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視自己,找出執著,在法上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6月17日】上星期六我參加了一次小型的洪法活動,在菲律賓族裔舉辦的公園聚會中演示法輪功功法。這是一個很好的展示大法美好,揭露中共惡黨殘酷迫害法輪功,講真相救度眾生的大好機會。我當時也為自己能參加這樣的洪法活動而感到神聖和高興,然而在這次活動中,自己卻完全忘記了把手中的真相資料發出去,也給自己留下了無法挽回的深深的痛。

事情是這樣的,我們準備了一些大法資料準備在聚會人群中散發,這些資料我拿著。在整個活動期間我幾次接觸到資料卻一點兒沒想起要把資料發出去,剛開始腦子還曾閃過一個念頭:這資料甚麼時候發?然而這念頭僅閃了一下就再也無影無蹤了,直到我們開車離開,我突然想起資料沒發,同修說:「要不要轉回去發?」我想也沒想就答到:「不用了,已經開車出來了。」其實,這時並沒開出多遠,完全可以轉回去發資料。我們去的目地是洪法救度眾生,發資料是我們要做的一件重要的事情,我怎麼把它忘的一乾二淨呢?人們已經看到了法輪功學員表演的優美舞蹈和優美平和的法輪功功法,那麼再通過資料能進一步了解甚麼是法輪功,大法洪傳世界,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以至於了解更多,真相資料的作用多麼重要啊!我怎麼把這麼重要的事忘了呢?但直到把真相資料原封不動的拿回家,我也絲毫沒有察覺到有甚麼不妥。

晚上煉功時,我突然想到沒發資料的事,越想越覺的不對勁兒,越想越覺的問題的嚴重,越想越感到揪心的痛。師父說:「大法弟子不要辜負了正法中賦予你們的偉大責任,更不要使這部份眾生失望,你們已經是他們能否走入未來的唯一希望」(《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在救度眾生中,別的同修都擔負著很多工作,我沒有甚麼專長和能力,心想發發資料總可以吧,我無法想像為甚麼我會把發資料的事忘的一乾二淨?而當同修提出補救時我怎麼能夠有權力說出:「不用了。」這樣的話來?我的思想不在法上,我的言行不在法上,我還算是個大法弟子嗎?嚴格說來這就是對眾生的犯罪,這是多麼嚴重的問題呀!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對不起眾生,我無法原諒自己,無法饒恕自己,那種痛悔的感覺真是揪心的痛啊!

我得法快兩年了,在修煉的路上一直是蹣跚而行,許多人心不去,許多執著不放,師父要求做好的三件事一件也沒做好,學法像完成任務一樣每天一講沒往心裏去,其他經文很少學,至今也沒讀完師父的所有講法和經文。發正念沒按四個整點發,而且思想不集中老跑神。在講真相救度眾生中更是怕這怕那,效果可想而知,我知道自己狀態不好,但總拿自己得法晚,業力大,沒有時間來搪塞,師父看到我如此不爭氣非常著急,不下十幾次用各種方式點化我,我也明白必須突破自己改變現狀,但一遇到實際問題時還是人心不去,執著不放,用人的觀念去行事,所以直到今天也未能破了這個殼。

這次洪法中出現的這個事情就是我當前修煉狀況的一個寫照:思想不在法上,言行不在法上,人不在法上,只有急悔的份兒,我再也不能這樣下去了,再也不能用任何藉口來搪塞,來逃避了,不知道如何突破自己,那就首先靜下心來好好學法,從學好法開始做起吧!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排除干擾》)

幾天來每想到此事就痛悔不已,做錯了的已無法挽回,只有吸取教訓,決不會容許類似的事情再發生。今天把這件事寫出來是要自己記住這個痛,正視自己的錯,找出根本的原因,歸正自己,從新做起,也希望同修們能從我的教訓中警惕,時時事事都要想到自己是個大法弟子,在不在法中,做的事是不是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

我們決不能辜負偉大師父對我們的慈悲苦度,不要給自己留下任何遺憾的痛。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