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風雨中坎坷前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4月25日】轉眼時間已到二○○六年了,又一年的春天來到了。在夜深人靜中回望一路走過的坎坷過程,心中對師尊充滿感激,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中,我才走到今天。

我是1995年10月還在上大學時得的法,當時在一個書店中偶然看到了《轉法輪》。當時就感覺一股強大的能量包圍了我,書中的內容也深深的吸引著我,於是請回了《轉法輪》,用了三天時間將整本書通看了一遍。從此我的人生發生了全新的轉變,當時只是覺的這本書太好了、太純正了,讓我站在一個新的境界上,知道了人生存的意義。那時,我失眠、頭髮暈、經常眼冒金星、身體虛弱,很擔心不能完成學習任務,但僅僅看過書之後就有了很大改觀。我到處尋找煉功點想學功,後來發現學校裏就有煉功點,有學校的老師免費教。

從此我開始了學法煉功,按照書中的要求修心、提高心性。漸漸去掉了許多不好的心,身體也恢復了健康,在書中師尊告訴我「要想好病、祛難、消業,這些人必須得修煉」、「心性多高功多高」、「 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作為一個修煉者,同化於這個特性,你就是一個得道者,就這麼簡單的理。」我想這個功真好啊!煉功中有苦有累,但也有很多快樂,特別在霧氣朦朧中煉功時,讓人覺得如臨天上。那是一段幸福、快樂的日子,幸福的日子總是過的特別快。

1999年7月之後,邪惡的迫害鋪天蓋地而來,剛開始不知所措,在夜深人靜時細細思量,回想我學法修煉的過程,回想同修在一起學法的情景,我們討論的每一個問題不都是找到自身的不足,從而去掉,更加純正自己的嗎?我們的所有努力不都是去掉自己的私心,從而變得無私無我、事事先為別人考慮的嗎?我們的所做所為決沒有邪的、見不得人的事。而這一切的來源都是從學法中來,從師尊的經書中來。從我自身的體悟中感到,如果真的認真學法修心,這樣的一個人只能是越來越好,決不可能去做害人的事,而這種情況是所有別的說教根本達不到的,而這麼好的指導我們修煉的法一定是最好的!我感到世人一定是被別有用心的人誤導了。

在這期間家裏激烈的反對,我也盡力的解釋「你們不是覺得我不抽煙、不喝酒、沒有沾上一點邪的嗎?這都是按師父的經書做達到的,為甚麼要反對呢」?但家裏還是擔心我的書被人發現,趁我出去的時間將我的書燒了。當時我一想到沒有書了,以後怎麼煉呢?如果不能看書煉功了,這絕望的感覺讓我窒息。幸好我會電腦,從網上找到了一個國外煉功點聯繫人的電子郵箱地址,我就發郵件希望他能給我寄來師尊的經文。真的非常感謝這位同修,沒幾天就將電子版的經文寄過來了,同時還幫我訂閱了明慧網的文章。我心中充滿了喜悅,立即下載下來,開始了每天的閱讀。讀著同修的文章,我越來越清楚法輪大法是最正的,是宇宙中的真理。特別是讀到許多大法弟子所經受的苦難讓我經常失眠了。以前我在單位時,因為不希望別人知道我年紀輕輕就學氣功笑話我,所以,大家都不知道我煉功。現在我決定要講真相了,全國有那麼多同修專門到北京來講真相,我就在北京更要做。

我從明慧下載了文章,自己做成了真相傳單開始散發。因為還有怕心在,只在沒人看到的白天和晚上發。發的時候真的是心發慌手發抖,發完就像鬆了一口氣,隨著發了幾次,膽子漸漸大了,情況好了一些。但惰性又出來了,後來我又因為升本科考試佔用了大量時間,再加上考上後,來回上課,講真相的事幾乎停下了。這段時間又上班又上課每天都很晚,但內心總有心慌的感覺,只有打開電腦看著師尊的像片和學習經文才感到內心的安寧。這段時間因為長期沒有看同修的交流文章,學法也不深。頭腦不清醒下竟糊裏糊塗在常人的威脅下入了邪黨,雖然在當時還沒有明確解體邪黨,但我也總是感到不對勁。在後來看到了師父關於退出邪黨的經文,我立即用真名退出了,並聲明了以前所說的所有不符合大法的東西一律無效。

這一段時間是我修煉上一個坎坷的過程,其間反覆的在思想中,對我是不是真信師父做考驗。真像師父說的有時候讓你似是而非,感覺這個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每次我都是想到師父有對我們說過假話嗎?師父所說的不是在我的修煉中一一兌現了嗎?我自身的體悟和提高不是實實在在的嗎?而用任何別的辦法確實真的不可能再讓人們的道德回升了。我雖然有明確的結論,但還是因為有怕心陷在常人的迷中。一個怕講真相對家人造成影響,再一個也擔心受到迫害。但周邊又有很多人因不了解真相,對大法不敬。在這一反覆的心性摩擦中使我非常痛苦,我有時從夢中驚醒就想到這些。在夜深人靜時,我常常跪在師父的像片面前淚流滿面,反思自己尋找出路。

