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上海地區做好證實大法工作的一點想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3日】上海的峰會結束了,但邪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使上海地區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事情受到一些干擾。許多同修都在反思,我們如何衝破邪惡,如何徹底否定舊勢力,如何打開一片天,開創更好的救度眾生的環境。我個人有以下一些看法,請上海的同修補充和指正。

問題和對策:

1、上海揭露邪惡迫害的情況和對上海邪惡系統運作特點分析:

最近明慧網上有大量的如何做好揭露當地邪惡迫害的體會,上一期的明慧週刊也登出許多篇的相關學員體會。也許大家都意識到這件事情的重要性,意識到迫害嚴重地區和沒有做好揭露邪惡有很大關係。而上海地區恰恰在這方面也存在明顯不足。從峰會大量非法抓捕學員後,上海地區報到明慧網上發表的多數是一種消息通報,然後讓大家發正念。這樣對邪惡的震懾作用有限,起不到明顯的制止其行惡的作用。像徐匯等區一直是迫害最嚴重的地區,我們都悟一悟是不是揭露邪惡力度不足?

另一方面,上海地區的邪惡系統運作也有它的特點,需要我們有針對性的揭露才能點住其要穴。

我個人認為,區一級的610、國保是迫害的橋頭堡,重點應該在這裏。區一級的邪惡程度不同,明顯的造成了區和區之間的迫害程度不同,這是大家都看到了。這一級正好起到對邪惡指令承上啟下、具體布置落實和直接對大法弟子行惡的作用,而一般派出所是不敢貿然行事,只有在得到區一級的明確指令後才會動手,所以清除和制止區一級的邪惡因素,邪惡就會斷了左右手,邪惡就無法如意發揮全面迫害的作用。

當然市一級也相當重要,只是它們隱藏較深,信和電話往往容易被一般工作人員擋住,它們通常全面部署、策劃,而不直接到基層具體布置和直接對大法弟子行惡。

我個人理解,當邪惡高層的策劃者、指揮者對迫害毫無悔改之意時,那就讓我們針對直接起迫害作用的那些較基層惡人、打手們去做的,使他們的邪惡的勢頭收斂甚至停止,從而救度更多的眾生,如他們能醒悟和悔改,也會救了在這些被操縱的人。所以我覺的主要是針對甚麼先要清楚。

上海確實有上海的特點,一個超級人口的大都市,上海人的精明,自我保護意識強。這一點,我們有些方面不像其它地區容易做。在一些小地方,一件事全村、全鎮的人都會知道。他們的親朋好友說不定就是鄰居,如果他被揭醜了,他會從此在眾人面前抬不起頭來,對他的揭露和曝光容易起作用。

那麼對於上海我們怎麼辦?我覺的根據我們上海的特點,首先抓住對迫害起很大作用的這個邪惡的前哨,就是區一級的邪惡,區610(或叫「反X教辦公室」)和國保,我們收集他的親屬和朋友有難度,那麼我們就向他們工作的縱向和橫向的人員揭露其邪惡,比如縱向的有:居委會、街道辦事處、市610、市公安信訪等等,橫向的有:檢察院、法院、律師、法律熱線、報社、人大、市政府信訪,當然必須把他的單位姓名和所幹的惡事寫成文章在海外曝光,登上「惡人榜」並寄信給其本人和上述縱向和橫向的部門,惡人跑到哪個部門,哪個部門的人就會知道他的醜事,知道他已經「名揚海外」。海外大法弟子集中一段時間對惡人的部門以及上述相關部門打電話,惡人一定會受到震懾。2003年某區的一名大法弟子被抓,當時國外的大法弟子在一段時間裏高密集度對惡人所在的單位打電話,從那以後我們明顯感到這些人對我們大法弟子不敢輕舉妄動了。

在具體做時要把各方各面的事協調好,如:上網、發正念、寄信、發傳單、讓海外在某一段時間集中打電話、做好家屬工作等等許許多多事情,這些事情都有一定時效性,需要把它們組合好,協調好,就會發揮最大作用,那就要像一個項目一樣去做,但又要考慮國內的安全因素,不能像海外弟子做項目的方式進行。我這裏提出來這些想法,也希望大家給予建議。更具體的做法,我在下面還會談到。

2、對整體協調和配合做的不足:

有許多同修,當看到網上有學員被抓,要求大家發正念,很多人在一段時間裏都去做了,但當同修不斷被抓,不斷有要求大家發正念時,反而不知怎麼發,或者乾脆不發了,感到無可奈何了。

那麼我們怎麼做更好?我覺的我們要理出一個思路來,這個問題下面還會具體談。總體上感到有些散亂,我們修煉人強大的能量沒有以最佳方式組合起來、對邪惡起到最大的清除作用。

