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份:61宗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例得以證實(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9月5日】(明慧記者古安如綜合報導)根據明慧網資料統計,2005年8月份,共有61例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消息通過民間渠道被證實。至此,從1999年7月20日中共以及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公然迫害法輪功至2005年8月31日,被證實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達到了2800人。

61宗迫害致死案例分布於17個省、自治區和直轄市:遼寧省、黑龍江省各9例,四川省8例,山東省7例,吉林省、河北省各5例,甘肅省、湖北省、貴州省、安徽省、北京市、重慶市各2例,湖南省、陝西省、江西省、天津市、上海市各1例,因中共對於迫害的掩蓋和封鎖,有1例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的所屬地區尚需進一步核實。

61例迫害致死案中,婦女25人,佔41%;年齡在50歲以上的老人33人,佔54%;61位受害法輪功學員中,28人死於2005年,6人被害死於剛剛過去的8月份。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中,年齡最輕者僅21歲,家住遼寧省瀋陽市大東區的法輪功學員時培峰。

被證實的案例中,許多案例迫害事實野蠻殘酷、觸目驚心,充份反映了迫害的滅絕人性。

* 吳春龍30壯年被佳木斯勞教所害死

吳春龍,黑龍江省佳木斯市大法弟子,被佳木斯勞教所迫害致生命垂危,2005年4月30日被送回家時骨瘦如柴、神志不清、不會說話。在親友的照顧下稍有恢復後,又遭受佳木斯勞教所指使松林派出所監控。吳春龍在騷擾和恐嚇中於2005年8月20日含冤去世,年僅30歲。


吳春龍被迫害致死前一週

2005年8月20日凌晨2點,吳春龍含冤離世

吳春龍含冤離世

吳春龍去世時骨瘦如柴

吳春龍是1995開始 修煉法輪大法的。那一年的春天,吳春龍去孟家崗金礦幹活,由於炕熱、屋子透風,突然得了一種病,活也沒幹上,就回到了家裏。醫院診斷為風濕性關節炎,腿腫得不能走路。中藥吃了60多付,可是抑制住了,一到春秋兩季就犯病。後經人介紹,吳春龍煉了法輪功,很快他就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

1999年7月,中共惡黨開動全部國家機器誹謗大法,吳春龍以自己的良知,不顧個人安危兩次進京上訪,以親身經歷向世人講述大法的美好,不料卻招來橫禍,兩次被中共惡黨非法勞教直至迫害致死。

第一次是1999年11月3日,吳春龍被非法判勞教三年,在佳木斯勞教所受盡非人折磨。2001年11月末,吳春龍因煉功被罰坐「老虎凳」7天,其他法輪功學員要求釋放吳春龍,沒有得到結果,於是,多人絕食抗議。姚中良、夏至良、董少華、李景峰被送到通訊室灌食(插鼻管),在絕食期間,他們雙手被扣在床兩側,人只能坐著或躺著,雙腳被布帶固定。吳春龍的父親為了能見到被非法關押的兒子,已經被迫花掉近兩萬元。2002年年底吳春龍被釋放。為了躲避惡人的跟蹤騷擾,吳春龍和父親搬了五次家。

2003年10月份的時候,吳春龍為了家裏的生活,只得借錢開髮廊,11月8日髮廊開業了。11日中午,英俊派出所民警安全義把吳春龍又給抓走了。2003年底,吳春龍被中共惡黨第二次非法勞教三年。吳春龍的父親為了能見到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的兒子,三年中被迫花掉近兩萬元。

在佳木斯勞教所遭到劉洪光、楊春龍等七、八個惡警酷刑折磨。吳春龍絕食抗議惡警的非法行為,遭到不法人員的野蠻灌食,並且被強制灌下不明藥物。幾天後,吳春龍出現昏迷狀態,經常便在床上。在絕食七、八天時,吳春龍的膝蓋以上至腰部肌肉癱瘓,沒有知覺,腿不能動,胸部發涼,頭腦遲鈍,沒有思維,整個人瘦得皮包骨,此時生命已危在旦夕。

即使這樣,勞教所惡警不但不放他,還加重對他的迫害。有一次,吳春龍突然在昏迷中驚醒,見惡人們把他拖到水房用涼水沖他,然後再把他拖回來。還有一次,吳春龍又一次在昏迷中驚醒,疼痛難忍,見勞教犯人王福用手使勁摳自己左側鎖骨頭。這是他能記得住的。

