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法的體悟和走好自己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1月2日】我是2001年得法的。第一次拿起《轉法輪法解》時,就感到手中有一股能量流,那時覺得很好奇,甚麼樣的書能給人這樣的感應?上九天班時,聽著師尊的講法,莫名落淚了,聽到師父講到:「佛性一出,震動十方世界」。感到心底深處被觸動了。腦海浮出了一個念頭:我想修煉!想返本歸真,想從常人這個層次中跳出去。

修煉過程中,身體有種種的感應。煉法輪樁法時,能量流先從指尖開始,隨著煉功時間越長,慢慢的手掌也有能量流了,後來又通到了手臂。心裏想:這功法太神奇了!雖然沒有開天目,但讀到第二講關於天目的問題時,真感覺到師父所說的,前額發緊,肉往起聚,聚起來往裏鑽,而且力量還很大。

修煉前一直很喜歡吃火腿三明治配奶茶,有一天才吃完早餐沒多久,就覺得不太對勁,回到家就迫不及待的吐了出來。心中納悶著,想到了《轉法輪》吃肉問題中所提到的:「不是人為的控制你不叫你吃或者你自己控制不吃,而是發自內心的,到這個層次上,從功中反映出來就不能吃了,甚至於你要真嚥下去,就真的吐出來。」此時,心中還半信半疑,隔了幾天又吃,吃了又吐。奇怪的是吃其它的東西都沒事,只要一吃火腿三明治或奶茶,馬上就覺胃在翻滾著,怎麼忍都忍不住,非要把它全部吐出來不可。原來師父在點化我,應該去一去對吃的執著了。

一直是個不精進的學員,雖知道大法好,還停留在表面的認識,工作一忙,回家一累,學法老犯睏、或不入心。煉功也愈來愈懈怠。這一切在背法後,有了截然不同的轉變。

*背法的體悟

有一次聽到一位新學員對得法五、六年的老學員說,《轉法輪》每天背一頁,早就可以把整本背起來了。聽了覺的既觸動又慚愧。之前有背過《轉法輪》,只是進度很慢,再加上種種干擾,未能堅持下去。這次聽到同修這樣一講,覺的不是偶然的,應該再堅持下去。
  
雖然這次背的還是很慢,情形不好的時候,一句話連著看了十幾遍,腦中還是一片空白,連一句都背不起來,挫折感很重,有時甚至好幾天才背完一段,往往背完了這一段,上一段就已經忘的差不多了,之前就是因為這樣卻步了。看著同修們都背到第二講、第四講了,我還老停留在第一講。這次我想了又想,我就因為這樣的原因不背了嗎?總不能就誤在這吧!放下了那顆懊惱的心,心想我不看別人,我就照我的進度背。只要堅持下去,我遲早有背完的一天。今天我背了一段是一段,背了一講是一講,我背完了整部法,那我就是帶了整部法走。

背法時,感到全身籠罩在一片能量流中,相當殊勝!有時,一遍又一遍讀著書中的句子,就越覺的不僅止於表面的涵義而已,彷彿還有著更深的內涵。這些都是以往在通讀時不曾有過的深刻感受。
  
我感受到,背法就是不斷的去掉思想業、淨化自己的過程。以前總覺的罵老師、罵大法的才是思想業,其實讓自己靜不下心來、學法老犯睏、走神,干擾自己學法煉功的,不也是思想業嗎?

雖然背法所花的時間很長、進度很慢,但是我想不能以此為衡量的標準就放棄背法。它所帶來的是與在讀法時截然不同的感受和體悟。如同《轉法輪》中醫院治病與氣功治病所提到:「你說誰的好吧?你說誰的先進吧?我們不能看表面的工具,得看它的實效。」

背法讓我面對生活中的種種考驗,更能認清自己的隱蔽執著。以下是我最近的體悟及一些過關向內找的過程。

1. 煉功狀態的改變

一直是很貪睡的人,往往晚上12點發完正念後,早上就起不來煉靜功,也嘗試過早點睡看可否早點起來去煉功場煉個靜功,可是就算是10點多就睡了,早上依然爬不起來!反而還錯過晚上12點發正念的時間,為此非常苦惱。

自從開始背法後,不可思議的是我儘管1點多睡甚至到2點多睡,早上4點多依然能爬起來,這種情形是以前不曾有的。有一次聽同修交流睏魔的問題時,我突然想到,《轉法輪》中有提到:「煉功人你老認為它是病,實際上你就是求了,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壓進去。」我想到:那如果我們一直以常人的「觀念」來看,覺得每天要睡幾小時才夠,老認為睡不夠就會累,那我們不是在求這個累了嗎?那這個累能不壓進去嗎?

