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強姦案談怎樣真正破除舊勢力的安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2月5日】從兩位大法弟子被強姦一事談起,不是批評任何當事人,而是想把在有關問題上個人對法理的認識談出來。

舊勢力就是利用它們的邪惡安排來考驗大法弟子,來破壞大法弟子對師對法的正信。當連續強姦案這件事被揭露出來之後,我們大法弟子聽到此消息的頭一念是否在法上這是最關鍵的。當我把《明慧週刊》上登的這篇文章讀給母親(同修)時,她當時表現的正是邪惡所要的,雖然通過交流從表面上已看不出她對此事的疑慮,但在她的心中是否還留下陰影呢?還有,兩位當事人同修當時如果清楚的記得自己是修煉的人、是時刻有師父法身保護的大法弟子,而不是把自己降為常人中面對流氓惡棍的弱女子,邪惡之徒在有好幾個大法學員所在的場所連續強暴兩名女學員的事情還有機會得逞嗎?此話說起來好像容易,其實道理很簡單,就像和平修煉時期過色魔關的時候道理一樣:色魔出現了來引誘你的時候,在那個關鍵的時刻你是否能想起自己是個煉功人,這就是在這個問題上修煉人和常人的界限。達不到修煉人標準,結果就和常人層面一樣;能達到修煉人標準,結果就是超常的。說白了,人間的邪惡之徒,無論其多麼凶殘無恥,他們是絕對不敢面對面的對莊嚴偉大的神犯罪的,其實我們大法弟子都有能力杜絕這樣的損失和迫害。

師父在《2005年舊金山講法》中說「它無非是為了兩個目地。一個是讓他出現這個狀態,看周圍的人怎麼看。看你的心怎麼動,看你動不動心,不就這問題嗎?……看你們還修不修了。」「未來是不承認舊勢力的那一切的,必須得改變。舊勢力總的體系已經被銷毀了,因為正法在最高處已經銷毀它了,只是在表面上在世間上過去舊勢力留下的東西還在發揮作用,沒銷毀的東西還在運轉。眾生怎麼樣,特別是人怎麼樣,它們才不管呢。」

這兩位被強暴的大法弟子所經歷的不就是舊勢力的邪惡安排還在發揮作用的結果嗎?那麼我們怎樣真正破除舊勢力的安排,而只走師父給我們安排的路呢?

我就從自身的修煉狀態來談一下個人的粗淺體悟,修煉前我是個膽小怕事,依賴心特重最怕受委屈的弱女子。其實這一切就是舊勢力的安排,給我修煉設置的障礙。它讓我在證實法中怕心重重,然後以此做藉口迫害,把我抓進了洗腦班,因我心中有法(剛背完《洪吟(二)》、和早就背過的《精進要旨》),正念否定邪惡的迫害,在師父法身的慈悲呵護下四天闖出洗腦班。我父親在邪惡非法抓走我後曾說過「這回小珍(我小名)可要受皮肉之苦了!」其實不就是舊勢力發狠要迫害我嗎?

我們不是要在舊勢力安排的迫害中修,而是要從根本上否定迫害。──如果我們大法弟子都能真的正念正行,那麼這場迫害其本身根本就不應該發生和存在,其中的每一件迫害案例也是不可能發生的。在迫害中,也就是舊勢力的安排針對我而來的時候,如果不是我心中有法「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如果不是我放下了生死痛斥它們的違法劣行必招惡報,如果當時我沒有講清真相救那些還可救的生命,如果不是師父的慈悲呵護,我是闖不過去的。因為我當時的表現的確做到了一個修煉人的狀態,所以舊勢力發狠要迫害我的計劃落空了。

師父每次講法中一再提醒我們要多學法,學好法。其實就是在領著我們走師父安排的路,只有多學法才能強大正念、走好走正返本歸真之路!因為我們的一思一念都來自舊宇宙,是為私的,是舊勢力安排的。當一件痛苦的事情發生了,不管它有多麼尖銳我們都用大法去衡量,就沒有甚麼看不透的、放不下的。

為了我們今後在證實法中少受或不受損失,就讓我們齊發正念「全盤否定舊勢力的邪惡安排,銷毀邪惡的運轉機制,徹底結束舊勢力的參與。」

粗淺體悟,定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