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諸城同修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8日】本文想把一個時期以來,我們看到、了解到的整體修煉中存在的一些個問題和不足寫出來,與同修交流,請同修給予補充和糾正,以便把問題提前拿到桌面上來解決,杜絕漏洞,不搞事後總結,使我們整體的場更純正,更有實效的做好三件事。

第一個問題也是老生常談的一個問題,就是只重視做事,不重視學法實修,用做事替代修煉。不是沒有學法,而是把學法當成例行公事,遇到問題時不用法去對照。不注重修心性。

有的同修三件事抓的很緊,每天風風火火忙個不停,個別的夾帶著幹事心和證實自我,有的做的多了,聽到的好話多了,就感覺自己修的不錯了,對個人修煉也不夠重視了,甚至不會向內找修自己了,學法是學法,做事是做事,歡喜心、顯示心、攀比心也上來了,把誰做的多少當成修煉的好壞,由於不在法上修,有時靠的是常人的勇敢而不是修煉人的正念和理智,求數量,求結果,導致個別同修頻頻被黑手爛鬼邪靈鑽空子遭綁架迫害或出現其它問題,給救度眾生帶來損失,也破壞了師父給我們安排的修煉環境。有的同修一聽師父說要抓緊,就快做事,抓緊也包括對自己的學法修煉去執著。

想急於救度眾生的心很珍貴,但每天忙於做事,心浮動起來,以致學法和發正念都靜不下來,學法時就容易看不到法的內涵,也不易使自己溶於法中,同化大法,使學法和發正念流於形式,長此下去就是問題,也會影響救度眾生的實效。因為真正度人的是法,並不是人的能力。是我們同化了法所展現出來法的威力。

修煉沒有榜樣,我們不能盲目效仿別人,每個人的路都不同,師父在經文《路》中講:「因為每個人的基礎不同、各種執著心的大小不同、生命的特點不同、在常人中的工作不同、家庭環境不同等等因素,決定了每個人修煉的路不同。」只要我們用心去做,自會有好的結果。

即使我們去幫助走不出來的同修,也是要和他溝通,看他誤在哪裏,找到他的心結,幫他提高上來,然後憑他的心性循序漸進的去做,而不是一味的鼓動他往前衝,這是真正對同修負責、對法負責。

再一種情況是只注重學法不做或少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其實這不叫注重學法,恰恰是沒有學好法的體現,把在家學法當成走不出人來的藉口。師父在《學好法 去人心並不難》中說:「可是有沒有怕心,卻是修煉者人神之分的見證,是修煉者與常人的區別,是修煉者一定要面對的,也是修煉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究其怕心,背後都是對人的執著,是對正法修煉的認識不足,也是人的觀念在阻擋。

師父說過99年7.20以後就沒給7.20以前得法的老學員安排關和難,一切迫害都是舊勢力所為,師父給我們安排的關都是我們在實修過程中提高心性與去執著之苦,只要我們能夠及時向內找,正視自己的不足去掉它,馬上就會柳暗花明。師父說過雖然有舊勢力的安排,如果你沒有那個心,它就沒有招,你正念很足,舊勢力是沒有辦法的。如果我們平時注重學法修好自己,就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正念很足,三件事都能做好,就能走過來。

走好走正我們的路才是至關重要的,因為那也是未來宇宙的需要、眾生的需要。只是這條路很窄,走偏一點都不行,因此需要我們平時要像修煉人一樣要求自己,及時查找自己的不足,用正念走好自己的路。時間越來越不等人了,能不能從人的執著中走出來,能不能從人的理念中走出來,是能不能對自己的生命負責的問題,是要不要未來的問題。因為現在還是在迷中,不要給自己的將來留下永遠的遺憾。我們千百年的轉生,吃了無數的苦,就是為了等待這一回。

再有一種情況就是個別同修由於自我意識強,被常人的爭鬥心、妒嫉心、顯示心、爭強心所驅使,沒有把個人修煉溶於工作中,在配合上遇到矛盾時沒有當成是應該過的關,是向內找提高心性的好機會,而一味的向外找或用常人不好的方式處理,造成問題加大,矛盾激化,被黑手爛鬼邪靈加大加重了矛盾,造成間隔。

