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州教養院迫害紀實(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5月6日】錦州教養院位於錦州市城區西北角、錦朝路和松坡路的交會處、六廠王屯小區的東臨。


錦州教養院正門

這就是錦州教養院。從1999年10月第一批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教養,到2000年10月,差不多一年時間,法輪功學員都分散在各個勞務大隊參加苦役勞動,都是非常繁重的體力勞動,挖電纜溝或者在糧庫運糧。教養院從中撈取了大量錢財。

法輪功學員只是煉功鍛煉身體,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卻因為堅持信仰、向政府說句真話就被教養。實際上這場針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完全是出於江××的小人妒嫉、權力慾望造成的。法輪功學員完全都是無辜的。

在教養院各個勞務大隊裏,法輪功學員受到惡警和犯人的毆打。大法學員閆利在二大隊被犯人金偉用鋪板打傷;李洪成在新收大隊肋骨被打折(這件事與惡警張海平、金福利有直接關係);石忠岩在五大隊耳朵被打穿孔;李凱的手指被惡警高陽用煙頭燙焦糊……

2000年8月,錦州教養院針對法輪功學員在新收大隊設立了「嚴管隊」。

因為被打、被燙傷,2000年9月,法輪功學員聯名寫信給教養院,要求處理違法幹警。教養院對殘害事件不理不睬。2000年10月4日,法輪功學員集體罷工,結果被教養院「強制管理」,遭到拘禁,強迫聽誹謗錄音。

2000年10月中旬,遼寧省司法廳常務副廳長凌秉志帶著馬三家的七個猶大來錦州迫害大法弟子。在教養院辦公大樓裏,猶大採取欺騙恐嚇的辦法引誘學員寫保證書、放棄對殘害事件的追究。

2000年10月16日上午在教養院五樓會議室,凌秉志和馬三家的猶大在會上先後發言。法輪功學員抵制謊言欺騙和迫害,數名學員起身要求退場。教養院政委張海平、副院長金福利親自下令,將堅持信仰、不接受洗腦的學員全部送入「嚴管隊」。2000年10月16日下午4點,張海平在「嚴管隊」命令警察劉鐵林對不背監規的大法弟子進行電擊。左中右、閆利、劉永生、劉立濤、王貴令等法輪功學員絕食抗議。大法弟子在「嚴管隊」被體罰坐凳,絕食的學員每天從早上6點一直坐到次日凌晨2點,由刑事犯輪班看守。

2000年11月1日,錦州教養院成立了專門迫害法輪功的二大隊。馬勇任大隊長、馮子斌任教導員,副大隊長李松濤,其他隊長有張加彬、楊廷倫、張春風、吳東、韓建軍、趙永利、穆錦生。所有的法輪功學員從新收大隊轉到二大隊平房。


這是從平方正門看

這是從關押大法弟子號房的走廊看

這就是二大隊平房,法輪功學員都關押在左圖中右側的這趟平房裏。右圖是站在走廊拐角位置觀察「號房」的情況。法輪功學員在這裏關押了一個月,然後搬進前面的三層樓裏(後來這裏成為惡警迫害學員的酷刑室)。

在二大隊平房,堅持信仰的學員繼續被體罰坐凳。在晚上有的學員遭到了猶大的長時間車輪戰圍攻。11月中旬,學員提出要拿回保證書、聲明保證作廢。惡警馬勇、馮子斌、李松濤等人立即向學員施加壓力……




這是從二大隊正門看

2000年12月,在教養院及二大隊的周密部署下,法輪功學員從平房搬進前面的三層樓裏。學員被分級管理,寫過保證和新來的學員被安排在二樓。思想堅定的學員被安排在三樓。

這是從3樓東側看

這就是三樓。圖中左側是值班室,右側是樓梯,鐵柵欄裏面是關押學員的「號房」。

這是穿過鐵柵欄看三樓的情況。走廊左側(南面)是1、2、3、4四個「號房」,緊裏頭是會議室(教室),走廊右側(北面)從裏到外依次是5、6兩個「號房」、洗漱間和廁所。


