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4月,22位大陸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例得到證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5月5日】(明慧記者黎鳴綜合報導)2006年4月,22位大陸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例得到證實。其中女性法輪功學員有10位,佔48%;55歲以上的老年人有8位,佔39%;年紀最輕的是重慶市女醫生杜娟,死於2006年4月14日,年僅29歲。22宗死亡案例中有16人被迫害致死於2006年的1至4月,其中5人被迫害致死於剛剛過去的2006年4月。據明慧網資料統計,2006年1至4月,至少有53位大陸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例得到證實。

自99年7.20中共和江氏集團非法迫害法輪功以來,已有2876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例通過民間渠道得到證實。但這僅僅是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例中的冰山一角。近來曝光出的中共在迫害法輪功過程中利用各地勞教所、監獄、集中營和醫院等迫害場所,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然後焚屍滅跡所殺害的數千位法輪功學員的名字,因中共對信息的封鎖和罪惡的掩蓋,我們目前尚無法統計和確認出具體人數和姓名。

在近七年的迫害運動中,中共的看守所、勞教所、監獄、610洗腦班、醫院等,在中共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打死算自殺」等一系列滅絕性政策和金錢利益的誘惑下,為了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達到所謂的「轉化」 指標,對善良無辜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毫無人性的精神折磨和肉體摧殘。動用的酷刑至少有40種以上,電刑、烙刑、野蠻灌食、強姦輪姦婦女、強行注射和強迫大劑量服用破壞中樞神經藥物、等等等等,直接導致大量法輪功學員死亡或終身殘疾。不僅如此,這些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場所,同時也是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血腥暴利的活體供源倉庫。那些地方的警察經常用「不『轉化』的送到大西北勞教營再也回不來了」等話威脅法輪功學員;有的直接了當的關照犯人打手們「不要打腰部,腰子是有用的」;從目前突破中共嚴密封鎖轉遞到海外的消息中也可見一斑,大量法輪功學員在被非法抓捕和關押後失蹤。

4月份得以證實的22個案例分布在大陸的10個省和市,其中黑龍江省5人;吉林省、遼寧省各4人;河北省、重慶市各2人;甘肅省、湖北省、安徽省、北京市、江蘇省各1人。他們中有的在非法關押期間被活活折磨致死,有的被迫害致奄奄一息後放回家,繼續遭受中共地方機構人員的持續騷擾、抄家、追捕等迫害,含冤去世。

32歲的王建國被吉林市第一看守所迫害致死

王建國,男,32歲,吉林省大法弟子。2006年3月2日王建國和妻子趙秋梅被以譚新強為首的船營區南京派出所警察綁架。妻子趙秋梅被非法勞教一年,王建國被南京派出所酷刑逼供後劫持到看守所,4月10日被吉林市第一看守所迫害致死。

40天慘死看守所:做好人反遭迫害天理難容 白髮人送黑髮人冤情誰知

王建國以前練過武術,身體非常健康,與妻子在朝陽街開一小吃部。2006年3月2日,船營區南京派出所警察非法抄家並綁架了王建國、趙秋梅夫婦,期間劫走家產折合人民幣3萬多元,家中3200多元存錢全部失蹤。面對家屬質問,警察態度蠻橫。南京派出所綁架王建國後,對他進行了刑訊逼供,致使他臉部和胳膊嚴重損壞。3月31日,趙秋梅被南京派出所惡警劫持到吉林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勞教。

4月11日上午,王建國家屬接到吉林市第一看守所的電話說:「王建國昨天送二醫院搶救,沒搶救過來,死時呼吸道衰竭……」。據報導,王建國在看守所遭到野蠻灌食迫害。

根據當時大夫做出急診病歷所述:病人呼吸心跳已停止。脈管脈搏消失,瞳孔右側8─10mm 左側4mm對光反應消失,心律無。呼吸音無。搶救情況:來診已死亡。經請示看守所所長不讓做頭部CT。

在屍檢中心,家屬發現,王建國的後腦勺坑坑包包的,左小臂有傷疤,臉的右側有傷,上面有厚厚的一塊血疤。後背、腰以上部份呈紫紅色。家屬責問負責接待的看守所副所長叢茂華:「你們這是在甚麼情況下通知的家屬?他有生命危險時你們為甚麼不馬上通知家屬?」叢茂華馬上狡辯:「我們找不著家屬。」家屬反問:「抓人的時候你們怎麼能找著呢?人都停止呼吸了你們才送醫院去,搶救甚麼?」

