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2月份69宗大陸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例被證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5日】(明慧記者黎鳴綜合報導)據明慧網資料統計,2004年12月,有69例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案例得到證實。至此,中共江氏流氓集團公開迫害法輪功五年多來,被證實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已達1238人。

69宗迫害致死案例遍布全國18個省、市、自治區。其中遼寧省17人、河北省 12人、吉林省8、湖北省6人、黑龍江省3人、山東省3人、甘肅省3人、新疆自治區 、廣東省、福建省、江西省、山西省、天津市各2人、湖南省、北京市、河南省、雲南省、上海市各1人。

他們中年紀最輕的才26歲,年紀最長的75歲。50歲以上的老人有32位,佔46%,包括4位年逾古稀的七旬老人──他們是湖南省洞口縣高沙鎮農民曾傳詠,男,70歲;遼寧葫蘆島市連山區鋼屯鎮鋼南村鋼西中心小學教師田忠信,男,71歲;家住遼寧大連市沙河口區昌平街71號樓1-2-3號的隋若蘭,女,73歲 ;和天津市局級老幹部馮敏,男,75歲。

其中女性37位,佔54%。有38位法輪功學員在2004年被迫害致死,4位被迫害致死於剛剛過去的2004年12月。

這些迫害致死案例中的受害人來自社會各個階層,有工人、農民、教師、老幹部、電視台記者,他們都是修煉法輪功的親身獲益者,在中共江氏流氓集團非法鎮壓法輪功後,僅僅因為以自己的親身經歷為法輪功說了公道話,不願意放棄修煉法輪大法,慘遭當局的非法抓捕、關押、強制洗腦、酷刑折磨、直到被迫害致死。

* 勞教所、監獄強制轉化不成便殺人滅口 大法弟子李國順、朱世真被謀殺

在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中,許多因拒絕「轉化」被惡警折磨得生命垂危,這時勞教所、監獄既不及時醫治,又不放人,也不通知家屬。直到大法弟子死時才通知家屬;或是人已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時才通知家屬接人,而此時人連話都說不出來了、字都寫不出來了,幾天後就離開了人世!

福建省龍岩市新羅區白沙鎮大法弟子李國順,男,27歲,1998年畢業於龍岩工業學校。2004年8月23日因散發法輪功真象材料被惡警綁架,被送入龍岩看守所非法關押。李國順為抵制迫害進行絕食抗議。絕食15天後看守所才將李國順轉入閩西監獄醫院,在閩西監獄醫院拖延達25天之久。李國順絕食抗爭40天後,於10月3日轉入龍岩市第二醫院搶救,10天後即10月14日李國順含冤而逝。在李國順絕食期間,李國順母親曾兩次要求保外就醫,均遭拒絕。


朱世真生前照片

江西省南昌縣黃馬鄉農民朱世真,男 55歲。2004年9月23日朱世真去探親訪友遭到江西南昌黃馬鄉派出所非法抓捕和抄家。並被非法關押在南昌市勞教所,遭到野蠻灌食等酷刑迫害,身體和精神受到嚴重摧殘。據知情者透露,朱世真被釋放時,惡警是用兩輛車將他送回家的,並交待家屬說人沒問題。可是,剛過兩天朱世真即出現神志不清,思維不正常,於2004年12月7日去世。此事正在進一步調查中,懷疑惡警採用卑鄙手段,在朱世真的食物中放了不明藥物或注射了不明藥物。

* 山東大法弟子李光被濰北監獄惡警徐海明等活活打死

大法弟子李光,山東法輪功學員李光,畢業於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的高材生。在青島航空療養院被非法抓捕。後被非法關押於濰北監獄。

2004年3月,李光強烈要求監獄儘快釋放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學員,遭到殘酷迫害,李光為抗議暴徒的罪惡行徑,絕食達7個月之久;惡徒們為使李光屈服,曾用7根高壓電棍惡毒電擊他,李光的脖子被電擊得象頭一樣粗,遭迫害次數,僅電棍電擊,就近40次,每次長達3─4小時。

