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三門峽地區的同修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6月29日】看到明慧網上同修的想法,我也覺的很好,我們三門峽地區這麼久以來是該好好總結一下,在最後的以大法弟子為主導的這段時期內我們更好的做好我們該做的,修好自己,更多的救度眾生。

我提一些我個人的想法,可能有些片面,供大家參考一下。

首先我覺的我們的修煉基礎有些薄弱,基本功不紮實,在很多問題上從法理上還是混淆不清的,認識有待進一步提高,沒有形成有效的整體。我覺的我們每個人都先不要看別人做的怎麼樣,就看看自己做的怎麼樣,冷靜想一下自己在修自己上做的如何:

- 是不是能靜下心來看法看進去?
- 每天是不是能抽時間煉功?
- 自己對待修煉、對待大法、對待正法是怎麼認識的?夠不夠理智、清醒?
- 對發正念怎麼對待的?每次能不能靜下心來發5分鐘?
- 相不相信自己發正念的效果、知不知道發正念就是在使用神通?
- 知不知道發正念是針對表面的人和事還是針對背後的邪惡因素?
- 對中共惡黨是怎麼看待的?是人的厭惡、反感還是理智的認清它的邪惡本質從而清除它?
- 對正法進程是怎麼看的?是遙遙無期的苦熬?還是理智清醒的利用這寶貴的時間?
- 對講真相是怎麼看的?是不是理智、智慧的做了?
- 對迫害怎麼認識的?
- 對反迫害又是怎麼認識的?
- 我們反迫害靠的甚麼?從人的角度還是修煉者的角度反迫害?我們為甚麼能反的了這個迫害?

我感覺我們三門峽地區在正法的幾年走的彎路很多,包括我本人也是這樣。我們同修之間由於受到邪惡幾次大的非法迫害,邪悟的、不修的、害怕的、互不信任的、等等,被間隔的很厲害,形不成整體,也沒有很大的法力去大面積清除某一特別地點的邪惡,結果被動的多、主動的少。我覺的,迫害還沒結束,我們雖然還不能大家都聚在一起,但是我們至少兩三個人、三四個人形成一個一個小的學法小組。平時不要亂串,就這幾個人一組學法、發正念、講真相進行配合,如果某一段時間需要針對表現很猖狂的邪惡部門進行清除,就協調這些組集中在某段時間發正念。

目前為了能開創出這樣一個環境,必須先徹底破除同修之間的互相不信任,大家都多花時間和精力學法(通過學法讓法來熔煉自己,提高自己)、集中針對分局610、國保等幾個部門發正念(支持同修8、9、10點集中發正念的倡議)清除控制這裏的邪惡因素(一定要清楚的知道發正念可不是常人的許願、祈求,而是我們自己調動師父賦予我們的神通除惡的過程,是絕對有作用的),大量的清除邪惡因素是我們樹立正念、清除間隔的一部份。

同時我們也要力所能及的講真相發資料,哪怕發一份也要發,逐漸的做起來,在這個過程中形成小組,樹立正念,主動壓制邪惡,而不是被動挨打。其實不要把邪惡想的太神秘了,就像打仗是一樣的,不過這個戰場在另外空間,仗也是通過正念和神通打的,仗打完了再反映到人的空間來(或者同時反映,但決定性因素在另外空間,不是人的空間)。

想想三國裏打仗是怎麼打的,有些戰略常識是能用的上的,如分割包圍、集中力量攻其一點,大量消耗對方力量,使其無法集中形成戰鬥力等,而且師父給我們的神通比邪惡要厲害的多。

師父在《洛杉磯市講法》中提到:「他們合起來就可以把這場迫害制止住」。想一想1999年時的部份同修就已經有這樣的能力了,師父也早已把能保護自己的能力給了我們,只不過我們在迷中不完全懂怎麼用罷了,但是除去幾個邪惡卻是綽綽有餘的,因此我們要形成對邪惡因素的高壓,它露頭就立刻被消滅,不露頭就集體逐步清除,這樣才能形成我們大法弟子主導進程的局面。

其次我覺的我們這裏的怕心是不是有點多了?很多同修因為這個「怕」,似修不修的,光想著「甚麼時候迫害結束呢」。

每一個弟子師父都不想丟下,師父珍惜你,你自己珍不珍惜你自己呢?你難道真的覺的成為一個神還沒有你那點常人的事重要的嗎?有不少同修在似修非修中已經在逐漸脫離大法了。我們是不是好好想一想,如果明天迫害結束、正法結束,那自己到底算甚麼?是以一個修煉人的身份結束的,還是以一個做過大法事情的常人的身份結束的?師父在《洛杉磯市講法》中再三講到了這兩者的差別,這是師父給我們的警醒,也是對那些沒做好的弟子的呼喚。我們可以想一想,不管一個生命曾走過多少彎路、做過甚麼,最後的這段時間裏他發出真正的正覺正念從新走回來(發表聲明),那師父是把他以前的彎路當作是修煉中的表現的,那他最後就是一個大法修煉者,不管層次多高多低,他是神;而一個生命不管以前多麼轟轟烈烈,但是最後的時間裏卻脫離了大法,那按法的標準他是甚麼呢?

