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莊大法弟子與正定縣同修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10日】歷經將近七年的風風雨雨,我們在被邪惡的殘酷迫害中,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泥一腳水一腳的走到了今天,雖然有的同修還走的跟頭把式的,可也算走過來了。但是,從整體上講,我們和正法對我們的要求,眾生對我們的期望還有很大的差距。即使是在邪惡被大量清除、正法形勢迅猛推進的今天,610不法官員及猶大依然在不斷的騷擾大法弟子,還有同修被非法綁架和抄家。就此問題,我想與該地區同修共同探討、切磋、向內找一找,以便彌補漏洞,整體圓容、整體提高,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下面是我們一點粗淺認識,寫出來與同修切磋。

一、不重視學法,不能在法上認識法

學好法是最重要的。一直以來,有的同修天天學法,煉功,可是到現在還不能靜下心來,學法時心不在焉,走馬觀花;更重要的是有同修帶著人心斷章取義的學,以掩蓋自己的私心和怕心,因而修煉多年,還是法理不清,也不明白甚麼是在法上認識法。儘管其平時說話夸夸其談,指責同修時也頭頭是道,然而,這都是為自己不能走出人來找理由,遇到事情根本不把自己當作修煉人,甚至在邪惡的迫害中或多或少的做了對不起大法和出賣同修的事情,給大法造成損失,同修因此而被判重刑,給同修及其家庭都造成了魔難。而自己卻一直不能認識到自己的過失與不足,用怕心掩蓋著,不敢也不願說出來。師父新經文《走出死關》發表這麼長時間了,明慧網上交流文章也很多,不知同修是否有所啟悟呢?

師父在《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中說:「你眼睛在看法的時候思想沒在法上,大家想想,那你不等於白看嗎?那給誰看呢?自己並沒有學呀。我不是告訴大家一定要真正的叫你自己得功嗎?那麼如果在學法時思想不在法上,你給誰學法啊?不是批評啊,是在告訴大家,這個情況非常重要。……所以學法的時候,大家不要拘於形式,但是一定要放下心去看,真正的去學,不要思想溜號,一走神兒啊,那就等於白學。從另外一方面講,如果學法時思想不在法上,不只是個形式問題,實際上是等於學法者對法也不太尊敬,那麼法能顯露出來嗎?從這一點上講,我想,大家一定要放下心去學法,注意在忙的情況下學法要穩住思想。」隨著正法進程的急速推進,我們越應該重視學法,因為學好法是做好三件事的根本保證。我們平時學法,都要「用心」去學,「用心」去看,「用心」去領會,對照自己,找出不足,找出差距。只有這樣,我們才能真正提高上來,才能在法上認識法,找到自己的根本執著;才能去掉怕心,把發正念、救度眾生講真相的事情做到位;才能正念正行,跟上急速向前推進的正法進程。

二、傳小道消息,自動放大恐怖效應

在正法洪勢急速推進的今天,另外空間的邪惡已經少之又少,而在該地區有些同修還不能時時用大法弟子的標準要求自己,遇事把自己混同於常人,甚至於用人的心理對待所發生的一切。比如,當邪惡的610不法官員或是惡警、猶大無故登門騷擾時,不能正視邪惡,及時用正念清除邪惡,叫行惡之人遭報,而是奉承迎合,給邪惡留足了面子,以此方式來所謂的「保護自己」。孰不知這就給邪惡留下了繼續生存的土壤,使當地環境很難開創,給同修帶來不安全因素,也給救度眾生帶來了極大的難度。也有的同修思想中還存在著所謂的「敏感日」,一有風吹草動,就惶惶不安,有的同修乾脆混入常人中去打麻將或到處傳說:「又緊了,趕快把東西藏好,這幾天別動了,聽說黑名單上都有誰誰」,神乎其神的傳來傳去,無意中自動放大了邪惡的恐怖效應。

也有的同修覺的自己比別人修的好,說:「怕甚麼,咱家裏甚麼都沒有,啥也不怕!」說這種話的同修怎麼沒有想想,家裏不放大法書,不放大法資料你就安全了嗎?你是不是大法弟子?你所看的師父經文和明慧週刊是從哪裏來的?資料點同修的安全不重要嗎?他們能把電腦、打印機和大量的資料藏到哪裏去呢?你為他們的安全想過嗎?當然,這不是說同修得到一些可靠消息就不能說,不能傳,不是這樣的。如果同修傳遞的一些消息,是站在為法負責、為同修的安全負責的角度,提醒同修送真相資料時要理智、智慧,保持強大的正念,不要掉以輕心,提醒同修加大力度發正念,解體黑手、爛鬼、共產邪靈,正念正行,使邪惡的一切計劃破產。這消息一定要理智的、及時的、準確的傳到位。

同修啊,大法修煉是非常嚴肅的,來不得半點虛偽,也沒有捷徑可走,一定要把心擺正,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個別地方出現問題,也是整體有漏,也就容易被邪惡鑽空子,找到迫害的理由。如果大家都正念很足,把「三退」和講真相做到位,大家互相協調,互相配合好,形成一個堅強的整體,「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整體的力量就更加威力無窮,邪惡就更無空可鑽,整體的形勢也會好起來,也會跟上正法形勢。

