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清、破除舊勢力的所有安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4月29日】長期以來雖然從道理上知道要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但在修煉實踐中有時卻分不清哪個難是師父安排的,哪個是舊勢力安排的。最近學習師父在《洛杉磯市講法》時,師父回答學員關於正念破除舊勢力迫害的那段法引起了我對到底如何認清從而破除舊勢力安排的思考。在反覆學習了這段講法後,我現在有如下體悟:我們每個人修煉道路上的過關和魔難大多是在我們修煉之初就完全安排好了(除非自己做不好額外又帶來的),而因為舊勢力執意要參與,其實是干擾正法,就造成了表面和師父是同一套安排,但難的結果卻是不同的,按師父安排的路走就能過去(正念越強過的越快),但按舊勢力安排的走就很難過去。

1.認清舊勢力的安排

師父安排的修煉道路是最正的但卻也是很窄的,那就是要求我們時時刻刻保持強大的正念。當我們正念足時,師父甚麼都可以為我們做,因為這是師父早就安排在法中的;但當我們正念不足、達不到標準時,就是走出師父安排的那條路了,這時師父要是為我們做甚麼就是額外的了,那就會牽扯很大的問題(需要把宇宙正完法的那一部份從新改一遍),所以就不能做。所以這就是師父為甚麼說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師父一定保護;同時又說有的時候真的做不了、不可以動,因為師父不能保護一個常人,正念不足時我們在那一個問題上就是常人。

師父安排的修煉道路以正法修煉為基礎,也就是說只要弟子心在法上,提高心性就能過,而且決不會影響證實法、救度眾生,比如師父決不會安排你病業關過不去肉身死亡,也決不會安排你被判刑進監獄或勞教所,或者用一種很慘烈的方式去個人的甚麼執著心,這些大多是舊勢力所為。舊勢力的安排是以個人修煉為特點的,也就是抓住你有漏的地方拼命考驗,差一點也不讓你過,甚至不惜毀掉你;加之它們的妒忌心,考驗採取的方式大多強硬和極端,比如為了去你的色心把你關到監獄裏去;為了去你的情讓你家破人亡。

因此當有的關我們總也過不去,而過不去的後果又很嚴重時,如會影響救度眾生或對大法有負面影響,那我們就要當心是不是落入了舊勢力的圈套了?

2.破除舊勢力的安排

只有認清了舊勢力的安排,才能否定它、破除它。我曾在勞教所時被所謂「轉化」,為自己在修煉路上留下的污點痛悔萬分。有時想分析一下,當時能否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不轉化,走出一條「正念闖出」的路呢?可回憶到當時勞教所那種邪惡至極的環境,以及當時自己對法的理解和承受力,總覺得自己達不到那個成度,好像「轉化」還是不可避免的。所以就無可奈何的說每個人的路不一樣,當時就那個水平,沒辦法。但這次學了《洛杉磯市講法》和從新學了經文《道法》後,我明白了在修煉中這樣的大關過不去絕對不是「必然」的,是因為我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我的難才變成了逾越不了的大關,才變成了「必然」!

因為我當時一直沒有認清舊勢力的安排,無意中還在認可它,比如我根本就不應該把自己放在勞教所中,然後去想怎麼能不「轉化」,這已經是在它安排的魔難中修煉了。那樣去想問題即使用絕食等方式「正念闖出」也是損失巨大的,按它的路走可不就是危險重重嗎?應該從最根本上否定它,也就是我應該否定勞教本身。回想自己當時雖然也不想被抓,但卻下意識的多次主動做了被抓的準備,比如我上班都穿套裝,我就擔心萬一被抓,在看守所應該穿甚麼呢,為此還專門去商場買了適合在看守所穿的休閒服。還有一次父親對我說,你這樣下去早晚要出事,如果判刑你能承受的了嗎?我竟然回答,我都是個人行為,又沒組織甚麼大的活動,還不至於判刑,最多也就是勞教吧。被抓後邪惡在審訊我時,我毫不猶豫的承認了所做的一些事,也相當於配合了邪惡來迫害我、判我。

