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法以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2月1日】看到同修講背法的文章,我也從2005年11月底開始背法了。以前我幾乎沒有想過要背,只是一遍又一遍的讀。如果真正背會了,那就可以隨時隨地的學法了,尤其在中國大陸這個環境中,背會大法的好處可真是說之不盡的。比如在開會、監考、坐車的時候可以背法(用心默默的背),這樣能大大的增加我們的學法時間。在我們現在這個值千金值萬金的歷史瞬間,我們不趕快盡一切可能的學法還等甚麼呢?

想想我們考個大學也要背不少東西呢,而對宇宙大法,我們等待了多少年多少代的大法,我們竟然捨不得花時間和精力去背了,特別是我這樣的曾經背過許多共產邪教歪理的人來說,這樣一個以教授中國近現代史為專業的人來說是非常必要的。

現在我正在一天一段兩段的往下背著。沒有整塊的時間,就擠時間背,背會一句算一句,背會一段算一段。有時當時背會了,再背時又背不全了;有時候有干擾實在背不下去了,但還是背。就像爬山,太累了,上不去了,但只要再往上爬,也許只有一步之差,就會站在一個山頭上去了,那個境界是事先所無法預想的。

最近我在各種干擾中背法,實在不想背了,說太忙了,太累了,年齡也大了,那麼就擠一擠,就挺一挺,就想一想年齡是個甚麼呀?就再往前走一走。還是背,背著背著,速度就快了,記憶力也明顯增強,心裏覺得很充實很愉快,精力也更好了,時間上也不那麼緊張了,許多事情上也順當了,干擾也就更少了。我知道這都是師父在鼓舞我在給我機會。

一切並不是我事先所想像的那麼難。我們修煉人只要靜心學法,到時候智慧就出來了,因為大法無邊,大法是無比超常的。下面再說說這些天來我遇到的一些事情:

1、消除思想業

我的思想業非常頑固。正是《轉法輪》裏說的那樣:「思想業力會直接干擾人的大腦,從而在思想中有罵老師、罵大法的,想出一些邪念和罵人的話。」這個東西已經折磨我好幾年了,看著好了,可過一段時間又突然間出現了。雖然我一直在努力的修,雖然我在想盡一切辦法來化解、轉化和消除它,雖然現在它小了許多,但還是有,還是很頑固很狡猾的,總是去之不盡。我曾經為這事和同修交流過,大家都說,你要堅定,這不是你。這個東西糾纏著我,而且這麼長時間了,歸根到底還是我自己的問題,問題還很大。我覺得這是太不應該有的事情了,修了這麼多年,我的思想中還有這樣的壞念頭,這不是奇恥大辱嗎?我還修甚麼!我苦惱得很。我是從不輕易落淚的,在師父法像面前我落淚了,我是多麼對不起師父啊。決心也沒有少下,正念也沒有少發,可過一段時間就又冒了出來。有時我真是怕。本來我是不想講的,太可恥了!這事在我心裏已經擱了好長好長的時間了,今天我鼓起勇氣講出來吧,目地是把它全部曝光,以便徹底清除。

在背法當中,我感覺到這個頑固的東西在一點一點的消。以前學法時思想老是跑題,沒靜下心來學,以至養癰為患了。現在一字一句的背,不進到心裏我就背不下去。只要大法真正的進入了我的意識,它也就無處藏身了。有時突然不能上網了,甚麼都對著呢,就是上不了,有甚麼辦法!打印機也不動了。要是以往我是又氣又急的,修機子吧。現在不是,背法,我就信師信法。

師父說:「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 (《轉法輪》)邪惡算甚麼?「還不夠一個小指頭捻的。」 (《轉法輪》)我甚麼都不管你,我就記得我是師父的弟子,再怎麼樣我也是大法弟子,這一點是邪惡無法改變的。我是為法而來的,背法,就是背法,我為甚麼不背法呢?機子,電腦大家都是為法而來的,學好法是我們的本份。

這樣僅僅一天後,連我自己都沒有想到的是:再去上網、打印,一切又正常了,速度還更快了。我非常高興的說:「師父啊,您沒有放棄我這樣一個不爭氣的弟子!」

2、不斷的淨化本體和環境

有一次我和妻子一起煉功的時候,似乎看到(不是十分清楚的)從我身邊走出去一個手裏拿著一條蛇的人,是一個髒兮兮黑乎乎的中年人,很土,就像文化大革命宣傳畫裏的那種農民的形像,還回頭看哩。那蛇也是黑色的,很髒,小小的,還動。剛走出不遠就沒了,應該說是給正念之場化掉了吧。

這叫我想起,在7.20前後,我每次煉功,都會看到許多的蛇,到處都是。特別是我家搬到一群廟前山坡下的舊房子裏住的時候,那些東西簡直太多了,太猖狂了;但是我還是硬著頭皮這樣堅持學法煉功。萬幸的是同修給我傳來了師父教給我們的發正念口訣,我立刻信心百倍,一立掌那些東西就一掃而光,再有再掃,直到全部消滅。好幾次還出現了白色的狐狸,正念一出它就沒影兒了。現在覺得這個小東西有甚麼好怕的?當時可不是這樣。如果沒有師父的慈悲呵護,我真是連一天都修煉不了的啊。