這是從門往窗戶看

這是從窗戶往門看

這就是關押學員的「號房」。學員每天都被長時間體罰坐凳,從早上7點至晚上9點。有刑事犯二十四小時輪流看守。教養院完全是封閉式的管理,對外面嚴密封鎖消息,不讓法輪功學員接見家屬。在窗戶上安有百葉窗(死頁窗),人通過百葉窗只能看到一點天空,而看不到樓下。因為安裝了百葉窗,房間裏光線很暗。在門玻璃上掛有一個布簾,每當二樓的人從走廊經過去會議室,或者來人採訪時,布簾就撂下來,不讓人看見。每個房間裏都安有監控器,時刻監視學員的坐凳情況。

在走廊鐵柵欄門前有隊長值班。透過鐵柵欄可以看到正對著走廊的監控器。這裏的百葉窗、鐵柵欄、監控器都是後安的,是為了迫害學員而準備的。教養院僅安裝監控器一項花費了幾十萬元,都是上面撥款。

教養院政委張海平、副院長金福利經常到二大隊檢查監督。它們對刑事犯訓話時說:「法輪功說你好,我就給你加期!法輪功說你壞,我就給你減期……」(唆使犯人打罵學員),通過這一件事就不難看出教養院是如何對待學員的。刑事犯每天都要向隊長彙報情況,並填寫值班記錄。惡警經常給他們開會,下達指示和任務。

2001年2月中旬,在三樓發生了強行分房事件。教養院管理科、教育科出動近20名幹警,將三樓二房內的五名學員強行分離,拆散以後單獨進行迫害。(這五名學員是:石忠岩、閆利、王玉清、王貴令、榮剛)石忠岩後來被弄到一樓銬在大鐵椅子上;閆利被送進「小號」;榮剛被弄到二樓(後來遭到了酷刑折磨)。大約20天左右,這些調來的惡警才撤離。

強行分房以後,教養院對內部人員進行了調整,多餘人員被分到二大隊。至此,二大隊人員名單:馬勇、馮子斌、李松濤、楊廷倫、張加彬、張春風、吳東、韓建軍、趙永利、穆錦生、穆懷生 、劉新、閆國升、周濟耀、韓光憲、高文昌。


這就是三樓會議室(教室)。二大隊惡警在這裏逼迫學員宣讀保證書。在這裏也發生了有線電視台記者採訪;外來人員參觀檢查;猶大圍攻洗腦等等事件。2001年3月14日,教養院邀請石化公司工人馮守民到這裏進行所謂的演講,為這場迫害捧臭腳。面對「假、大、空」的卑鄙言論,學員榮剛毅然離開會場。惡警李松濤、馬勇將榮剛帶到一樓,銬在大鐵椅子上,並指使犯人孫維臣用馬甲將榮剛的嘴勒住,然後實施了慘無人道的酷刑……榮剛身上被電棍嚴重灼傷,腳趾被惡警用皮鞋踩出血。

2001年2月、3月,二大隊開始嘗試對學員用刑。他們不敢公開使用,怕別人知道,所以都把人弄到背地裏去。有時在一樓緊裏頭的空房裏,把人的嘴堵上用刑;有時在後院平房用刑。二大隊有一把大鐵椅子,用刑的時候,把人按在上面用鐵環銬住手腳,使人無法動彈,然後用幾根電棍長時間電擊。

案例簡述:

肖鵬,男,29歲,錦州市義縣九道嶺大法弟子,獸醫。2001年3月,二大隊惡警馬勇、馮子斌、李松濤、楊廷倫等人在一樓和後院酷刑室,對肖鵬先後數次用刑,肖鵬的胸、腹、腳心等處遭受長時間電擊(胸腹皮膚被電焦糊)。幾度折磨之後,肖鵬精神失常。2001年4月11日,肖鵬被送回家。2002年6月,肖鵬在精神失常狀態下,於家中去世。年僅30歲。

劉永生,男,25歲,錦州市義縣大法學員。2001年3月28日,惡警馮子斌、李松濤、張加彬三人將劉永生帶到後院平房(酷刑室),銬在鐵椅上,三人同時施刑。惡警李松濤還將劉永生的褲子脫到膝蓋處,用電棍電擊其小便。劉永生精神受到嚴重摧殘。