當時網絡被封鎖了,我也無法看到師父的新經文,這時我收到了別的同修發給我的電子郵件,介紹了突破網絡的一個軟件,暫時我還得不到這個軟件,但我開始留心破網軟件了。在這時因為我沒有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又參加了邪黨的保先,還加上常人的一些不好的心沒去掉,危險靠近了我。因為一點小事被好幾個人無理的毆打,臥床了一星期。在臥床期間我反思自己,修煉人沒有偶然的事,肯定是我自己出了問題。被邪惡利用了。好了之後我又收到了同修的郵件,我真的要感謝在網上講真相的同修,就是因為這些同修終於使我有機會獲得了破網軟件,當我又一次看到明慧網站時,心情難以形容,不知不覺淚流滿面。我立即下載了師父最新的經文,如飢似渴的開始學習。

師父說過了不證實大法就不是大法弟子,在怕心下我虛度了很多時間,我心裏非常痛悔。在看了師尊的經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和《也棒喝》後,反思我這段時間的情況,這不就是說我嗎?雖然剛開始時我做了一個大法弟子該做的事,但時間一長就放鬆了,有些執著心就在助長,舊勢力就要乘機迫害。

我反思之後又開始做一個大法弟子該做的事了,雖然和別的大法弟子聯繫不上,但因為我能夠破網,就從網上下載真相資料,根據這裏當地的情況,針對要講真相的人群,自編自印在村莊、居民區發放。剛開始發真相資料時真的是處處都有阻礙,如果事先想好甚麼時間要做甚麼,經常臨時一下有事或者突然下雨。看是難以成行了,但只要一堅持,就又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又能做了。有一次我準備去一個村莊發資料,在打印的時候突然下上大雪了,這場雪還很大,去還是不去呢?我最後決定一定要去,當天晚上雖然路不好走,但資料都發的很順利,回來時心裏一下很輕鬆,又一批老百姓能知道真相了。

師尊在《2004年芝加哥法會講法》時說「也不要師父一講大家又明白了,有的人馬上甚麼都不幹了,就一心一意的專門做大法的事了,那麼你又可能被舊勢力利用,因為它們就是在鑽空子。我今天告訴大法弟子的,就是在常人中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這種形式修煉,不能走極端,就是這樣平穩的在證實法中充份的發揮大法弟子的作用。大家有許許多多的困難,除了做好證實大法的事,還要平衡在世間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與家庭的關係、與社會的關係,這是很難。難,可是這是大法弟子必須走的路。」我在做講真相的事時,也在注意把握好自己,不走極端,不是為了證實自己,為了自己的修煉而講真相,而是出於慈悲心,為了救人而講真相。只是做自己應做的,不是為了求得甚麼。在講真相時,我還採用多種方式,在網上發真相郵件、還把收集到的一些郵箱地址發給明慧網、同時將收集到的電話發給海外的同修。

在這個過程中感到常人對大法的態度確實開始有了變化,剛開始時家裏強烈反對,在接觸了一些真相資料後,對大法有了新的理解,現在對我的修煉也默認了。因為這幾年處於邪惡對大法的迫害環境中,我也無心談朋友,現在剛有了女朋友時,我一開始也有顧慮,但在和女朋友講清真相後,她也漸漸從邪黨的宣傳中清醒過來,當她再看看身邊學大法的人到底像不像邪黨所說的那樣,也明白了真修大法的人,在長時間心性的修煉中,已經沒有了許許多多的毛病,當然在沒有圓滿之前還是有很多不足的,但對人是真誠的,處處為他人著想、心懷善念也肯定能照顧好別人。當我平衡好與家庭與社會的關係後,我的女朋友知道了修煉的人是真正的好人,也支持我的修煉了。

前幾天得到了像「蘇家屯秘密集中營」那樣的所有勞教所、監獄、秘密集中營參與的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消息,心裏真是感到錐心的疼痛,但在理智思考後,覺得悲痛並不是修煉人的狀態。邪惡的瘋狂只能讓大法弟子更加看清它的真面目,並不能使大法弟子退縮。邪惡越壞就說明邪惡越沒有力量了,也說明正法已經來到越表面了。它越邪惡,我們就越要揭露它,我立即將這一消息印製成真相材料,並附上法輪大法學會的通告發出去。

比起付出了一切的大法弟子,我還有許多的不足和執著心,在修煉的路上有風有雨,但風雨之後就會有光明的前程。願所有的大法弟子共同做好師尊說的「三件事」,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