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進實修,跟上正法進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4月10日】我是99年以前得法的,由於在個人修煉時期學法不深,根本執著沒去,基礎打的不牢固,所以在邪惡迫害開始時摔了跤,曾一度失去信心,但慈悲的師父不落下一個弟子,多次點化我,給我機會。師父的法身安排同修幫助我,使我又從新溶入到正法的洪流中,並決心精進實修,努力跟上正法進程。

一、靜心學法,修好自己

作為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肩負著救度眾生的歷史使命,在當前就是要做好三件事,多學法、學好法是關鍵、是根本。我深深認識到:我之所以在迫害開始時摔跟頭,就是法沒學好,沒修好自己,用人心來對待迫害,不能在法上認識法,被邪惡鑽了空子,受到迫害。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排除干擾》)我要多學法、學好法,用法來純淨自己。

談到學法,一開始干擾很大,如看書走神,不入心,白天上班及料理家務沒時間,晚上看書又打瞌睡,自己也排斥抑制,成效不大,這個狀態持續了很長時間,自己也著急,後來看到明慧網同修寫的體會文章談到了這個問題,建議背法,當時對我的啟發很大,於是我產生了一念──背法。我就要用師父的法來破除自己的一切執著,破除邪惡對我的干擾,用法來堅定自己的正念。這樣我從2004年的春天開始背《轉法輪》,剛開始背的時候難度大,干擾也大,有時一晚上或一天只能背下半頁書,一頁書,先逐字逐句背,然後連成段。有時一句話不知讀了多少遍也記不住,急得身上直冒汗,有時頭昏腦脹,有時鬧心,坐不住。我知道,這一切不是我的能力不行,不是自己的歲數偏大,而是思想業邪惡的干擾,我不承認這些干擾,我就要堅持下去,甚麼也動搖不了我。

經過一段時間後,背法的速度也快了,通過不斷的學法背法,看到了以前許許多多沒有看到的法理,並能對照師父的法修自己,在遇到魔難干擾時,能夠找自己,用法來歸正自己,清除干擾魔難。例如,今年元旦前後,自己身體出現嚴重消業狀態,開始發燒,鼻塞類似感冒;後來皮膚發癢,出現了類似濕疹皮癬,奇癢,學法時睏意就特重,嚴重影響了學法;後來耳朵奇癢,流水流膿,聽力下降,影響了我講真相。但我堅定一念:這不是消業,是邪惡的迫害,堅決的不承認,全盤否定。首先把家裏的環境清理了(邪黨有關的書籍等);然後發正念鏟除,持續一段時間,效果不十分明顯,時好時壞。我又找自己,通過與同修切磋,找出了迫害干擾的原因,就是自己存在著一些覺察不到的顯示心、歡喜心、外求心,特別是顯示心,自己都形成自然了,也覺察不到。找到後,不承認這些是我,是後天形成的,是共產邪靈強加的,堅決徹底清除,很快症狀減輕,基本消失了。

通過這件事對我觸動很大,修煉是嚴肅神聖的,必須踏踏實實的修煉,紮紮實實的提高,無條件的同化大法,修好自己才能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好的三件事,同時也找到了自己存在嚴重的怕心,不願與同修接觸交流,嚴重封閉自己。從那以後,我又加大了學法背法的力度,把每天背書的頁數記下來,進行對照,力求一天比一天多。

慈悲的師父看到了弟子的心,給予了我充份的時間,現在我已從工作崗位上內退回家。我悟到:充裕的時間是用來做好三件事,不是為了過好常人生活的。我決心在正法有限的時間裏,珍惜時間,抓緊時間,努力趕上,做好自己應該做的事。

二、重視發正念

師父《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中說:「我告訴大家,現在所有剩下的能夠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就是我們學員自己的原因。沒有重視發正念的這些學員,你們自己所應該承擔的、負責的空間裏面的邪惡還沒有清除,就是這麼個原因。所以發正念這事大家一定要重視起來,不管你自己覺得有能力和沒能力,你都應該去做。」