劉品,男,29歲,錦州市太和區孫家灣農民。2001年2月,劉品被惡警楊廷倫騙到一樓,經歷10餘天的猶大圍攻,又被惡警長時間罰站罰蹲。遭到惡警馬勇、李松濤等人的毒打和電擊。2001年3月,在後院平房(酷刑室),李松濤手拿兩根電棍,惡警吳東手拿一根電棍,對劉品的頭部、頸部、前後心及腳心等處長時間進行電擊。劉從鐵椅上下來時,已不能走路。

榮剛,男,35歲左右,錦州港務局工程監理。2001年2月發生強行分房事件以後,被弄到樓下遭到猶大的圍攻。2001年3月14日,石化公司工人馮守民在三樓會議室進行誹謗演講。榮剛為抵制謊言,毅然離開會場。在一樓榮剛遭到惡警馬勇、李松濤二人的長時間電棍電擊並被長時間罰蹲。晚上9點,再次遭到電擊。

趙連權,男,30多歲,被惡警長時間電擊導致昏迷。

2001年3月×日(3月末4月初),學員們在操場上放風的時候,劉永生在大樓門口向學員們求救:「功友們,救救我吧!它們往死裏打我呀……」。當時操場上的人都聽得清清楚楚,劉永生被惡警拖走。4月份,劉永生頭戴安全帽被「刑事犯」姜志鵬、×××兩人夾著從走廊走過。

2001年5月,二樓學員大量「反彈」,堅持信仰的學員都被弄回三樓。


這是二樓,左側是值班室,右側是鐵柵欄,惡警和四防就在鐵柵欄門前值班。

這是站在走廊看二樓情況。左側(南面)是1──6六個「號房」,右側(北面)從裏到外是7──10四個號房,然後是洗漱間、廁所。

在二樓經常發生「猶大圍攻」事件。惡警李松濤利用猶大對大法學員進行長時間圍攻,流氓式地軟磨硬泡。這是嚴重違反法律的行為,充份暴露出二大隊惡警馬勇、馮子斌、李松濤等人的陰險和卑鄙。在二大隊,每個學員都遭到過猶大的圍攻,還不止一次。


這就是一樓,左側是鐵柵欄,右側是樓梯。一樓的結構與二樓基本相同,走廊南面是監控室、兩個辦公室、三間空房。走廊北面是:廁所、洗漱間、接見室、三間空房。惡警利用猶大圍攻學員;對學員罰站罰蹲;電棍電擊學員都發生在這裏。

2002年過完年以後,二大隊惡警開始叫犯人天天給學員念報紙念書,都是顛倒黑白的誹謗言論(從此以後一直都是這樣)。法輪功學員們都非常反感,對這種迫害進行抵制。數名學員因此被打、被反覆送入「嚴管」(2002年2月─8月)。2002年3月,二樓寫過保證書的法輪功學員集體聲明保證作廢,惡警馬勇因此免去大隊長職務,由韓利華接替馬勇的工作。2002年2月,劉新調離。而後,才永傑、康國新、王建國三人先後來到二大隊。發生「集體聲明」以後,教養院將刑事犯的人數逐漸增加到20人左右。2002年4月,惡警馮子斌、張春風向法輪功學員賣期,1500元一個月。

2002年8月,二大隊警察名單:韓利華、馮子斌、李松濤、張加彬、張春風、楊廷倫、閆國升、韓建軍、韓光憲、穆錦生、穆懷生、才永傑、康國新、王建國、趙永利、高文昌、周濟耀。

2002年8月26日,三樓的法輪功學員開始被惡警單個拉到一樓。隨後就傳來電棍放電時的啪啪聲。二大隊惡警馮子斌說:「省裏統一召開了一個電話會議:各地同時行動,進行強制轉化。」從此以後,教養院對法輪功學員開始了瘋狂的迫害。

