識清迫害,跟上正法進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1月17日】2005年7月20日晚,我突然出現「病態」,眼發直,頭往下墜,一句話也不會說,右胳膊右腿不好使,沒知覺,連續吐兩次,躺在床上,不會動了,頭腦一片空白,以前通背的《轉法輪》、《經文》都忘了,連發正念的口訣和煉功動作全忘了。家人趕緊請師尊照片給我看,問我認識不認識,我表示認識。我心明白,這是迫害。我家人讀《洪吟》給我聽,問我聽懂了沒有,我表示能聽懂,家人教我說「師尊,快救我」,我嘴說不清,心裏是那麼個意思。

母親很著急,偷著找了醫生,要安排我住院,說甚麼「超過十二小時就落後遺症了」。我心裏著急,嘴又說不出來。母親也是大法學員,祛病健身她相信,但不相信圓滿,遇到問題還是採用常人的辦法,她主張住院,還查萬年曆、算卦。她是從親情上疼我,這我理解感謝。家裏五個修煉人,母親要住院,另外四個不同意,就沒送醫院。所有通知到的同修都為我發正念,有的連續兩天兩夜,真正體現了「他的事就是我的事」。

我第二天就能坐起來了,眼睛能睜一會了,能幾個字幾個字的說話,有間斷;第三天就能正常走路了,但腿沒勁,我也跟著發正念,可坐起來卻想不起來正法口訣,坐了5分鐘就又躺下了;第四天我眼不發直了,坐起來了,開始學法,別看說話斷斷續續,讀起《轉法輪》都能讀成句了,但舌頭有點大,讀半講腦袋就疼的厲害,到最後一句法不知讀幾遍,越最後越明顯。

等到第五天,我能讀一講了,記憶逐漸恢復了,讀法也準確了,舌頭不大了,和家人一起煉功,五套功法一做到底!親戚來我家,沒看出我和以前有甚麼兩樣。接電話對答如流,誰也聽不出和以前有甚麼區別,一切恢復了正常。

在被迫害前,我曾和親人講真相。她是邪黨黨員,正好探親回家,我講了很多,她說:「你們法輪功也搞起政治來了,你不提××黨我還真忘了。我幾年沒交黨費了,這回我要補上,我還要寫申請重新入黨。」我說:「我是完全為你好。」她說:「行你說法輪功好,就不行我說××黨好?!我就不信法輪功。」她叫著師尊的名字,一點也不尊敬。我為了不讓她造業,說:「你做出甚麼選擇,那是你個人的事,你不要這樣講話,是要遭報應的。」她說:「我就不怕報應!」叫著師尊的名字說「你教他報應我,我就不信。」事隔幾天(約7天左右),她摔壞了,摔得胸骨凸起,變了形,臉也摔得幾處破皮,躺在炕上。這回她想起我倆的對話,心甘情願的退了黨團組織,還一再說謝謝。通過對我本身的迫害和她遭報這兩件事,她不反對大法了。

我母親也目睹了兩件事的整個過程,變哭聲為笑聲,比以前好了多少倍,也走出去講真相了。可是剛走出去,邪靈爛鬼就鑽了她的空子,她也出現了和我一樣的「病態」,吐了三次,四肢不靈了,但還會說話,甚麼都明白,比我當時輕的多,這時她的思想又動搖了,自己揪脖子,叫別人給揪脖子,不足半個小時就脫去了人身。

從這件事中我悟到:一念之差,生死之別,人神之別,「心一定要正」。(《轉法輪》)越到最後,邪靈爛鬼也看到了自己很快滅亡的下場,急了、瘋了、紅眼了,有空就鑽。我們要走正大法路,踏實的做好三件事,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全面清除邪惡,不要使邪惡鑽了空子。也要警惕邪惡間接鑽空子。邪靈爛鬼直接鑽我空子失敗了,就在我母親身上下手,毀掉了她,又實實在在的向下拽我一把,想把我間接毀掉。我決不上當,決不能讓邪惡再鑽親情的空子。

師尊在《2005年舊金山講法》中指出:「因此環境一寬鬆啊,往往就容易產生一種懈怠的情緒,壓力小了就使心理上放鬆了,就不那麼太抓緊了,這樣不行啊。實際上作為一個修煉的人,大家不管遇到甚麼樣的環境都不能不精進。越寬鬆,實際上對你們的考驗也就越嚴肅。」通過學法,我認識到邪惡鑽了我不精進的空子,求安逸之心不斷放大。環境越寬鬆,反而懈怠情緒上來了,我十分痛心,爬起來趕緊跟上正法進程。

「人家說:我來到常人社會這裏,就像住店一樣,小住幾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戀這地方,把自己的家給忘了。」(《轉法輪》)中的這段法使我猛然清醒!

不妥的地方,誠請同修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