王建國的家人悲痛萬分,在自家院內搭起了靈棚。王家的親朋好友、左鄰右舍、十里八村的鄉親聞訊相繼趕來吊唁,好多人都給王建國上香,吊唁的村民們大多數都流著淚說:這孩子死的太冤了!……。

吉林國安、610頭目竟然威逼恐嚇王建國的家人,強令拆掉靈棚,火化屍體。王家人堅決抵制說:如果你們一天不解決,我們就一級一級的上告,從地方告到中央,這件事情沒完。有的警察也憤憤的說:以後這種事情別找我們,我們還以為真的是想解決問題呢,這也太不像樣了,你們家屬告他們……

遼寧蘇菊珍被破壞中樞神經藥物摧殘致精神失常、含冤去世


蘇菊珍臨終遺照

蘇菊珍,女,49歲,遼寧省葫蘆島市綏中縣前所鎮古城人。蘇菊珍曾患有嚴重的心臟病、胃病、膽道蛔蟲、胰腺炎等疾病,小腿經常浮腫。1996年,蘇菊珍本著祛病健身的想法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不久多年的疾病全部消失。

蘇菊珍處處按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是遠近聞名的好人。她自己非常樸素,幫助他人卻毫不吝惜。蘇菊珍以美容美髮為生,對於到她店裏的貧苦人,她不但免費服務還要給他們一些錢,就連精神病人到店裏她也毫不嫌棄的給他們洗臉、梳頭、換衣服。她曾多次被評為「先進個體戶」。

蘇菊珍多次資助貧困學生,前所三高中校長曾親自給她送去錦旗表示感謝;她經常帶著生活用品和米麵去敬老院看望孤寡老人、給老人理髮;她還自己掏錢修補當地的西河橋。因為她的無私,她家被葫蘆島市評為「十大先進家庭」;電視台也曾要求採訪她,她告訴記者:「我是因為修煉法輪功才會這樣做的。」

99年7.20以後,蘇菊珍因堅持修煉法輪功遭當地派出所抓捕時,曾有三四十戶老百姓向當地官員陳情,並質問執法者:「馬路都是她修的,她淨為老百姓做好事,這樣的好人為甚麼不放?……」

蘇菊珍走到哪都行善,即使是自己被中共邪黨非法迫害之時悲天憫人的善心也絲毫不減,1999年9、10月間,蘇菊珍在綏中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期間,一個綏中葛家鄉的老頭被放之前看守所要求交200元錢才放人,老頭家裏非常困難拿不出錢,蘇菊珍聽說後,拿出200元錢給了老人家,老人家非常感動,回家之前磕頭作揖的感謝菊珍,後來老人的兒子還拿著水果到綏中看守所看望蘇菊珍,但看守所不讓見。在被非法關押期間,蘇菊珍多次在經濟上接濟犯人 。

蘇菊珍多次依法為法輪功蒙冤上訪,遭到中共惡黨的殘酷迫害。它們把蘇菊珍從一個教養院轉到另一個教養院,先後在馬三家教養院、張士教養院、龍山教養院、沈新教養院等多處迫害。其目地非常陰險,到後來蘇菊珍家人已經不知道蘇菊珍的下落了。家人感覺這裏面有問題,多方托人打聽蘇菊珍的下落,費了很多周折才查出人在沈新教養院。

在被非法關押期間,蘇菊珍遭受了各種酷刑折磨,人格侮辱,並被強制施用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導致她精神失常。2002年2月,蘇菊珍在家人被教養院勒索了1500元後放回家時,是由幾個人架著走出沈新教養院大門的,四肢已無活動能力,兩眼目光呆滯,面部毫無表情。回家22天後才能進食。家人後來無意中發現她的小便處仍有未癒合的傷口、身上有針眼。

蘇菊珍回家後,又遭到當地綏中公安局、前所鎮政府、前所派出所的持續騷擾,經常非法抄家,將照顧蘇菊珍起居、支撐一家人生計的19歲的大女兒綁架進「洗腦班」迫害。

經歷了幾年的身心迫害,蘇菊珍的身體每況愈下,精神狀況也更加惡化。2006年4月8日早8:30分,蘇菊珍含冤去世,終年49歲。

4月9日早晨,蘇菊珍的遺體在綏中縣前所火葬場火化時,發現頭蓋骨、小腿骨、肋骨都是黑色的,無法燒化。向專業人士諮詢得知,這是藥物中毒的結果。多名證人曾公開證實,蘇菊珍在馬三家教養院期間被強制施用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這些黑骨印證了這一事實。在場的火葬場工作人員和親友、以及同日去火葬場火化的其他死者家屬都見證了這些黑骨,所有人都說:這骨頭不正常,太說明問題了。

