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5月,25名大陸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例被證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六月六日】(明慧記者黎明綜合報導)2006年5月,25位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例得到證實。其中女性法輪功學員有14位,佔56%;55歲以上的老年人有13位,佔52%;9人被迫害致死於2006年的1至5月,其中2人被迫害致死於剛剛過去的2006年5月。據明慧網資料統計,2006年1至5月,至少有62位大陸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例得到證實。至此,自99年7.20中共和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已有2903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例通過民間渠道得到證實。

中共迫害法輪功近七年來,中共一方面編造所謂「春風化雨」的謊言掩蓋迫害真相,一方面竭盡所能的大搞信息封鎖;而在背地裏,卻在對無辜的法輪功修煉人進行變本加厲的滅絕性迫害,手段之殘忍令天地震怒。本文統計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例,是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和正義人士冒著生命危險調查證實,並突破中共信息封鎖轉遞到海外的,僅僅是這場滅絕性迫害的冰山一角。自2000年下半年以來,中共利用各地勞教所、監獄、集中營和醫院等迫害場所,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然後焚屍滅跡所殺害的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的案例,目前由於中共的嚴密封鎖和掩蓋,尚無法統計和確認。但是天網恢恢,不久的將來這一切必定會水落石出。

5月份的25宗案例發布在大陸9個省,其中河北省6人;山東省4人;湖北省3人;黑龍江省、吉林省、遼寧省、四川省和山西省各2人;湖南省和河南省各1人。

* 偏癱患者唐志強煉法輪功獲痊癒卻慘死在中共警察的暴虐中

唐志強,男,40歲,修煉法輪功之前,身患偏癱病,生活不能自理。1996年9月20日得法修煉不久,全身病症不翼而飛,身體健康了,親人們為他高興,認識他的人都說他變了一個人,都說法輪功太神了,當地許多人因此開始修煉法輪功。

1999年7.20惡黨迫害法輪功後,唐志強所在工廠保衛科人員三天兩頭到唐志強的住處來監視、查收大法書籍,有幾次他正在默寫大法經文時被惡人看見,被非法帶到保衛科軟禁起來。唐志強是大法的親身受益者,所以他走到哪裏,真相講到哪裏,街邊的電樁、牆壁、菜市場都是他寫大法標語的地方。廠保衛科幾次軟禁他,把他定為迫害重點。

2004年3月29日,唐志強在做真相資料時,被派出所蹲坑的惡警綁架,當天整個晚上被幾個惡警輪番拳打腳踢和羞辱,一直到天亮惡警下班為止。之後唐志強被強行送看守所非法關押5個多月。在和看守所辦交接手續時,派出所惡警用肘撞擊他後背的穴位,導致他身體嚴重損傷,生活不能自理,進出衛生間連門也開關不了。在看守所非法關押期間,唐志強繼續遭到拳打腳踢等迫害,身體和精神受到很大摧殘。

唐志強被保外就醫後,惡黨不法人員三天兩頭到他的住處來監視、抄家、恐嚇、騷擾,致使身體狀況急劇惡化,於2005年12月9日含冤離世。

* 歷盡近七年的摧殘河北大法弟子曹寶玉被迫害致死


曹寶玉

曹寶玉,男,56歲,河北省廊坊市管道局物業管理處職工,1993年修煉大法後,全身疾病不翼而飛。在邪黨公開迫害法輪功前夕,於99年7月17日被天津市武清縣公安局內保科張××科長打電話叫去所謂了解法輪功輔導站的情況,隨後在其返家途中,惡黨人員將汽車攔截,強行綁架他,當晚被劫持到武清區下朱莊派出所。惡黨公開迫害法輪功並在全國大肆抓捕大法弟子時,曹寶玉被轉入天津市拘留所秘密關押,並以「李玉」的名字代替其真名實姓。


曹寶玉遭酷刑留下的傷痕

曹寶玉被天津市公安局以「聚眾破壞社會秩序罪」非法判刑四年,在天津市監獄受盡非人的折磨,被罰坐三指寬、四指高、一巴掌長的「小板凳」,身體受到嚴重傷害,頸下、背上的位置上長了一個15×5釐米的膿包。天津監獄通知廊坊「610」以「沒轉化」為罪名,強行把他劫持到洗腦班繼續迫害。在家人的強烈要求下,曹寶玉被允許到醫院去檢查,診斷為「甲酸中毒」俗稱「砍頭瘡」,當時瘡面有10公分左右,深處能見到骨頭。醫生說沒法醫治,就是花上幾十萬也保不住命,廊坊「610」見此才將人放回。

