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哪裏都要證實好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4月9日】

一、得法

1998年10月回老家,和一老同學相聚,得知法輪大法是一個教人向善的好功法,還有益身體,我就想煉。回家後找到了本地的煉功點,喜得大法。第二天請回所有大法書,繼而又請回師父講法錄像帶、錄音帶和煉功帶。在同修的幫助下,很快學會了五套功法。

從此我每天勤於學法、煉功、修心性,每週參加兩次集體學法。三個月我的身體發生了很大變化,五、六種疾病不藥而癒。一次聽法,看到像雪花一樣的小法輪從天上飄下來,看到法輪圖形的法輪旋轉,美妙極了。這是偉大慈悲的師父在鼓勵我,師尊給了我新的生命,我想,唯有好好修煉更加精進,才不負師尊的苦度之恩。

在實修中,心性在漸漸的提高,大法的超常也在我身上體現出來。

一次買菜,一輛小客車從後面來,反光鏡一下撞到我背上,使我猛向前踉蹌幾步,突然像有人拉我一把,站住了沒摔倒,售票員罵我走路不看。我悟到是師父救了我。

二、進京上訪

1999年5月的一天,小組學法,得到師父的經文《見真性》,當時覺得有大的考驗了,心想,不管發生甚麼事,跟隨師父的心決不能動。

7月20幾號看電視新聞,全是對大法的歪曲、誹謗,心裏非常難過,忍不住放聲大哭。政府怎麼啦?這麼好的功法為甚麼要打壓?一時間,邪惡鋪天蓋地壓下來。怎麼辦?我們大法修煉者、受益者不該站出來說句真話嗎?當時也不知道怎麼做,只對身邊的一些人說明大法的真實情況。

後來得到師父的經文《心自明》、《走向圓滿》,心裏很激動!師父還管著我們!走出去說真話,進京上訪。於是我和同修們在2000年6月25日晚上登上了去北京的列車。到北京走出站口就看見一大群警察擋在那裏抓人,警察把我們一行八人帶到火車站派出所分兩處訊問。我對警察說,我們都是修真、善、忍的好人。

當時沒有怕,我們堂堂正正上訪,這是公民的權利,有位警察當時豎起大拇指說:「你們法輪功真偉大,了不起」。我們都不說自己的姓名、地址,學著說普通話,他們也聽不出我們是甚麼地方的。

後又來了幾個警察,有個女警察非法搜我們的包和身,找到了一張當地的公交車票,這下他們省事了,馬上通知當地駐京辦的人把我們帶走了。當地駐京辦的人說:「你們沒去成天安門,你們知道嗎,那兩天天安門每天抓幾千人,法輪功的被打慘了。」

本地公安局來人把我們押回直接送看守所非法拘留。進去時,警察給我們上手銬、照像,指使犯人對我們搜身、搜包,錢、手錶等全都搜去,用我們的牙刷刷廁所,我們受盡羞辱、辱罵。

7月28日丈夫去公安局要人,我丈夫說:「她進京上訪說明真實情況沒有錯,為甚麼不放人,說真話有罪嗎?你們還罰款5000元,還拘留。」他們商量了一會,叫我丈夫回去準備了1000元保釋金,拿來後才把我釋放了。回家後。我向內找自己,加緊學法歸正自己。

三、證實大法

通過學法,我明白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重大使命,同修們也在漸漸成熟。另外空間邪惡因素控制世間壞人對大法犯罪,破壞資料點、綁架同修。本地不少同修被非法送勞教、判刑、送洗腦班迫害。由於資料被破壞,資料缺少,師父的新經文同修傳著看,我就用筆抄寫師父經文來送給農村同修,有的講法很長,每天要用4、5個小時抄,連續半月的抄。淨心抄經文時,那種溶於法中的感覺很殊勝,身體暖暖的。

2003年十一期間,有晚我夢見邪惡抓我,我跑到一幢樓前,上到樓頂上,我看見有十幾個惡警衝進樓裏,這時,房面上有一個大法輪帶我旋走了。第二天,正好我女兒回家來接我到她工作的那個城市去,我隨女兒去了。後來知道果然十一期間我家鄉公安局到我家、去單位找我,又找親朋好友到處打聽我的下落。

我身在外地,盡力做好師父要求弟子的三件事。在那裏沒有真相資料,看不到明慧週刊,我就用隨身帶的一份真相每天用2小時時間抄寫幾份,上街購物或外出時帶上發放,或送給朋友熟人。在這期間,二十幾年沒見過面的表弟也來女兒家,這是師尊安排他來聽真相的,多年不見的堂兄說:「你們法輪功真厲害,走到哪裏真相講到哪裏,共產黨害怕,我相信總有一天會給你們平反。」不久我回到家鄉。

今年又在外地,沒有真相資料就自己做,用隨身帶的一份勸三退的資料複寫,寫好後用信封裝好郵寄到有緣人。親友來訪,或訪友,帶上寫好的真相資料、三退方法給她們,她們都接受。

節假日隨女兒外出旅遊,除帶上真相資料放到公園的樹枝上、椅子上,讓有緣人看到,一路上背師父經文,發正念,清除迫害大法弟子,干擾正法的黑手、共產邪靈爛鬼。

四、去執著

這次在外地女兒家遇到女兒買房、搬家,我被這些家務事所干擾,又加上對親情的執著,師父要求我們做的三件事沒做好。邪惡因素找到了迫害的藉口,一天下半夜上廁所,像有人推了我一把,摔倒在廁所裏,左腳傷得很厲害,第二天腳像茄子一樣全紫黑了,不能下地。我想,黑手迫害我,決不能承認邪惡的迫害,發正念除惡,也意識到自己做得不好。然後照樣學法煉功,五套功法全煉完。女兒、女婿勸我到醫院照片,看傷著骨頭沒有?我說:有師父管我,沒事,很快會好,你們放心。

十天後慢慢能下樓走動了,兩個星期就能出去買菜,又能走到街上做講真相的事了,女兒女婿說:「法輪功真神奇,這麼嚴重的摔傷,沒上藥居然都好了。」他們也聽進了我講的真相,都三退了。

在遇到家庭矛盾時,我一方面加強學法、發正念和講真相三件事,一方面主動承擔家務,多關心丈夫、子女,對情的執著從逐漸看淡到放下,代替的是慈悲。現在家庭和睦。其實這個過程也是剜心透骨,每一個執著都像花崗岩一樣的大山阻擋在精進路上,在夢中看到這樣的大山,我不懈努力,正念正行,去掉一點,師尊為我拿掉一點,家庭矛盾中去執著歷經半年多。

六年來,我憑著對師尊對大法的信,聽著師尊的諄諄教誨,逐漸的從對大法的感性認識昇華到理性認識,明白了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重大使命。雖然走得磕磕絆絆,只要我學法,正念正行,沒有過不去的關。

我悟到寫投稿也是一個提高心性,修煉的過程。真心希望大家都來交流心得,不論寫得是否好,發表不發表,向師尊彙報我們的修煉,與同修切磋,都能幫助我們提高。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