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份:209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例被證實(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4月6日】(明慧記者古安如綜合報導)據明慧網的資料統計,2005年3月份,又有209例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案例通過民間渠道被證實。自1999年7.20中共及其江氏集團公開迫害法輪功至今,已有至少1674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在3月份證實的209宗案例中,共有41人死於2005年內,其中14人死於剛剛過去的3月份。

死亡案例中,男性79人,婦女118人,有12人性別仍待證實,婦女佔迫害致死人數的56%。

209位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中,年齡最輕的僅有28歲,是廣東省中山市豪頭中學的女教師白燕霞,在迫害中於2000年夏因病去世。209宗案例中,年齡在70歲以上的古稀老人共有51人,其中年齡最長者是93歲高齡的黑龍江省雙城市新興滿足鄉慶樂村法輪功學員楊高氏,因610惡人迫害導致內臟受傷,於2002年臘月初八含冤離世。

209例迫害致死案例分布於全國23個省、自治區和直轄市。其中遼寧31例,吉林29例,山東、河北各28例,黑龍江21例,湖北10例,內蒙古8例,北京市7例,河南、四川各6例,安徽5例,廣東、廣西和貴州各4例,重慶市、天津市和山西各3例,江西、甘肅各2例,湖南、西藏、新疆各1例,另外還有1例台灣歸國僑胞被迫害致死案例。

在3月份報導的迫害致死案例中,普遍存在著嚴重的肉體折磨和精神摧殘,遭受到各種形式的毒打、酷刑折磨和強制洗腦「轉化」,經歷了勞教所、看守所、洗腦班和當地公安及610強迫放棄真善忍信仰的殘酷迫害;非法抄家、綁架和經濟勒索極具普遍性。

一個突出的事實是,很多被害人在勞教所、洗腦班等非法關押場所遭受了長期的折磨,致使生命垂危。為了逃避責任,他們被從迫害場所放回了家。由於長期摧殘對身體造成的巨大傷害,很多人回到家以後也無法再恢復正常的健康而含冤離世。

另一個突出的事實是,很多的被害人是經過修煉法輪大法,以往的各種疾病好了,精神祥和,身體健康的人。但在迫害中被強制剝奪了修煉的權利,被剝奪了煉功的權利,並因遭受各種殘酷的肉體和精神折磨,而致使身體狀況變壞、患病或導致舊病復發,最終被迫害致死。

* 被吉林市歡喜嶺勞教所酷刑折磨 徐衛東含冤去世


大法弟子徐衛東,於2004年12月29日含冤去世

徐衛東,男 ,37歲,1999年7月19日得知外地的一些輔導員被抓,他和他的母親夏桂芹還有許多功友於1999年7月20日登上去北京的列車要去北京上訪,可是到瀋陽就被警察劫下了車,於是他和功友於1999年12月份又去北京去上訪,被非法抓捕關到北京拘留所,元旦過後即半月後被放出。

他原是吉林市酒廠工人,於2000年9月去北京上訪,被非法勞教三年,遭吉林市歡喜嶺勞教所野蠻摧殘,2001年10月被迫害得生命垂危之際才被勞教所釋放。從勞教所出來之後不久,他便一直不清醒、不說話,生活不能自理。後不幸於2004年12月29日含冤去世。遺孤徐帥和其他親人境況悲慘。

2000年9月28日,他又與他母親和功友到北京為法輪功申冤,在豐台區功友家被非法抓捕,後被非法勞教三年,被關押在吉林市歡喜嶺勞教所四大隊。為抗議非法關押和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的非人虐待,徐衛東數次絕食,被勞教所動以酷刑,並先後調於四大隊、教育隊、二大隊加重迫害,身心和肉體遭受嚴重摧殘。他在勞教所裏受了很多苦,惡警們用幾根電棍同時電他,逼他轉化,他也沒有屈服。一次給他野蠻灌食時,他被灌得昏死過去半個多小時,後送到吉林市越山路二二醫院搶救又緩過來了,直到一年後把他折磨得奄奄一息,勞教所怕他死在勞教所裏承擔責任,才把他送回家。

由於他長期遭受酷刑折磨,他的肉體和身心承受巨大傷害,在從勞教所出來之後不久,他便一直不清醒、不說話,生活不能自理。後不幸於2004年12月29日含冤去世。

* 山東威海大法弟子田麗被迫害致癱三年後離世

山東威海大法弟子田麗在2002年5月22日被威海市環翠區610頭子劉傑等人綁架到威海高區看守所迫害致殘後,一直癱瘓在床不能自理,終於2005年2月21日帶著無限的遺憾離開了人世。

田麗和她兒子田麗97年照片

2003年10月13日在家中拍的照片

田麗,女,約42歲,98年下半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據明慧網2003年10月24日報導,2002年5月22日上午約8、9點鐘,威海市610頭子劉傑帶領4人來到田麗單位──威海市海林賓館,將田麗扭住毒打,接著就將她綁架到威海市城裏派出所繼續毒打,後又將她綁架到威海高區看守所。惡人給她戴上背銬,強制坐鐵椅子,並拉到烈日下曬,直到下午1點左右,當時田麗想活動活動已疼痛麻木的身體,不料鐵椅子帶人向前栽下去,她當時便沒了知覺。當她清醒過來時,渾身已動不了。惡人翻翻田麗的眼皮,說沒事,又繼續把她綁在鐵椅子上。一會又一惡人摸摸她的手腕,覺得不對頭,只好把她送到威海市市立醫院。住院一個多月,田麗一直處於癱瘓狀態。而住院期間一切醫藥費、生活費等全部自費。最後醫院不能治癒,只得回家養病。