無條件的向內找才是解決問題的萬能鑰匙,因為大法的工作也是提高的好機會。利用干擾反過來修自己、看自己、邪惡就會自敗。我們不能只工作,也要圓滿。師父還說過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都要以法為大,擺放任何事情的時候,你都要首先考慮到法。如果我們都能放下自我,不計個人得失,以法為大,勇於向內找,面對矛盾不迴避,看到對方的不足默默的給予補充和圓容,一切阻力就會煙消雲散。

再一個就是處事不夠圓容,走了極端。一種極端是平衡不好與家庭的關係、社會的關係、人與人的關係,沒有把自己所處的環境當作修煉的環境、證實法的環境。這個環境也包涵著我們消業、提高、去執著的因素在裏面,我們這一門是不脫離世俗的修。個別同修把生意、家務、孩子全扔了,家裏都亂的進不去人,整天在外面跑著講真相,造成家人、親友、鄰里不理解,給大法帶來負面影響,這都是自己偏離法造成的。以法為大是對的,放下執著也不是從形式上去掉,我們可以體悟一下師父說的「平衡」的內涵。這不是以往歷史上單純的個人修煉,可以出家。我們今天所走的路是給未來留下的正路。生活中也處處都體現了我們的心性在裏面。

另一種極端是以符合常人狀態為名,迷於常人的名利情中不能自拔。由於認識上的不足,擺不正關係,被黑手、爛鬼、邪靈鑽空子迫害,有的被利益驅使忙於工作,忽略了三件事。有的被情所困,家務事纏身,特別是個別老年婦女同修,由於認識不到自己的責任,無可奈何的被家務所困,每天看孩子、蒸饅頭、包包子、買菜佔去了大量寶貴時間,走不出家門。有時為了省一點錢,捨近求遠的去買菜(有的同修是為去講真相,那是另回事),不知時間的珍貴,越是學法跟不上,就越麻木,希望這些同修趕快清醒,用正念開拓自己的環境,趕快追上來,錯過了現在就錯過了一切,也希望其他同修去幫幫她們。

還有一種情況是個別同修對傳播《九評》認識上還有障礙,有誤認為是搞政治的變異觀念,一定成度上對師父正法和救度眾生起到了阻礙的作用。這種思想是把自己擺在了人中並在邪黨的黨文化思想中看問題,忘記了這是師父在正法,大穹在重組,這不是人類歷史上那些人與人之間的爭鬥與政治上的角逐,而是在清除眾生頭腦中的邪靈毒素,目地是救度眾生。

再一個問題是營救同修和揭露邪惡力度不夠。營救同修主要表現在重視不夠和配合不力。具體情況可能是我們情況了解甚少,插不上手,這裏就有個協調的問題,就需要有人主動出面協調,分工合作,然後大家都積極配合,法力是整體的體現。比如有及時向明慧曝光的、有做家屬工作去要人的、有張貼和發放在當地曝光邪惡的、再脫不開的就配合發正念。這裏強調是大家的重視和用心,把這事當作我們提高心性的一部份。

揭露邪惡迫害存在的不足是,報導出來的只有被迫害事實,缺少迫害者的具體情況,如:姓名、言語、動態和犯罪事實。力度不夠,缺少有針對的揭露惡人這部份內容,揭露邪惡時直接曝光行惡者會增加很大力度。這裏還需要有一個明確的認識是:揭露惡人惡行、制止惡人行惡、制止眾生對大法犯罪,決不是常人的打擊報復,而是一種慈悲、是一種善行,同時也體現了法的威嚴的一面,目地都是為了救度眾生。

還有一種情況就是不修口。一種不修口是背後議論同修的長短。有的是心不正看到的假相,有的是小道不實的消息。不是帶著解決問題的心正面來解決,而是加深矛盾和誤解,幹了邪惡高興的事,這屬於心性上的不足造成的。再一種不修口是不注意安全,把自己知道的同修做的事有意無意流露了出來,證明自己知道的多。也有的對自己所做的事非常保密,而對別人的安全則不在意,這屬於要去的私心。再一種不修口就是同修之間扯一些沒用的,就像師父講的哥倆好,做事在一起,經常扯一些沒用的、與三件事沒有直接關係的,浪費了寶貴的時間。也有的同修喜歡有事無事到同修那裏走走,扯兩句,一是不替同修著想,同修忙不忙?二是不為安全著想,這畢竟不是和平時期的環境,但有事那是兩回事。

以上是我們看到的部份問題和所在層次的認識,如果有看問題不全面、認識上有偏差和言語過激,請同修批評指正,共同提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