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洪傳展輝煌 佛恩浩蕩救眾生(二)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3月29日】

三、師父的關懷

說到師父對弟子的關懷和照顧,大連弟子有說不完的話。

1、師父知道我家的情況

一位學員回憶──

在師父來大連辦第二期傳法班時我是工作人員。一天,在講法休息時,師父親切的問我:「怎麼樣,生活有困難嗎?」我當時一愣,心裏納悶,師父怎麼知道我家裏的經濟情況呢?我告訴師父,「沒有。」師父接著問:「能行嗎?」我說「能行。」這時我已經眼含熱淚了,師父又親切的對我說:「夠吃夠用就可以了。」這句話對我觸動太大了,我知道這既是對我的深切關懷,又是指導我修煉的重要法理。師父在告訴我:修煉人不是為了當人,要修出世間,成為覺者,返本歸真,在世間只是小住幾日,對世間的一切都要看淡,不能執著。「夠吃夠用就可以了」,這句話一直銘刻在我心中,一方面使我面對困難心不動,一直保持樂觀的心態,同時也一直指導我精進實修,放下執著。「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洪吟》)師父的這一重要法理一直在指導我走在神的路上。

回憶和師父在一起的日子裏,師父總是面帶微笑,無論做甚麼總是為弟子考慮,師父的話總是打動人心,說話的語氣又總是那麼親切和藹,在師父身邊感受到的總是慈悲、祥和與溫暖。

2、師父關心暈車的學員

一位學員講了她參加94年6月成都班的幾件事:

一天師父到住處看我們大連學員,談話中把兩手放到頭後然後往兩側一拉,問:「看見甚麼了?」我們說只看見一道紅光,師父告訴我們,「你們回去要好好修,你們的元嬰都多大了,好好修吧。」一天,我們同師父一起乘車外出,天下小雨,道路泥濘,車被淋的很髒,當車停時只見師父先下了車,親自去擦車窗和車身的泥水。學習班結束將離開成都時,我們同師父依依不捨的告別。師父出來給我們打車,師父知道有一學員暈車,車開前,師父對著車轉法輪,給學員調整身體。師父對弟子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樣真是無微不至!件件小事都深深的打動著弟子的心,充份體現了師父的慈悲和對眾生的關愛。

3、此後我的心臟病再沒犯過

一位學員回憶說:師父第一次來大連傳法時,我同師父談到了我的身體情況,我說,「我渾身上下全是病,甚麼風濕性心臟病、頸椎病……等等,我已經死過去好幾次了。」師父當時並沒有說甚麼,不一會,師父起身從我身後經過時,對著我在空中抓了一把,就出去了。回來後,師父問我,「有甚麼感覺?」我說,「沒甚麼感覺,就是腿有點熱乎乎的。」此後,我的心臟病再沒犯過,再沒吃過一粒藥。

後來在6月份的成都班上,師父見我還親切的問,「好了嗎?」我感激的說「好了」。師父當時還鼓勵我:「你的悟性還挺好。」在成都班期間的一個下午,師父親自在前面教功時,好像有人在我的頸部「啪」的拍了一下,我回頭一看並沒有人,我立刻明白這是師父的法身在給我調整身體,從此我的頸椎病再沒犯過。我從原來的全身都是病到無病一身輕,這是師父的慈悲救度,幫我淨化的結果,我親身感受到佛恩給我的幸福,真正體會到了大法給我帶來的美好。

4、師父幫助我去不吃肉的執著心

一位學員說:我從小不吃肉,長期形成一種觀念,不能吃肉,很長時間沒有認識到這也是人的觀念。有一次到北京,師父特意請我們吃烤鴨,我坐在那裏心裏犯嘀咕,不想吃。師父知道我在想甚麼,為了去我的這一人心,師父親自用餅給我卷了鴨肉遞給我,說:「你吃吧。」師父給的我得吃呀,結果也吃下去了,從此以後,我也能吃肉了,但並不執著。其實,作為修煉人,對世間的一切東西,既不要有任何固有的觀念,也不執著於它,有甚麼吃甚麼,能填飽肚子就行,沒有人心的執著,吃甚麼都可以。過去以為吃肉是個執著,對肉有反感而根本就不吃,其實也是一顆人心。不帶任何人的觀念,隨其自然,才是修煉人的狀態。

四、幸運的孩子

1、師父給萬里之外的法國孩子調整身體

1994年7月,師父在大連辦第二期傳法班時,我看到師父給身在萬里之外的一個法國小孩調整身體的不可思議的神奇事。當時法國一個小孩得一種病,既不能動也不能說話,整天躺在床上,就像植物人一樣。全家為治好他的病到處尋醫,均無辦法。後來到教堂祈禱,請求主的幫助,神告訴他們,這孩子的病他也沒有辦法,只有正在中國傳的法輪功能治。於是,孩子的爺爺和父親不遠萬里來到北京,四處打聽法輪功,有人告訴他們,法輪功師父李洪志大師現在正在大連傳法。他們又馬上趕到大連,找到了李老師。

