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對「破除舊勢力」的體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2月16日】在正法修煉的幾年中,我認識到所謂的關、難之所以發生都是有原因的,都有修煉人需要提高的因素在裏面,舊勢力在師父面前甚麼也不是,我們只要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好「三件事」,舊勢力自然也就破除了。印象深的有這麼幾點:

慈悲講真相 破除舊勢力的經濟迫害

走出來之初,因在單位講真相,散發真相材料被同事上報給領導,領導對我做出了扣工資的決定。我一方面向內找發現在講真相的過程中沒做到理智和智慧,另一方面我和同修形成了一個整體,藉機分頭跟領導、職工深入講大法真相,從大法蒙冤的事實到洪傳世界的情況,從邪黨的歷次政治運動到善惡必報的因果關係,講明「扣工資」一事將關係著有關領導的未來,同修和我都本著救度世人的慈悲之心,對「扣工資」一事堅決抵制,用強大的正念制止世人在此事上造業。由於基點正,真相講的深入,理智、正念強,不長時間單位又給我恢復了工資。

師父《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講法》中教誨我們:「那麼我們在講清真象的時候,清除了一些人對大法邪惡的念頭,最起碼在這一件事情上不是救了他嗎?」同修和我實踐了這層法對弟子的要求,破除了舊勢力的安排。

正念否定舊勢力對大法弟子的肉體迫害

一次我在講真相途中被不明真相的世人舉報,警察用對大法弟子拷打的方式追問材料來源,我堂堂正正告訴他們自己是修「真、善、忍」的,怎能出賣別人出賣佛!心中牢記師父的講法「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誰也操縱不了」(《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心性上做到不驚不怕,金剛不動,不斷的講大法真相,同時發正念解體操縱他們的一切邪惡。有一年輕警察看我不配合要上前打我,我善意的告訴他:「你這樣做對我沒甚麼,但這樣對你真的不好。」同時不斷的清理他空間場內的一切邪惡,他果然止步了;另一年歲大點的警察又要去拿鐵椅子銬我,我發正念求師父加持,讓他現世現報。他立刻捂著肚子回來說肚子疼,椅子也不敢拿了,還問我是不是遭報應了。

後來,邪惡還不死心,又派另一警察來洗腦班審問,此人多次暴打過大法弟子,我同樣用正念制止邪惡,並講明善惡必報的因果關係,他反問我:「我多次打過法輪功學員,怎麼沒遭報?」我說:「這是李老師慈悲,再給你一次機會。」他還想動手,我發出強大正念制止,恰在此時,他發現我頭上「冒煙」,並跟另兩名警察說:「你看她頭上冒煙。」說完就拉著他倆走了,我知道這是師父慈悲,用此方式點化世人並保護大法弟子。

在師父的加持下,我依靠強大的正念制止了舊勢力對大法弟子肉體上的迫害。

去掉根本執著 法理中不斷昇華

在洗腦班的時候,起初由於心性有漏放不下對親情的執著,求出來心切,導致丈夫和家人多次前來勸說我放棄修煉。師父的慈悲點化,同修的及時提醒,讓我向內找到這些執著並發正念鏟除,之後家人再也沒來干擾。

在同修和我下決心破除舊勢力的安排,從洗腦班闖出去的過程中,我們一開始指望常人放我們出去,後來我們堅定了正念,信師信法,正念正行,從根本上否定著舊勢力的存在,「我包括你舊勢力的本身我都不承認」(《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上的講法》)。我們在講真相,發正念的同時,嚴格要求自己,遇事向內找,不斷修去「名、利、情」的執著。

當時單位面臨改革,洗腦班惡人多次以下崗、判刑、勞教相威脅。家庭方面,丈夫費盡心力營救不成,又看我堅定修煉不肯放棄,後來送來離婚判決書讓我簽字。面對這來自多方面的魔難,慈悲的師父又一次點醒了我:不能「一手抓著人不放,那手又抓著佛不放」(《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排除干擾》)為了破除舊勢力的安排,證實大法,我和同修先後絕食,抵制迫害。修煉環境不斷改善,後來我們可以捧讀師父新講法和《轉法輪》。

在大法的指引下,我們不斷提高心性,同化大法,最終在外面同修的正念加持和師父的慈悲呵護下,瓦解了邪惡強加給我們的迫害,我堂堂正正的回到單位繼續上班。

事事符合大法弟子的標準

回到家後,家庭面臨著破散,一方面丈夫已有外遇,另一方面,自己在回家前已在離婚判決書上簽了字,當時覺得自己已在洗腦班關了九個多月,家人跟著承受得太多,法理上自己也明白,「然而人來在世上是由因緣決定著人生的路與人生中的得失。」(《走向圓滿》)「我們修煉人講隨其自然,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轉法輪》)。如今回來了,應該怎樣對待這個婚姻,走好走正自己的修煉道路呢?

我深知「你稍微走偏一點,你就不符合大法弟子的標準。」(《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於是自己發出純正的一念:不計自己得失,讓一切向著有利於證實大法,有利於救度眾生的方向發展吧。面對著夜不歸宿的丈夫,自己一次又一次的放棄自我,正念對待。後來,由於我對待此事的純正心態,加上親朋的勸說,促使丈夫在較短時間內,理智的處理了那段錯誤的感情,回到了家中。

談談關於「三退」的體悟

如今,丈夫一家全部寫了「三退」聲明,婆婆也從新走回到修煉中來,由於親屬們對大法有了正念,善待大法得福報的例子比比皆是。一親屬「三退」後不久,騎摩托車差點鑽入車底下,結果人車完好,化險為夷;有兩個孩子在今年的升學考試中,雙雙考入原本意料不到的好學校;部份親屬和世人在做「三退」之後, 身體上的各種不適都已經陸陸續續的好起來了, 精神上也大有改觀。

最後要特別提及的是:這篇心得體會在周圍同修的指正圓容下修改過多次,包括每個標點符號的使用也認真的對待,每改一次我都會向內找到許多執著,每改一次都是修煉的昇華,同時清除共產邪靈對思想和文化的干擾,正如師父在(《美術創作研究會上講法》)中所說的「那麼你們在創作中走回正的路上來的過程中是不是在洗刷自己?」「在從本質上,觀念上改變自己,不是在修煉自己嗎?」我在寫這篇心得體會過程中真的體悟到:大法弟子做任何事都是在修在其中,做任何事都離不開整體的配合與圓容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