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凌海市邪惡之徒對大法弟子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2月1日】

凌海市善良的人們:

您可知道,在中國的大陸,在您的身邊,正在發生並已持續六年多的對法輪功的迫害有多麼殘酷、多麼暴虐嗎?

法輪功深受世人歡迎

法輪功是由李洪志老師於92年傳出的氣功修煉大法,以「真、 善、忍」宇宙最高法理為指導,修煉心性。修煉者必須重德、行善,做好人,言行必須符合「真、善、忍」法理標準。李老師傳功時深受廣大煉功者歡迎,各地氣功協會紛紛邀請。李老師在全國各地公開辦班傳功。在92年北京東方健康博覽會上,被譽為「明星功派」。全國上億法輪功學員普遍道德回升,身體健康,對家庭、社會、國家和人民都百利而無一害。後來李老師被世界各國邀請傳功,現在法輪功傳遍世界70多個國家和地區,深受世界各國政府及人民的敬仰和讚譽。

邪惡迫害法輪功

這樣一部深受民眾敬仰的高德大法,卻遭到了江澤民與中共的迫害、打壓。99年4月天津電視台公開播放不符事實的詆毀法輪功的新聞,把李老師教人修心向善,按「真、善、忍」標準做好人的大法歪曲為「歪理邪說」,欺騙廣大世人。各地派出所警察到學員家騷擾。為此法輪功學員在99年4月25日和平上訪中央政府。上訪的學員靜靜的站在路邊,沒有口號,沒有標語,沒有傷害一草一木,北京市一切秩序井然。學員們的目的是想用實際行動告訴自己的政府:法輪功好!我們都是親身受益的。請允許我們煉功。當時的國務院朱總理接待了法輪功學員代表,給了合理的答覆。結果總理的批覆被江澤民、羅幹扣壓,電視台又把學員的和平上訪說成是「衝擊政府」。

7月20日開始全面迫害,江澤民說「要在三個月消滅法輪功」,要把法輪功「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從此全國各地開始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各地派出所到學員家中搜書、毀書,強迫學員人人表態放棄修煉。如不放棄信仰堅持煉功,就開除公職、刑事迫害。

面對無理而非法的迫害,法輪功學員依照憲法賦予公民的信仰自由的權利、向政府和有關部門申訴、上訪的權利,紛紛走出家門,向各級政府部門上訪,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而法輪功學員得到的答覆就是非法抓捕和暴力迫害。

遼寧凌海市部份迫害案例

2000年農曆新年期間,遼寧省凌海市拘留所非法關押了幾十名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不放棄修煉堅持煉功。

一天早晨,學員們開始煉功,惡警所長王洪余手拿專門用於打人的黑膠棒子,闖進屋裏猛打學員,學員們被打倒在地板上,雙腿至臀部被打的青紫、腫脹。滿鳳軍、費木珍被打的一個多月不能正常行走。張玉霞腿腫的毛褲緊緊箍在腿上脫不下來。吳豔秋被王洪余叫到值班室毒打,腿瘸了好長時間。

一天晚上學員們煉功,惡警王洪余不讓學員們穿鞋,站在外面凍著一層冰雪的大煤堆上好長時間。學員們的襪子都凍在了冰上,腿都凍僵了,不會走路了。一天半夜裏,學員們煉功,惡警王洪余逼著學員們在外面冰凍的地上坐到天亮。

惡警王洪余每天都挨個指著學員問「你煉功嗎」,學員只要說「煉」,他就用各種手段折磨。當時被關在5號牢房裏的幾位學員都說煉,王洪余5天5夜不讓他們睡覺,長時間逼他們坐在外面冰冷的地上、水泥台上,有時還逼著站在院子裏背陰處寒冷的地方。

有一天,惡警王洪余他讓學員們在院子裏排隊站著,命一個年輕的警察棒打5號牢房裏的學員,每人5膠棒。這個年輕的警察打了幾個人後,王洪余說打的不夠狠,他奪過膠棒拼命的打,十七位學員都挨了他的毒打。

