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凌海市張玉安被錦州教養院折磨得行走困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2月23日】遼寧省凌海市建業鄉大法弟子張玉安,堅持修煉,屢次遭到非法關押迫害。2002年7月20日早上四點鐘,被當地派出所惡警闖入家中綁架並非法勞教。被錦州教養院一個姓柴的惡警用長2寸寬的木方毒打頭頂,被惡警閆國生用帶刺的蒼蠅拍打臉,長期被迫坐小凳,使他的雙腿不能走路,至今依然沒有恢復。

張玉安得法前是一個疾病纏身的人,在病魔的痛苦中掙扎了五年:他患有失眠症、血壓低、心動過速、腎炎等多種疾病,到處求醫問藥,在部隊醫院抓的藥1500元一付,吃了三付,不吃就不行了,甚麼活也幹不了,非常痛苦。1998年11月26日這天,他的人生有了光明,經人介紹他有幸得到法輪大法,當他第一遍看完《轉法輪》之後,他覺得這是一部修煉的寶書,而且是真正性命雙修功法,教人修心性、做更好的人。從此,他按照書裏的要求做,結果奇蹟發生了,這些疾病不治而癒,甚麼活都能幹了。

99年7-20開始江××利用中共政權迫害大法時,張玉安覺得修煉大法做更好的人這沒有錯,所以一直在煉。當天安門自焚出現在電視上的時候,他非常吃驚:這哪是煉法輪功的,自焚漏洞百出,天安門廣場上的便衣警察平時一個接著一個的,而王進東他們在廣場上打坐、喝汽油到點火大約二十分鐘(這是中央電視台焦點訪談說的)這麼長時間,難道警察都回家睡覺去了?而且還是大年三十發生的事。從電視上看王進東根本就不是煉法輪功的樣子,連雙盤腿都不會;劉葆榮自稱是老學員,光《轉法輪》就看了三百多遍,但要從煉功者角度看,她根本沒看過《轉法輪》,翻遍所有大法書,哪有德燃燒冒白煙的話呢?劉思影喉管切開還能說話、唱歌?真是天大謊言。

由於電視媒體不斷造假,反而使張玉安更加堅定了修煉的信心。他被多次非法罰款、拘留。在拘留所第二次被提審時,惡警劉曾如把他的嘴唇打碎了,淌了一夜血,把被子潤透一片,傷疤幾個月才長平。拘留所到期後仍不放他,張玉安絕食抗議6天才被釋放。

2002年7月20日的一大早四點鐘,現任派出所所長張光和他的屬下張老七闖入張玉安家,硬說馬路旁電線桿子上的法輪大法好的標語是他貼的,也不容他分辯,把他綁上就開始亂翻,翻走《轉法輪》和《大圓滿法》各一本,法像兩張,法輪圖兩張,然後張光和他幫兇架著張玉安就往外拽。當時張玉安家中只有86歲的老母,老人當時就嚇傻了,只是哭,站在那直哆嗦。張玉安看到老母被嚇成這樣,想安慰一下,惡警張光不讓,他們不顧老人的安危,架著他就往車裏推。到派出所後張玉安遭張光毒打,後被送到凌海拘留所,5天後被非法送到看守所。張玉安到看守所後被扎過涼水盆、灌過鹽水,看守所所長用尼龍棒打他的腿,腿上留下像黃紙錢一樣的棒痕,周圍都紫了,好幾個月才好。

2002年8月8日,張玉安被非法勞動教養三年。剛剛開始,錦州教養院不法人員整天對他強制洗腦轉化。一個修煉真、善、忍做道德高尚的人,你往哪轉化他呢?讓他去偷、去搶、去騙、去嫖、去做壞事嗎?

2002年9月迫害升級,酷刑轉化開始了,兩個惡警為一班,4個小時一換,還有後備的,打學員時都上,一幫人圍著打,還有電刑、手銬、倒背手、銬在暖氣管子上站不起來、又坐不下、罰站。有的學員長達4天4夜不讓睡覺,就那樣站著,腿都站壞了,到解教時腳走路還不方便。張玉安的臉被惡警閆國生用帶刺的蒼蠅拍打得都是小眼,好幾個月才長平。打完後惡警當時就遭惡報,差點背過氣去,吃了一把藥才緩過來。

在迫害中,張玉安的頭頂心被姓柴的惡警用長2寸寬2公分厚2尺長的木方毒打,打得耳朵都不通氣,到現在腦子還響噹當呢。再加上長期被迫坐小凳,使他的雙腿不能走路,得扶著別人的肩頭走。就這樣張玉安還被迫害著,後來他堅決不配合邪惡,惡人們就把他從大班關押到嚴管班,整天強制坐小凳。

後來張玉安坐凳也坐不住,經常摔到地上,起床時也經常摔跟頭。大隊長白金龍叫四防把他背到樓上敲打他的膝蓋,沒有反應,這時他們看真的不行了,叫張玉安的家屬到教養院協商保外,拿500元錢到醫院複查。張玉安上醫院是四防背著去的,還被戴上手銬,從醫院回來後又被關押1個月才叫他保外回家。張玉安到現在走路還很困難。

以上是大法弟子張玉安的部份被迫害事實。中共江××集團動用國家大量的財力、物力、人力去鎮壓這些信仰真、善、忍的人群,就光錦州教養院關押法輪功學員的二大隊每年就要耗資40─50萬元,全國又有多少這樣的教養院,把這筆錢用到真正改善老百姓的生活上而不迫害老百姓,該多好啊!然而五年多的迫害還在中國繼續著,無數的大法弟子及其家屬還在遭受無辜的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