻是從我們的心裏唱出來的。這是師父的話。師父感動落淚了,並說,大概的意思是,我知道,你們是用心來唱的。那真是一個無法形容的時刻。我感覺到,當我們正念一出,真能感動天地。

第二天我們就有幸加入到紐約同修反迫害講真相的行列中。就在新唐人舉辦晚會後兩天,中共也策劃了一個所謂的新年晚會,還會唱「同一首歌」──一首中共惡黨在中國大陸用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歌。法輪功學員在被強迫簽字放棄自己的信仰後,中共就讓他們唱「同一首歌」。中共策劃的新年晚會就是以它命名的。我看到這正是一個向更多的人講清真相的好機會。而學員為救世人所作的努力也給人深刻的印象。我看見一位老太太,腳腿都不便,一句英語也不會,卻堅持不懈的在派發資料。我們也分發著真相資料和報紙,向路人澄清真相,告訴人們正在發生的事。雖然它們的晚會還是舉辦了,但不少人還是明白了真相。雖然我看不到另外空間正在發生甚麼,但我相信,當我們帶著正念去做的時候,作用一定是巨大的。

我很感激我們能利用這個機會去建立偉大的威德。儘管有些事情做起來不一定盡如人意,但我們用正念去對待時,這就不是邪惡的干擾,而是使我們自己提高和證實法的好機會。

我想通過自己的體會說明,加入合唱團不僅僅是唱歌,同時也給修煉提高提供了不可多得的機會。每一個參與其中的同修,都能在其中充實自己。我自己在參與的過程中已經暴露出很多的執著心。參加合唱團的益處是,在和人交往中,聲音的質量中,能夠體會到我是如何精進的。

我的翻譯工作

我為大法項目當翻譯快一年了。那時有個同修和我提起,我可以在翻譯組工作,在這正法時期盡自己的一份力,因為這個項目需要幫手。直到那時我還是無法想像自己用電腦來工作,還曾明確決定,不會放這個東西在家裏,我就是不感興趣。它對於別人是司空見慣的,但對我來說卻是個異物。再說我也沒那麼多錢,買得起一個電腦。於是這位同修給了我一部手提電腦,供我暫時使用。我不便拒絕,但也無法真正的接受這麼慷慨的好意。就這樣我家裏突然出現了一部電腦,而我都無法對此作出反抗。看來這一切都是已經安排好了的,現在我只需要去適應它和放下自己在這方面的人的觀念。我已經很久沒有鑽研過英語了,手頭上只有一本上學時用過的舊字典。我翻譯的第一篇文章還是用手寫的,因為我還不懂的如何正確使用那個電腦。感謝翻譯組裏的協調人和搞校對的同修的幫助,形勢很快得到了改觀。剛入門時真的很難,但現在我幾乎每天翻譯一篇文章,至少我盡最大的努力堅持達到這個目標。

當然人在修煉中總是有波動。我記得曾有一次,我用了很長時間才翻譯出一篇文章。以至組裏的協調人問我是否出現干擾了。我對此卻不是這樣看。同修對我說如果有一天他不學法,忽視大法弟子應做的三件事,那其它所有的事也會受影響,儘管同修只是敘述了他自己的經歷,我卻覺的受到了壓力。當我也認識到我的這個問題時,我對他使我意識到自己的漏而充滿感激。我發現當我狀態不好時,我就越緊張,這時邪惡就會鑽空子。然後我的狀態就越糟糕,就好像坐在課堂裏卻沒做功課,心中忐忑不安,這就是不正確狀態。一不用心做,事情就弄得面目全非了。錯誤出現了,人也容易疲倦。現在我找到了解決的辦法:當我覺的狀態不好時,我就盡力翻譯,哪怕是幾行,衝破這個障礙,往往它不攻自破。當我覺的哪裏疼痛時,馬上坐在電腦前開始工作,痛楚馬上就消失了。對待其它干擾也是一樣:如果我工作時女兒發脾氣了,她其實是提醒我應自我檢視一下,並用正念來做事,否則我做的就不是大法弟子的事,而是一件常人的工作了。

其它方面

有過幾次這樣的情況,做校對的同修稱讚我文章翻譯的好,對我也是一個考驗,看自己動不動心。當然自己所做的被肯定,總有它的理由。關鍵是自己應該看到,大法的工作是必須無條件的盡最大努力去做好的。如果我為讚揚而太沾沾自喜,那麼我的下一篇文章就又漏洞百出了。

我為自己能在正法中有這樣的機會主動參與證實法而心裏充滿了感激。我也正在努力,堅持經常在維也納中領館的前面參加燭光守夜,這也去掉了我害怕對街上的路人講真相的執著。我以前覺得自己表達不好,知道的信息不多,不知道講甚麼真相。但我的翻譯工作使我這種狀態得到改善。現在別人問我問題時,我不用想太久了,我能用心去講,不再糾纏於「技巧」的問題了。

當我從被動式的修煉轉變為現在主動參與大法工作,要克服一個大障礙。我有一個執著,就是我總想人人都按我自己認為對的去做。我以前不能忍受別人不喜歡我,很在乎別人對我的看法。當我剛開始大法工作時,一些已經認識我很久的同修說,我變的不好了。雖然我根本不明白這是甚麼意思,但我還是沒有改變我的(參與大法工作的)打算。我知道,這是一個大考驗,同修給了我向內找的機會。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為許多執著心都表現出來了。漸漸的,情況又平靜下來了。我用多長時間才能真正的、用正念把我的決定付諸行動,這取決於我自己。今天我知道我走在正確的路上,當修的好,善於分配好時間,那一切都會自然協調,自然理順。如果有時覺得要求太高無法達到,我不會害怕把工作稍微停一停,從而能把問題從根本上考慮一下。但又必須注意,不能因此而鬆懈,或者又陷入日復一日的例行公事中去。我覺得自己很幸福,能堅持不懈的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按師父說的去做:學法,發正念,講真相。這就是我理解的:跟上正法進程。

我感謝我們尊敬的師父,謝謝同修。

(2006年歐洲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