師父說:「因為每一步對你們的修煉、對你們的考驗都越來越關鍵,尤其到了最後階段。」「不要因為一時的糊塗、或者是漸漸的對自己放鬆了,使自己脫離了這個修煉的狀態,機緣一失就甚麼都完了。」(《洛杉磯市講法》)所以同修們一定要警醒了,自己到底是不是一個修煉者?那不是說做過或做著大法的事就算了,在法上怎麼悟的?對大法對師父甚麼心態?作為一個修煉者的基本條件達到了嗎?對名、利、情這些東西不說放到甚麼成度了,就說想去放了嗎?是不是還想抓著甚麼呢?三件事重視了沒有?

所以建議同修們把心都定一定,先不要想著中共惡黨是今年倒還是明年倒或者是邪惡如何瘋狂殘暴,先靜下心來好好想一想自己到底要甚麼?要往哪裏去,想清楚了,定住神了,再說怎麼辦。

當然造成「怕」也是和我們地區個別邪惡部門仍然表現猖狂有關係,這種表面的「高壓」使的同修之間還不敢多來往,怕這怕那,那為甚麼它們就能表現那麼猖狂,他們背後的邪惡因素聚集到那個成度了,他想不猖狂都不行,使我們促成它那樣的。

就我個人的感悟,在講真相發資料之前發正念除惡後就不會出問題,在發資料中心態平穩,大大方方、自自然然,適當注意一下環境是出不了問題的。從另外空間來說,一群可笑骯髒的爛鬼抓著一個金光萬道的神往監獄裏拖,這可能嗎?事實正是如此,一點都不誇張,那個金光萬道的神會想:我要被爛鬼拖到監獄裏怎麼辦嗎?他會讓它們拖他嗎?要在法上悟在法上修,不能在人上悟呀,如果是人那當然甚麼事都會出,作為一個人,邪惡沒迫害到,那是僥倖,作為一個神,邪惡沒迫害到,是因為沒有哪個邪惡敢往跟著去,這是必然。所以在大法中修,越修越安全。不在法上修或不修就會越危險。

說到怕了還想再說說「間」,邪惡整體迫害中有一點就是間隔我們。無論從空間上造成間隔,還是從人的空間中使我們間隔。我們大法弟子本身就是一個整體,我們需要時分開行事,但需要時也要能聚成整體,因為一旦成為整體,法力很大,所以邪惡挖空心思使我們分散,聚不到一塊兒。我覺的我們三門峽在這一點上就很突出,不管住的遠近,心裏沒有整體的概念,沒有整體發揮作用的概念。

我個人所悟,大法弟子之間互相配合也是修煉的一種形式也是要有的,我想誰從頭修到尾從沒和其他大法弟子配合過或見過面,那是不對的。大法弟子之間的配合併形成整體這種需要,我個人覺的是有其深遠意義和內涵的。所以我想我們一定要能分能合,我們是一個整體合不到一起是不行的。客觀上在迫害之初,由於大家學法不深,在邪惡調查過程中誰說了誰等等,包括後來一些事情,使有些人心重的同修不相信、不信任別的同修,生怕再把自己「說」出去。其實我覺的過去的事情並不能代表現在,正法進程走到了今天,許多東西是不同的,我們必須要從新考慮一下自己,考慮一下自己和同修的關係。最後我們還要讓許多原先的同修走回來,所以必須要能合。

當然啦,我們這裏還有許多同修做的很好,默默的做了很多事情,每次想到他們我都敬佩有加,但是也只能把這種敬佩放在心裏督促自己做的更好。正是因為他們,我才少走了不少的彎路,我在這裏真心的向你們說一聲「謝謝」!我想大家一定還會有更成熟的想法。希望我們都能出主意想辦法把我們這個地區的形勢扭轉過來。我想無論是從頭一直走到今天的、還是走過彎路的、還是從新回來的、還是新得法的我們都是三門峽這個地區眾多生命唯一生存下去的希望和真正的福音,我們一定不能辜負師父對我們的期待,救度好眾生,同時修好自己,最後一起跟師父回家!!

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同修批評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