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2月,24宗迫害致死案例得到證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3月5日】(明慧記者黎鳴綜合報導)2006年2月,24位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例通過民間渠道得到證實。至此,自99年7.20中共和江氏集團非法迫害法輪功以來,已證實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人數達到了2838人。

24位遇害者中17人被迫害致死於2006年的頭兩個月中,其中8人被迫害致死於剛剛過去的2006年2月。遇害者年齡在35歲-64歲;女性法輪功學員有11位,佔46%。

據明慧網資料統計,在2006年1月和2月期間被迫害致死的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已有23位。

2月份的24個案例分布在大陸的10個省、市,其中河北省、遼寧省各4人;黑龍江省、吉林省、四川省各3人;重慶市、山東省各2人;廣東省、河南省、江西省各1人。

這些案例凸現了中共惡黨的嗜血本性。中共對法輪功修煉人的滅絕性迫害手段無所不用其極,毒打、酷刑摧殘、毒針毒藥謀殺、野蠻灌食、超高強度奴役、等等;中共的勞教所、看守所、610洗腦班等是殺害法輪功修煉人的場所,在那裏,酷刑折磨和虐殺現象普遍且大量,當法輪功學員被折磨的生命出現危險時,仍不通知家屬或給予必要的搶救醫治,直到人毫無生還希望時,才通知家屬把被迫害的奄奄一息的法輪功學員接回家,而很多人回家不久便去世了。

石家莊北郊監獄蓄意殺人 楊曉傑彌留之際才通知家人接回

楊曉傑,男,40歲,原在中國青年報北方辦事處工作,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楊曉傑按「真、善、忍」原則做好人,工作中,他勤勞踏實,曾在單位受過重獎;生活中,他心靈手巧、孝敬父母、樂於助人,在街坊鄰里中口碑很好。一家人生活和睦、幸福。


楊曉傑生前照片

楊曉傑生前和妻子劉潤玲、女兒楊文婧合影

中共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以後,楊曉傑行使公民權利去北京上訪,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被石家莊市休門派出所非法關押;被單位開除工職;家人被長期監視居住,連他們當時才11歲的女兒也被強行帶到派出所強制洗腦。

2000年9月29日,楊曉傑和妻子劉潤玲被迫流離失所,遭到惡黨機關的非法通緝。2001年9月28日晚在石家莊開達小區,夫婦倆同時被抓,遭到毒打、坐鐵椅子等酷刑迫害。2002年9月9日,楊曉傑和劉潤玲只因堅持信仰說真話,同時都被非法判刑11年。楊曉傑一直被非法關押在河北省石家莊北郊監獄十一監區;劉潤玲至今一直被非法關押在河北省女子監獄一監區。

2003年9月至12月間,為了逼迫楊曉傑放棄信仰,監獄教育處長汪國斌指使犯人范江山對楊曉傑拳打腳踢,造成他肚子疼和兩顆後牙掉落。就這樣警察還給他戴上手銬腳鐐,而犯人范江山因迫害法輪功立功減刑提前出獄。

2004年6月2日晚,楊曉傑因拒絕看強制洗腦的醜劇,被關禁閉,他絕食絕水抗議迫害。6日上午,教育處長汪國斌又利用灌食殘害他,把管子從鼻腔插進食道後,又說管子細換粗管再插,又插進食道內。在汪國斌指揮下,醫生猛的將高濃度鹽水注入,瞬間就充滿了楊曉傑的胸腔、鼻腔和嘴中。楊曉傑在劇烈痛苦的爆發力下,猛然坐起,拔出灌食管,才沒被憋暈過去。

遭到野蠻灌食後的連續三天,楊曉傑咳嗽、吐血、發高燒。之後,楊曉傑脊椎劇烈疼痛,癱瘓在床。在楊曉傑身體極度消瘦、虛弱的情況下,監獄竟以不轉化為由,一年多不讓家人探視,刻意隱瞞楊曉傑身體情況,百般阻撓保外就醫。直到2005年12月28日,楊曉傑彌留之際,監獄才將奄奄一息的楊曉傑推給家人。家人把他送到醫院,醫生第一句話就說:人成這樣了怎麼才來呀?太晚了!