直到去世前,田麗都是全身癱瘓,長年躺在床上,大便需人摳,有時把床搖起來,使她處於類似坐姿,但最多也只能「坐」一個小時。她的腿、胳膊都變形了。田麗的丈夫每天需上班,不能照看妻子,年僅11歲的兒子上小學四年級,家裏只好雇人照看癱瘓的田麗。原本健康的田麗被迫害致殘,惡人卻揚言田麗是「跳樓自殺自殘」。

當時田麗家人準備起訴惡人。惡人聞風後很是驚恐,為了壓制起訴一事,田麗丈夫單位的書記曾找田麗的丈夫談話,說要賠償田麗的丈夫幾十萬元,可是到現在也沒見到所謂的「賠償」。而田麗的單位從她被610惡人綁架迫害後,就停發了她的工資。

* 曲洪奎被長春朝陽溝勞教所迫害致死

吉林遼源市東遼縣大法弟子曲洪奎,多次走出來講清真象,2001年12月再次被非法判三年勞教,在長春朝陽溝勞教所被迫害成肺結核、生命垂危,直至2004年12月29日才放回家中,於2005年2月13日(正月初五)含冤離世。

曲洪奎,男, 41歲,家住遼源市東遼縣凌雲鄉二道村,多次走出來證實大法,講清真象,第一次被非法勞教後被關押在遼源市勞教所。據見證者描述,大法學員被強迫勞動,整天挖溝,打混凝土,搬石頭等重活,為勞教所創收。管教還經常殘酷折磨大法弟子,他們把大法弟子的雙手反扣上,整夜休息不了,第二天還得幹重活。勞教所裏為逼大法學員們「決裂」,整天整夜的用「面壁」,「開飛機」等對我們進行體罰,還不能動,動就指使犯人打板,有時板子打斷了,就換光纜棍打,邊打罵,邊威脅和污辱。2000年8月的一天,曲洪奎被管教指使的勞改犯毒打得長時間不能行走。

2001年12月30日,曲洪奎第二次被非法勞教,被抓進朝陽溝勞教所以後,經受住了無數次所謂的「轉化攻堅戰」酷刑折磨,在勞教所的迫害下,飽受疥瘡折磨一年之久,卻又經肺結核的肆虐,因營養不良、醫治不及,長時間無法痊癒。然而在他已瘦得皮包骨頭、生命垂危的情況下,勞教所仍不放人。

曲洪奎於2004年12月29日才被放回家中,於2005年2月13日(初五)含冤離世。

* 北京師範大學音樂教師馬靜芳被迫害致死

馬靜芳,女 ,59歲,家住北京市東城區安德路,原北師大音樂教師。曾參加過1999年4月25日中南海和平上訪。1999年7月20日邪惡迫害大法後,堅信大法,曾去天安門證實大法,兩次被非法勞教。因長期受到騷擾、驚嚇等迫害,馬靜芳於2005年3月8日含冤離世。

2001年7月12日晚,馬靜芳與一同修一道發真象材料,被惡警非法抓緊東城看守所。在看守所馬靜芳因拒絕說出家庭住址,被非法折磨7天,最後被強行拍照,惡警拿著她的像片到各個街道居委會進行辨認,被當地居委會人員認出。結果被邪惡非法抄家,抄走所有的大法書籍,並被非法勞教2年半。

在北京大興女子勞教所,她因不放棄信仰,七大隊大隊長王兆鳳對她進行了嚴重的迫害,王兆鳳以馬靜芳「假轉化」為由,整她的黑材料,準備到後期給她延期。在勞教所這個魔窟裏,馬靜芳被折磨了將近一年的時間,她的身體已經相當虛弱,終於在2002年7月的一天突然暈倒,失去知覺,後被送進大興醫院搶救,幾個小時後才甦醒過來。惡警們知道對她的迫害很嚴重,怕承擔責任,就給她辦了保外就醫。

從勞教所回家後,馬靜芳總覺得胸悶憋氣,有時全身浮腫,後多次住院,經診斷為嚴重心力衰竭,時刻有生命危險。可是惡警們仍多次上門或電話騷擾,並長期受到當地居委會的監視。

後來馬靜芳又被不法人員們非法判了她3年勞教。因為身體實在虛弱,勞教所拒絕接收,才改為所外執行。當地派出所、居委會對她進行嚴密監視,限制她的出入自由,身體一旦有好轉,時刻都會被送進勞教所。馬靜芳最後終於因長期受到騷擾、驚嚇等迫害,於2005年3月8日含冤離世。

* * * * *

每一個案例都是一筆血債,每筆血債都是一條繩索,善惡有報,欠債必還,昭昭天理在制約著一切。中共江氏集團在對法輪功的滅絕性迫害中所欠下的每一筆血債,都將要償還,這一天越來越近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