「菊珍走了」,鄉親們這樣互相傳遞著大法弟子蘇菊珍去世的消息。他們稱呼她時都不帶姓,而是親切的叫她「菊珍」。

蘇菊珍的丈夫在妻子連連遭受迫害的打擊下,變得體弱多病,以至患上了腦血栓;小女兒也因此而失學;原本上大學的大女兒,因為母親被非法關押而不得不回家照顧體弱多病的老父親和還不懂事的小妹妹,而輟學。蘇菊珍的老父親由於傷心過度雙眼相繼失明,80歲老母親在一系列的打擊下、特別是女兒含冤離世後精神幾近崩潰。

四月份得以證實被迫害致死的部份案例

高精度圖片
重慶市法輪功學員杜娟

杜娟,女,29歲,家住重慶市渝北區沙坪石油基地,係石油職工醫院醫生。杜娟因堅持修煉真善忍、講法輪功真相,先後兩次被劫持至重慶茅家山女子勞教所,遭受長達四年六個月的非人摧殘,脾、肺、肝全部潰爛,最後被折磨得連續高燒不退,呼吸困難,於2005年3月24日保外就醫。回家後,杜娟遭到當地惡黨人員、惡警長期騷擾和跟蹤迫害,被迫流離失所,於2006年4月14日含冤去世。年僅29歲。

吳俊英,女,52歲。2006年1月17日,北京市大興區中共「國保」一行6人,闖入廡殿鎮大望莊村,綁架農婦、法輪功學員吳俊英,劫持在北京市調遣處迫害,隨後判非法勞教兩年半。吳俊英3月29日被劫持到北京女子勞教所,3月31日7點多家屬被告知吳俊英已去世。家屬看了吳俊英的遺體,發現手是紫色的,還有針眼。目前,家屬已向勞教所提出交涉,勞教所所長和有關警察畏罪躲避。

叢桂賢,女,吉林省松原市人,因講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被非法判刑十年,關押在長春黑嘴子女子監獄屢次遭受酷刑折磨。惡警對她用盡酷刑,用大頭針扎手指縫,酷刑折磨48小時,妄圖逼迫她說出其他大法學員的下落。它們還喪心病狂地用八號線把她綁成大字型,並向四個方向用力抻,致使其手腳腫脹,大出血。惡警曾毫無人性地用竹籤釘她的手指,在叢桂賢昏死過去時,他們又用火燒腳心,並卑鄙恐嚇道:「把你送到你兒子的學校,讓你兒子看看你的慘像。」叢桂賢被折磨得生命垂危,於2005年保外就醫,後病情惡化,於2006年3月28日下午3點10分,離開人世。

李金昭,男,63歲,家住安徽省臨泉縣譚棚鎮張營村楊莊自然村,自1995年修煉法輪功後各種疾病不治自癒。1999年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以後,李金昭多次遭惡警邱三和所長孫孔志的綁架,多次被非法拘留、勞改、洗腦,身體受到很大的摧殘。2005年7月李金昭再次被綁架到臨泉縣看守所非法關押,多次遭受刑罰,之後又被劫持到洗腦班迫害,導致他全身浮腫,生命垂危,保外就醫回來沒幾天,就於2005年10月3號含冤離世。

郭繼堂,男,54歲,湖北省武漢市新洲區鳳凰鎮鄭元村人,1998年得法,2005年4月在當地講真相,被惡人舉報,遭惡警毒打至重傷,於2005年4月25日晚在痛苦中去世。據親人透露,其遺體慘不忍睹,衣服破爛,全身傷痕累累,血跡斑斑。

鄧文傑,女,56歲,吉林省四平市人,1997年得法。修煉前鄧文傑患有婦科疾病,嚴重胃病,煉功後在一個月之內身體完全恢復正常。2001年去講真相時被惡警綁架,非法關在勞教所。在勞教所期間,鄧文傑絕食抗議迫害,遭到惡警野蠻灌食,將大動脈插壞,不久離開人世。

* * * * *

每一個案例都是一筆血債,每筆血債都是一條繩索,善惡有報,欠債必還,昭昭天理在制約著一切。中共江氏集團在對法輪功的滅絕性迫害中所欠下的每一筆血債,都將要償還,這一天越來越近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