現在這兩個東西的出現,這又意味著甚麼呢?後來我突然想起我們剛剛上學的時候甚麼都不讓學,就是背甚麼「毛主席語錄」,鬥、鬥、鬥,打砸搶的那一套。記得我背得最多,老師經常表揚我。再以後從當學生到當教師,都是在那個惡黨文化的毒水裏泡大的。我性格裏也滲透了這些東西,思想很左,好鬥。那些個東西也是有生命的,也改頭換面變得很和善的(農民的形像)可幹出的事情可是夠惡毒的(邪念等)。

我的這個思想業不就是這個壞東西滋生出來的嗎?偽善而惡毒,令人作嘔,變著法兒的不讓我修煉。現在在我天天背法的過程中,它們沒法呆了。

每個星期一學校都要升旗,以往我一直在發正念清除,但由於正念不強,沒有起多大作用;可我從不氣餒,每當我一進校門我就對著那個鬼旗發正念。好一段時間好像一點效果也沒有,我覺得是發正念的時間不夠,思想也不夠集中,但還是在不斷的發。就這樣不久,一次正在升旗的時候,旁邊施工工地的機器突然發著怒轟響了起來,塵土飛揚的,大家本來就不愛升鬼旗,這下更煩了;都在罵升旗,也有的說施工的人也沒眼色。但施工的民工才不管那個事呢,機器照樣響,於是在幾千師生面前,升鬼旗的過程全是了了草草的,跟點火差不多。

又是星期一,這次我在近距離發正念時前先背了一遍《論語》,然後發正念,奇蹟出現了,那個廣播喇叭好像是在操場那邊響,聲音很小,引得在場的人們一片起哄笑聲。有人說是不是別的學校的廣播?我們沒有廣播了嗎?

幾天來,我一直在背法。發正念的時候,我就加上這麼一念:管升旗的邪惡也全滅!幾天後在升旗之前,突然斷電,學校內外一片漆黑,沒升成。再一個星期一的時候乾脆明確取消升旗了,理由是:天太冷。這下全校師生都很高興。當然我的正念還不能停止。

3、夢中的傘

有一個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天上飛著許多的人,都頂著潔白的傘,迎面而來,非常壯觀。我還看見有人掉下去了,似乎說那傘成了降落傘了,降的時候還沒有打開,很危險的。後來傘終於打開了,才暫時免於墜地。掉下去的時候那人似乎還有表演的意思呢。

醒來後我想:那麼多人在飛,都有傘在保護著。是呀,大家不都是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修煉的嗎?那麼多潔白的傘不正是佛恩浩蕩純淨無私的體現嗎?我應該珍惜這萬古機緣勇猛精進才是啊,如果我不珍惜,就會掉下去,就會把師父賜予我的保護傘變成降落傘了。尤其是到了最後階段,我們一旦不精進,就是最危險的。

我在表面上看好像是很謙虛的,實際上,在內心還是有那麼一點自己還很不錯的感覺。覺得在這一片,我在做著資料點這麼重要的工作,又曾在明慧網上發表過文章,雖然沒對任何人說過,但心裏總覺得我還可以吧。後來我又往明慧上發文章,凡是自我感覺良好的都沒有發表。可我還不悟,每當上了明慧網以後,就首先找我的文章出來了沒有?自己也明明知道這不對,但還是忍不住。特別是第二屆大陸大法弟子網上法會交流體會我也寫了,自以為很不錯的,有時還樂滋滋的回想著自己寫的東西呢。上網了就找,結果沒有找到。師父說:「你向外去求,怎麼也求不到。」(《轉法輪》)儘管我想自己應該去這個心了,可還是覺得,像我到底還是很不錯的嘛。實際上這就是對法的不敬對師父的不敬了,因為我的文章沒出來,這本身就是師父的點化,還不好好的悟一悟。

大法是宇宙大法,是來之不易的,是極其莊嚴神聖的,本應該是萬分的珍惜精進實修才是,怎麼能這麼輕率這麼隨意的對待神聖的修煉呢?修煉可不是兒戲啊。我給自己敲警鐘:可要努力精進啊,不然的話就會像夢中的那個降落傘似的往下掉了。我在問自己:師父在點化了,師父的無量慈悲還不能使你清醒嗎?

現在我們再重溫一下師父在《2005年舊金山講法》中講的一段法:

弟子問:弟子發現自己有一些執著很頑固,影響了自己提高和救度眾生,心中請求師父把自己生命中那些頑固的部份去掉、再造。

師:其實師父都在管。如果你不去排斥和正念對待,經常隨其執著而行,那就不是修了。都叫師父來做那怎麼行啊!我要再造你就是再造你了,就不完全是你了,所以修煉得自己修。法理都在那擺著了,別人為甚麼做的到,你就做不到?多學法,看看明慧網上學員互相之間登出的一些文章,真的是很好,真的很成熟,有些文章寫的真好,對照對照你們到底差在哪裏。路得自己走啊,不然的話,你真的上天了,人家說你咋上來的?哪個是你悟到的?那麼大的問題你都沒過去,師父給你去掉你才過來的,你這不是修啊,你沒修上來呀,是不是?咱們在上邊也不舒服啊,下去吧。(笑)下去還能再來修啊?別失去這個機緣哪。有甚麼難的?想一想,還是對自己修煉的機緣不夠重視,對法不夠重視,對自己的生命重視不夠。真正明白這些就能夠做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