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跟師父正法進程 無愧師父慈悲苦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4月1日】一直想寫一篇心得交流,可是總是怕寫不好,其實,一切都是自己人心所致,是私在作怪。平時和同修交流時總有說不完的話,可當真正坐下來寫時,又理不出頭緒,這時更知道自己離師父正法要求的差距很大。儘管如此,我還是決定一定把自己修煉以來的一些體會,向偉大的師尊彙報,與各位同修交流。

一.心記大法,努力精進

記得那是在2000年的冬天,同修A給我帶來師尊的經文、真相資料,我和同修出去散發,可總是提心吊膽,怕別人看見,心咚咚的跳個不停,一下午終於把所有的真相資料發完。晚上同修A又送來了真相資料,我卻心裏想著:「剛發完,怎麼又送來了」。一晚上,總是胡思亂想、心神不定。

第二天早上自己總是心煩意亂,害怕有甚麼事,一會兒就想上廁所,出去時看見胡同口有輛警車,心想是不是來找我。從外面沒回家,就聽見牆外有人說:「××在這住嗎?」是自己的名字,我躲進了鄰居家。鄰居也聽我講過真相並同情大法,就出去打聽風聲。我就趕快盤腿打坐(當時還沒有發正念的經文),請求師父幫助,因為我家還有許多大法資料,但心卻咚咚的跳的靜不下來。後突然想起師父在《美國中部法會講法》中的「一個不動就制萬動」,就趕快默念此句,慢慢的心也靜下來了。一會兒惡警們也走了,以後也再沒尋找、騷擾過,此事不了了之。

從以上之事,我深深的體悟到:不管任何時候,只要把自己當成大法弟子,時刻想的是大法和師父,是無所不能的,正如師父講的:「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

二.解體邪惡,廣傳真相

我是98年2月得法的,在這惡黨非法迫害大法弟子的血雨腥風六年來,沒有轟轟烈烈的事蹟,但也經過了大大小小的不少考驗,但我堅信只要時時事事以法為師、正念正行,任何時候邪惡也是不敢動你一根毫毛的。記得我一開始出去發真相資料的時候,由於正念不強,碰到人就心跳得厲害,只有人走了以後才敢再發。事後認真學法,從內心認識到大法弟子做的是最正、最神聖的救度眾生的事,是全宇宙的眾生都羨慕的,只有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才榮幸配做的事,並就如何做好此事經常和同修切磋交流。後來每次出去發真相資料都是堂堂正正出去,安安全全的回來,幾年來邪惡從來不敢以任何藉口來非法迫害。

有一次,我和姐姐上午坐車去郊區的大表哥家講真相,下午又去了二表哥家,原計劃第二天早上再去附近的村莊發真相資料,可晚上回大表哥家的路上看見天上烏雲密布,大雨快到了。我倆內心都向師父請求:「師父啊,我們好不容易來到這裏是發真相資料來救度有緣人的,老天可不能破壞我們的計劃呀,求師父解決!」說來也怪,雨前半夜只下了一會,後半夜就停了。早晨天不亮,我和姐姐帶上準備好的真相資料去了附近的村莊。到了村裏發了一半資料的時候,突然聽見背後有人問:「這麼早來這裏,你們是幹甚麼的?」一開始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只是不吱聲往前走,那人更加生疑,繼續追問。後來我想我就是救度你們的,他可能也是有緣明白真相的,於是我停下腳步,大大方方的說:「我是給你們送真相資料的,這對每個人都是有好處的,你拿一份回去看吧!」那人於是笑呵呵的拿了一份資料走了。後來又碰到幾個陌生人,我都主動打招呼遞上一份真相資料,有幾個好心人,還指給我們幾處偏僻處有人家,去那裏發幾份吧。就這樣,一早上我們把真相資料發放了四個村莊。

另外一次,那是一個炎熱的夏天,我和姐姐、女兒三人去另一偏遠山村發放真相資料。一路上爬山越嶺騎車走了幾個小時才到了一個小村莊,進村發了一會兒資料,就有四、五個男青年看見我們是陌生人就大叫大喊的說:「你們過來,幹甚麼的?」我鄭重的告訴他們:「天氣這麼熱,我們來這裏就是告訴你們,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天安門所謂的自焚是假的,你們山村消息閉塞,不信就看這個。」於是那些人每人一份都拿到手裏慢慢的看,還有一個多要了幾份,說是要給家人和鄰居再看看。就這樣,在師父的呵護下,所有的真相資料很快發放完畢,安全返回。

幾年來,不管是大街小巷還是偏遠山村,不管是逢年過節還是親朋聚會,不管是買菜購糧,只要我能去的地方和碰到的人,一有機會我就把真相資料發出去、講出來,絕不放過每一次救度眾生的機會。

三.堅信師父,正念正行

在中共惡黨「十六大」前夕,我們這裏的邪惡妄圖非法綁架部份大法弟子辦洗腦班。單位派人找我,威逼我寫所謂的「保證書」,我就給他們講:「過去我是有名的老病號,況且後來得了癌症,我修煉法輪功得到了康復,為公家節省多少醫藥費,都是有目共睹的,怎麼能寫甚麼保證?」

後來,邪惡之徒又威逼我的家人和父母來誘惑我寫那所謂的「保證書」,企圖利用情來矇騙我,同時還放言說:「要不寫保證,就叫警察來抓走」,一時間全家都鬧得非常緊張。但無論誰來說我,都動不了我的心:我不會背叛師父,絕不能對不起大法。單位的那些所謂領導用盡了各種軟硬方法來威逼我也沒打動了我那已鐵定的了心,此事也不了了之。

四.緊跟師父,抓緊救度

幾年來,功友們有技術出技術,有時間的多跑腿,各自默默的盡著自己能盡的力量,為保證能看上明慧文章和師父的新經文,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都毫無保留的做著該做的一切。由於我的時間比較充足,我就承擔著傳遞各類資料的工作,同修整理好資料後,我再傳給各片傳遞出的同修,雖然這幾年許多同修遭到邪惡的非法迫害,資料來源也被非法破壞過好幾次,但我都沒有被這些嚇倒,始終如一的努力把每一份資料以最快的時間送到同修的手上。

六年來,正法的形勢不斷發生著變化,從師父的《心自明》經文開始,至現在的最新經文,我始終都是以最快的速度傳遞到下層同修手中。另外從幫助走不出來的同修交流提高到組織功友召開小型法會,從揭露當地邪惡迫害到發放真相資料和勸世人「三退」,從組織集體學法到集體整點發正念,做了一些自己該做的事情,但深感離師父的期望、離大法的標準還有很大的距離,尤其是師父的《越最後越精進》發表後,發現自己無意中鬆懈了精進的步伐,還有很多執著和人的觀念,要在以後師父叮囑的「值千金、值萬金」的日子裏更加做好三件事,抓緊救度眾生,無愧恩師的慈悲苦度,無愧「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這一稱號,同全世界大法弟子共同迎接那法正人間的到來。

個人粗淺感受,不妥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