還有一次,姓杜的警察問2號牢房裏的學員煉功嗎?6人說:煉。他就不讓他們穿棉衣服,只穿著單薄的內衣整整在外面凍了一夜。開始時,脫了鞋坐在冰地上,過一段時間出來問:煉不煉了?沒人說不煉。這6位學員一直被凍到天亮。

有兩位建業鄉的女學員打坐煉功被發現,王洪余讓她們大字形站立,並用一根方木稜狠打她們。木稜打折了,就找來一根膠皮鐵芯電纜線繼續打,打累了就坐在地板上喘氣,喊來普通拘留人員幫著打。等王緩過勁來繼續抽打,他們打學員的後背、肩和胳膊。直到兩位學員被打倒在地起不來。其中一位被打得大口嘔吐。王又用穿皮鞋的腳使勁的踩學員已被打傷的腿。

11月份的一天,一位被非法拘留的叫景崗山男學員,因說「法輪大法好」,被王洪余用木棍打倒在地後,繼續毒打。把木棍打折了幾節。然後又把他拉倒外面去凍著,這位法輪功學員身上沒穿棉衣在寒冷的天氣裏直到凍僵倒在地上。

凌海市法輪功學員孫繼萍與丈夫周永林一起於2000年2月12日去北京上訪,被劫持到天安門派出所。那裏的警察掄著拳頭狠打周的頭和臉,打倒在地後又用皮鞋狠踢。孫繼萍和另一外地男學員被警察把左臂從肩頭上,右臂從腋下擰到背後用手銬把兩腕緊緊銬在一起,雙手都變成了紫色,雙臂失去了知覺。被送到凌海拘留所時,大有鄉派出所馬學東抓起放在桌上的膠棒掄起來抽打周永林的後背,邊打邊罵,打累了才扔下膠棒走了。王洪余抓起膠棒接著毒打周永林的後背、臂和腿,然後又掄著膠棒毒打孫繼萍。這兩位學員被打的遍體鱗傷,不能走路。

2000年9月30日晚8點多,大凌河公安分局副局長張波帶著派出所的三個片警和一個司機闖進周永林、孫繼萍夫婦的家非法搜查,抄走了大法書、錄音帶、錄像帶,兩位學員與他們理論,不讓他們帶走大法書籍,惡警司機用拳頭打孫繼萍的上胸肋骨,然後兩個警察把她拖上警車。惡警張波用拳頭打周永林,周永林說,「警察怎麼打人?」張說「打你咋的?」

惡警把兩位學員非法劫持到公安分局關在兩個屋子裏,張波掄起雙掌狠打孫繼萍的嘴巴,不知打了多少下,打累了又狠狠的踢了一腳。他們又逼孫繼萍大字形站立。那個司機找來一根比手指粗的鐵棍抽打孫繼萍的後背和肩胛骨,孫繼萍的臉被打腫,腿被踢破,後背留下了道道紫色棍痕。同時在另一個屋裏的周永林受到同樣的毒打。毒打後惡警又把這兩位法輪功學員非法關押到拘留所,後又非法勞教。

馬三家迫害法輪功學員惡行

六年來,馬三家教養院先後非法關押了4000多名法輪功學員,他們強迫學員「轉化」、放棄對「真、 善、忍」的信仰,利用各種殘忍手段折磨學員,有的幾天幾夜不讓睡覺,有的被逼長時間蹲著。

2002年10月,法輪功學員孫素清被惡警用手銬雙手舉過頭頂銬在暖氣管子上多天。

2005年3 月底,勞教所把堅定信仰的學員都集中到二樓「咽管」。法輪功學員們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拒不穿勞教服,惡人就打他們。溝幫子法輪功學員孟桂秋被惡警所長蘇靜和幾個警察用手銬銬起來,打嘴巴,揪頭髮往鐵床上撞。蘇靜惡狠狠地說:今天我就拿你開刀。

葫蘆島法輪功學員陳立光不穿勞教服,被惡警郭文秀打嘴巴,踢腿。站在旁邊的學員王曼麗說:打人犯法。惡警劉春傑過來打王曼麗一拳,又打了幾個耳光,踢了兩腳。他們把陳立光拖出去又是一陣拳打腳踢。