楊曉傑1米75的身高,體重從原來的140多斤,出監獄時頂多也就剩70多斤,瘦的皮包骨頭;氣管裏有痰,胸部積水,呼吸急促,說半句話就要大喘幾口氣;大多數時間都是昏睡,叫不醒,連睜眼睛都費力;軟軟的癱瘓在病床上,慘不忍睹。

楊曉傑被迫害的皮包骨頭的腰部、腿部照片

楊曉傑的父母都是70歲的老人,5年沒和兒子團聚了,好不容易接回家,這麼短暫相見就生死離別。老父親悲痛欲絕,一遍又一遍的說:要能替兒子去死多好;老母親一直抱著楊曉傑的屍體拼命的哭喊了7個多小時,老人家怎麼也不相信這麼年輕、孝順、優秀的兒子就這樣永遠的走了。

在楊曉傑病危期間,家人一直向河北省女子監獄申請,希望讓劉潤玲回家看望楊曉傑。但監獄一拖再拖,直到楊曉傑去世,還在阻撓推脫,不讓劉潤玲回家辦喪事。最後在農曆新年前一天,才用8名警察押送劉潤玲到火葬場,匆匆見丈夫最後一面。這是他們夫妻5年以來第一次見面,也是最後一次見面。

在親朋好友的強烈譴責下,警察才不得不讓劉潤玲回家看婆婆,但不允許上樓,只好將因極度悲憤而精神恍惚的老人背下樓到警車裏見面。劉潤玲被迫扔下痛不欲生的老人和因血腥恐怖驚嚇得發呆的16歲的女兒,被警察急匆匆帶走。第二天就是中國農曆新年初一。

河南陝縣張準麗被警察毒打致死後從四樓扔下偽造自殺

2006年元月13日,河南省陝縣大法女弟子張準麗被國保大隊綁架,當天被毒打致死,終年55歲。惡警為了掩蓋犯罪事實,竟喪心病狂的將張準麗的遺體從四樓扔下,偽造張準麗跳樓自殺現場,然後再假惺惺的將屍體送到陝縣二院搶救。

河南省陝縣國保大隊2006年元月8日開始,對該縣20多名大法弟子進行非法抄家、綁架;元月13日早晨,惡警們突然闖進大法弟子張準麗的家中非法抄家,搶劫大法書籍和經文,還有家中孩子們的電腦,然後強行把張準麗綁架到了陝縣國保大樓四樓,對張準麗進行刑訊逼供,追問大法書籍和經文的來源。

張準麗堅決抵制惡警的不法行為。惡警們未能達到目的竟將張準麗活活毒打致死,然後製造跳樓自殺的假相,並拒不通知張準麗的家人。

直到第二天張準麗的家人去國保大樓打聽情況時,國保大隊的人才謊稱張準麗「跳樓自殺」,已經送到醫院。張準麗的家人急忙趕到醫院,看到的是早已冰冷的屍體,屍體上遍體鱗傷。張準麗的家人(都沒有修煉)悲憤至極。國保大隊曾找張的家人商量,企圖用16萬元封口,但遭到張家人的憤怒拒絕。

元月15日,憤怒的家人在陝縣最繁華的地段身穿孝衣,打出多個橫幅「做好人反被抓」「還我母親」,在陝縣引起轟動,人們紛紛打聽此事的原委。陝縣公安局為了掩蓋其罪惡,竟非法調動60多名警察,把喊冤的張準麗家人全部抓走,然後強行火化張準麗的屍體,妄圖銷毀罪證。