曹寶玉回家後經過認真學法、煉功,病情基本康復。在2006年農曆新年向政府官員講真相時再次被綁架,鼻內血管被打破,一個多星期後,一擤鼻涕仍流血;兩個上槽牙被打鬆動,10多天仍嚼不了東西;耳朵被打的聽力下降。曹寶玉絕食抗議迫害,2月13日被釋放回家。在身體非常虛弱的情況下,廊坊市公安局、廣陽分局、國保大隊派國保大隊隊長於2006年2月18日清晨帶著北旺鄉派出所所長等6人跳牆,強行綁架曹寶玉到洗腦班進行迫害,也不告訴家人曹寶玉的去向,後被廊坊檢察院、廊坊公安局非法以「擾亂社會秩序」的罪名逮捕。

曹寶玉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後,廊坊市醫院和中醫院都下了病危通知,廊坊市看守所也下了釋放通知,但廣陽區610把通知單扣留,把人轉到廣陽區人民醫院繼續迫害,同時對前去探望的家屬隱瞞事實、百般阻撓、威脅、恐嚇。曹寶玉每天遭到強行灌食,被折磨的胃出血,大小便失禁。當家屬質問廣陽區政府辦公室劉姓主任你們這樣強行灌食出現危險誰負責,劉說咱們得聽醫生的,當家屬質問醫生時,醫生說聽劉及610的。他們相互推脫。

曹寶玉於2006年4月27日晚12點左右被迫害致死在廣陽區人民醫院(北大街醫院)。

* 譚萍雲被山東省女子第二勞教所迫害致死 警察恐嚇家屬欲逃脫罪責


譚萍雲與女兒於鳳合影

譚萍雲,女,56歲,山東濰坊女大法弟子。2006年5月18日上午11時40分左右,大法弟子譚萍雲的家人,接到山東省女子第二勞教所(王村)的電話,告知譚萍雲病危,要家屬立即前去周村部隊148醫院見最後一面,否則別怨未通知家屬。

家人急速找到車輛於下午2點30分趕到醫院時,譚萍雲腳已冰涼,幾乎沒有呼吸和心跳。當家人問及原因時,勞教所警察吞吞吐吐,說譚萍雲早上7點喝了潔廁靈,當發現後送到王村某醫院當作高血壓治療,未見效果後轉入駐周村部隊148醫院。

但是在看守所和勞教所等地,都是沒有潔廁靈的,因為在那些地方潔廁靈屬絕對的違禁品,洗廁所只能用洗衣粉。而且「喝了」潔廁靈的譚萍雲,嘴唇還紅潤,舌頭、牙齒卻完好無損,專家說除非喝的是水,否則至少口舌要脫皮起泡。

在交談中,警察知道年長的譚偉明是譚萍雲的二哥,不修煉,所以凡事只和譚偉明交談,不允許其他人在場,並威脅說譚偉明的大姐譚愛雲在家活動較多,據說還上網等。想以此恐嚇家屬向它們妥協。實際上,70歲左右的譚愛雲曾在濟南山東省女子勞教所被迫害三年,現在身體還虛弱,更不懂使用計算機等。

譚偉明在警察的逼迫下,想到人死不能復活,在它們反覆追問家人有甚麼條件時,只提出將遺體運回家中。警察一聽非常害怕,並強調其它好談,屍體是絕不允許拉回家,必須就地火化。

5月19日晚,濰坊市奎文區610一姓鐘的、奎文公安分局梁斌(音)以及譚萍雲單位一姓官的被通知去了王村,省司法廳、省勞教局及勞教所的所有在場人員都做譚偉明的工作,要他想明白,可以提條件,但不能將遺體拉回濰坊,必須就地火化。無奈下,家人於5月20日同意接受勞教所賠償人民幣現金3000元後火化。

* 滅絕性迫害中,中共610警察對法輪功學員任意非法抄家和罰款

在中共和江澤民對法輪功滅絕性迫害命令的直接操控下,610警察等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肆無忌憚的精神摧殘和肉體折磨,並任意非法抄家和罰款,在5月份的迫害致死案例中,遇害者生前普遍遭到當局的經濟勒索。

