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注重面對面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5日】我是一個遠離故鄉在外地生活的同修,周圍沒有親朋好友。1999年邪惡迫害大法以來,我曾幾次回去告訴他們真相,並給他們真相材料看,大部份已接受,由於時間匆忙,沒有再問起。由於私心怕耽誤自己的學法提高,也忽視了繼續給他們講真相。九評發表以後,我基本上都是電話上勸退了一部份。有一些根本不讓我在電話上說。

這一拖一年半就過去了,前一段時間回到家鄉,遇到一些親朋,由於沒帶資料,基本上是講給他們聽,多數都能很快接受並同意三退。我的哥哥原來電話上很固執說見面再說。這回回家鄉,我告訴他:「我已經給你退了」,他說退就退了吧,就這麼簡單。

最可喜的是有一次我坐人力車,我給蹬車的人講,他說已有人給他講過真相了,我就告訴他三退,他欣然接受,順帶把他老伴及孩子也給幫助退了。這種情況如果沒有前一個同修作鋪墊,不可能這麼短時間就退了。所以我們在講真相時不能只注重當時的結果,時間短沒有聽過大法基本真相的就講自焚、4.25真相,了解這些基本真相的,時間還來得及就講九評,講三退。能講多少就講多少,環境不適合或正念不足就適可而止,理智一些,不能追著人講。

有幾個比較頑固的親人、同學,非常抵觸,還說家裏信箱總有大法材料和九評,基本不看就扔,我和他們談也不聽,這使我深深感到自己學法太少,對邪黨認識不清,比如表姐說她是共產邪黨培養了她,讓她免費上的學,當時我居然不知怎麼說。機會就錯過了。

勸親人朋友三退時,如果只注重結果而簡單的告訴她三退而不講清真相,就不能帶動她周圍其他人了解真相。我勸退嫂子的時候,她也答應她女兒退,並答應告訴孩子本人,但我幾天後到哥哥家遇到這個孩子,一問孩子卻不知道,我嫂子說小孩不懂不讓她知道(實際這孩子也已經18歲多了),我又講給孩子聽,孩子同意,多虧我又去了一趟。所以常人答應給親人退的,一定要講清利害關係,有機會一定要再追問一下。有一個親戚,我用了二十分鐘講給他聽,聽完後答應退,我給他九評看,他答應看卻一直沒看,這樣就沒辦法帶動他周圍更多的人退,經過勸說,他愛人退了,孩子卻還沒退。我沒有放棄,以後有機會我會繼續給他講,因為他周圍的人我又接觸不上。所以說講真相講的應該儘量清楚明白,以一當十,以一當百。

有同修說自己性格比較內向,不愛和別人接觸,不怎麼會說話。我覺得這是個障礙,應該破除它。我愛人由於怕心,不願讓我講,總是打擊我。但我不管,他在場我也是走到哪講到哪。有一次,去朋友家回來,他就指責我說「你太笨了,越來越不會說話,我都聽明白了,你還沒講明白。」我說怎麼辦?你會說你又不說。

那天晚上,等他們都睡著了,我就一個人在一個小屋裏對著空屋子講,講一會兒發現自己更笨了,我就哭了。有個同修也說,大法弟子應該越來越聰明。可能是我太注重人這一面而神的一面不起作用,後來我想不管怎樣,我表達能力差就不講真相了?我又不是演講比賽,我只是告訴別人真相,在救人。等練好了再講也來不及了。他的話沒有影響到我,我有機會還是講。實際的情況是,我給人講真相,大部份人都接受,而且說我是不是老師,文質彬彬的,還囑咐我要注意安全。

有時由於怕心、正念不足或環境不適合我講,錯過了一個機會,我經常為不能救人而落淚。一次,在菜市場買菜,我推著自己的白白胖胖的孩子(感謝師父,孩子很健康,經常背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好)在逛,而又一個婦女抱著她的黑瘦的孩子跟我聊天,周圍人很多,我沒講真相,繼續往前走,但為了這母子沒有聽到真相而落淚了。也許這顆心感動了她們,等我買菜走出出口的時候,這位婦女真就抱著孩子在出口溜達。很自然我就給她講了真相。

很多人需要我們面對面的告訴他們,只限於發材料是不夠的。但不管哪一種講真相的方式都需要在每個人的心性位置上正念正行,踏踏實實的去做,而不是模仿。否則很容易出現問題。有一次,我的心性不大好,坐出租摩托車,走到半路才想起給人講,結果他說「我送你去派出所吧」我心裏一沉。這時去派出所是直走,而進我們小區是左拐,我很穩定的說「往左拐」他拐了彎還說「信不信我送你去派出所?」記不清當時可能是說「不能」。我繼續給他講真相,他還問我自焚是怎麼回事。由於時間和地點的關係我簡單的給他講了講,最後告訴他有人給他講真相不能舉報,會造業的。他說不會舉報,還叫我注意安全。以上是我最近講真相中的一點膚淺體會,敬請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