2. 對「利」的執著

有一次交流聽到同修的一則小故事,深感觸動。

有位學員的電腦壞了,同修幫忙去維修,因為是記憶體壞掉,須要送修,同修便把自己的記憶體先借給他。送修回來了,同修想把自己借過去的記憶體換回來,想不到對方說:你直接換上去就好啦!同修本來想:我借給你的是比較好、比較貴的記憶體啊!後來又轉念一想:是啊!直接換上去不就好了嗎?

那位同修原來認為已將名利心看淡了,可是從中卻挖到在他的內心深處,仍有對「利」隱蔽不放的執著。這則心得給了我不少啟發,讓我用不同的思維來看待事情。也讓我深思:是我的話,我做的到嗎?

有一次爺爺過生日,姑姑買了個蛋糕給大家吃。一方面是人多,另一方面是有人覺的好吃,又多吃了些。結果花錢買蛋糕的姑姑為了讓給其他人吃,自己反倒沒得吃。還有一則是朋友吃水果時,他媽媽吃到了酸的水果,他就把他媽媽吃到那顆酸的水果搶過來吃,把自己吃的那顆甜的換給媽媽。

耳聞目睹了這兩則事件,讓我觸動良久,久久不能平復。他們都不是修煉人,就如此「先他後我」,那身為修煉人的我們呢?我捫心自問,我除了能把好吃的東西給父母長輩外,我能讓給我的兄弟姐妹嗎?我能讓給朋友嗎?我甚至能讓給陌生人嗎?買東西時,總喜歡挑個老半天的我,不就為了挑個好一點的嗎?可是我挑了個好的,就會有人拿到不好的。這不也是對「利」執著嗎?

3. 根深蒂固的妒嫉心

從小就內向的我,總是不如活潑開朗的姐姐深得長輩的疼愛。再加上下面又是個弟弟,總感到自己不被重視,難掩心中的失落。

在修煉大法前,一直老愛跟弟弟鬥嘴,總覺的他最好命,最受長輩的重視,卻不懂得惜福。雖然在修煉過程中,表面上已去掉了一些對弟弟的妒嫉心。但是時不時的,當長輩對弟弟特別好時,那股不平之氣,就隱隱往出冒。

有一次好幾件事相繼發生,把我積累已久的不滿全部翻出,一發不可收拾,兩三天來完全籠罩在忿忿不平的情緒中。甚至剛讀完法、一發完正念,滿腦子都是在想著這些事。也影響到我的電腦可以上網,自己也明白這樣的狀態是魔性的表現,不能再這樣下去。可是就控制不住,無法讓自己不去想它。

我明白這也是因緣關係所致,看遍許多因果輪迴的故事。試圖藉由因果輪迴的解釋讓自己釋懷。道理雖是明白,以為放下了。可是一做夢,還是過不了關,仍放不下那顆心。

有一次在學法組中講到這樣的狀況,講著講著突然間師尊點給了我,我不希望長輩們偏心,不就是一顆希望別人看重我、對我好的心嗎?這不是顆為私為己的心?不就是常人的「情」嗎?是一顆有所求的心啊!想到這,積累多天的怨氣一消而散,並深深慚愧竟是為了這個「私」,讓自己已經完全不像個修煉人。

朋友中,不管誰對我好或對我不好,我總認為人與人之間都是有因緣關係的。為甚麼對親人我就這麼執著呢?非要得到一個公平待遇?這個所謂的公平,不也是一種常人的「觀念」嗎?《轉法輪》中提到「…人的一生中幹甚麼,他可不是按照你的本事去給你安排的。佛教中講業力輪報,他是按照你的業力去給你安排的…」想想親人之間不也是如此?