惡警們在一樓北側陰暗的空房裏設立了兩個酷刑室,由教養院政委張海平、副院長金福利、陳利剛等人親自坐陣指揮。惡警張海平在9月份幾乎每天晚上都來到二大隊。它們給每一名惡警都分派了指標和任務。並且表示:多發獎金;提供免費工作餐;哪個班的法輪功學員有寫保證的,哪個班就多發錢;轉化一個法輪功多少元;犯人可以得到減期。

在惡警張海平、金福利、陳利剛等人的親自督促帶領下,惡警和刑事犯都非常的賣力。馮子斌、李松濤、張加彬、楊廷倫、閆國升、張春風、王建國、才永傑等人成為這場迫害的主要打手,楊庭倫、張春風因此被提為副大隊長。

在酷刑室裏,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學員被惡警強行戴上手銬和安全帽,然後用桌子斜放著把學員堵在牆角,站著。兩名惡警一名犯人為一班,惡警三小時一換,犯人六小時一換。學員被強迫觀看誹謗錄像,長時間罰站、不讓睡覺,不許低頭或閉眼。刑事犯就站在桌子前面,手拿鋪板或電棍,只要低頭或閉眼就打或電擊。惡警和刑事犯就這樣輪班看著。從24小時到48小時,再到72小時……當學員堅持不住時,他們就大打出手,並用電棍電擊學員的頭部、頸部、前心、後背、胸腹、小便,電遍全身,迫害不止。


這就是迫害學員的酷刑室。學員被惡警用桌子擠在牆角(身旁有一個小櫃),在桌子上擺著電視和VCD,刑事犯就站在桌子前。惡警一會坐在椅子上,一會坐在桌子上,時而問話、時而叫罵、時而動手。如果這種方式不好使,他們就把學員銬在大鐵椅子上。採取的迫害方式與前面相同,但是電棍用的就多了。

案例簡述:

張寶石,男,46歲,錦州市金城造紙廠職工,在一樓酷刑室被惡警罰站四天四夜,銬在暖氣管上用四根電棍電擊,怕他叫喊,還給他戴上嘴撐子。從一樓回來時,臉都變形了,全身都是焦糊的氣味。

李中傑,男,41歲,錦州人,在二大隊被惡警用各種姿勢吊在鐵凳子上。每天從早上5點吊到晚上9點,晚上銬在床上。吊著坐了6個月時間,屁股都坐爛了、流膿淌血。數次遭到韓利華、李松濤、馮子斌、閆國升、楊廷倫、韓建軍、張春風、趙永利等人的迫害。有一次被連續迫害5天4夜不讓睡覺。2003年3月31日,惡警馮子斌把李中傑帶到二樓的一個房間裏,指使刑事犯馬慶九、沈闖、焦志華、安慶忠、郭偉斌等人對李進行毒打,長達一個多小時。用板凳打、用手銬子砸,頭被打起大包,嘴唇被打出一個大口子,全身都是傷。後來被馬慶九用打火機把左手大拇指燒焦。

胡鳳奎,男,63歲,家住錦州市榴花南裏。韓利華、馮子斌、張春風、李松濤、張加彬、楊廷倫、穆錦生等幾名惡警把老人銬在暖氣管上,輪番進行折磨。2003年3月胡鳳奎不堪忍受迫害進行抗議。惡警閆國升惡狠狠的對其說:「院長開會說了,只要打不死,打傷打殘都沒關係。」同年10月遭到張加彬的電棍電擊。

霍銀山,男,47歲,林海市余積鎮農民。在一樓酷刑室霍銀山被惡警強行戴上安全帽,雙手倒銬在身後,然後用桌子擠在牆角,長時間罰站,不許閉眼、不許睡覺……電棍隨時配合使用。2003年3月,霍銀山被惡警李松濤帶到一樓,把其雙腿盤上,用繩子捆緊,吊起來。李松濤、張春風、張加彬、楊廷倫等人還輪番在其腿上踩,霍銀山幾乎昏過去。

