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向在大陸的外國人洪法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11日】師父在《快講》中說:「大法徒講真象 口中利劍齊放 揭穿爛鬼謊言 抓緊救度快講」。作為大法弟子,我們應該做好三件事。下面,是我和外國人洪法的一點體會。

在大街上,常能遇到問路或等車的外國人。在這時,我若恰好也在其身旁等車,便可順水推舟,和他(她)洪法講真相。通常我是先聊常人中的時事、家常事等,待他(她)和我彼此產生了信任後,便和他(她)講法輪大法是甚麼?在世界如何洪傳?然而在中國大陸卻遭受怎樣的鎮壓與迫害等等,往往這時他們會顯出很吃驚的樣子,有的還問:「我能為他們做點甚麼嗎?」這樣,我知道了他(她)有了善心後便告訴他(她),目前在中國大陸嚴酷的迫害下,要想為中國大法弟子做點甚麼還真不容易,可是他(她)可以回到自己國家後向他(她)的親人好友講中國發生的迫害,支持大法弟子的反迫害……。

有一次遇到一名愛爾蘭籍的年輕女教師,相互寒暄之後我便開始用英語向她洪法。我在講之前,心裏先發了個正念:不管我的英語水平如何,絕不能讓舊勢力干擾我洪法。於是,我儘量把我所知道的大法真相用我記得的詞句表達出來。我發現,在我跟她講時,許多平時記不清的單詞居然能想起並運用上。我心裏知道是師父在幫我,在給我開智開慧,況且我事先發了正念,清除了邪惡的干擾。她十分認真的聽我講著,其間不住的點頭。當講到迫害時,她似乎想流淚。看得出她深受感動。在交談中,我向她傳遞了許多她前所未聞的消息。最後分別時,她問我:「如何能在這兒找到煉功點呢?」我聽後頓時怔住了,多純樸的思想啊!多善良的愛爾蘭人啊!我當即告訴她在這兒不太好找,但她若有意,可以到愛爾蘭首都都柏林去尋找大法弟子,去了解更多的真相。通過這次洪法,使我感到十分欣慰──我用自己的力量救度眾生,使她喜聞大法,使她的未來光明。

當然,事情不可能總是那麼順利,修煉的路上總會遇到阻礙。記得我與一位澳大利亞的西人洪法,首次談起大法時,她佯裝不知。當第二次與她談起時,她還是說「不知道澳洲有學員」,「這我沒聽說過……」,但我覺得她應該對此略知一二,恐怕她在隱瞞。於是,我壯起膽子,再一次莊重的對她說起法輪大法在澳洲以至世界的洪傳,以及大法弟子在中國正被迫害的事實。這一次,她終於拗不過我,說了一句:「是的,的確如此,在我們墨爾本的確有許多煉功人。」這時,我笑了笑,她也笑了笑。我知道她是完全了解大法的情況的。她這樣做只是為了個人安全,她擔心有特務來套她的話才會這樣。經過三次的交談後,她相信我是真心向她洪法,便對我「不設防」了。看來,思想單純的外國人也懂得「安全第一」呀!

在我向老外證實法經歷中,也遇到了不太成功的事例:

在與一名澳大利亞男青年洪法時,由於他受中共邪黨毒害甚深,致使我一提到「法輪功」三個字,他竟對我說:「那太可怕了,那是自殺……」我怔住了。因為我在這之前從未聽說過一個西人這樣的回答。頓時一種憤恨的情緒油然而生,我恨不得……但我一想到自己是修煉人,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何況面對的是一名深受毒害的西方人。於是我立即發正念:鏟除一切在他身後操縱他不聽真相的邪惡因素,讓他得救。我想起了師尊的「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的教誨,放下了恨,以和藹的口氣與他交談。經過了一番洪法與答辯後,他當初那一概否認的氣燄消失了。看到他漸漸清醒,我想,或許他能夠得度呢,我誇獎他變得更帥了!他微笑了一下,便走開了。

結果與這個澳洲小伙子的交談,更堅定了我向國內的外國人洪法的決心。自那以後,我不斷與所能接觸到的所有外國人洪法,迄今我至少與20人談過真相。他們分別來自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新西蘭、英國、愛爾蘭、哥倫比亞、印度、俄羅斯、挪威,甚至還有來自遙遠的北非的。他們當中有我的任課老師或在校的外籍老師。給我印象最深的當屬印度人。目前,大法在印度快速的洪傳,在有些地方可謂家喻戶曉。我認識的印度人全部都知道大法好。有兩兄妹甚至當街喊出「法輪大法好」。看到這一景象,我由衷的慨嘆:海外大法弟子做得太好了,我們大陸弟子也一定要抓緊救人啊!

作為大法弟子,我們現在一定要牢記師父的話:做好三件事。三件事我們一件也不能落。每當我聽到或看到大法弟子陷於情中,執著於常人事,或一味羨慕甚至崇拜常人時,我真的很心痛,也很著急:都這個時候了,我的同修還這樣執迷不悟,還這樣迷途忘返,機緣只有一次,錯過了那將是人生的悲哀與後悔不及呀!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