因多名法輪功學員不穿勞教服被毒打,有幾十名法輪功學員絕食抵制迫害。幾天後,惡警開始灌食迫害。一群惡警把法輪功學員按倒在地,有的拽頭髮,有的按前額,有的用腳踩胳膊,有的坐在肚子上,有的坐在腿上。勞教所惡警大夫曹玉傑拿著一根鐵鉗式的東西(開口器)撬開法輪功學員的牙,把開口器使勁插進學員的嘴裏,把舌頭、上顎都戳爛了,然後把學員的嘴撐開到最大限度,拿勺往嘴裏灌玉米糊,灌一勺,緊緊捏住鼻子,法輪功學員被窒息的掙扎,玉米糊弄的臉上、脖領上、身上和地上都是。

一天,警察們拿來飲料瓶嘴插進學員嘴裏,往瓶裏灌,同時用毛巾緊緊捂住學員的鼻子。學員的頭、身體和四肢都被按的死死的,動不了,喊不出,嘴裏滿瓶的糊糊,無法呼吸,一吸氣,麵糊就會嗆進氣管,呼氣又呼不出來。惡警解成棟惡毒的說:這個辦法好,像漏斗式的多做幾個。還有一個警察陰險地說:下鼻管太舒服了。

盤錦法輪功學員李寶傑被憋的停止呼吸,惡警把他面朝地往外控嘴裏的麵糊,後送進瀋陽醫大,搶救無效,李寶傑被迫害致死。還有王曼麗、王金鳳、孫繼萍都被迫害致窒息狀態,極其危險。

每當警察來灌食時,法輪功學員們一起喊「法輪大法好」!一天上午灌食後,惡警對孫繼萍說:就你喊的聲大,是不是想換個地方?隨後把他拖到值班室,用手銬把她銬在暖氣管上。下午灌食時,孫繼萍又喊「法輪大法好!」被惡警張環左右抽打她的嘴巴,直到她大喊「警察打人了」,才住了手。又一次灌食,孫繼萍照喊「法輪大法好!」,惡警崔紅惡狠狠說:今天你敢喊,你喊一聲,我就打你一個嘴巴。孫繼萍說:不許打人,迫害大法弟子有罪。然後高喊:「法輪大法好!」,結果喊了幾聲,就被惡警打了幾個嘴巴子。孫繼萍還在喊,又上來幾個警察,把她拖到值班室放在地上,崔紅拿出電棍打開啪啪放光,電孫繼萍的嘴,電完,又用布堵住孫繼萍的嘴,用手銬把他銬在暖氣管上,當時的孫繼萍已十分虛弱,走路扶著牆都走不穩。

有一次灌食時,法輪功學員們齊聲高喊「法輪大法好!」警察把孟桂秋拖出屋去,給她銬上手銬,抬進小號,拿來錄音機播放誹謗大法的錄音,逼法輪功學員聽。到下午又繼續播放,法輪功學員張佩英高喊「法輪大法好!」,接著法輪功學員姜桂雲、董敬雅和孫繼萍都喊「法輪大法好!」。惡警謝家全把張佩英拖出去,董敬雅關了前面的錄音機,孫繼萍關了另一個錄音機,謝家全踢她的小臂。第二天又踢她的小臂,她第三次關掉了錄音機。隨後,姜桂雲和董敬雅被手銬銬在床頭,孫繼萍被幾個惡警拖走,和張佩英一起被銬在三角庫的鐵架上,惡警謝家全邊拖邊踢孫繼萍的腿,然後又拿來錄音機放在兩位學員的面前讓她們聽誹謗大法的錄音。她們高喊「法輪大法好!直喊到晚上。

法輪功學員張佩英被關進小號;孫繼萍處於半昏迷狀態,當時孫嚴重貧血,坐都坐不住,直到7月27日勞教所才把生命垂危的孫繼萍交給了她的兒子。

以上所述事例只是6年多來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的冰山一角。這是江澤民和中共犯下的彌天大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