由於吳春龍經常喊「法輪大法好」,犯人王福竟然在惡警的指使下毫無人性的用毛巾沾上稀屎塞進他的嘴裏,昏迷中的吳春龍經常被口裏的毛巾憋醒。

吳春龍被折磨致生命垂危,勞教所怕擔責任,於2005年4月30日,由惡警楊春龍和刁玉坤用出租車把吳春龍送回家。在把吳春龍交給家人之前,中共惡警首先欺騙吳春龍的父親寫了一個擔保書,要家人自負一切後果;然後喪盡天良的要敲詐勒索5000元錢。吳春龍的父親沒有錢,最後現湊了300元給了惡警。

剛剛回家的吳春龍骨瘦如柴,佝僂著身子,神志不清,目光呆滯,沒有任何表情,連自己的父親都不認識了。他臉色蒼白,臉的左側比右邊大很多,一隻眼睛嚴重充血,顯然是被毒打所至。親友問他話他不吱聲,沒有反應,好像沒有記憶、沒有思維。

經過功友們的幫助,和他一起學法煉功,吳春龍的身體恢復了許多,腫脹的臉也消了,有時也能說幾句話了。

但是5月18日,佳木斯勞教所來了一人到松林派出所,叫包片民警陰小東監控吳春龍。19日一早,陰小東就到吳春龍家,讓他到派出所去一趟做筆錄,還要每月彙報一次,並且揚言:等吳春龍身體好了以後還得送回勞教所。20日,陰小東又來到吳家,讓吳春龍辦理暫住證、照相等等。

吳春龍被迫離家出走。吳春龍本來被迫害得意識不清、受到了極大刺激的神經剛剛開始恢復,惡警的這一逼迫,使他頓時又處於驚恐的回憶痛苦之中,勞教所的殘酷迫害讓他不寒而慄。他飲食漸漸減少,不吃也不知道餓,勉強喝點稀粥,不斷的拉稀,身體越來越瘦,最後高燒不退,呼吸急促,神情緊張,時常精神恍惚,連自己的親朋好友都不認識。

7月20日,陰小東再一次到吳家緊逼,找茬要吳家所租房子的房主交10元錢給派出所。吳春龍見到警察陰小東後,再一次受到嚴重打擊,精神完全崩潰。

8月20日凌晨2時左右,吳春龍含冤而死,年僅30歲。這個年輕生命的慘死再一次讓人們看清了惡黨毫無人道的殘暴。

* 康雲嶺在抵制迫害、流離失所中含冤離世

康雲嶺,吉林省遼源市大法弟子。在遭受不法人員一年的追捕後,康雲嶺於2005年8月含冤去世,年僅36歲。

康雲嶺家住吉林省遼源市龍山區西寧街11委3組,他1993年得法,分別參加師尊長春、大連兩次講法班。在大法遭受迫害後,由於堅持修煉大法,曾被非法勞教迫害。

2004年7月5日,康雲嶺由遼源市攜帶真象資料乘汽車去東豐縣,被惡人舉報,下車後被縣警署魏東、於某二人綁架,並遭到毆打。後被非法關押在東豐縣看守所,隨身有1700元現金,4個存摺被強行勒索。

7月7日,康雲嶺開始絕食抗議,又遭到強行野蠻灌食,身體受到了嚴重摧殘,極度虛弱。

看守所怕承擔責任,20天後強迫家屬交2000元保證金後被釋放,當時他身體極度虛弱,有生命危險。回到家中後,繼續遭到警方多次騷擾迫害,康雲嶺被迫流離失所。

康雲嶺正常時的照片

被迫流離失所、四處流浪後的康雲嶺(2005年7月份拍的)

之後康雲嶺四處流浪,遼源市國保大隊四處追捕他,並多次騷擾他的家人。在這期間,由於沒有生活來源,十分拮据,但他省吃儉用,也做了大量的講真象工作。

2005年7月,康雲嶺的精神和肉體健康狀況嚴重惡化,消瘦至70-80多斤,於2005年8月18日零時含冤離世。

* 詹業安被迫害致全身癱瘓而死亡

詹業安,女,57歲,貴陽市醫學院職工。詹業安因堅持講真象,被劫持到貴州女子勞教所長期迫害,全身癱瘓,人瘦如乾屍。2005年5月底左右不法人員看她不行了,才將其送回家中。詹業安於2005年6月16日離開人世。

在惡黨迫害大法開始後,單位停發她工資並不給安排工作,其丈夫也和她離婚。她堅持修煉大法、向政府及公安部門講真象。據悉,2002年8月回上海探親,在講真象時,被上海公安非法抓捕。詹業安被非法判三年勞教,非法關押在貴州女子勞教所迫害。