如果說邪惡要來抓捕我是我原來就有的一難的話,那走師父安排的道路就是正念破除這一難,也就是「如果真的能在困難面前念頭很正,在邪惡迫害面前、在干擾面前,你講出的一句正念堅定的話就能把邪惡立即解體,(鼓掌)就能使被邪惡利用的人掉頭逃走,就使邪惡對你的迫害煙消雲散,就使邪惡對你的干擾消失遁形。」(《美西國際法會講法》)我們從明慧網上看到有很多弟子正是這樣做的,可我卻因為對法的理解不深無意中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艱險之路,給自己的修煉造成了一些無法彌補的損失。

由此聯想到「活體摘除器官」事件中的弟子,他們由於種種個人和歷史上的原因,舊勢力對他們做了一個非常惡毒的安排,就是我們現在看到的這種滅絕人性的殘害。舊勢力的目地是所謂的考驗大法弟子,而且主要還是為了考驗在外面的弟子,看我們看到這種情況時對法對師有沒有疑惑。這部份弟子大多是在2000年、2001年被關押進去的,他們雖然對法對師很堅定,但因很多沒有看到過師父後期講法,對全面否定舊勢力安排這一法理可能沒有悟到,所以很多都是在被動承受著這非人的迫害,沒有按師父安排的路否定掉、闖出來。

3.排除舊勢力的一切干擾

談到破除舊勢力所有安排的問題,我發現有些情緒和心態上的極度不穩定狀態也是舊勢力利用我們的一些執著放大來干擾,因為它們企圖安排我們的一思一念。比如我以前修煉狀態總愛在自負和自卑之間擺盪,不能很好的「取中」。我在常人中學歷高、能力強,修煉前正是年輕氣盛的時候,得法時又有「尋師幾多年,一朝親得見」的強烈觸電感,所以自認為悟性高,緣份大。舊勢力就利用這一點放大我的歡喜心,讓我產生自負心理,以至於後來聽不進去其他人的不同意見,做了一些極端的事,主動向邪惡暴露了自己,造成了自己的被迫害。在勞教所中相信了邪悟謊言,走了彎路。後來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曾痛不欲生。對於自己摔的那麼大一個跟頭,一度又很氣餒,懷疑自己還行不行,可能不是修煉那塊料。其實現在想想,這兩種極端不都是它們的圈套嗎?總之就是想讓你不合格,掉下來。

當然為甚麼會被舊勢力干擾的了,還是自己有執著造成的。比如自負和自卑其實都是放不下自我的表現。做的好一點就覺的自己了不起,其實還是想證實自己。否則如果認識到是師父的慈悲安排和大法的威力,還有甚麼好自負的?所以就明白了為甚麼修的好的弟子總是那麼謙遜,並非因為他們知道謙遜是美德,所以有意去修出來的(那樣就是有為的了),而是因為修的好了悟了大法的內涵,明確了自己在正法的角色,不會可笑的認為自己有甚麼了不起。而自卑表面看起來是夠「謙虛」了,總覺的自己不行,但並非是修煉者那種認為自己差距大要精進的狀態,而是往往和自暴自棄聯繫在一起的,其實是因為想「自負」沒達到目地的原因,還是執著於自我。否則心裏如果只裝著救人的想法,就不會這麼在意自我感受了,哪有時間自負和自卑呵!

正是由於這個放不下的自我,使我平時有些思路還是沒有完全擺脫舊勢力的影子,比如對同修的「嚴格要求」,頗有舊勢力「差一點都不能讓你上來」的意思。所以否定舊勢力不光是否定舊勢力的迫害,也要否定我們自己頭腦裏它的思維方式、它的干擾。而且否定確實不是嘴上說說的,有多強的正念,才能否定的多徹底。而正念唯有來自法中,靜心學法永遠是第一位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