李光在被非法關押期間,不配合邪惡安排的強行洗腦的政治學習,不參加非法的強制勞動,不看邪惡謊言誣蔑法輪大法的電視等宣傳。五監區惡警用盡了招數,也沒有使他屈服。

2004年11月底李光被調離五監區,並被交給了曾參加全國專門培訓的惡警徐海明(教育科科長),僅五天時間,李光於12月3日在濰北監獄總廠被徐海明等惡警活活打死。

* 天津市75歲局級老幹部馮敏歷經片警騷擾脅迫,倒地不起含冤離世

天津南開區大法弟子馮敏,男,75歲,是天津市局級老幹部。修煉前是個心臟做過搭橋手術,體弱多病的老人。自1994年修煉法輪功後,很快擺脫了病痛,幾年來為單位節省了數十萬元的醫藥費。

自99年7.20非法鎮壓法輪功起,這位老幹部也難逃厄運,多次遭到天津市八里台派出所人稱「笑面虎」的片警常建國等人的騷擾,老人不堪威脅與迫害,曾被迫搬家。但惡警仍不肯放過這位被迫害得行動艱難的古稀老人,老人在一次惡警們照例騷擾脅迫後揚長而去的當天下午,倒在地上再也沒有起來,第二天含冤離開人世。

* 遼寧七旬老教師田忠信飽受電棍、毒打、火灼折磨 含冤去世

田忠信,男,71歲,是遼寧葫蘆島市連山區鋼屯鎮鋼南村鋼西中心小學的教師。老人自從96年修煉大法以來,20多年的肝炎病都好了,周圍的人也都看到了大法的神奇。田忠信1999年去天安門為法輪功鳴冤後,在居住當地飽受政府官員的迫害,被停發工資,家境貧寒。

1999年11月,鋼屯鎮政府官員把田忠信等19名法輪功學員,非法關押到鋼屯鎮老爺廟村繼續迫害,白天強制幹超負荷的體力勞動,晚上由暴徒孟慶軍等進行非法審訊。問你「煉不煉」,若說「煉」,上去就是拳打腳踢、打嘴巴、警棍、電棍一起上。有時暴徒們打累了就強迫學員們脫掉外衣,只穿內衣內褲站在雪地裏不讓動。

一次暴徒們強迫十幾個法輪功學員站在外面的雪地裏,單獨把田忠信老師叫到值班室,孟慶軍將一個燒紅的爐鉤子猛然觸向田忠信手背上,田忠信手背上立刻被燙出一個大口子,孟慶軍還邪惡殘忍的說:「我給你消業。」

11月25日那天寒風刺骨,所長馬恩友強迫曹豔卓、陳立光、張青春、田忠信等10名法輪功學員脫掉外衣,只穿內衣內褲站在屋外罰凍,並挨個打耳光,用警棍抽打等。

田忠信被非法勞教3年,在非法關押期間更是飽受折磨。後來由於被檢查出肝炎嚴重獲釋。田忠信回家後仍然堅持講真象,發資料,救度世人。由於長期遭受酷刑迫害,身心嚴重創傷,2004年11月18日田忠信老人含冤去世。

* 大連普蘭店市法輪功學員黃兵被迫害致死時年僅26歲

2004年12月69宗被證實迫害致死案例中年紀最輕的遇害者黃兵,女,26歲,普蘭店星台鎮徐大屯村人。黃兵煉法輪功前曾患有白血病。修煉大法後身體恢復了健康。為報答師父的救命之恩,2001年7.20前後依法進京上訪,被普蘭店惡警非法劫持到普蘭店看守所關押達8個月之久。在看守所的各種折磨與迫害下,身體每況愈下,看守惡警管秀娟等根本不管黃兵極度虛弱的身體,將其送往臭名昭著的瀋陽馬三家子教養院繼續迫害,由於身體檢查不合格,黃兵被放回家。

2002年4.25期間,當地派出所教導員勝吉軍,副所長碩廷濤等,晚上7:30左右強行闖入黃兵家非法抄家,以抄出大法資料為由再次把黃兵綁架到普蘭店看守所。在1個多月的再次身心摧殘下,黃兵鼻孔出血不止,由於看守所要推卸責任,黃兵再次被釋放。但對黃兵的迫害並沒有減輕。普蘭店「610」邪惡之徒孫某與當地派出所不間斷的騷擾。村民組長尹慶友,治保主任陳良,一直跟蹤監控,在這種巨大的精神摧殘下,黃兵於2004年2月4日晚9點多鐘離開了人世。