4. 歡喜心

由於背法後,整個修煉狀態都不一樣了。從生活中的瑣事,悟到了以前悟不到的理,心情激動到有次晚上發正念都靜不下心。迫不及待的想把我的種種體悟跟同修分享,這種歡喜心甚至到了第二天早上煉靜功時仍無法靜下來,好不容易靜功一結束,有5分鐘的交流時間,正想談我所體悟到的心得時,恰巧那天有新學員來,同修在跟新學員交流,等著等著,5分鐘就這樣過了,準備要發正念了,霎時覺得期待了一晚上迫不及待想講的願望落空了,大失所望,心裏悶悶的。此時轉念一想,讓我情緒這麼激動連發正念都不能好好發,甚至煉靜功也靜不下來,心裏老想這事兒,這樣的歡喜心還不該去嗎?頓時釋然,是師父在讓我去歡喜心呢。

還有自己悟到了一點理,同修誇了我幾句,就沾沾自喜,有了自得之心。想到《轉法輪》自心生魔中有兩段法:第一段是「這個人一產生不正的念頭,就很危險。有一天,他開了天目了,他看的還很清楚。他想:在這個煉功點上,就我天目開的好,我可能不是一般人吧?我能學了李老師的法輪大法,我能學的這麼好,我比別人都強,我可能也不是一般的人。」第二段是「不管修煉了多高,一出現這個問題就會一落到底,一毀到底。」我突然覺的這種自得之心是一種很可怕的心。把握不住自己就是自心生魔的開始。靜下心思考後深感慚愧,首先,悟的到不代表做的到,悟到的種種理有待實修;再者,能悟到也是大法開啟了我的智慧,法點給我的,我怎麼能自以為是,以為了解了一些理就高興、自得了呢?《轉法輪》有提到:「大法無邊,全憑你那顆心去修,看你能修多高」。我只不過在無邊大法裏悟到了一點理,那又算的了甚麼呢?更應該精進實修才是啊!

講真相的心得

我參與網路講真相的工作,以下是做的過程中的體悟,及與同修的互動中挖掘到了自己的執著心。

1. 論壇講真相

論壇講真相不像聊天和電話講真相的方式,可以直接面對面互動,無法立即看到成效,比如:馬上就可勸退。而一些同修仍默默的堅持做,令人佩服!也看到了年紀大的同修,從不會用滑鼠,一步一步的學,到會上論壇貼帖,那顆為講真相不畏一切艱難,再難學也要學的心,令人動容!覺的有電腦基本功的我,更應走好師父安排的這條路。

有次看不出一個論壇人氣到底旺不旺,邊貼邊想,會不會很少人看到我貼的帖子,心裏仍執著,希望每個帖子都可以有很多人來看,後來想想,執著於人數本身是否也是個執著呢?今天這個帖子看的人少了,我就不貼了嗎?只要有一個人看到了,明白了真相,不就值得了嗎?明白真相的人,他可是一個活傳媒啊!

因論壇會將熱門的文章列出,如果我貼的文章點擊率很高,很多人回應,就會置頂成為熱門文章。因有幾次貼的文章有擠上排行榜,讓我起了歡喜心、爭鬥心及求名的心,努力的精挑細選一些文章來貼,希望自己的文章能上排行榜給更多的人看。幾次下來,反而挑選半天的文章未能上榜。發覺不對勁了,向內找時反問自己:我到底是證實大法呢?還是在證實自己?當放下了這顆心,反而是覺的一些不太可能會上榜的文章也上了排行榜。

2. 投稿心得

最近一直很想把自己修煉中所遇到的關、悟到的理還有在學法組聽到種種觸動的心得跟同修分享甚至去投稿。可是又覺的自己修的很差,所體悟的似乎不足以投稿。但又想到如果我的心得能對同修有所助益,哪怕是一丁點,能使同修有所啟發,不也就夠了嗎?
  
當我有了這樣的想法,寫了篇文章,在文章即將完成的那個下午,一直感覺肚子怪怪的,不斷的跑廁所。我感受到在寫文章的過程,也是歸正自己的過程,想想哪些還做的不足,同時也感受到了身體的淨化。

可是越寫到最後,那種一直覺的自己修的很差的想法就不斷的冒出來。又覺的就算僥倖登出,也讓人感到這樣的體悟太淺,羞於見人。不斷有這樣念頭冒出,叫我不要寫,放棄算了。後來我靜下心來告訴自己,何必在意能不能登出呢?能不能登出不是我所能決定的。不管再淺、再平淡的心得,可以給有類似情況的同修參考,哪怕對他們僅有一點點的助益也值得,我就應該寫,怎可就此打退堂鼓?

