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法修心,清除惡黨邪靈的干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4月9日】我今年70歲了,抓緊發正念、講真相,還要講三退,我的身體變化很大,同修說我修的紅光滿面,我沒出歡喜心,我牢記師父的話:「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惱都是過關,所遇到的一切讚揚都是考驗。」鄰居、朋友說:「你家負擔那麼重,照看丈夫、接孫女、買菜、做飯都是你幹,你身體怎麼那麼好呢。」我就用身體的變化來洪揚大法。對食雜店人講,她接大法真相,看小報,給她護身符,她看完就傳給別人,人傳人,心傳心,還召集同學聯誼會洪揚大法。

我是96年得法的,在這幾年風風雨雨中,是師父的慈悲使我在個人修煉和正法修煉的路上走到今天。我堅持學法煉功,堅持發正念、講真相救眾生,清除惡黨的一切邪靈因素。在這六年證實法中,發大法資料,貼真相從不落下,在資料多的情況下,一天走出去發2─3 次,多者能發出幾百份,從不覺得累,回來還得照顧癱瘓在床上8年的丈夫。幾年來我比較安全,是師父給我的超常的功力和能量,我才能控制邪惡,讓邪惡看不見我。後來面對面講真相、講三退,我有些怕心。怕心就是執著心,是修煉人要去的心。在講真相中,我是這樣安排的:1、講真相先易後難;2、對遠方親朋好友用書面講;3、利用節假日每週六、日走訪講;4、對有緣人講。

「九評」出來時,我沒有重視學,一看就鬧心,一看就發燒、咳嗽,在鼻子上又起紅點,很長時間才下去,當時我也沒悟到是邪惡對我的迫害,以為是消業。我是一名身受中共惡黨毒害的大法修煉者,我做過多年黨務工作,我一直用這種毒素去污染別人,過去惡黨的各項活動給我種下了邪黨毒素,我感到自己最微觀深處有惡黨文化的東西。這就給我修煉帶來很大的困難,後來通過學法,看明慧週刊,提高了我的心性,突破這些干擾,徹底清除惡黨多年來給我灌輸的邪惡理論和觀念,從一思一念中徹底清理乾淨,同時清理好家裏的環境。我煉功時經常有響動,通過清除了家裏的邪靈因素,響動沒有了。九評一來,我就寫出退黨聲明,兒女們都認真的寫了三退聲明。

在2005年7月份邪惡黑手又來我家干擾我學法,干擾我做正法工作。表現形式是丈夫突然病重了,不能吃飯了,一天得餵五頓飯,感到很累。突然兒媳也病倒了,當時她都不認人了,我當時就發正念清除她背後的一切邪惡因素,清除共產邪靈在她體內的毒素和干擾,之後她睜開眼睛起來就要上班,我問她方才怎麼說胡話,她說她不知道。在舊勢力黑手亂鬼迫害到家的情況下,我學法少了,走出去發真相也少了。

是師父又一次在夢中點化我。一天晚上做夢,師父來我家了,還有四名隨同人員,當時我很高興,不知道說啥了,我說師父怎麼來了,從哪裏來,師父說:「我來看大家學法情況,呆一會兒就要走。」我說:「中午請師父在我家吃飯吧。」師父說:「好吧。」於是我準備了四個菜,這時師父的隨同人員回來說;「你師父還有九家沒查呢。」我出去迎接師父,我一出門看見我們樓前有十多個小棚子上都栽滿了小樹,就我家棚上沒栽,當時我也很著急,我上棚上看土是否夠用,這時我就醒了,我坐起來就哭了。師父老遠來沒吃飯就走了,我心裏很難受。我悟到師父來點悟我,叫我救人,我悟到小樹苗是有生命的,當務之急就是救人。通過這個夢,我要努力精進多學法,多發正念。我還悟到小樹苗就是小學生,於是我多發正念清除吉林各中小學校長及全體師生背後的一切邪惡因素,清除共產邪靈在他們體內的毒素。

面對面講三退,開始不敢對高幹和高級知識份子講,在開始講不好,碰上釘子了,向內找是因為自己學法不深,在法理上講不透,沒講到位,所以失敗了。我悟到必須先發正念,清除他們背後的一切邪惡因素,清除共產邪靈在他們體內的毒素,多走訪,發給他們真相資料,給他們看九評,多了解他們思想。我走訪家鄉,面談就通了,他說:「大姐,我相信你,把我們小名寫上吧,從今天起我們就是正式退出黨團組織了。」我又走訪了親友,他的難度比較大,他曾是部隊的大尉,到地方工作又是總經理。第一次到他家,看他身體怎樣,他退休後身體多病,我從關心上講惡黨的歷史。他說:「我為共產黨幹一輩子,有病卻沒人管。」這時我給他看九評,給他真相資料,光盤,護身符,我看他很高興。我到他家共走訪兩次,他們家兒女們都寫三退聲明了,他說:「我看完九評,才認識到共產黨的實質,我還要告訴老同事退黨。」到現在共有22名寫三退聲明。

通過講真相、講三退,提高了我的心性,去掉了怕心,敢於面對面講,對知識份子講。實踐證明,去掉人心講真相,只有抱著救人的心態站在法理上講,師父就會給我們智慧和力量。當前我們的責任就是救度眾生,首先要學好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