據了解,直接參與打死張準麗的惡警有張亞輝、呂飛、康轉森,其中呂飛和康轉森最為邪惡,而呂飛表現更甚。

山東王新博被強行注射不明藥物後送回家 不久離世

山東省淄博市張店區大法弟子王新博在山東省監獄遭到非人折磨,被強行注射3針不明藥物後,於2006年農曆新年前夕被放回家,不久,於2006年2月10日含冤去世。

王新博,男、48歲,山東省淄博市張店區煙草公司職工,以前身患重病,1997年修煉法輪功以後,得以康復,身體健康。99年7.20後,王新博因多次去北京為法輪功蒙冤上訪,及在自家門口煉功,先後數次遭到非法拘留、勞教。

2000年10月15日,當地警察到王新博家非法抄家,並把他從家中強行綁架,非法關押在看守所。2001年,王新博因傳遞真相資料被非法判勞教3年,後保外就醫出來,繼續遭受迫害,被迫流離失所。

2003年在做真相資料時被非法抓捕,被淄博市張家店區惡黨法院非法判刑13年,關押在山東省監獄遭到非人折磨。

2005年10月獄方為了逼迫他「轉化」,連續4天4夜不許睡覺,十幾個惡徒輪番毆打折磨他。為了抵制迫害,王新博4天滴水未進。直到王新博被折磨的全身浮腫昏死過去,才被送到警官醫院。當王新博浮腫消退,身體有所恢復時,醫院竟然強行給他打了3針不明藥物,然後,在2006年農曆新年前夕把他送回家。

王新博回家後,腹部極度膨脹,雙腿嚴重水腫,渾身疼痛難忍,送到醫院檢查發現,內臟嚴重損傷,做穿刺時腹腔放出的全是黑紅的血。王新博於2006年2月10日去世。

暴毆、野蠻灌食 吉林李鳳芹被警察活活折磨致死

吉林榆樹市大法弟子李鳳芹,女,50歲。2005年10月11日上午,李鳳芹在朋友楊秀華家,被突然闖進的幾個市公安局警察綁架到國保大隊。惡警齊力穿著皮鞋狠毒的一腳把她踢倒在地。然後惡警張德清把李鳳芹強行塞入警車劫持到看守所。當時李鳳芹的胸腹部劇烈疼痛,不能喘氣。到看守所後,李鳳芹連車都下不來。惡警柴文革把她拽下車,和張德清一起強行把她拖進看守所。李鳳芹癱軟在地,被犯人強架著拖進監室。

在李鳳芹絕食抗議迫害的第七天,看守所獄警強行把李鳳芹拖到醫務室進行野蠻灌食。給她灌食的獄醫姓李,他們把她綁在擔架上,然後往鼻子裏強行插管,灌了一些鹹菜湯,摻玉米麵的奶粉。次日,李鳳芹又被強行抬進醫務室,這次參與灌食的有女獄警滕慶玲。李鳳芹的雙手被綁住,她向參與灌食的人說:「不要再灌了,灌了也得吐,何苦折磨人」。女獄警滕慶玲說:沒事的,吐也得灌下,還能聽你的?

到第十天下午,李鳳芹已經被折磨的奄奄一息。大夫檢查完甚麼也沒說就走了。到晚上六點鐘,她的家人來接時,是由犯人把她抬出去的。

回到家,李鳳芹就開始嘔吐,吐的都是綠水。家人把她送進榆樹市醫院。經醫生檢查,沒有血壓,摸不著脈,瞳孔放大,血也抽不出來,針也扎不進去,肚子脹得很大,確診為腸梗阻,非常嚴重,又做不了手術,大夫無能為力,告訴家人準備後事。

李鳳芹昏迷不醒,家人決定送她去長春醫大二院,大夫說怕到不了長春,家人說走哪算哪。市醫院120把她送到長春醫大二院,經過14個小時的搶救李鳳芹才甦醒過來。李鳳芹每天只能靠輸液、輸人血白蛋白維持生命。家人為她看病至少花了七、八萬元。李鳳芹於2006年1月30日下午含冤去世。

* * * * *

每一個案例都是一筆血債,每筆血債都是一條繩索,善惡有報,欠債必還,昭昭天理在制約著一切。中共江氏集團在對法輪功的滅絕性迫害中所欠下的每一筆血債,都將要償還,這一天越來越近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