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法、發正念、破除觀念的一些經歷和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1月9日】我是98年得法的,學法至今已有七年了,學法後不僅身體變得健康了,家庭也和睦了,和同事之間相處也變好了。2001年我在單位被評為了先進、後來又長了一級工資,我長這麼大從來沒有在單位裏得過這麼多好處,也從來沒有敢奢望過這些,可是因為我學了法輪功,學會了「真、善、忍」,做到了很多從前做不到的事情,所以我的改變給我帶來了這些意外的收穫。雖然我並沒有想追求這些,但是我卻在大法修煉中得到了。還有,學法以前我總是很悲觀,覺得人生老病死的,很可悲,活得沒有樂趣;學了大法後,我知道了人活著的真正意義,我的生活變得有了希望與樂趣。我覺得做一個「真、善、忍」的好人真快樂。

2001年9月末,我因發放真相資料,被非法抓捕。由於在家時學法不精進,《轉法輪》第一遍還沒有背完,只背到200多頁,還沒有完全記住,我便失去了自由,失去了學法的環境,心裏既難過又緊張。第二天,我發現其他被綁架關押的同修手裏有很多篇經文和經文小冊子,同修當時讓我考她背過的經文,我很驚訝,也很受觸動,於是我也開始抓緊背經文。我們每天一起學法、煉功。我先用了兩天時間背會了《建議》,接下來又背《洪吟》。一開始是同修背一首我記一首,有時記不住還要重複問幾遍,同修總是不厭其煩的耐心教我。後來,我就寫在紙板上,天天拿著背。我們還教常人學法、背詩。我努力的背著法,二十多天的時間裏,我陸續背會了《強制改變不了人心》、《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大法堅不可摧》、《窒息邪惡》、《弟子的偉大》、《甚麼是功能》、《忍無可忍》、《不政治》、《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也三言兩語》等經文和《精進要旨》中的一些經文。那段時間背下來的法使我後來在很多困苦魔難時有了指導,使我辨明了方向,堅定了正念。

近一個月後,我被劫持入黑嘴子勞教所,體檢時我的心跳是每分鐘120下,勞教所沒有放人,而是把我送到老年病殘隊,那裏都是一些年歲大的和身體不大好的,勞動強度等相對比其它大隊小一些。到了那裏,我開始絕食抗議迫害,我被綁在死人床上,大隊長命令把窗戶打開凍我。窗外的冷風也吹進來,我感受到了身體上的極度痛苦,真是度分如年、度秒如年。晚上肩頭和胳膊凍得發麻,睡不著覺,實在睏得不行了才能睡著,剛一睡著又被凍醒。但是每當我堅定正念的時候,卻總是一點痛苦也感覺不到了,我知道這是師父對我的慈悲呵護。

黑嘴子勞教所獄醫還對我進行野蠻灌食,鼻腔都被捅得腫了起來。不法人員們把我綁了整整8天8夜,上廁所都不放下來,讓別人給我拿盆接。後來我的手腕都變成了紫黑色。我絕食了13天,因為當時在法理上還不是很清楚,後來就放棄了。到了2002年2~4月間,我又再一次的絕食了40天,因為當時總是抱著急於從勞教所出來,沒有真正的從法上去認識,所以始終沒有突破出來,後來就再一次放棄了。

一段時期我被單獨關在接受輪番洗腦的房間裏,受到威脅恐嚇、謾罵與羞辱,受到無休止的圍攻轟炸洗腦,孤獨、痛苦與精神肉體的雙重折磨,讓我的精神壓力到了極限。我就開始背經文、背詩,每當這時,我內心所有的痛苦都煙消雲散了。正像師父在《排除干擾》中講到的:「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我不停的背法,大法給了我勇氣、堅定與力量。後來我被放回了小隊,和同修們一起學新經文,互相教對方自己會背的法。儘管勞教所不法人員不讓我們說話,我們還是互相交流,互相學法,一起發正念。因為看不到《轉法輪》,我有時做夢都在背《轉法輪》,那時真是太渴望看到這本書了,我真後悔當初為甚麼沒有把他背下來。