我隨即不斷的發正念,否定這些念頭。不可思議的是,發正念的時候,感受到了前所未有、能量強大的法輪在小腹旋轉。感謝師父的鼓勵和加持,也讓我更確定,那個不讓我寫下去、不讓我投稿的想法,絕對是干擾。同時,在寫文章的過程,也是再從新審視自己修去執著的過程,邊寫邊挖、彷彿要把這一切再從新翻出,檢視自己是否去的乾淨。從中,我受益匪淺。

3. 「自我」太重

前一陣子,大法工作接著來,一件沒做完,又接著來一件。有一次,晚上10點多拿到的東西,隔天一早就要。因我隔天有事,必須一早就出門,可是想說同修要的這麼急,還是先盡力趕一趕再說。但是在趕的過程中,心裏會有這樣的想法──為甚麼不早一點講呢?也不問一下我隔天是否有事,就指定這麼趕的時間內要交出。

還有就是我所負責的大法工作,同修不斷的問我:「進展如何?」我自己本身沒做好,很心虛,但是又不喜歡同修追著問。那時真覺的壓力好大,簡直快不敢面對同修。

有一次在某交流會的三天前,同修請我寫一篇心得稿。我錯愕了,才三天我要從哪邊生出心得來?後來同修談到,他覺的寫心得的過程中也是一種提升。我才感到,原來自己是用這樣的常人心來看待同修、看待這一件事。

我發覺這些關,都是衝擊到了這個「自我」。我把這個「自我」看的太重,希望人家凡事都尊重我,先詢問過我。原來這個「自我」有這麼強烈啊!我把這個「自我」看的那麼重,並沒有把大法放在第一位!沒做到以法為重。

一次聽到同修的心得,同修感到每項大法工作都含有修煉的因素,本來那位同修擔任技術員,後來又去接協調的工作,事情一直來,覺的很忙!可是,當她的觀念一轉,如果把每項工作不當作工作來看,而將其視為每個新的修煉機會,突然她就不覺的忙了!

聽了之後,覺的自己很不足!同修有新的工作要請我幫忙時,我老覺得手邊的事都做不完了, 不敢再接!可是我的基點是出於,以常人的觀點來看待,怕一堆事情做不完,放在自己身上,而急於回同修,是一種怕事心;並不是以大法的需要為需要,來協助同修。說穿了還不是個「私」嗎?

*修煉沒有榜樣、走好自己的路

最近去了不少學法組,聽到了不少心得交流,深感觸動。給自己不同的思維、不同的角度來看待事情。可是一直在想,這些都是他們在修煉的過程和心得。那我的呢?我的體悟和心得是甚麼呢?我修煉至今,對法的理解如何?面對考驗和魔難時,我怎樣去對待。我的認識到哪?

師父一直告訴我們修煉沒有榜樣,每個人都要走自己的路。我的路是甚麼?我是否有將我的能力和專長用在大法上?除了現在手邊的大法工作,我還能再做些甚麼?怎樣把它做的更好?

一直覺的講真相的部份做的很不足。往往一忙、一累,法沒學好,講真相也沒做好。在一次的背法中,背著背著,感受到了師尊的洪大慈悲,為眾生耗盡了一切,不斷的給弟子們機會,講清真相、救度眾生,來成就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威德。身負著大法弟子的使命,我還這麼不精進,做不好講清真相的工作。每一個生命都是遙遠天體的代表啊!對應的是無數的眾生啊!如我們做不好,將有多少的眾生被淘汰。想到這,彷彿感受到了發自生命深層的悲慟,不能自已!相比之下,自己所遇到的關、所遇到的魔難,又算的了甚麼!
  
師尊幾乎在每篇經文中,不厭其煩的諄諄教誨:「學法,學法,多學法。」「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因為沒嚴格要求自己學好法,以至於一直在用常人的觀念看待大法。

時間真的很緊了,如果在這開天闢地都沒有過的慈悲與佛恩浩蕩下,我們再不把握好這一段值千金、值萬金的時間,做好三件事。你們知道嗎?這錯過的是甚麼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