三、麻木懈怠,三件事做的不到位

幾年來,一些同修對師父讓我們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這個問題一直認識不清,麻木懈怠,患得患失;還有些同修甚至是老學員,以各種藉口躲在家裏都不敢出來講真相,也不發真相資料,只要師父經文和明慧週刊,帶修不修的。也有一部份同修即使偶爾發一次真相資料(極少量的),資料也不加包裝,隨便丟到地上,距離人家門很遠,似有完成任務的感覺;有的人能吃、能睡、能享受,有時間逛大街、找常人閒聊,而晚上12點很少起來發正念,或發正念堅持時間很短,或發正念動作不到位,手都倒在腿上了,像睡著了一樣,這樣做能起清除邪惡的作用嗎?再就是今年3月9日以來,隨著中共秘密集中營令人髮指的惡行被曝光,一些學員怕心又出來了,講真相、做三退救度眾生的大事一度又走向了低谷,甚至有同修乾脆甚麼都不做了,過起了常人生活,使本來就放不下的情無限的放大不能自拔,家裏瑣事一大堆:兒女找對像、上學、找工作、買房子等等,著急上火、沒有執著不到的。

同修啊,師父讓我們做好學法、發正念、講真相這三件事,我們真的應該問一問自己,這三件事都做好了嗎?隨著正法洪勢的急速推進,大陸家庭資料點遍地開花,這是正法的需要,是救度眾生的需要,是正法形式在這一時期的體現,也是師父對大法弟子的要求。然而,在這方面,該地區同修基本停留在等、靠、要的狀態中,一部份同修被情所纏,有的即使家裏經濟條件和其它相應條件都具備也不願在自己家裏建立資料點,或直截了當的說:「我們家不能放,家庭環境不好。」以此來掩蓋自己的怕心。

發正念清除邪惡也是救度眾生,我們是眾生得救的唯一希望,不敢面對面講真相又不發真相資料,怎麼能救度眾生呢?有些同修週刊送到手裏才看看,可是你想到週刊的來之不易了嗎?我們應該珍惜同修的付出,利用明慧週刊這個交流園地好好的對照一下自己,跟上正法的進程。我們也應該想到為資料的安全運行圓容一下,多發正念,把同修的事當作自己的事,都是大法的一粒子,就應該圓容配合好。再說我們大陸同修,特別是我們河北同修和北京邪惡黑窩距離很近,就像《西遊記》中孫悟空鑽到牛魔王肚子裏一樣,多發正念,用我們強大的功力直搗要穴。只要我們正念足,大法弟子每個人威力都是強大的。如果我們都能夠做到,我們的修煉環境就不會是現在這樣的了。

四、整體配合有漏,揭露當地邪惡力度不夠

六年多來,該地區的同修一直被迫害的比較嚴重。就目前而言,這裏的邪惡還十分猖獗,610惡人及猶大還在明目張膽的騷擾大法弟子,還有大法弟子被非法抄家,被綁架,現在還有同修被劫持在河北省洗腦班受迫害;一些村街主要街道近日還出現了許多污衊大法的邪惡標語和宣傳欄,為救度眾生講真相造成了極大的負面影響和障礙。

據我們了解,周圍地區(其它縣市)的同修都做的很好,已經開闢出講真相的好環境,世人明真相,三退也做的轟轟烈烈。相比之下,該地區的差距,這主要還是因我們揭露當地邪惡力度不夠,才造成邪惡有恃無恐,肆無忌憚的無限度行惡。例如該地區某大法弟子被綁架,其惡人一直沒有被上網曝光,也沒有向當地民眾揭露邪惡,更重要的是也沒有全部上惡人榜,有的連惡人的姓名和基本情況都不知道,這也是給邪惡留下了生存的空間。這也是大法弟子整體協調不好,沒有形成一個整體,相互推脫,相互依賴,麻木懈怠,表現出對大法、對眾生、對自己極不負責任 。

《明慧週刊》(227號)讓我們重溫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和師父的評語,就是叫我們加大力度揭露邪惡,因為邪惡是最怕曝光的,是最見不得人的。揭露迫害做的越好,大法弟子的人身安全就越有保障。同時也是在解體另外空間的邪靈及邪惡因素。對邪惡的遷就,就等於在毀滅眾生,大法弟子都行動起來,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比如收集惡人信息、上網曝光或在當地張貼惡人惡行),形成一個無漏的整體金剛不破。鎖定惡人發正念,清除其另外空間的邪惡,開創出良好的修煉環境,救度更多的眾生。

以上是我們對該地區同修的一點看法,不妥之處請見諒。修煉就是大浪淘沙,為了不被淘汰掉,建議同修把握好最後的機會,去掉怕心、私心和執著不放的人心,精進實修,做好師父叫我們做的三件事。師父在《越最後越精進》中說:「其實大家想一想,過去的修煉人要耗盡一生才能走完的路中都不敢怠慢一刻,而要成就大法所度生命之果位的大法弟子修煉中又有最方便的修煉法門,在這種證實法修煉最偉大的榮耀瞬間即逝的暫短修煉時間內怎麼能不更精進呢?」

迷中的同修啊,我們現在叫醒你,不能讓師父白白為我們承受,監獄裏的同修還在遭受著魔難,正法留給我們的時間已經很有限,此刻千金難買,萬金難求,錯失良機,後悔晚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