在勞教所我被電擊過兩次,第一次是不法人員們藉口我不寫所謂的「思想彙報」,把我叫到管教室,大隊長用電棍電我的腦袋、脖子和心臟,電了一會兒,大隊長把電棍拿了下來,問我寫不寫,並拿電棍在我的眼前比劃,當時我突然上來一種不好的念頭,心想,它要是電我眼睛怎麼辦,因為害怕,就寫了。寫了之後,越想越難過。我決定告訴管教今後我甚麼也不寫了,第二天我去管教室找管教,我心想,豁出去了,不管它們怎樣對待我,我就是不寫了。沒想到去了之後管教甚麼也沒說,就讓我回去了,從那以後,管教就再也不管我這個事了。還有一次是夏天的時候,不法人員們逼我寫「五書」,大隊長把我的一隻手用手銬銬在鐵床上,然後用電棍電我手心等處,管教也聲嘶力竭的喊叫:「你今天寫也得寫,不寫也得寫!」

勞教所還經常強迫大家跳舞、做體操,大法弟子都不配合。每天晚上點號時,各小隊都在寢室門口站好,等著晚上值班的人來點名,點名之前還要求大家唱甚麼「社會主義好」等歌曲,我們都不唱。勞教所還要求我們背所規所紀,因為我們沒有犯罪,所以我們也都不背。

又有一次,我被叫到管教室,我感到一場醞釀著邪惡迫害與恐怖的氣氛在向我襲來。當時,我不知將要發生甚麼事,我就在心裏發正念,我想以前我好像從來都沒有認真的發過正念,沒有體會到完全集中力量去發正念的感受。於是,我便開始甚麼也不想,集中精神專注的去發出強大的正念。沒想到周圍的氣氛一下子變了,管教的態度也不那麼邪惡了,好像沒有甚麼事要找我,就讓我回去了。恐怖的感受似乎還沒有消退,卻一切都過去了。我想如果我們真的能夠做到時時正念,而且時時都是在集中自己的強大力量去發正念,那樣的效果一定是不一樣的。

在勞教所被非法關押了一年之後,又被非法給我加期了20天。之後,我沒有被放回家,而是被劫持到了興隆山洗腦班,被非法關押了4個多月。這期間丈夫要和我離婚,由於長期被關在邪惡聚集的場所,對法理的認識和正念好像越來越不足,加之自身的執著,使自己走了彎路。回來後,一度陷入了痛苦之中,後來經妹妹(同修)的勸說,又學了師父的新經文,我決定從新振作起來,不能陷入舊勢力的安排之中,要從新溶入到正法中來。

我冷靜的從自己被迫害中找到自己的執著和有漏的地方,發現自己過去總是有顯示心和證實自我的心,也不注意安全,並且有執著自己能不能圓滿、能不能經受住考驗的想法,結果被邪惡鑽了空子,加重了迫害。找到自己的不足之後,我開始更加理智的去做事,而且也更多的為眾生去考慮。我也抓緊時間把自己落下的學法的時間補上來,堅持背法,多學法。因為失去工作,我在2003年4月至2004年6月間,在商場賣過一段服裝。那時看到師父發表的新經文和同修們寫的修煉體會和證實法的歷程,很受鼓舞。

我開始努力突破怕心,嘗試面對面的講真相,我跟商場的人講真相,因為商場是隔斷式的小屋,不隔音。有時我就故意大聲說,讓後排的其他人也聽到。有時顧客在門口等人,也在認真的聽屋裏面講的。早上上貨回來經常和別人同打一輛出租車,我就對一起乘車的人以及司機講真相,每次講真相之前我都先發正念,然後抓緊時間全面概括的講一下,先從自己因為煉法輪功失去工作、遭到迫害開始講,再講大法在國外洪傳的真相以及江××在海外被起訴的情況,還講天安門自焚偽案等等。每次效果都很好,有的人聽了之後覺得很震驚,也很氣憤。有的司機還沒有聽夠,也有很多人覺得大法弟子很了不起。我還去單位和財會的領導講真相,有很多人聽後覺得很氣憤,讓我們去告那些不法之徒;也有的人覺得沒有地方說理,有人說那就到國外去告。看到有這麼多人能明辨是非,站在正義的這一邊,我真為他們高興。