由於對師父的法理解的不深,剛開始發正念時,腿很痛,如果連續三次就受不了,心想自己能力小,慢慢來吧,對自己要求不嚴。隨著正法進程不斷向前推進,同修們發正念的次數很多,自己也跟不上,有時也原諒自己。通過不斷學法,發現自己的想法是錯的,不是自己不行,而是後天的執著、觀念障礙了自己,讓邪惡鑽了空子,就叫你腿疼,就不讓你發正念除惡。自己認識到了之後,對發正念也重視了,發正念的次數也增加了。但在平日的發正念時,有時自己也懷疑自己是否有能力,是否能行,其實這也是心性悟性差的表現。

有一件事對我的觸動很大,有一天我家的自來水龍頭突然嘀水,怎麼擰也不行,心想:自來水龍頭用的時間不太長,不應該早早就壞了。於是我就找自己,發現自己心性有漏,立即歸正自己,然後對自來水龍頭發正念,用手拍一下水龍頭,它立即恢復正常。我悟到,是慈悲的師父用這種形式點化我,去掉自卑心。我總以為自己曾掉過隊,層次低等等,其實自卑心的背後說明了自己對師父對法的不堅定,同時我也悟到:這個心是共產邪靈強加的,邪惡想通過這個不好的心來干擾我做好三件事,達到干擾與迫害的目地。現在的我,再也不懷疑自己如何如何了,堅定修煉這顆心,盡力而為,一切盡在其中。

三、去掉怕心,講真相,救度有緣人

在講真相救度世人方面,由於自己怕心重,一直做得不夠好,通過不斷學法修煉,也知道這怕心不是我,但在很長一段時間裏就是突破不了,但我不灰心,努力抑制克服它。記得剛開始發真相資料時,心裏怦怦直跳,大冬天的很冷,可我還是出汗。雖然在此前發正念,但還是緊張,後來我就經常的背師父的法:「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洪吟(二)》)「講真象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並求師父加持,漸漸的不怎麼害怕了。

後來我就利用合適的機會面對面去講,特別是《九評共產黨》問世後,更需要面對面的講,勸世人三退,與邪黨決裂。開始感到有一定的難度,怕心又起來了,效果並不好。師父說:「大法弟子已經成為眾生得救的僅有的唯一希望。」(《正念》)我經常想,我是幹甚麼來的,不能讓有緣人失去機會,於是我先從家人開始,再是親戚,然後是熟人、陌生人,我悟到:在講真相勸三退救度世人的過程中,也有自己要修煉提高的因素在裏面。在這過程中,暴露出自己很多的執著心,如怕心、顯示心、歡喜心、爭鬥心、怨恨心等等,從而在這過程中得到磨練,同時自己更進一步的體會到眾生都是為法而來的,有緣人都急盼得救。

記得有一天,我走在街上,老遠有一個不認識的中年婦女熱情的跟我打招呼,並不容分說的拉著我的胳膊到她家去坐坐,我很納悶,但又一想,凡是遇到這樣的事都不是偶然的,與講真相勸三退有關,那我就去吧。我就邊走邊發正念,清除她及其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因素和共產邪靈,讓她們全家得到救度。從談話中,得知她是我以前男朋友的妻子,她丈夫不久前病逝,孩子在外打工不在家,她認識我,這樣對號入座了。當時我心裏很內疚,由於自己常人心太重,沒有在她丈夫生前去看望並講真相,或許他了解真相後,能得法,使生命得到延續。我倆在談話時,就藉機向她講三退的事,沒想到只說了幾句話,她就欣然同意了,並告訴我她在電話中已經聽到真相和三退的事了,當我告辭後,她一直送到我大門口,並連聲說「謝謝」。通過這件事,使我感受到了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國外的大法弟子通過電話的形式向大陸的民眾講真相、勸三退起到了巨大的作用,沒有他們的努力付出,今天大陸講真相的難度不知有多大啊!真得感謝國外的同修。

尊敬的師父、同修,我深知自己在修煉的路上,在證實法的路上,每前進一步都體現了師父慈悲的呵護,體現了同修對我的善心幫助。我知道自己做得不好,離師父的要求相差甚遠,還有許多執著心沒去,還有很多人的觀念沒破除,但我有決心做好,在今後做好三件事的過程中純淨自己,去掉執著,破除觀念,同化大法,跟上正法進程。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