2002年10月17日,邱文濤、佟新、曹立宏等八名學員寫了一篇「不要再向學員施加暴惡」的文章。惡警馮子斌和楊廷倫二人將邱文濤、曹立宏帶到新收「嚴管隊」一頓毒打,然後又命令刑事犯一頓打……4天以後二人被接回。邱文濤60多歲,被打得半年多一直咳嗽。如果說2001年教養院對學員的迫害都是在背地裏進行的,那麼在2002年對學員的迫害則完全是公開的。一樓電棍「啪啪」直響,而惡警在二樓三樓走廊裏,走來走去向學員叫囂……

惡警惡言記錄:
楊廷倫:就是把你們拖垮了。
穆錦生:要把人揉熟揉透了。
王建國:誰不服?下一樓!
閆國升:院長(張海平)說了,只要打不死,打傷打殘都沒關係。
馮子斌:不轉化,就讓你們爛在這裏!
惡警們談話:過去我們試過,一般人通常只能堅持三天時間,超過三天以後這個人就有可能精神崩潰失常,所以整三天三宿以後讓人歇一天,然後接著再整……

2002年8月─2003年4月30日,參與迫害學員的惡警名單:
張海平、金福利、陳利剛、韓利華、馮子斌、李松濤、楊廷倫、張加彬、閆國升、王建國、韓建軍、張春風、才永傑、穆錦生、穆懷生、韓光憲、趙永利、高文昌、周濟耀。

刑事犯惡人名單:

郭偉斌、王磊、沈闖、蘇雲錦、孟凡勇、沈玉慶、李忠信、穆雙久、王秀良、王靜、龔福祥、安慶忠、張會東、焦志華、尹傑棉、

被迫害學員名單:王玉泉、陶猛、方野、張寶石、劉常平、蔡玉波、劉永生、石忠岩、劉成、邱文濤、霍銀山、曹立宏、李勇、王立新、那全傑、佟新、尹群、李漢寶、王朝志、何尚欽、趙博峰、左中右、張玉安、史寶東、史常青、張鵬雲、馮雲剛、胡鳳奎、王舟山、王貴令、張旭東、梁剛、郭仲民、郭偉、魏立國等學員。

2002年12月─2003年1月,各地區惡警彙集馬三家教養院,張海平、李松濤、張春風、王建國、楊廷倫等一行幾人前往馬三家迫害學員。20天後惡警返回。

由於學員不是真心轉化,所以很快就紛紛提出聲明。惡警就繼續把這些學員帶到樓下迫害。2003年3月,由於王貴令抵制迫害,後在醫院走脫,惡警大隊長韓利華被免去大隊長職務,調離二大隊,惡警馮子斌暫時代理大隊長職務。

2003年3月4月,二大隊在二樓6室、7室設立兩個「嚴管房」。同時在二樓單設一室,用來毆打學員。在惡警的暗示下,刑事犯對提出聲明的學員大打出手。

2003年4月26日,石忠岩在教養院被迫害致死。具體詳情請參看明慧網的報導。

2003年4月30日,二大隊從三層樓轉移到教養院大院。這場為期長達八個月的迫害才臨時停緩。

2003年5月1日,白金龍接任大隊長。2003年7月,法輪功學員劉永生從醫院走脫,馮子斌被免去教導員職務,甩到其它大隊,並被罰款5萬元。

2003年12月5日,李厚玉、李松濤、張春風、周濟耀、韓建軍等人,帶著自己在錦州迫害大法弟子的常用工具(手銬、電棍、安全帽)再次前往馬三家教養院,12月26日(21天後)返回。每人得到獎金300元。據惡警講:在馬三家看到了王素雲(大法弟子,原錦州教養院女警),他們沒有動她……從惡警的話中我們可以判斷,他們到馬三家很可能是迫害在那裏的錦州老鄉。

這場由江××個人發動的鎮壓善良民眾的運動還在繼續著,一些不法之徒為了自己的眼前利益繼續麻木的幹著傷天害理的事情。正告還在參與迫害的惡人:你們的犯罪事實已經被記錄在案(法網恢恢網站),終有一天你們會受到法律的追究和制裁。江××和它的幾個打手已經被多國起訴,等待它們的是法律的審判。到那時你們也是罪責難逃。趕緊懸崖勒馬,立即停止對法輪功學員的一切迫害,善待大法學員,將功補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