黃兵死後,當地政府官員也沒有放棄對其家人的勒索,村民組長尹慶友把她家的1500斤玉米賣了,卻只給黃兵的父親及弟弟100元錢,其餘的以黃兵進京上訪罰款為由全部竊為己有。

* 充滿血腥與殘忍,法輪功學員一家幾口都慘死在這場滅絕人性的迫害中

1. 甘肅隴西縣大法弟子畢文明及其岳父母黃志義、何春梅三人先後被迫害致死

畢文明,男,34歲,家住甘肅隴西西郊。1998年修煉法輪大法。畢文明的岳父母黃志義、何春梅也於1998年前後得法。何春梅,60歲,得法前一字不識,常年的藥罐子,但老人得法後幾個月,不僅病好了,一身輕,而且能讀《轉法輪》了。黃志義在幫助老伴讀《轉法輪》的15天中,6年不癒合的手術刀口竟在不知不覺中癒合了!原本對法輪功信疑參半的黃志義驚詫得合不攏嘴。

法輪功遭殘酷迫害後,畢文明於2000年2月去北京上訪,回來後被隴西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月。同年12月何春梅和老伴黃志義及女兒、女婿一同去北京上訪,向政府、向世人說一句心裏話:真善忍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然而,二位老人卻被政府非法遣送回當地,在當地監獄非法關押半年之久。畢文明在北京又被非法關押一個月,回來後一直流離失所在外。

警方為查找被迫流離失所的畢文明及其妻子,不斷的給二位老人施加壓力,揚言再不交出二人,就將老人抓起來,給老人的精神造成極度的傷害,導致黃志義舊病復發,於2002年1月19日在悲憤中離開人世。

2002年2月畢文明在蘭州被七里河公安分局綁架,非法關押在蘭州西果園看守所,後又被劫持入隴西縣看守所,2003年被非法判刑三年,非法關押在蘭州監獄,2004年又被轉入定西監獄迫害。

在定西監獄畢文明遭到了獄政科的李指導、張建英等人的電擊等酷刑折磨。2004年9月3日中午,惡警又指使犯人對畢文明進行毒打,之後,惡警又用電棍電擊迫害,導致畢文明當場死亡,身體傷痕累累。

何春梅老人在一次又一次的連續打擊下,於2004年9月30日在痛苦中撒手人寰。

2. 遼寧大連王虹一家祖孫三人在迫害中身亡

大法弟子王虹,女,54歲,家住遼寧省大連市西崗區石道街。因患有類風濕、腦神經衰弱等各種疾病,才於1994年得法。得法後身體健康,精力充沛,是一個煉功受益者。1999年7-20以後到北京上訪後被非法關押,後被放回。

王虹的母親王淑華,也是大法弟子,於1999年11月24日到市戒毒所去看望因進京上訪被非法關押迫害的另一女兒王豔,在回來的路上被火車撞死。當年71歲。

2001年農曆新年王虹被當地派出所惡警吳英男等人無端非法抓捕,施以暴力迫害,惡警並把她送到大連教養院勞教兩年。在教養院期間,遭到慘無人道的折磨。例如:倒控(將臀部高高撅起)、打耳光、不讓睡覺等。再加上伙食極差,導致3個月內體重下降了30多斤。

因咳嗽不止,王虹被送往大連市中心醫院檢查,診斷為肺癌晚期。警察和醫生當時都非常緊張,醫生訓斥警察:「人都這樣了你們才送來!肺子全是洞!」

教養院為了推脫責任在短短的4個小時就把王虹打發回家了。喪失人性的警察在這種情況下還向家屬要錢,被家屬痛斥。2002年的9月1日王虹含冤離開了人世。

王虹的女兒謝玉珍,才26歲,一直和母親相依為命,親眼目睹家破人亡的慘境,與家人一起遭受了不法人員的騷擾、恐嚇,因不忍失去母親的悲痛,在母親離開人世的前7天,自盡身亡。

* * * * *

每一個案例都是一筆血債,每筆血債都是一條繩索,善惡有報,欠債必還,昭昭天理在制約著一切。江氏集團在對法輪功的滅絕性迫害中所欠下的每一筆血債,都將要償還,這一天越來越近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