我也有很強的依賴心,做事總喜歡找個伴,因為我學法晚,認識的同修很少,總希望身邊能出現一個修得非常好的同修帶著我,互相提高、互相交流,或者是教我一些我沒做過的事,或者是兩個人一起互相切磋,嘗試更多更好的講真相的辦法。可是我卻總也遇不到這樣的同修,我遇到的同修都很膽怯,其實這也是自己的一顆依賴心。最近,一直和我一起發真相的同修因為其它原因不和我一起發了,我想自己的依賴心確實是太強了,也許出現這種情況就是去自己的依賴心,而且不願單獨去發真相也是一種觀念。以前,我發真相的時候特別膽大也不注意安全,結果被邪惡鑽了空子,遭到了迫害。回來後,同修給我指出了這個毛病,我也從學法、交流中認識到這一點,也開始謹慎起來。但剛開始我有些把握不好,又變得過於謹慎了,而且依賴心很強。發真相也總想找個伴,沒有伴兒,好像自己就不敢去發了。所以雖然經常和同修一起發真相,但其實並沒有真正去掉恐懼心。現在沒有了可依賴的人,不得不自己去發真相了,但真正自己去發的時候,其實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困難,相反既輕鬆又愉快,因為我又去掉了一顆心,昇華上來了,所以自己很快樂。

還有一件事,就是在我剛出來之後不久,有位同修告訴我關於我丈夫和她丈夫做的一些道德敗壞的事(我們倆的丈夫是朋友),並勸我和愛人離婚(她因為孩子沒有離)。我認為同修這樣想是不對的,可是因為自己一直以來去不掉的執著心,在心性上一時無法承受,所以總是和愛人發生矛盾,甚至總希望他能提出和我離婚,使自己擺脫這種痛苦,後來丈夫真的和我離婚了。我知道自己做的不好,被邪惡鑽了空子。雖然知道對人應該寬容,但內心的屈辱與痛苦,總讓自己感到很難做到,時常產生痛苦與怨恨之心。隨著自己不斷的學法,多向內找,強迫自己放下那些不願捨棄的常人之心,逐漸的放淡了怨恨之心。但卻又陷入了另一種執著,總覺得自己做的不好,影響了救度親人,所以總是很消沉。後來意識到這也是陷入了邪惡的圈套,越執著自己做的不好,邪惡越去迫害自己和家人,使常人產生誤解與矛盾。從另一方面來講,自己不正確的觀念也在影響著對常人的歸正,常人不能因修煉人曾經有做得不夠好的地方,就以此來作為助紂為虐的藉口。常人應當有正念,應當善待大法弟子。當然修煉人也要改正自己的不足,以後做得更好。認識到這一點,破除了不正確的觀念,自己也感到很輕鬆。放下了觀念,我通過短信讓前夫退了黨。

我也給很多親屬和能接觸到的人講真相,讓他們退了黨。我認識到只要在法上,就能夠做到自己想要做到的一切,破除一切干擾與障礙,才能真正的救度眾生。現在我也成立了一個小資料點,可以自己做很多事情,有時也學習一些新的技術和不同的講真相的方式。總是覺得時間很緊,要救的人很多,有時也會感到很累,但是想到自己這是在奮力的救人,內心就很快樂。

現在我已經背到《轉法輪》的第四遍了,前三講,已經能熟練的背下來了。現在我接著往下每次背一講,每講再背4、5遍,直到完全鞏固下來。我想這一遍背下來,我就可以全部的熟練記住了,雖然晚了一些,可是能背下來這本書,我真是很高興,這也是我一直以來的心願。

在這些年當中,自己有很多方面做得不足。今後,我要更努力的做好三件事,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也不負眾生的期望。

層次有限,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