據目擊者說,2003年初春的一天惡警讓詹業安出來放風,可是她根本就無力走動。我見她閉目靠在院圍牆上身體很虛弱的樣子,惡警李劍瑩問詹業安吃飯沒有?詹業安不答,包夾說:「吃了半包方便麵。」李劍瑩謾罵詹業安,此時只聽詹業安用力喊到「法輪大法好!」那些吸毒人員從四面撲向詹業安,堵嘴的堵嘴,抬的抬腳,飛快的將她抬起衝回房內去了。

在貴州女子勞教所,詹業安被不法人員長期迫害,因長期絕食抵制迫害,而被長期折磨灌食,到最後生活不能自理,全身癱瘓,人瘦如乾屍。

不法人員把詹業安轉移到公安廳醫院三樓,於2005年5月底左右看她不行了,才將其送回家中。到家後,她用微弱的聲音喊了:法輪大法好!回家不到二十天,於2005年6月16日便離開人世。

* 寧軍屢遭非人折磨去世

寧軍,男,五十多歲,電大畢業,家住黑龍江省牡丹江市西安區西二條路。1996年得法修煉,做好人,嚴格要求自己,不斷地提高心性。修煉後返還以前多佔的房屋,自費購買大法書籍洪法,購置放映設備放講法錄像、錄音和教功。

在99年7月20日前夕,寧軍和同修一起到俄羅斯洪法。99年7月20日,在中國發生了史無前例的對法輪功的迫害。7月30日,去俄羅斯洪法的同修,在俄羅斯海參崴被通緝遣返,在東寧海關被中國外交部、國家安全局和公安局聯合綁架,搜走旅遊護照、身份證及所帶物品,被輾轉關押在東寧公安局、牡丹江市公安局、牡丹江市西安公安分局、牡丹江市先鋒派出所。在多次查無罪證,又要求簽字畫押,保證不再出國後,方通知家屬取保回家。

1999年9月7日,寧軍和同修一道去北京上訪、說明真象,10日在北京被當地警察以煉法輪功為由非法抓進北京荔枝園派出所,11日送拘留所,被拒收,12日被牡丹江駐京610人員手銬劫持回牡丹江市公安局,並且強行搜去人民幣4000多元,非法關押於牡丹江市第二看守所迫害。同年年底被強制進洗腦班(遣送站院內)迫害。寧軍堅信大法,2000年元月2日,又被不法人員押回看守所、非法勞教二年。

2000年3月17日,寧軍被劫持至牡丹江市四道勞教所迫害。在強制勞教期間,寧軍堅信大法,惡警把他轉換了好幾個大隊折磨。

寧軍被迫害得肝腹水,肚子很大,走路困難,尿血。管理幹事喬建偉還指使、慫恿勞教犯毆打迫害寧軍,幹警卻視而不見。即使這樣,不法人員也沒有改變他的信仰,不得不將他送回迫害法輪功的大隊。大隊怕他死在牢房裏,由警察看守住進了醫院,被確診為肝腹水,並表示活不了多久,勞教所不得不給辦了保外就醫。

回家後,獄警定期審問,片警經常騷擾,使他同樣不得安寧。五個月後,管理科長麻立彪和出入所教導員李龍雨出面把寧軍給騙回勞教所進行迫害。超期勞教9個月後,於2001年10月11日釋放。

2001年11月11日又被牡丹江市西安公安分局綁架,拷打,電棍電,利誘。在不法人員百般花樣逼供審訊中,他堅定正念,一個星期回家了,繼續說明法輪功真象。

2002年9月9日,在遭到通緝半年後,寧軍在牡丹江市紅旗醫院講真象,被患者告發,被綁架到牡丹江市愛民公安分局受盡酷刑,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

在看守所非法關押期間,寧軍被迫害得生命垂危。2003年年末,看守所曾向辦案單位愛民公安分局開了二次病危通知書,都被不法人員以種種理由、藉口不預辦理,同時將他非法判刑五年,於2004年春節前,劫持至牡丹江監獄繼續迫害。

2004年9月,寧軍被監獄診斷病危,要到市醫院檢查,家屬付錢後,直到11月監獄才將寧軍送到公安醫院維持生命,同時辦理了保外就醫。

寧軍回家後,學法修心,幫助他人,叫醒身邊人,繼續說明法輪功真象。但終因長期的迫害,寧軍於2005年8月12日下午離世。

* * * * *

每一個案例都是一筆血債,每筆血債都是一條繩索,善惡有報,欠債必還,昭昭天理在制約著一切。中共和江氏流氓集團在對法輪功的滅絕性迫害中所欠下的每一筆血債,都將要償還,這一天越來越近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