還有資料點的配合問題,資料點要儘量做到遍地開花。資料點中哪個學員狀態不好,要暫停他一段時間,這裏不存在情面問題,為法負責。

同修被抓後,有的同修老是在抱怨和指責。比如,有一名協調人被抓,他自己不注意安全,出事幾週前就有其他大法弟子已經很嚴肅的警告他有嚴重安全隱患。他沒有聽,結果出事了,還牽連了其他學員。我聽到許多學員在責怪他。我覺的我們對嚴重迫害事件出現確實是應該好好總結教訓,但不是落在責怪上。

現在這些被抓的同修已經處在迫害之中,我們若再對某某同修不注意安全導致其他人出事而責怪他,就毫無用處,這一念也不善。還有認為這個人這麼執著所以被抓,這個念頭反而是邪惡所高興的,反而在為邪惡的迫害加持能量,承認舊勢力要對大法弟子有漏而要考驗的藉口。

我們現在應該已經從法上認識到,要徹底的否定舊勢力,我們學員有漏,邪惡也不配來考驗我們。我們是一個整體,要用正念來互相加持,這體現在我們的一思一念中。當然,我們有執著是要向內找,這和全盤否定舊勢力的迫害沒有矛盾。以前的同修文章中經常提到如何使上海大法弟子整體提高,我覺的整體提高不只是要求我們上海大法弟子能對法越來越堅定,也體現在平時互相協調上,體現在不是證實自己而是證實大法上,體現在同修被迫害後我們如何徹底否定一切舊勢力的安排上。

3、兩個極端:

一直以來都存在著兩個極端,一個是有條件的也不做,到別的資料點拿,造成資料點壓力過大。一個是越做越大,同修的勸阻聽不進,這幾年有太多慘痛的教訓,但還是有這樣出問題的。大家想一想,既然是明慧一再強調的:資料點遍地開花。這一定是有道理的,為甚麼總聽不進?當然那些一直有條件的不做的同修也要想一想,老到別的資料點拿是不是也是「逼迫」別的資料點做大的一個原因呢?每個人都在其中,包括向資料點指出不能做大的,為甚麼別人聽不進?從自身找一下,我的語氣、善心怎樣?是不是有證明自己對、別人錯的執著在。

4、怕心:

我記得師父在一次解答問題時,師父說:「……大法弟子必須三件事都做好才提高」(《 2004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我理解,我們如何提高,如何去掉怕心,成為一名真正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就是要把三件事同時做好。一些不願做資料的同修,多數是有「怕」心在,也往往有各種藉口。這些藉口正是「怕」這種物質能存在的環境,是你讓「怕」存在的,反過來它拉你後腿。所以第一步,是對自己的「怕」有個認識,不斷的否定它,而不是讓「怕」在自己的藉口中存在下去。認識到以後,就已經是提高,然後可以從一點一點做起,在做的過程中,再不斷認識到自己的執著,然後通過學法交流再提高。當然,是否要做資料點,確實要根據實際情況來,不是硬來,可以去發,去講,但我們真的要看看是不是在為自己找藉口。有的時候成立資料點的難度,也是邪惡的一種干擾,本身正需要我們去衝破它的。

我們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肩負著救度眾生的重大使命,自己為救度眾生主動承擔一份責任,是無比神聖和榮耀的事。做的好的大法弟子,真的會覺的資料點的場非常神聖。

5、學法和發正念不夠:

從最近出事的同修中,有一些和平時對學法和發正念不注重有關,有的即使也在學法,但一邊學法一邊想做真相事,沒有抱著很純淨的心把法看進去。有的確實講真相的事做的很多,但學法沒花應有的時間上去,所以在做真相中的各種人心也表現很明顯,做不成時的焦慮、沮喪,做成甚麼以後的歡喜心、顯示心和做事的心等等;也有的並沒有做很多真相的事,結果在不應該出事的情況下,也被抓走了。


揭露當地邪惡迫害的具體設想:

下面我談一下,我個人的對於揭露當地邪惡迫害的項目的一些具體做法。先強調一下,主要目標是區一級的邪惡

一、信息收集,網上設立數據庫

這是揭露邪惡的基礎工作,上海同修們從現在開始要抓緊做,以後可以不斷補充。請參考明慧資料庫的「惡人榜」欄目。

重點收集以下信息:

1、橫向信息:本區的檢察院、法院、律師、法律熱線、人大、政府信訪、看守所、市的檢察院、法院、律師、法律熱線、報社、人大、政府信訪、司法局、勞教所、監獄

2、縱向的有:物業、居委會、街道辦事處、街道綜合治理辦公室、市610、市公安信訪等等

對街道辦事處和居委會一直沒有重視,可能不能容易的拿到,其實近幾年有不少大法弟子被居民和協保人員舉報,其中街道和居委會協助邪黨做的很多事對誤導民眾起很大作用。我們上海所有大法弟子都能把本居民區和附近區的居委會街道的地址電話收集到發到網上去,由明慧網專門收集,做到這一點並不難,主要大家都能認識到這是上海大法弟子整體的事,每個人都收集一下,就容易了。周圍跑一跑,就能了解到,還可以通過親朋好友那裏了解到,即使是別的區,也去了解一下,也許那裏沒有大法弟子,重複了解的信息也沒有關係,上海學員之間不可能自己全部匯總起來,然後發出去,我們可以依靠明慧這個平台,各自往明慧發,由海外大法弟子來篩選整理。這樣在國內這個特殊的環境下也很安全。

3、當迫害發生時,最主要的直接迫害人信息要拿到。並把迫害事實真相發到網上去。惡人的信息越全越好

4、最好有所收集的單位的人名和部門,如果缺少人名容易被截住。

二、海外設立針對上海的項目組:

1、上面的信息收集整理,設立公開數據庫。主要上面1、2、3、4中提到的,

2、對典型的迫害事例進行通報,通報內容包括:迫害事實,主要惡人、單位、惡人榜的編號,可以模仿追查國際的「通告」,「通告」的標題可以是:上海惡人榜及迫害事實通告××號,從一號開始編。不是每個迫害事實都做這樣的「通告」,如果所有迫害都出通告,可能精力和時間調不過來,國內和國外大法弟子平時還有很多事要做。當然所有迫害事實要在明慧網上報導,並在「惡人榜」上記錄下來。我們選擇比較典型的做,也可以上海大法弟子認為比較典型的,讓明慧網轉告海外項目組作為典型迫害事例,上海大法弟子看到網上有此「通告」,大家在這段時間內也集中去做,使國內國外反迫害、制止邪惡和救度眾生的行動組合在一起,能量和功聚合在一起,發揮出更大作用。

3、把「通告」傳真或打電話到所有上述單位,另外郵寄一份給惡人收,同時複印件上網,上海大法弟子可以打印寄到相關的橫向和縱向單位包括惡人。因為相關部門收到「通告」後,也是對他們的警示、告誡。

4、國外的電話小組馬上在這一段時間內,高密度對橫向和縱向單位打電話,特別針對惡人的單位打。

5、在明慧週報上海版或清風類似的上海專刊中登出對惡人的「通告」全文

6、如果迫害持續下去,比如非法判刑,繼續收集法官、檢察官的名單,對他們也出「上海惡人榜及迫害事實通告××號」,當然重點還是610、國保這裏。

三、上海大法弟子如何做。首先對於典型迫害事例入手

1)迫害事例詳細曝光:除詳細的迫害過程,要有:惡人單位、所屬區、郵編、姓名、警號、迫害地方、時間,越具體越好(注意:作為典型迫害事例,給網上發時,最好留下自己的郵件地址或站內信箱,以便明慧網進一步了解事件)

2)做好家屬工作,認清這是邪惡非法迫害,並把家屬向邪惡單位要人和上訪的情況及時報導

3)網上刊出「通報」後,全體上海大法弟子要一起配合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可以寄信、張貼傳單,特別本區大法弟子要多做,寄信和張貼要寫上惡人榜的編號,可以用明慧網的「通報」全文。注意一點,寄信時不要在信件上留下手印。去年有兩個大法弟子因為給邪惡部門寄信,查出手印後遭到迫害。可以用一個簡單實用的辦法:用膠水、漿糊在手指上塗一下,一會兒幹了,就可以做事。也可以在光盤的數據面上按一下,在燈光下看,如果沒有用膠水塗,手印會很容易看出來,這是簡單的檢驗方法。

4)在這一段時間內,每晚對邪惡的單位和惡人持續高密度發正念。

5)對於我們認為比較典型的迫害,由網上聯繫項目組海內外同時營救和揭露

6)如果迫害持續下去,比如非法判刑,繼續收集法官、檢察官的名單,向他們發「通報」

最後,提一下發正念的看法,除全球4次發正念外,從去年上海大法弟子在網上提出建議後,我們許多人平時每晚8、9、10點集中的發正念。我覺的我們應該一直堅持下去,8點對本居民區,9點對本區縣,10點對全市,對不同層次發正念。但如果網上有通報出來後,是否可以暫時集中對通報的邪惡的區和惡人發,或保持原來不變,再加上對所要揭露的邪惡發正念。這是我個人看法。

以上個人拋磚引玉,如有更好建議,大家一起提出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