首先,他們向李老師講述了孩子的病情和症狀,師父問他們是否帶來孩子的照片,說沒帶來。這時,師父讓他們想一下孩子的形像,他們一想,師父馬上就知道了孩子的各種信息。這時就看師父在桌子旁用雙手在空中劃出一個孩子的形像,然後就像拔絲一樣的動作,用手從劃出的孩子身上往出抽,抽一下就用雙手將其掰碎,然後再抽再掰,經過幾次之後,師父停下來,告訴兩個法國人:「孩子好了,沒事了。」當時沒有手機,無法與法國家人聯繫,他們回到住處後,打了電話,家人說:「你們怎麼才來電話,今天早上八點左右,只見一道金光從外面進來直射到孩子身上,不一會兒,孩子就睜開了眼,說『媽媽,怎麼了?』接著孩子又會動了,並能下地走了。」孩子的媽媽非常高興。得知孩子立刻痊癒的消息,兩位法國人驚喜萬分,一再向師父表示感謝,並同師父一起照了像。照像時,他們信奉的神在牆上也顯現了出來。這件事再次使我感受到了師父的慈悲和無所不能的神通。

2、痴呆的孩子立刻變正常了

師父慈悲 揮手間癡兒換新顏

一位學員講了師父來大連第三次傳法後離開時發生的一件事。他說:1994年12月30日,師父在大連體育館作講法報告,有6000人參加,是師父在國內最後一場,也是人數最多的一場講法報告會。第二天,我們幾位學員到機場送師父。當時,師父正準備辦理登機手續,這時,有一位學員領著一個小孩匆匆的趕來,想見師父。師父發現了特意走過來,與他們相見。孩子表面上看有些痴呆,神志不清,好像精神上有毛病,前額還有一個小紅點。師父看了看孩子,然後在他頭上摸了摸,結果孩子眼神變了,嘴也正了,前額的小紅點也不見了,完全變成了一個正常的孩子,看上去還很機靈。在場的人無不感到驚奇,都說真神了!

五、大法的神奇令人驚嘆

這是一位學員的回憶──

1、大雨只在我們車後面下

師父在大連的第一期傳法班結束後,於1994年4月4日我們送師父去錦州,第二天早上8點左右到達營口,這時天不作美,下起了大雨,我們找個飯店準備吃早餐。遇到這麼大的雨,我有些犯難,想等雨停再走。我的想法師父知道,問我:「怎麼了?」我感到為難的說:「師父,您看看這天,還能走嗎?」可是,原定錦州當天就要開班,傳大法怎麼能讓雨給影響了呢?師父想了想對我說,「好吧,那咱們就不讓它下。」我當時一愣,很不以為然(當時我還不知道師父是誰,以為師父就是一位一般的氣功師)。當時師父沒說甚麼,站在飯店門口好像在對天說話。

在同師父一起吃早飯時,我問師父:「師父,雨怎麼還在下呢?」師父說:「嗯,一會兒就不下了。」飯後,雨就開始小了,逐漸成了毛毛雨。上車後我又問師父:「師父,雨甚麼時候不下呀?」師父說:「跑一公里以後。」我心想,就看現在的情況,再跑三十公里雨能停下來就不錯了。可是事實讓我驚訝了,車果然跑了一公里,前面的天就晴了,可是在車後面仍然是陰雲密布,大雨傾盆。這時我心裏真服了,對師父說:「師父,您真神了,您說不讓它下,它就不下了。」師父指著前面讓我看:「你看,那不是雲彩嗎?白色的是渤海的一條龍,黃色的是黃海的一條龍。這兩條龍正在值班,本來定下今天下雨,完全不讓下,這兩條龍回去沒法交代,就犯錯誤了,那怎麼辦?只好折中一下,讓它在咱們車後面下吧。」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經歷這麼神奇的事,如果不是親眼所見,真的不會相信。

2、海浪翻滾中呈現一條筆直大道

師父在錦州辦班時,一天,我們幾個學員陪同師父去參觀筆架山,因為山上有廟。筆架山位於海中,落潮時,車可以開過去,漲潮時,就只能坐船去了。我們去時正是漲潮,海浪還很大。我們上了一隻小快艇,艇小浪大,我想:「我會游泳,如果有情況我可以救他們。」所以我就坐在小艇的邊上,師父知道我的這一想法,就會意的看著我樂,好像是肯定我這一念還挺好。當小船開起來時,師父指著前面對我說:「你往前看。」我一看,大吃一驚,船正前方的海面怎麼出現一道溝,船兩邊的海水浪花翻滾,比船高很多,可是船正前方的水面呈現一條筆直的大道,就像無風的湖面一樣平靜,就這樣快艇平穩的開到目地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