* 郭香紅,女,56歲,河北省寧晉縣四芝蘭鎮南齊家莊村大法弟子。1999年農曆11月16,依法去北京上訪,被當地610頭子郭建中和政保科的股長劉麗英、王剛軍非法劫回,非法關押在當地看守所一個月,背銬折磨了2-3天,被勒索5000元後辦了所謂的取保候審。1999年至2004年期間,610惡警夥同四芝蘭鎮派出所惡警經常到她家非法搜查、恐嚇騷擾,2000年的一天,惡警到她家綁架她,未見到她,便把她不修煉的丈夫綁架到四芝蘭鎮三機廠毒打一頓,勒索1100元後放回。由於610和當地派出所多次綁架和長期的恐嚇騷擾,使郭香紅的身心受到極大的傷害,於2004年農曆10月28日含冤去世。

* 都書榮,女,69歲,山西省大同市大法弟子。1999年邪惡迫害以來,曾三次去北京上訪講真相,被非法關押拘留100多天。

2001年1月惡警半夜1點闖入家中,將她與老伴一起綁架,分別被非法勞教1年半和2年,家人被勒索了幾萬元錢才把兩位老人要回。但當地派出所警察仍然經常來騷擾、監控,被逼搬家七次,無法正常生活,精神受到極大傷害,身體每況愈下,於2005年12月8日去世。

* 張安甫,男,38歲,電工,家住湖北省咸寧市通城縣,於2006年4月6日在通城北門新郵電局大馬路邊被三個便衣惡警綁架,非法關押在通城第一看守所迫害。在看守所中,張安甫遭受不法人員毒打,致使全身多處局部紅腫,並被迫害得出現心臟病狀態。在此情況下,惡黨人員還向家屬勒索4000元錢後、拖延時間,直到4月29日中午11時才放回。張安甫右腰部有一大片紅塊、後頸腫大,傷勢嚴重。張安甫在第二天(4月30日)上午10點含冤去世。

* 劉玉蘭,女,53歲,居住在遼寧錦州市古塔區敬業東裏125號樓29號,自1999年4月修煉法輪大法後,按「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身心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嚴重的糖尿病、高血壓、心臟病全部消失。她講真相,證實大法,2001年5月5日掛「法輪大法好」條幅時被蹲坑惡人舉報,被110警車劫持到敬業派出所非法關押,次日被勒索罰款千元後放回。此後長期持續遭受惡黨人員的非法監控,在層層高壓迫害下,精神受到了很大的刺激,舊病復發,於2006年3月17日含冤離世。

* 孫念榮,女,65歲,河北省石家莊市人,家住河北省石家莊市沿西小區21棟2單元403室,堅修大法「真、善、忍」,多次依法進京上訪,抵制邪惡迫害。99年9月30日惡警高東喜一夥沒出示任何證件,非法將孫念榮等10多名大法學員劫持到派出所,在一樓和二樓樓梯扶手上戴銬監禁3晝夜。1999年11月,建大派出所夥同長安區沿西小區居委會到孫念榮的工作單位漆包線廠,強制漆包線廠停發其工資。2001年5月12日,孫念榮被桃園派出所強行抓走,所長把孫念榮銬在鐵窗上非法關押兩天,後被長安公安分局刑警四中隊送到新樂縣看守所非法關押20多天。2001年8月10日,刑警四中隊的張忠、張建民把孫念榮騙到河北省第一醫院和132醫院檢查身體,向家屬勒索5000元後把孫念榮非法勞教一年,綁架到石家莊勞教五大隊迫害,受盡了折磨。回家後孫念榮經常受到當地惡黨人員監控、騷擾。2003年3月,長豐派出所從漆包線廠強行扣了孫念榮3000元錢。後來,孫念榮又被非法抄家,綁架至洗腦班迫害,絕食絕水6天6夜後,被惡警抬著送回家。孫念榮身心受到嚴重摧殘,於2006年4月7日含冤離世。

* * * * *

每一個案例都是一筆血債,每筆血債都是一條繩索,善惡有報,欠債必還,昭昭天理在制約著一切。中共江氏集團在對法輪功的滅絕性迫害中所欠下的每一筆血債,都將要償還,這一天越來越近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